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61章 阿丑你慢慢飞

第61章 阿丑你慢慢飞

 热门推荐:
    看着点头如捣蒜的男人,赛凤凰只觉得怒火中烧,真恨不能一把火烧干净了江阿丑脸上的茶叶沫子!

    “还不滚出去!”

    赛凤凰虎着脸,一脚踢中江阿丑的屁股,直踢得江阿丑嗷嗷直叫、抱臀鼠窜。

    看看,他就说不能跟这母老虎跟前待着吧!

    赛凤凰强撑至江阿丑走了出去。但见男人一阵风逃命般地飞奔而去,赛凤凰不由颓然跌坐于红彤彤的喜帐内,那样火红的颜色晃得她眼晕!刺得她眼泪直流。

    好像,江阿丑并不似是她一般期待重逢呢!

    泪水扑簌簌,红烛轻轻摇。

    赛凤凰一双上挑的凤眸此时全没了平日的风情,不一会儿便聚拢了无数的泪水

    其实,只有她还记着从前。

    莫非,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萧谣眼见江阿丑蔫头耷脑走了过来,不由坏笑地拍了拍他肩膀,骨碌碌转着一双秋水眸,问道:“洞房花烛夜的,你怎么舍得过来?你家大王呢?欸,我问你话呢,江夫人!”

    江阿丑很想回怼一句萧姑奶奶害人,却被世子拿眼一瞪,忙又咽了余下的话,只好低着头由着他们说去。

    “连个女土匪都搞不定,瞧你那点能耐!”

    萧傻傻有些鄙夷地总结陈词后拍了怕他肩膀,又指着玉树临风掀帘子进去的仙木西丁,摇了摇头。

    有个这样的属下,

    欸,

    丢人!

    江阿丑也很无奈啊!眼见被主子鄙视,心里越发觉得苦,不由腹诽起来:想世子爷潜伏于萧姑奶奶好几个月,也没见拿下她呀!再说,那赛凤凰是他没拿下吗?他是不敢沾呐!那就是个母老虎,谁沾谁倒霉!

    萧傻傻似是知他所想,瞪了眼后,凉凉说道“你会后悔的!”

    萧谣不免多看了眼江阿丑,有些不懂他们的爱恨情仇。

    江阿丑也不说话,只一瞬不瞬盯着前头晃动的帘子,面无表情,唇上牙印深深。

    萧谣、萧傻傻也跟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没了新夫人的洞房,依旧烛火摇曳,依旧衣香鬓影。

    江阿丑眼睛瞪得发酸,却依旧看着。

    一直看着

    直看到那帘子放下,

    直看到影映窗户烛晃人摇,

    直看到那二人鸳鸯交颈蝶双卧

    直看到影乱烛倒人不见

    酸啊!

    江阿丑揉揉眼,将眼角的湿润就此掩了过去,更笑道“看久了眼就酸了。”

    真是没出息!

    萧傻傻恨铁不成钢地一脚踢了过去。

    萧谣也跟着扯秧子、架高台刺激这憨子“美娇娘被人捷足先登了,是男人就不能忍,还不快冲鸭!”

    “我”

    江阿丑心里仅剩的坚持被这二人一唱一和之下说得摇摇欲坠。

    “呸!”

    这一声呸,似乎吐尽了无数的复杂难安。江阿丑蓦地站了起来,摒弃了脑子里那许多桎梏,呼啦啦一下奔向前头。

    这一跑,脚步轻盈,心也轻盈,就是本几步的路显得如此漫长!

    萧谣和萧傻傻对视一笑,才想说下各人看热闹的感受,却见前头江阿丑居然又飞奔着转了回来,见二人瞪他,忙摆着手、气喘吁吁地问道

    “我我怕!”

    “我我怎么说”

    这可真是没眼看啊!

    “好歹也是跟在小爷身后混江湖、浪青楼的人,就这么点胆子?”

    萧傻傻有些心虚地看了眼萧谣,直将萧谣看得葡萄目一竖将要炸毛,这才咳得震天响地转了视线。

    从前他是去过,只如今都改了,阿谣知道了会不会生气,要不要坦白?不坦白会不会更气?

    萧傻傻不由抓耳挠腮,唉,真是一朝成纨绔,想摘都很难啊!

    “过去看看。”

    萧谣不明就里,心思只在前头。萧傻傻松了口气后,又有些失落。

    待萧傻傻架着江阿丑,二人一前一后走至房前。萧谣却不许他进去,而是拽至窗前,捅破了窗户纸,自先看了过去。

    待见着里头的情形,她不由就乐了。

    萧谣眼珠子转了转,索性不让江阿丑上前,只道

    “你先别过来,当心瞧见了将你弄进去来个二龙戏凤。”

    “谣谣?”

    萧傻傻有些疑惑地看向萧谣。

    “糟了,露了馅!”

    萧谣忙讪笑,“戏文里不都这么写的么?”

    说话间,萧谣攥紧了衣袖,心里直打鼓。按说一个小姑娘不该知道这些。自己往后且得要小心谨慎,这还是萧傻傻,若是旁人听见可就不那么好糊弄了。

    萧谣却不曾深想,为何单对萧傻傻就如此信任。

    萧傻傻目光微闪,果不再寻根究底,只说道“往后可不许再看这些乱七八糟,移人性情的话本子了。”

    萧谣忙低头应承。

    江阿丑咋舌难道他听错了?方才不还说是戏文,怎的又成了话本子了?

    正要说话,却见一道厉目射向他,江阿丑忙忙低头敛目做鹌鹑。

    世子真是太可怕了,自己还是躲躲吧。

    咦,里头怎么看不到人了?

    啊呀!

    天啊!

    定是睡了呗!

    一时间江阿丑的脑中闪现出各种的红被翻浪,种种绮丽

    江阿丑咧着的嘴不及收回,就蹲在地上抱着头一言不发。

    心里有点不得劲啊!

    他抱着头给自己找理由,定是这些日子跟着世子爷在蒲县茹素日久。

    倘在京城,这样的香艳场面他们那是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有时候,世子爷看着看着还会出声指点一二,譬如“小桃红你声音太假,高亢点”

    或是“大官人你这不行啊,时候也太短了些”

    诸如此类!

    想那会儿的世子,虽纨绔,可跟在纨绔后头被人追的滋味也是真酸爽!

    想至此处,江阿丑不由去寻他家世子爷。

    可是,

    萧姑奶奶和世子爷呢?

    江阿丑左瞅瞅、右看看,心塞地发现自己又被人抛弃了!无良的世子爷,居然在自己最伤心的时候抛弃自己!

    这一瞬,江阿丑于心里发狠,他要将世子爷在青楼里的恶行告诉萧谣!

    就在此时,却闻一个冷冷的声音自他头顶响起

    “江阿丑,你在这里作甚!”

    是母老虎!

    江阿丑忍着心里的酸,梗着脖子,一不小心就说出大实话“我来听房,顺便闹个喜房,嘿嘿,闹喜!”

    躲远了的萧谣和萧傻傻简直就没脸看,这个憨货尽说傻话!

    萧谣想起方才所见情形,忆及被女土匪绑在床上的仙木西丁,不由在心里默默给江阿丑点了一根蜡。

    兄die,早死早超生吧!我们会帮你收尸哒!

    也就只能帮你帮到这儿了!

    果然,

    不久之后前头便传来一声雷鸣般嘶吼。

    萧谣不由探出身子想要给他收尸

    嗯,

    给他帮忙

    却不料大吼过后,女土匪居然一下蹲到在地,双脚搓地,摇着一双手,泼辣非常地“哇哇”大哭了起来!

    萧谣

    这是什么情况?

    此时此刻,面对此情此景

    萧谣懵了

    萧傻傻愣了

    至于江阿丑,

    那是早被吓糊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