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3章 左拈一个 右摸一枚

第3章 左拈一个 右摸一枚

 热门推荐:
    众女皆被萧谣突如其来的神力吓住,一个年岁小些平日里喜好看个话本子的圆脸姑娘甚至拉了自家长姐偷偷咬起了耳朵:“那个萧谣莫不是练就了什么绝世功夫?”

    其姐心里默念两遍“子不语怪力乱神”这才有了底气顿喝胞妹,却也不免在心里嘀咕:这个萧谣莫不是遇到了绝世高人?有了一番奇遇?她们族里可是横空出世过这样一个子弟的。这人便是京中赫赫有名的玉面丞相,她们的族伯——萧安然。

    提及萧丞相,众女立时想起今日来此的缘由。心里不禁暗恼萧谣哗众取宠,却也不敢言语相向,只忙忙将分散在萧谣身上的心思悉数收回,各人查看个人穿戴,在空出些精神看看旁人可有红配绿,金钗配朱玉的。在巡视一番,发现个个都精雕细琢了一番后,才郁郁收回视线显出淑女风采,尽皆端坐。只待自从京中来的那个周嬷嬷过来相看。

    没错,就是相看。

    据传:京中的那位金贵的萧大小姐选取伴读并不看有无琴棋书画之才;也不论性子是否柔顺温婉,所依所据的唯有一个标准,那便是:“合眼缘”

    何谓合眼缘?

    这可真真难为住了这些个豆蔻年华的姑娘们。大家群策群力,个个谦虚藏拙却出奇一致地可劲往一处捯饬,个个在穿戴上将自己狠狠地往老沉持重上靠。

    要说这还真没毛病。毕竟过来相看的是周嬷嬷,若想同个老婆婆看对眼,可不就得稳重?再有,既是跟去伴读,自是要选个懂事、得体、大方的不是?

    这也是因何萧谣来此并未似往日那般很受排挤的缘由。当然,方才萧谣那一掌更是功不可没。

    见众女整衣危坐,个个透着任君观赏、欢迎考查、尽请带走的气息。

    萧谣嘴角噙起冷笑。若方才但有一人对她露出善意,哪怕是一个态度模糊的笑,或是句左顾右而言它的和稀泥,萧谣都会想法子使个绊子,好叫邹氏身边的那个大毒蛇———周嬷嬷不能得偿所愿。

    只是如今么,

    嗬嗬,

    她可不喜以德报怨,

    嗤,

    以德报怨,何以报直?

    萧谣目光凉凉环视一周,随意欣赏了一众僵硬的假面,随手摸了个寿喜糕来,尝了一口,不由眉头微蹙,想想还是拧眉咽了下去。

    自己嘴巴虽刁,奈何今日动手嗯,动脑消耗大啊!

    想起今日自己轻轻松松便一掌拍碎桌角,萧谣忍不住也有了疑惑,前世今生也没发现自己还有这本事?莫不是自己被上天眷顾成了个绝世高手?

    她越想越费解,越想越费脑,也顾不得那寿喜糕难吃,左拈一个、右摸一枚吃完,拍了拍手上的碎屑,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只好勉为其难又拿一个继续沉思:

    要不找个无人的角落,好好瞧瞧自己功力到了哪般境地?

    如此一想,萧谣不由更加期盼这场名副其实的赏花宴早早结束了。

    “姑娘,”

    就在萧谣伸手朝着盘子又摸去时,只听身侧的阿左眨了眨眼睛,轻轻推搡了一下。萧谣一愣,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手换了地儿,将旁人的一碟子雪花酥用了大半。

    想自己一个貌美如花俏佳人,居然躲在阴暗的角落窸窸窣窣偷吃旁人的雪花酥,萧谣不禁红了脸轻叹:若早些转过来,也就不用吃那些个硬邦邦的寿喜糕了。

    “姑娘,她们都站起来了。”

    阿左见自己姑娘目光灼灼只看着雪花酥,虽不知其故忙轻言提醒。还顺势咽了下口水。阿左暗忖:这碟子雪花酥定是美味非常,若不然自家一向挑食的姑娘怎会连用了好几块?

    原是故人来了!

    萧谣右眼皮子猛然一跳,手也开始抖动。这是遇到仇人身子自然而然的反应。想前世这老毒蛇,虽不是害了自己的主谋,却也是个帮凶。这一世虽还不曾发生前世种种,但萧谣知道,她那颗作恶的心仍旧同前世一般无二欢快地跳动,伺机想出来害人。

    只是如今虽恨意滔天,却不能立时显现。萧谣忙敛目随了众人一道站起。毕竟,周嬷嬷虽为仆婢,却代表京城萧家的脸面。

    萧谣眼皮子抬了抬,拳头紧紧攥了起来:邹氏身边的看门狗,待瞅准了空巷子她定要套个臭鱼袋子什么的再狠揍上一顿再说。

    “我们太太都说萧家族里出美女,如今看来此言不虚。看这些姑娘,个个如花似玉。老太太您可真有福气!整日里对着这些个花骨朵似的小姑娘们,能多吃一碗饭!”

    周嬷嬷场面话向来说得顺溜,萧谣忍不住抖了抖耳朵,实不忍自己一遍又一遍被荼毒。只好忍耐着摸了摸碧玉坠子,默默往后躲了躲。

    不过,她想躲清静,人家却不依。

    看,前方毒蛇这就循着她的美貌找上门来了!

    族长老太太谄媚中带着一丝讨好地同周嬷嬷寒暄,却不知周嬷嬷已将在场的姑娘快速逡巡了个遍,最后终是将鹰隼般锐利的金鱼眼投向了萧谣,露出了苍蝇见肉般的贪婪。

    她的目光兴奋而随意,就仿若自走街串巷的货郎手中无意间窥见了稀世宝玉,而货郎却以为是赝品半卖半送还要感恩戴德一般,周身奔流着得意。

    萧谣一愣,前世好似周嬷嬷并不曾如此目光看过自己。是了,前世这时自己同萧言芳正吵得不可开交,周嬷嬷来时,自己正顶着一头脸的水同萧言芳一道更衣去了。

    “这是谁家姑娘,长得这般水灵。”

    兴奋、欣喜若狂的语气让萧谣愈发厌烦。萧谣牙根痒痒,眼看着周嬷嬷浑身冒着老鸨气地盯着自己不放,

    皱了皱眉头,

    看天、看地、看雪花酥

    嗯,她又饿了。

    这会子就显出阿左的机灵劲儿了,就听她笑着低语道:“小姐放心,奴婢将边上的雪花酥给您换过来了。”

    自家姑娘脸皮子薄,若让人看见她将一碟子雪花酥吃了个精光,指不定心里不痛快呢。阿左向来是想主子之所想,忧主子所忧,这会子自要为主子分忧解愁。

    “阿谣?萧谣!”

    见个孤女如此不上道,本就不喜她的族长老夫人也没了耐性。若不是周嬷嬷非说让人都过来,若不是看丁婆婆的面子,萧谣这丫头根本就没资格同她的孙女们一道坐。这会子周嬷嬷给她脸儿,没成想这丫头烂泥扶不上墙,居然如此忸怩!这低头的小家子气样儿让族长老夫人不由气闷着捶胸口:萧谣这丫头真是气死她了!

    萧谣可不管族长老夫人气死气活的,此时她正忍笑忍得辛苦,阿左这个小丫头,居然给她想了个尿遁的由头。她才想由着阿左扶她走,却听周嬷嬷兴奋地对她甩着帕子招手:

    “那边那个姑娘,来,过来,给嬷嬷好好看看。”

    想不到这“水难喝、菜难吃”的穷乡僻壤居然还有这般貌美的姑娘,周嬷嬷觉得这回定能让自家主子满意。

    想至此,周嬷嬷不免彻头彻尾又看了一通。她瞪着金鱼眼越看越满意,越看越

    眼熟?

    莫不是,好看的人都会让人眼熟、顺眼?

    昂扬着头的周嬷嬷,想起二太太寻这姑娘的用处,不由冷了脸,即便眼熟她也不想亲近。

    萧谣见自己还不曾说话就被周嬷嬷截住了话头,正想气呼呼地来怼上一句就走。却听丁婆婆开口道:

    “给族长老太太告个罪,我们乡下孩子脸皮薄,我家谣谣这些日子身子又不舒泰,就让她回去歇着吧。”

    此言一出,众皆惊愕。

    族中几个姑娘更是在心里泛起嘀咕,都说这丁婆婆待萧谣好得不行,不是亲生胜似亲生。既如此,怎这般好的机会就这么生生放走?

    她们不信丁婆婆看不出,这位京里来周嬷嬷看萧谣的眼光不一般。

    难道是丁婆婆私心作祟,怕萧谣丢下她独去京中享福?

    一时间,众人看向丁婆婆的目光中就多了审视,却不知向来严苛的族长老太太,居然勉力笑了笑后就嘱了身边婆子送了萧谣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