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29章 春风里荡漾着的反派!

第29章 春风里荡漾着的反派!

 热门推荐:
    “你,你们,啊呀,不要,滚开,唔唔”

    搭戏台的萧家言梅,如今也成了戏中戏。

    她张惶要撤,却不料膝盖一酸,人一软,就跪在了地上。正好被个卖鱼的大婶按到在地,塞了一头脸的臭鱼肠子!

    大婶犹在叹息这鱼肠子洗洗还能吃,真是便宜了这个小-贱-蹄-子!

    恶臭在脸上堆叠,越来越浓,萧言梅三角眼一翻,臭极攻心、晕死了过去。

    众人都只顾把萧家大小姐从众人手中抢回,哪还顾得上这个不知何时过来的萧家庶女?

    待讨伐的人群拿了银子纷纷离去,朱红大门轰然关闭,悠悠转醒的萧言梅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狼藉之中

    她欲哭无泪,她满心愤懑,她不知所措!

    明明是看热闹的,怎么就成了人家的热闹了?

    “您要找的就是这家。”

    “好嘞,谢谢您了,回见啊!”

    一个圆润厚实的声音自前头响起,这是有客至?

    萧言梅心中一喜,并不用酝酿,抬头就是一副惨兮兮、被欺负受蹂-躏的小白菜形象。

    “姑娘,你这是?”

    来者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妪。

    从萧言梅肿得只余下一条缝的眸子看过去,这人无疑是个有钱人家的老太太。

    终于来救星了!

    萧言梅一行热泪直窜鼻翼,将阵阵委屈化作条条心酸涕,顷刻间就涕泗横流起来。

    “这位姑娘,能不能挪一挪?你这样子让老婆子都不敢进这家宅子了。”

    老太太显见很讲究,说完就往后躲。

    萧言梅愣住了,这不合常理啊,老太太们不都是应该怜老惜贫的?

    就说她家祖母,无论人后多刻薄,人前都要作出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

    就在萧言梅自风中凌乱时,老妪下面的举动让萧言梅愈发心塞。

    只见她一双白白胖胖的手捏着鼻子还扇着风,面上的褶子里都塞着嫌弃。

    哪里用扇风?

    这不有春风正吹?

    萧言梅气得突发阵莽力,一下于春风中站立,“砰砰砰”地砸起了门来!

    “开门啊,你们有胆量扔下我,有胆子开门啊!”

    愤怒中的萧言梅居然忘了自己这些日子日思夜想的,就是要跑去找她的走货郎。

    那可不是一般的走货郎,

    那可是京中贵公子客串的走货郎!

    “姑娘被敲了,不放就是不放,别将人家门给弄脏了!”

    老妪很慈祥,说话也很温婉!

    要她说?

    门脏了有什么打紧?

    她还脏了呢!

    “嘭嘭嘭,混蛋,看门狗给我开门!”

    有时候,从旁劝说若不得法,就堪比烈火上浇油,只会让火越烧越旺!

    萧言梅,

    这个荡漾于春风里的反派,

    彻底愤怒了!

    “嘭嘭,嘭嘭嘭嘭!”

    门开始砸得没有规律起来,话也越发接近市井骂街。

    只是,

    因着萧家大小姐寻死觅活昏厥过去、乱成一团的萧家一众人,哪顾得上外头有人捶门?

    再有,

    万一,又有刁民要银子当如何?

    裤子钱谁给?

    故而,

    萧家二小姐的歇斯底里的捶门,没有激起丝毫波澜,倒是将聚众围观的人又都招来了一拨。

    “开门,开门!死人”

    许是声音太过凄厉,门子终于听了出来。

    却也只是在边角小门偷偷开了道缝。

    “你这个看门狗,怎么这半天,往后定要让祖母发卖了你!”

    萧言梅彻底被激怒了,变故也让她破罐子破摔起来。

    她伸手摸脸,却摸到一脸的糊糊。

    这是什么?

    臭鱼?

    还是

    “呕,呕”

    扶着墙根呕吐的萧言梅,心里升起了浓浓的恨意!

    她方才仔细看过,可那按她的妇人却包了头,根本看不出形状。

    既然找不着,那就都算至萧言芳和萧谣这两个小-贱-人的头上!

    “这位二小姐,该不会是有了吧?”

    一个妇人看出了些门道,不由窸窣小声磕起牙。

    “有了?有什么?”

    也有迟钝的大嫂不解地问。

    “有了身子啊!”

    妇人挤眉弄眼,急急将萧二小姐过去的风流韵事翻出来说,像是生怕有人抢在她前头,失了新鲜感。

    “去,去,滚开,都散开!谁允许你们围在萧府门前!”

    一个洪亮的声音伴着清脆的一声马鞭响起,接着就有高头大马“踢踏”而来。

    “爹爹!”

    萧言梅眼眸一亮,更残存了一丝希冀,喃喃念了一句,怔怔看着,忘了呕吐。

    “还不快走!”

    说话的正是萧言从身边的小厮。

    听说萧家大小姐出了事,正从码头调盐的萧言从扔下一众人,匆匆赶来。

    如今在家门口又被一群贱民挡住,心里的恼恨可想而知。

    “是萧家老爷么?”

    看了一阵子热闹的老妪问完,掸了掸衣角浮灰,不卑不亢立着。

    “请问您老是?”

    小厮跟随萧言从走南闯北多年,眼见这老妪衣着贵重,不由敛了傲气,冲着老妪抱拳作揖。

    “你们当家老爷可在,我们老夫人有句话让带给萧家老爷。”

    老妪声音柔和,说出的话却带着不容置椽的坚定。

    小厮这才明白看走了眼,面前这位原来是贵人身边的老嬷嬷。

    不过,这位贵人身份必然不凡。

    “在下就是萧言从,请进府一叙。”

    萧言从早就看出了端倪,忙忙下了马,一脸恭敬请着。

    “不用,”

    老嬷嬷敛衽行礼后,肃然说道

    “奴婢是京城林家的。老夫人让奴婢过来同萧老爷说一句话,”

    萧言从一听是京中林家人,直觉就不是什么好话,不由咬紧了腮帮子,勉强笑道

    “无妨,还请嬷嬷给个面子,进屋再说。”

    老嬷嬷倒是和蔼依旧,只说出来的话,就不怎么好听了。

    “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她慈祥着一张脸,笑“我们老夫人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这叫什么话?

    被撵得走远的人群又都停了下来。

    就听萧言从问出他们的疑惑

    “敢问嬷嬷,此话何解?”

    “不瞒萧家老爷,近日京中传出些不好听的,老夫人很有些不喜,更怕误了萧家大小姐,故此让奴婢来说清楚!”

    这话说得够详细,

    众人也都懂了。

    萧言从更是面色铁青。

    可老妪还在掰开了、揉碎地说

    “我们老夫人最重规矩,林家说媳也向来是要门当户对的!”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人家林大人的老家人上门来威胁告诫来!

    萧言从气得胡子飞起,一不留神又扯三根。

    他顾不得心疼,硬着头皮生扛

    “这位老嬷嬷怕是寻错了人家,我们萧府虽比不上京中堂兄的丞相府,也不若林家的门楣,却也将长女爱若珍宝,又怎会自降身价去寻个短腿县令呢!”

    萧谣不由点头,萧族长这是真急眼了。

    就在萧谣看得有滋有味时,只觉有道锐利的目光射向她。

    萧谣不由直起了腰板,从容对视过去。

    姜还是老的辣。

    萧言从只怕发现这些都同萧谣有关联。

    这么早就同族长对上,萧谣虽觉麻烦,却并不惧怕,更在预料之中!

    萧言从不曾想,一个小姑娘居然敢直视他。

    而他,

    于这澄澈眼眸中居然不由自主挪了开去!

    萧谣!

    萧言从阴鸷地又看了一眼,转身离开,下人忙重重关上了朱红大门!

    “开门啊,开门!”

    萧言梅哪能料到,自家父亲居然看都不曾多看她一眼!

    她沙哑着嗓子,叫得有气无力,

    只这回门子是再不敢开门了!

    萧谣疑惑不解地看向远去的老妪,她并不曾让林雅庭找个老嬷嬷来演戏!

    这位周身不凡的老妪,

    她是何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