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60章 火辣辣的巴掌 火辣辣的凤凰

第60章 火辣辣的巴掌 火辣辣的凤凰

 热门推荐:
    “丑丑哥,我等你回来!”

    “野菊花,这雨越来越大,听话,快些回去!”

    “丑丑哥,你莫要忘了我!”

    “哗啦啦”

    “什么,我—听—不—见,你—大—点—声!”

    “讨厌,啪嗒!”

    江阿丑摸着唇,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记得冰冷的唇角触到那一方温热时久久褪不去的软嫩和旖旎

    “啪嗒!”

    江阿丑犹在回想那抹记忆中的温热,一声啪嗒又将他抽回了现实。

    他捂着才脸挨了一下子的脸,若被蜜蜂蜇了一般跳起,迅速往后退了退,有些期待又警惕“你干什么?”

    这母老虎,难道不知道男人的脸打不得?

    莫不是她在嫉恨自己?

    可这又是为什么?当年之事,分明是她爽约在先。待他武举得中归来,人家野菊花已然是罗敷有夫了!

    就这还打自己,这头不讲理的母老虎!

    “害怕了?真是黑瞎子进门,熊到家了!我能吃了你不成?”

    女土匪声音不大,声威不小。就这么轻飘飘说完,下头的小喽啰早就却得连滚带爬跑了。毕竟这位山大王随手一丢就能让他们痒得欲生欲死!

    烛火摇曳,心亦跳若擂鼓。

    江阿丑手足无措,他搓了搓自己的手,提了提裤子,打着哈哈“那个野菊花,那个外头还光亮得很呢,你这点烛作甚?”

    还是红烛台,搞得跟洞房似的!

    最后这句江阿丑只敢在心内嘀咕,不敢宣之于口。

    赛凤凰一挑眉,目光凌厉中更带着晦涩难懂的亮晶晶。

    江阿丑想不透这其中关窍,忙讪笑着嘿嘿两声,再不敢说“灭了”。眼看着面面相觑尴尬非常,江阿丑不费力打了个哈欠干笑道“那什么,还是你有经验嘿嘿,你说了算!”

    “娘的!有你姥姥个经验!”

    赛凤凰再也忍耐不住,一个健步过去,狠狠抽了江阿丑几个耳光。

    感受着脸上的火辣辣;耳听着巴掌的脆生响。江阿丑都惊呆了,怎么说打就打了?

    他说了什么?

    他什么也没说啊!

    世子,救命!

    萧姑奶奶,救命!

    野菊花再也不复当年的羞答答了!

    “你捂着脸是几个意思?”

    赛凤凰一把拽起江阿丑,“打疼你了?”

    自己总是个男人,不能在女人面前露怯。尤其这人还是野菊花!强昂起头,抖着一脸的雀斑,江阿丑颤声道“我我怕你手打疼了!”

    “哦?”

    赛凤凰脸上和缓了许多。却听江阿丑嘀咕“打疼了又要算在我身上,到时受罪的还不是我!”

    赛凤凰将牙咬得咯咯响“你既这么说,若我不成全你仿佛还真有点对不住你这么聪明!”

    说着就扬起了手来。

    “哎呀,妈呀,菊花野菊花救命啊!”

    赛凤凰手才扬起,江阿丑就闭上眼睛。

    这一刻他再没了珍馐馆前对付黑胖婆子的飒爽英姿,正哆嗦着身子擎等巴掌落下。

    赛凤凰气得又扬了扬手,将要拍下时,手却陡然落顿住。

    那一脸的茶叶沫子何其亲切,那样惧怕的紧闭双眸曾在梦中千回百转过许多回。

    “江小子,你武功高过我家闺女,还怕她呢?”

    “伯母,好男不跟女斗!哎呦,野菊花你轻点儿!”

    赛凤凰的眼眸渐渐湿润,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个人对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呢!

    嗬嗬

    嗬嗬

    哈哈哈哈!

    泪,

    无声无息!

    笑,

    越来越大!

    这泪这笑,怎么止也止不住呢!

    赛凤凰胡乱擦拭了两下,呵呵,这心口有点疼呢!

    江阿丑犹自闭眼等着呢,

    啧,怎上头喘息声有点大?

    咦,怎又笑起来了?

    乖乖,这母老虎不会想要非礼他吧!

    天哪,怎么办?

    要怎么拒绝?

    诶,怎么好似有水落下?

    下雨了?

    这房子漏雨?

    江阿丑缓缓睁开双眼,又吓得赶紧闭上,过了半晌才又睁开。于半睁半闭间江阿丑偷偷窥探着,却见赛凤凰的手无力举着,一副要落不落的样子。

    要打你就赶快打,不打就放下!

    比起巴掌落地,这样等着更让人忐忑好不?

    “丑丑哥!”

    似是梦呓;似在叹息。

    江阿丑忙抬头看去,却见赛凤凰满脸泪痕,看着他的眼中溢满了

    哀伤?

    这是?

    江阿丑的心颤了颤,他掩饰着、慌乱着不去多想,只是低头兀自说道“你还打不打了,不打我就去找萧傻傻了。”

    “丑哥,你在怪我?”

    赛凤凰似乎要将哀愁进行到底,言语间有种贵家小姐的多愁善感。

    江阿丑摸了摸身上才起的鸡皮疙瘩,忍耐地听着。

    “为什么你不来找我!”

    江阿丑脸上的茶叶沫子凝成了个茶叶梗,他捂住腮帮,一副牙疼不已的样子。

    关老爷、灶老爷、土地爷爷土地奶你们都来显灵吧,快让这女土匪放了自己吧!

    如今主子是指望不上了,江阿丑就寄望女土匪感慨完了就能放了自己。

    听说,再温顺的女人总有那么几天不能惹,江阿丑虽懂得不多,但是本能觉得现在的赛凤凰惹不得!

    可是,她就不能去找别人么?

    对了,

    江阿丑双手一拍,这不是就有个现成的么!

    他陡然兴奋起来“我说,你不是还有个仙木小白脸吗?我去帮你叫来?那么美的压寨夫人,咱冷落了不好!”

    说着江阿丑一个鲤鱼打挺自床上翻身而起“走,咱给你叫人去!”

    “此话当真?”

    赛凤凰目光灼灼盯着江阿丑看,那眼神仿佛要将江阿丑吃了一般。

    不知为何,这样的目光让江阿丑蓦地想起了那些年同赛凤凰一道于青草地看过的母螳螂,还有那些被母螳螂吃了的公螳螂们。

    不吉利,居然想起这些!

    欸

    江阿丑迟疑着叹息了一句“自然做不得假!”后就再不敢抬头。

    此话一出,屋内一片死寂。

    赛凤凰停顿了几息才压下心里的波涛汹涌。终于冷着眸又问“你真的要我找仙木?”

    本来就是你家压寨夫人,怎么倒是弄得自己像个拉皮条的一般?

    江阿丑敢怒不敢言,更有些惶恐不已。

    自己,

    好似说错话了?

    怎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