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灿唐 > 第610章 小动作

第610章 小动作

 热门推荐:
    李氏皇朝是世家贵族,是古老的家族,在之前已经是经过许多的纷争,很多的将领是半路收服来的,而且他们本身也是世家大族,很多的家族其实都是绵延许久的,早就已经有人才储备,比较不容易翻身掉下去。

    新兴起的家族往往只有战斗的才能,对于其他的权利斗争比较不敏感,认为只要会战斗,带领军队立下大功,就能够在朝廷长久的立足下去。

    但是多少的历史证明,当朝代底定之后,皇帝会开始杀功臣,其实有时候不是皇帝想杀功臣,而是功臣角色转换做的不是非常的道,甚至威胁到皇权。

    他们总是想自己立了这么大的功劳,就应该要享受,应该要得到更多,但是这些对他立下功劳,更多的是对朝廷,而不是针对人民百姓。

    人民百姓被欺负了总会觉得委屈,有委屈对朝廷就会有怨言,如果这样的委屈太多了,对于整朝廷的运作,尤其是文官的运作,会产生非常大的麻烦。

    这种麻烦不是文官们自己造成的,文官也非常想要争取自己的权利,也就利用机会告状。

    事实上,武官利用权利做了各种享受,而这些享受原本皇帝还不太在意,当天下和平的时候,你做跟战乱差不多的事情,拥有非常多的军队,皇帝就看不下去了。

    你能够带兵打仗是不错,万一你想打的人,换了个方向,那不就是要打皇帝了。

    所以当武官的人,最容易被人家卸磨杀驴,所以并不是一个安全的职业。

    最安全的职业,就必须要明白什么时候需要你的存在,什么时候该滚边边不要讲话,享受日子。

    而且做自己的享受的时候,最好不要把这个享受离开了家门,在外面的必须要符合社会的规矩,不能够看到哪一个美女,就抢回家,这样会引发动荡。

    这个美女不知道是什么身份,每一个被人家抢走自己家的宝贝的都会想办法报复。

    如果是一个没有力量,没有办法连结其他人的人,这种报复就非常的小,随便一按就死了,但是如果这个人是大家的心肝宝贝,就算他是平民百姓,也可能最后连接到高官显耀。

    甚至最后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被人家抢了,不甘心,不如把宝贝送给另外一个高官当小妾,这样这个高官的小妾被你家抢走了,难免需要跟你的来讲道理。

    要知道男人什么东西需要展现其霸道的地方,一个就是钱,一个就是女人,一个就是权力。

    女人在男人的心目中是占有重要地位,并且是突显自己的力量的重要角色。

    所以往往有时候你看他们在争女人,事实上他们在争的是背后的各种运作的力量。

    反正越上层的人,心思大部分是越复杂的,因为他们同时要考虑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有时候从表面看起来,还没有什么关系,内地里,要考虑的事情,可多了。

    现在整个大唐还在打仗之中,虽然大唐的朝廷已经开始了治理内部的运作,但是大唐对外的战争却还没有结束,结束者是对内战争,所以大唐现在的军队还能够发挥它的实力自然新贵,就有非常大的讲话权利,文官没有办法完全的压制在大唐贞观年间,因为这种平衡的关系,所以变得生气勃勃,每一个人都努力的展现自己的才华。

    同时当武将叛变的时候,也有更多的武将可以来把这个叛变的武将压制,要是全朝廷只剩下一个武将能打,那么这个武将就是真的非常危险了。

    对朝廷来说,该名武将将是维持稳定的最大威胁。

    但是当朝廷有非常多的武将可以指挥的,用来灭掉少数的武将时,每个武将,反而能活得更为自由。

    就不是一个很难的事情,因为能够派出去的人太多了,几乎几乎每一个人随便给他一个军队,就能够出去作战,没有一个人有把握全部打垮其他人,所以当一个人造反的时候,有一个最大的麻烦就是必须要有一个人当家作主。

    朝廷永远不缺人用,真的是很爽快的感觉,这也是朝廷用人的时候,很懂得选择因军功而起的武将有关。

    相对起来,大唐时期,对文臣的选择,还是靠介绍的,比较没有一个合理的方法。

    当没有人当家作主的时候,就很难做好一件事情的决定,问题是在没有皇帝的时候,谁要当家作主,往往内部就会产生纷争。

    牛家号称为忠臣,忠臣之后的勋贵子弟地位特别的高,尤其是其子孙又不是躺在家里混吃等死的情况,特别令人欣赏。

    因为不是最高的这一个,所以不像李靖,因为是投降的,而且在投降的对方,曾经把李世民抓起来。

    李靖一直觉得有危险,所以李靖很低调,其他的武将不像李靖那么的低调,时常夸功。

    但是偏偏李靖就能够带着军队在外面攻打。

    事实上李靖如果有什么样的变动,他手下有非常多人可以把他抓起来,这就是李世民带兵打仗的一个要点,他会让每一个人知道他才是最强的那一个。

    偏偏,从世上永远不缺乏拼一把的人。

    问题是不时还会有人挑战最锋锐的大唐。

    大唐贞观时期武锋真的太强甚了。

    只是有人真的忍不住犯了错,没有回头的机会。

    有时候没有出头天只有挑战,才能够获得一个机会,牛师劲家派人来跟牛师劲有没有关系,反正很快就会知道了,传话的人看范晶晶盯着他,心里有点毛毛的。

    “现在我亲自在你的面前听你说话,你可以把牛家想说的话,说出来,如果牛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来交代,那你就乖乖的回去。

    不尊重范琪,也就是不尊重我,她可是我唯一的家人。”

    范晶晶在这里所说的家人,并不是她四个孩子的这种家人,而是范琪的身份是唯一的家仆,虽然是家仆,在范晶晶眼里,家仆是最亲近的人。

    而且因为是唯一的,范琪代表的是范晶晶,她不觉得对方会有什么隐秘的事情要告诉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