笔趣阁 >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1499章 爪印推理

第1499章 爪印推理

 热门推荐:
    我和赵有匡又举着蛊火枪等了好半天,确定里边不再有其它的蛊虫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用枪托把那背包调了个个儿,接着就见里边摔出来了一只大盒子。

    感觉那背包基本上也就是用来装这一个盒子的了,因为两者的体积其实差不太多,而且这盒子掉出来之后,那背包也就瘪了下去。

    我让赵有匡退后,然后我先是一脚把那盒子踢到边上,这才再度用刚才的树枝把那背包内部也翻开,发现里边除了一些零散的小工具,比如扳手、夹子、剪刀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看来我刚才的猜测没错,这背包主要就是用来装那盒子的。

    背包里没什么东西可看了,我这才转过头来朝刚才被我踢开的那盒子看去。

    盒盖是开着的,不过很明显不是摔开的,因为这盒子中部有一枚锁,现在这锁已经被人打开了。

    恐怕是这个缅甸蛊师在死亡之前曾试图放出蛊虫帮助保护自己,但是却没有来得及,亦或是他虽然放出了一部分,但还是没能挽救自己的性命,而剩下的蛊虫则都飞了回去。

    透过盒盖的缝隙朝内看去,我发现里边空空如也,看样子刚才应该是全部的蛊虫都跑出来袭击我们了。

    确认了这背包和盒子没有危险,我便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了那具已经烧成焦炭一般的尸体上。

    这时候我注意到这尸体身上的衣服似乎也并没有受到火焰的影响,因为虽然尸体上的衣服都是被撕破或者割破的,真正被烧毁的地方几乎没有。

    赵有匡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只听她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是被蛊火烧死的。”

    我点了点头“没错,难怪背包和盒子都没受到损害呢。”

    既然是被蛊火烧死的,那就表明这些缅甸蛊师的体内是有能量存在的。

    据我所知,绝大多数的缅甸蛊师并不会让自己的身体也沾染上蛊虫病毒,比如之前哥猜所带领的那一批缅甸蛊师就是如此,他们中只有极少一比分是主动沾染上蛊虫病毒的,大部分的人都只是因为环境因素不同程度具备了能量,而且基本上这些能量的程度都很低微,和我比起来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可是有一波缅甸蛊师却是例外,那就是我们这次在岛上遭遇的这批批缅甸蛊师,无论是在山峰建筑里还是海边的尸体,我们都能确信他们自身是携带有一定程度的能量的,而这种能量的程度是足够被蛊火烧成现在这副模样的。

    既然衣物保存还完好,那就说明兜里的东西肯定也都还在,我迅速在他们衣服里开始搜索起来。

    我先是找到了一些应该是用来配合发出蛊咒的小物件,赵有匡说这些小物件如果使用得当的话,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减少蛊师控制蛊物的难度的。

    接着我又找到了一张皱巴巴、黑糊糊的牛皮纸,我一开始以为这不过是一张废纸,比如那种临时用来擦脏东西用的,但是我刚打算把它扔掉,就发现这纸张上似乎画了一些很奇怪的符号。

    我很快就发现这些符号竟然跟我以前看到的一部分壁画图案有些相似!

    壁画图案里绝大多数都属于叙事画的风格,但是也有少部分的壁画上会刻画一些奇怪的符号,比如各种不规整的框体、线条乃至一些画风诡异的动物简体画。

    而现在这张牛皮张上的符号基本上就把我以前见到的壁画种类通通包含在内了,并且这些符号还彼此关联在了一起,组成了现在这张牛皮纸上的内容。

    我立马把这纸张拿给赵有匡看,她也摇头说没见过。

    我和赵有匡都感觉有点费解,因为这玩意儿看上去既不像是地图,也不像是表达某种隐藏意思的加密图画文字,我甚至觉得这些符号之间有点相互胡乱拼凑的感觉。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了那酒鬼在临死前给我的那张纸。

    虽然这两张纸的材质不一样,但是我记得尺寸是差不多的,之前从地下楼房跑出来之后我们一直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下,所以并没有来得及去看酒鬼给我的那张纸。

    我现在急忙把这纸拿出来一瞧,接着便发现这纸上面果然也画了同样的符号组合!甚至连排列分布的位置都是完全一模一样的!

    赵有匡立马把两幅画放在地上仔细比对起来,接着便说道“这些图画不是手绘的,应该是印上去的。”

    接着我便用手摸了一下两张纸上的符号纹路,发现的确是印刷上去的。

    “有意思。”赵有匡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说道“没想到这些家伙居然和缅甸蛊师有关系,看来他们之间是一直有联系的,而且之前在山峰建筑附近的时候有可能是打算汇合的。”

    “所以那些缅甸蛊师会不会是来岛上找小辛等人的?”我问道。

    “有可能。”赵有匡点了点头“否则他们就不会有同样的画了。”

    接着赵有匡又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为什么那个家伙会把这张纸给你?”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良心发现了吧。”我说道“毕竟我之前对他不错。”

    赵有匡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后便起身说道“如果他们真是有紧密联络的,那王-丹烧死这个缅甸蛊师也就不足为奇了,她既然连小辛等人都抓住不放,对这些缅甸蛊师就更没必要客气。”

    “会不会她之所以不放过小辛,正是因为知道小辛和缅甸蛊师有联系的缘故?毕竟王-丹和那些缅甸蛊师是有仇的。”

    “也许吧。”赵有匡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点了点头,接着便说道“我们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了,得赶紧赶路!”

    我看了一眼侧方不远处的那棵“蛊树”,心说如果继续贴着正常的树木走十有还会遇到类似的危险,到时候被这些力大无穷的树干拍上一下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所以我便告诉赵有匡说待会儿行进的时候只走那些已经被砍断过的树木区域,绝对不要靠近任何其它完好的树木。

    不过我们走了一段路之后,便发现已经“无路可走”了,因为继续按照原来的标准行进的话已经没法走下去了,前方被砍断的树木区域终于到了尽头,再往前走的树木就已经没有任何砍伐的迹象了。

    而且我们在这里也终于发现了那些一直被我们所追踪的摩托!

    和我想的不一样,这几辆摩托并不是因为遭遇袭击而损坏在了这里,相反,这几辆摩托居然是以一种很平整的方式并排停靠在了地上,感觉这些摩托的主人打算一会儿回来继续骑走一样。

    我仔细数了一下,发现这摩托足有八辆,而且其中还有两辆是双人摩托。

    这也就是说,但纯从摩托数量来看的话,这林子里的这队人就至少得有十个,如果再加上很有可能随行的一些步行人员,那实际的数量就还会更多。

    我和赵有匡见状立马在地面寻找起了脚印,不过可惜的是这林子里的地面实在是有太多湿烂的植被杂草,再加上还有很多动物或者是蛊物经常在这里经过,所以我们根本无法从中分辨出人类的脚印,甚至连那些类似巨蜥的三脚趾脚印也同样无法分辨出来。

    更深入的林区我和赵有匡也不敢再往里走了,因为如果只有一棵蛊树那还好说,一旦这样的蛊树成片突然袭击我们,就算我也没法保证全身而退,更别提赵有匡了。

    赵有匡聪明的很,即便不用我说,她也不会随我主动深入了,我们便打算在这些摩托身上做文章。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骑摩托的人是主动把摩托放下的,因为我们既没有在附近发现任何血迹,也没有看到任何的打斗痕迹。

    但是很快赵有匡就提醒了我一个很关键的点,那就是砍伐树木的东西去了哪里。

    从我们之前的判断来看,这些砍树的东西极有可能是某种体型庞大,脚掌是类似于巨蜥三脚趾的蛊物,这样的蛊物想要在不破坏林木的前提下穿越进入林子深处几乎是不可能的。

    现在除了我们来时的那一条路之外,其他方向的林子都没有任何近期被损坏的现象,难不成这些蛊物还能长了翅膀飞走不成?

    我擦……还真的不是没有可能!

    而且那种三脚趾的掌印也的确符合一些鸟类的样子!

    赵有匡也明显和我想到了一起,只见她指了指我们头顶的位置说道“有可能是某种大型的猛禽,或许是巨型老鹰也说不定。”

    “老鹰?”我挠着头仔细回忆了一下“老鹰是四根脚趾吧?”

    “不。”赵有匡立马摇了摇头“是前面三根,后面一根,我们刚才看到的脚印虽然乍一看是三脚趾,但是你可能忽略了脚掌后面的第四根脚趾。”

    赵有匡这么一说,我就反应过来了,而且事实上不光是老鹰,其它的很多鸟类也是这样的脚掌。

    “你怎么就能确定是老鹰的?”我问道。

    “因为以前蓝鸟公司曾经有意训练过这样的老鹰。”赵有匡说道“而且数量还不少,这事儿月灵应该也知道,据我所知她喜欢控制的那些比丘鸟也是同一时间被训练出来的。”

    “不会吧。”我说道“这脚掌印子都快赶上成年巨蜥了,那得多大个儿的老鹰?”

    我心说这他娘的是在和我玩儿神雕侠侣呢?

    “你别忘了,被能量影响的生物,什么形态都有可能改变,而且你别忘了缅甸人里可是有出现过巨人的,那么巨鸟不是也很正常的吗?”赵有匡说道。

    我这才禁不住点了点头。

    “不过这些巨型老鹰我们一直都没有见到过,我一度以为在灾变之后这些老鹰就都死光了呢。”赵有匡看着我说道“而且我估计你也没见过吧,否则你不至于刚才连这也猜不到。”

    “是没见过,我们在岛上的时候可是和不少的鸟类发生过冲突,但是唯独没有这种巨型的老鹰。”我说道。

    赵有匡的面色变得稍微凝重了一些“如果真是这样的老鹰,那我们接下来恐怕得更加小心一些了,因为体型越大,蛊火杀死目标的时间就越长,搞不好我们到时候还得浪费宝贵的碎石枪子弹呢。”

    接下来我便用对讲机第二次联络了海边行进的杜月三人,发现他们此时已经快要接近到之前段龙营地的位置了,这期间并没有更多的发现。

    我将我们这边的情况简单和他们说了一下,尤其重点提醒他们要小心提防可能出现的巨型猛禽,然后我又告诉他们说暂时原地等待,因为我们要在林子里再多停留一会儿,想试试看能不能把那些摩托的主人等到。

    因为我认为这些摩托既然是被有序停放在这里的,那就意味着这些人大概率还会回来骑走,我们隐藏在这里不动,搞不好还能来个守株待兔呢。

    赵有匡也同意我的想法,我俩立马在摩托所在地侧方的林中躲了进去,为了最大化缩小被发现的风险,我干脆帮着赵有匡爬到了一颗枝叶茂密的大树树冠内藏了起来。

    就这样等了大概十多分钟的样子,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毕竟现在我们其他的人还不知所踪,在这里每浪费一分钟,就意味着其他的人会多一分危险。

    就在我打算用对讲机通知杜月准备汇合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从头顶的方向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呼啸风声。

    这风声不仅来的突然,而且声音也极大,以至于连赵有匡都听到了。

    我看到赵有匡甚至连蛊火枪都没拿,而是直接抽出了碎石枪朝上方瞄了过去。

    我也急忙把碎石枪朝头顶举起,现在这浓密的树冠反倒起了反作用,因为我们根本看不到天上的情形。

    但是……声音却不会被阻挡,那风声已经接近到树冠附近了!而且我感觉方向似乎还是奔着赵有匡去的!

    hexiaohuahuangdaoqihengderizi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