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8章 赔了酸鸭 折了腰

第8章 赔了酸鸭 折了腰

 热门推荐:
    对于不请自来的林县令,萧谣自是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可她也隐隐有些好奇:为何林县令一见丁婆婆就拜师?

    他想学什么?

    或者,他想作什么?

    林县令很快就给了萧谣答疑解惑。

    却见在林县令吃了萧谣的三块绿豆糕,喝了两杯茶水后,这才忸怩地点了点他的小短腿,谄媚着笑道:“师妹,师傅呢?”

    见萧谣一脸看傻子似地看他,林县令饶脸皮不薄仍旧绯红了清秀的脸庞。

    想到此行目的,旋即又正色道:“那日不是同婆婆说了要拜师的吗,今日我是特地过来给师傅磕头行礼的。”

    林县令指着那一垛堆积如山的绫罗绸缎、珠宝玉石,并两只板鸭、三只桂花鸭兼之福满记家的酸鱼、酸鸭、酸肉,一脸讨好地更加一句:

    “师妹酸鸭子可不少找,我那只酸鸭子可是有些年头了。”

    “不是查案子?”

    萧谣有些搞不懂林县令想什么,萧言梅的尸首还是没有找到,那根断指好似也没能给林县令带来什么启示。

    到底是何人杀害了萧言梅:熟人还是陌生人?

    是临时起意还是蓄谋已久,是单单对她萧言梅下手,还是对所有如花少女都充满恶意?

    这些日子,萧谣没少想这些,就连饭都只吃三碗,喜得丁婆婆这不还愿去了还没回。

    莫怪萧谣想得多,实是她前世自去了京城后,隐隐听那周嬷嬷嘀咕过,说她萧家老宅所在的地儿简直就是穷山恶水专产泼妇刁民,更说出了个惯犯杀了不少人。

    由于当时丁婆婆已故去,萧谣对自己的故乡也就没了眷恋,左不过入耳不入心的听听而已。

    “案子又不是一天就能查完。”

    林县令丝毫不觉得自己这般举止可会愧对自己断案高手的称好,更会不会有负黎民百姓。却双手环在身后疲赖地往后仰躺,倒起了苦水:

    “唉,师妹你可是不知道,师哥这些日子真是累的狠了,若是那个纨绔周”

    “咳咳,大人。”

    见林县令险些就要脱口而出那位的名讳,跟随而来的猪唇捕快忙忙轻咳一声,止住了林大人的泄密。

    “啊哈哈,所以说啊小师妹,大师兄我是”

    林县令索性唱起了折子戏:“为兄我真的苦啊。”

    他打着哈哈,千回百转地将一个苦字拖腔怪调一通,好歹将自己挖的坑一语带过。

    “五年分的酸鸭子入味了吧?”

    “啊?”

    对于萧谣突然就转了话头,林县令愣怔了片刻后才笑:“这是照南有名的酸鸭子,据说盐腌果木枝熏过后再放入蒸好的糯米,年份越久肉质越好。这若不是他家掌柜的失踪云游,可没这好物件到你我之手。”

    说到了自己擅长之处,林县令不由滔滔不绝起来。

    要说他一个大家公子,去何处不好,却偏来了这么穷乡僻壤的小县,舍弃了京城中那么多专等着他品鉴的美食,所为的不就是能拜见高人、学一学话本子里的绝世神功么?

    哼,待他一日学有所成,往后再不会被那个家伙嗤笑了。

    “师妹,师傅呢?”

    言归正传,唾沫星子都说干了,自家的底细倒是被萧谣掏问了不少,可自己却什么也没打听出来。林县令后知后觉时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他苦哈哈看向萧谣,萧谣叹了口气,按说这厮吃了她的绿豆糕,自然不能忍,可谁让他送了这五年分的酸鸭子呢,对还有那四年分的酸鱼酸肉。

    算了,看在那些寂寞了四五年的鸭子鱼肉什么的份儿,她就帮帮林县令吧。

    坐在轩敞的琴房里将个笛子呜呜咽咽吹起来的林县令,简直就是欲哭无泪。他也不敢言语,谁知道这些世外高人都是些什么脾性呢,这若是考验自己的耐性呢?

    自己立下的誓言,含着泪也要将它实现!更何况才回来的丁婆婆见他吹笛子,目光居然露出少有的欣赏。看来自己这是赌对了!

    林县令想,婆婆定是被他这种无师自通的天分给惊呆了!

    想至此处,林县令兴致勃勃地开始了“独子笛奏”。

    “姑娘,就这么晾着林县令,好么?”

    阿左还是知道几分人情世故的,见得林县令方才那般痛苦,心里不由打起了鼓。她虽看着横,到底是个小姑娘,对这一县父母官有些天然的惧怕。

    萧谣前世见过的达官贵人不知凡几。就连那德州守备不也将她好吃好喝菩萨似地供在后院,什么都随她,什么都挑最好的?

    萧谣虽不知这德州守备抽得哪门子风,只将她带回去远观不敢亵渎分毫。可萧谣还是过了几年好日子。

    若不是那守备命短,其实萧谣的小日子还是很逍遥的。

    萧谣眨了眨浓密的眼睫,嫉妒的女人果然狠,她跟那德州守备清白如水,居然还是没能逃脱被人秋后算账的厄运。

    想到前世种种,即便是沉浸在春光里,萧谣的心也仿若被那束束金光割成一地忧伤,真真也伤也痛也无望。

    见萧谣皱眉不语,阿左出着主意:

    “姑娘,要不咱们去逗逗萧傻傻?”

    萧谣闻听此言,不由敛了心事,眉头微展,面露肃容,一派庄重地昂首训阿左:“莫要给人起绰号,也不要歧视人。他不过是暂时失却了记忆。”

    “哦。”

    阿左有些失落地低头,难得遇到个长得好看还听话的男人,她还想好好逗弄逗弄,尝一尝将个美男子支使得团团转的滋味儿呢!

    不过,既然小姐不允,也就算了。

    “走啊,方才不是还说要去的么?”

    萧谣走出去了好远,不见身后有人,却见阿左正兀自发呆,不由催促:

    “快着些,不然婆婆要唤我们了。”

    “哎,好嘞,姑娘。”

    阿左兴奋地纵身而起,高声应诺。

    “小声点!”

    萧谣无可奈可地以手抵唇轻嘘出声,眨了眨水灵灵的两颗葡萄目:“嘘,莫要让婆婆听到。”

    说来也怪,丁婆婆平日什么都依着萧谣,却是不许萧谣欺负那个被阿右伤药救回来的傻子。

    萧谣虽觉费解,只后头想想又觉得丁婆婆此举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那傻子虽傻,却长得清风朗月,流着涎水都一派自风流的模样。让人看着难免生出几分怜惜来。那样一个美貌少年人,丁婆婆看顾些也是常理。

    “是姑娘,阿左知道。嘘,小声些,阿左明白,嘻嘻!”

    阿左忙忙压低了声音,只唇畔的笑却是怎么捂也捂不住,一瞬就荡漾了满脸。

    阿右则是皱着眉头看那一对没正形的主仆俩,刚要开口劝阻就被阿左拿话堵住:

    “你要是想看美少年,那就跟我们一道,我绝不告诉婆婆。若不想去,就自己待着,就是扫人兴致说什么不可的话。”

    阿左说完,指了指前头萧谣的背影压低了声音满是担忧又道:“姑娘这几日被萧言梅的死弄得可有些兴致寥寥,这几日饭都用得少了些。阿右,咱们可要为姑娘分忧解愁,你说是不是?”

    要说自家姑娘当真是个仁义的,那萧言芳死了个庶妹整日还穿红着绿跟没事人一般。

    倒是自家姑娘,从前一直跟萧言梅不对付,这几日倒还长吁短叹的。阿右想起自家姑娘从前饭毕,就抱着肚子喝两杯消食茶,可这几日消食茶也少用了半碗,也不由沉默了。

    “给,这个拿去。”

    阿右显然不打算同这对主仆一道胡闹,瞪了阿左一眼后,就递了个食盒给阿左。

    阿左立时欢喜起来,跨个大食盒就去了厨房。

    不晌不晚的时辰,厨房此时自然冰锅冷灶。阿左将一只蒸好了酸鸭子拿出来时,一股子带着酸又溢满香气的味道顿时就布满整个厨房。

    “咕嘟。”

    有人咽口水。

    “看我作甚?”

    阿右瞪了眼眉清目秀得过分的萧傻傻,又谄媚地对看她的萧谣憨笑:“姑娘,是他,跟我没关系。”

    萧谣也不说话,只捏了一条腿在萧傻傻如玉的面庞前上下晃动了一番后,耐着性子道:

    “告诉姐姐,你家在何处?姐姐就给你吃肉,好不好。”

    “姐姐,傻傻要吃肉,姐姐。”

    又是一声咕咚,这回声音大且坚定。

    萧谣眼看着小傻子笑嘻嘻地拉着她手,目光中满满都是孺慕。只觉得额上青筋毕现,咬了牙别过头将手中肉给了萧傻子,在他舔嘴咂舌吃得正欢时,咽下句:“真是赔了鸭子又折兵!”

    此刻,萧谣的心是乱的。

    她的头有些疼:这个萧傻傻到底是谁家的,自己不过就是抬抬脚,这怎么就给讹上了呢。

    “小师妹,正好师兄有点饿了,咱们一起吃,可好?”

    一个浑厚的声音里带着惊喜自萧谣背后奔出来。

    萧谣的头更疼了:又来了一个蹭吃蹭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