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33章 妖女横行!

第33章 妖女横行!

 热门推荐:
    “姑娘,怎么样?”

    阿左吃完一块便眼眸晶亮地盯着萧谣看。

    “真不错!”

    萧谣不由自主地又拿起一块,阿左也随着舔了舔唇。阿右虽一声不吭,不过渴望的小眼神还是瞒不了人的。

    “瞧你俩这傻样,要吃不会跟我说。”

    萧谣前世颠沛流离,早就没了大家小姐的矜持。更没有这不许、那不行的怪癖。当街吃东西对她来说,那都是常事儿。

    丁婆婆先头知道时,叹息着看了萧谣许久后却说:“不拘小节反活得不累,如此甚好。”

    萧谣只觉得丁婆婆之言句句珠玑、鞭辟入里。旁人如何看她,她却不管。反正她就是个寻常女子,又不要做王妃也不想挣诰命,重活一世若让自己又累又苦受委屈,不用别人同情可怜,她就先呕死。

    “给,”

    眼见面前这两只馋猫眼巴巴看着,萧谣将手里的桃酥一股脑塞给了阿左。自己则是带着朝她虚虚伸爪子的松子,直直往前走。

    “姑娘?”

    美食和姑娘,阿左到底选了萧谣。她塞了一个桃酥在口,赶忙跟了上去。

    阿右反应不及她,错后一步却也亦步亦趋跟着。

    “你俩慢慢吃,我不过是去看看。”

    萧谣撸着松鼠的尾巴,不让它靠近阿左手里的桃酥。这松子可真馋,居然为了口吃食,就对着阿左两手举起做出一副讨饶状,她可没听说过,松鼠还能吃桃酥的!再有,要拜也得拜她不是,分明是她给了阿左的。

    可怜的松子被个寡见鲜闻的主子,只弄得低眉搭眼不开心。谁说松子不能吃桃酥?谁说的!站出来,看它不装成个耗子咬她!

    萧谣虽如此说,阿左阿右两个到底不放心地跟了过去。

    见姑娘径自直直去往巷子,阿左阿右这才恍然,姑娘这是要去看那卖桃酥的妇人。

    阿左心里了然,姑娘定是要做那“知己知彼还是百战百殆?”的事儿了!

    及至走到妇人跟前,萧谣口中犹在回甘。

    能将个平平无奇的桃酥做得酥而脆、甜而不腻。细品之中居然带着些桃子香。这就比珍馐馆只是将桃酥做成桃子形状的这种刻意出新,不知要高明多少了。

    “姑娘,这妇人篮子里还剩不少呢!”

    阿左眼见着竞争对手在前,却在看到妇人粗糙的手上纵横交错的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口子时,心软了。

    阿右眼眸闪了闪,转头看萧谣。

    阿左看到的,萧谣自是看在眼中。她不动声色地将手慢慢伸向篮子,若有所思地看向妇人。

    不等萧谣一双纤手靠近,妇人手下略动、篮子就闪开了。

    “哎,你这妇人,怎么回事?”

    阿左不干了,难得姑娘伸手是这妇人的福气,这妇人什么意思,看不起姑娘?

    不等萧谣说什么,自己脸上倒是露出了尴尬之色,不过话却说得不卑不亢:“姑娘您要什么,小妇人便给您拿,小心脏污了您的手。”

    原是怕脏了姑娘的手!阿左这才面色和缓了些。

    萧谣心下赞许,面上却做出一副羞恼神之色,袖子一甩,怒道:

    “你这妇人真是小气,又不是不买,看看怎么了?”

    说完轻轻一推,妇人就跌倒在地。萧谣眨了眨眼睛,自己这力道还是有些控制不好!

    妇人显见得没看过这样的无赖女,只见她愣怔片刻,这才爬了起来。不等萧谣再加把火,已经“腾”地一下红了脸。

    萧谣挑眉斜睨,一脸的不屑。

    妇人也不敢看萧谣,只是嗫嚅道:

    “并不是看不起姑娘,不过是怕脏污了姑娘您雪白的纤手。”

    “啧啧,想不到你这乡野村妇,说话倒挺斯文?”

    萧谣昂着头,将一双漂亮的下巴翘成一个欠扁的弧度,不屑地说道:

    “脏不脏的,不是你说了算。我既要看,你只给就是。”

    “姑娘。”

    阿左最是个护短的,可如今也有些看不透萧谣。怎么走个路的功夫,自家姑娘就似变了个人?

    阿左困惑地歪着脑袋,上看看、下瞅瞅,怎么看、怎么觉得姑娘如今这模样很有些眼熟。

    这样又拽、又欠、又狂、又傲的神情,好似在哪儿见过?

    “好阿左,别喊!等会儿再砸她场子,咱们先看看她的桃酥。”

    萧谣贴心地拍了拍阿左肩膀,安慰着说道。

    “姑娘!”

    阿左要哭了,她哪是这个意思,砸什么场子啊!人家不过老老实实卖个桃酥,招谁惹谁了!

    好吧,是她招惹的,也是她先有这个意思的,可后头她不是改了嘛!

    眼见着自家姑娘上前一步钳制了妇人,更挑起妇人篮子上洁净的盖布,漂亮的眸子滴溜溜转了一圈子后冷冷盯在妇人面上,嘴角更噙着冷笑。

    阿左不禁摸了摸自家小招风耳,姑娘那样子,真是既美丽又诡异。不知道为什么,阿左很想阻止,却又莫名心跳加快,啊呀,姑娘这样子,真好看,真好看!

    “妈呀!”

    平日脑子不灵光,今日倒是转得快!阿左一声喊后就捂住了嘴巴。

    想起来了,姑娘这样子不就是街争地盘的小混混?

    呸,

    阿左轻扇扇自家脸颊,小混混哪里有姑娘好看!迷死人了,迷死人了!

    这样的姑娘真让阿左亦喜亦悲,她一面同情着妇人,一面又着迷于自家姑娘这少见的风姿!

    阿右叹了口气,默默往后站了站,她要离这蠢阿左远些。

    跟阿左一个想法的,还有遥遥看过来的江阿丑。

    他一根手指轻轻抵了抵看傻了眼的世子,轻咳出声仗着胆子道:“世子,要不要去劝劝?”

    江阿丑敢拿他脸上越来越多的雀斑发誓,他是真为萧谣好。在他看来,萧谣本就没有萧大小姐博学多才好家世,如今若是于品行上再被人传出个欺男霸女

    “咳咳,嘴欠啊!”

    捂住自己的嘴巴的江阿丑忙瞟了眼萧傻傻,见他不曾注意这才暗松口气。

    话可不能乱说,这若是让爱吃酸的世子听到,必定会先灭了那妇人再灭了他!

    “哎呀,全洒了!”

    就在这时,就听前头阿左一声惊呼,接着就有萧谣的低喝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