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49章 贱内小金锅....

第49章 贱内小金锅....

 热门推荐:
    送走了薄唇女,萧谣又开始了斗智斗勇的一天。

    “别说了,多说无益。你就是说破大天,我也不会多做一锅!”

    老头甩了甩自己背上的小金锅,摸着才冒出来的胡茬儿,昂首说道。

    此时,背锅老头的心是悲痛的,想不到他有朝一日居然也会为了金锅折腰。

    “哦?那就多做两锅?”

    萧谣摸了摸老头身上的金锅,漫不经心地说道。

    没错,当日萧谣就是让人铸了这口包金

    萧谣有些心虚地看了眼背锅老头,见他状似无恙,松了口气。这老头可真不好打发,整一个不见金子不应承。

    “摸什么摸?老子爱财、取之有道,既给了我便就是我的,你个小姑娘,可不能赖账。”

    背锅老头心里苦啊!他原想着托了一脸灰的福留在这珍馐馆,蹭吃蹭喝几日,再借用下她们的食材,做一顿好的就踏上征程,去往他处。

    结果萧谣这丫头拿了小金锅糊弄他。他可以不要金子,可那丫头居然在小金锅上刻了个“天下第一锅”。

    哼,算计他!那他就只做一锅!

    “赖账的可不是我,是谁说一品锅就是天下第一锅的?夸下海口的人是谁?还有,一品小金锅在谁手?您如今只一锅,这难道不是出尔反尔?”

    提起取名都是泪啊!

    想他背锅大侠行走江湖多年,一朝不慎就败在了个小丫头手里。

    那日萧谣同几人商量这饭庄取名,什么最好吃、好吃再来、香如故、香掉牙这都叫什么呀,真是俗不可耐,土不堪言。

    他受不得这些蠢人,就脱口而出说了一句“不若就叫一品锅。”锅中一品,多好?

    他是胡乱说的呀,谁知道这女娃娃当时就定?

    背锅大侠覆辙稀疏的胡须叹息老子心里苦啊!可是老子不说!

    “有道好菜不知您听说没有”

    萧谣排兵布阵,决定投其所好。

    却不料,这沉吟了许久却始终没能想起悠游杂俎上的那道菜名。

    这就尴尬了

    萧谣轻拍额头,到底是什么呀,不是翻看了两遍么!

    “你倒是说呀!”

    背锅老头显然有了兴致。

    萧谣扁扁嘴,

    “忘了。”

    算了,自己这天赋看来都在吃上,不说记菜谱了,就连这菜名都记不住。

    “又糊弄我!”

    老头将背上金锅恨恨一抖,犹如一个背着盔甲的将军,雄赳赳气昂昂转回去摆弄他的药膳。

    今日博弈,他老头子又胜一筹!

    萧谣托着腮,惆怅地看着老头敲鸡蛋捣鼓,真是老姜,辣得很哪!

    等等,

    萧谣看着鸡蛋,不觉喃喃道“炖生敲,对,就是炖生敲!这么拗口,怪道我总也想不起来。”

    “哐当!”

    锅落地声仿佛在给萧谣的话应景儿。

    萧谣忙抬头看去,却见老头手里稀罕得不行的小金锅正在地上画着圈儿转,而老头正一脸震惊地看着萧谣。

    萧谣牙疼地看着老头,不是说一辈子以锅为妻么。

    不是从来不许人碰他的锅么?怎么这会儿倒是舍得摔他家“贤内助”了?

    怪人!

    萧谣嘀咕一句,佯做要走。

    果然不出所料,下一瞬,萧谣的袖子却被老头拽住。

    “放手,老幼授受不亲!”

    阿右冷声呵止。

    “对不住,我这就放。萧家姑娘,你还能不能将方才的菜名儿再重说一遍?”

    老头神情很激动啊!

    萧谣的心里涌出丝得意,看谁能得过谁!

    这会子可是拿住老头的好时候啊!

    萧谣清了清喉咙,板着脸,云淡风轻地说道“这是厨子给婆婆每日必做的小吃食。”

    “那能否让我同那厨子一见!”背锅老头有些后悔没有早日发现明珠,都说“高手在民间”股人诚不欺我!

    “见厨子?”

    萧谣揣着明白装糊涂,“以后再说吧,且忙着呢!”

    背锅老头再没了“每日一锅绝不多做”拿架子时的傲然,恳切再恳切“今日多做一锅给姑娘?”

    还就不信治不了你!

    萧谣心中暗笑,脸上越发绷紧了“算了,累着您怎么好?”

    老头非常之好说话“哪里就能累着了,老子老头子没那么娇气。”

    “不娇气?”

    萧谣斜睨了背锅老头一眼,阿左却噗嗤一声笑了。

    “也不知是谁说的,只能用他的锅,那别人家的锅若是用了就有夺妻之嫌。还有什么‘吾锅如同贱内,不能常用,不然会旧会老!旁人更加不能亵渎!”

    说着阿左还睇了眼老头如今背在身上金锅,都怪这老头胡说,搞得阿左前些日子看见家里厨子的锅脏,险些说一句“你家贱内脏了,好好洗洗。”

    老头面色涨得通红“田舍翁收成好了,还纳个妾呢,小金锅是贱内,偶尔我也换口锅!”

    好吧,你牛、你纳妾!

    我还不想搭理你呢!

    萧谣转身要走。

    “别走啊!”

    背锅老头拽着萧谣的手臂,“咱话还没说完呢!”

    “三口锅”

    萧谣竖起三根手指“三口锅做完,我让厨子见你!”

    萧谣掸了掸袖子上的浮灰,其实她很好说话。

    老头大喜,背着他的锅乐颠颠走了。

    “姑娘,您怎么就应了他?为何不多说些?”

    阿左本就对那一口金锅心怀怨怼,金子啊,便是包金,那也不少了!那可都是她家姑娘的口粮呀!

    “没事,说多了怕他翻脸。”

    阿右看出端倪跟着接了句“反正那炖生敲又不是家里厨子做的。”

    那见厨子也没用啊!

    阿左崇拜地看着萧谣,才想称赞,却听前头大堂传来几声嘈杂。

    “看看去。”

    萧谣等人加快脚步,才走近就听有人说“某来给大家演个徒手吃面。”

    边上伙计正在发愣,萧谣看了眼阿左。

    阿左气得上前拍了伙计肩膀小声道,“呆子,快给人家拿筷子啊!”

    原本以为这就揭了过去,哪知道这人还在不依不饶着说道“现在才知道拿筷子?晚了,某手烫伤了,赔钱。”

    这口音一听就是外地人,如若不然也敢在一品锅闹事。

    萧谣按住扬起鞭子的阿右,玩味地看了眼一脸虬髯的汉子,淡淡地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