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65章 确认过眼神......(蜗牛小公举的万赏)

第65章 确认过眼神......(蜗牛小公举的万赏)

 热门推荐:
    萧谣自是知道一句、两句话不可能让她改变心意。

    让一个占山为王肆意惯了的女土匪突然间改变了主意,强如让一方诸侯俯首称臣。

    再说,她萧谣远人微言轻,并不能给人家担保什么。

    赛凤凰这样,萧谣理解

    “好!”

    萧谣摸了摸下颌,方才是赛凤凰说好?

    不会吧?

    说着玩的?

    “好!”

    赛凤凰重重点头,这回字正腔圆不带一点口音。

    萧谣

    她就是随口一说,没想招安这位土匪头子啊!她轻飘飘扔下一句好不要紧,却砸晕了萧谣。

    萧谣试探着问道

    “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我就信你,你让我回家种田我就回家种田。”

    不愧是女土匪,真的好干脆!

    萧谣很喜欢她这性子。

    可是,

    啊?

    自己听到了什么?赛凤凰因为她萧谣就应了?

    据说,招安的人不都是朝廷要员,兵马大元帅之流?

    真是不可思议,萧谣一双水眸澄澈,盯着赛凤凰不放

    “你居然应下了?”

    耳边有打打杀杀声传来,这萧谣觉得有些不真切。

    “是!”

    赛凤凰的声音在萧谣耳畔飘摇,只听她爽朗地说道

    “丑丑说,你背着的这位是个有来头的。”

    赛凤凰低下头伏在萧谣耳边悄悄说道“这还是个喜欢拈花惹草的,妹子,姐姐我就喜欢你这样直来直去的性子,这招安不招安的,姐姐就只找你!”

    赛凤凰一番慷慨激昂后又笑得苦涩“如果我不死,便应下你!”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山洞的前蜿蜒曲折的小路,听见这话,萧谣加快脚步往前,走时扔下一句“你等着,我将他放下就去帮你!”

    身上的萧傻傻不知何时已经转醒,催着萧谣“快些放我下来,我还能再战。”

    萧谣没有应声,只是顺着赛凤凰所指沿着石阶而下,不多时就来到了个一人高的洞口。

    “咕咕!”

    松子自萧谣袖口奔到萧谣肩上,竖着耳朵发起警告。

    萧谣安抚它道“没事!”

    又转头看向打了火折子的萧傻傻“我闻到了里头的香火味,应该就是菩萨洞,准没错了!”

    及至到了跟前,二人一鼠这才发现里头收拾得犹如间佛堂,一应蒲团摆设都很齐全,显见得这里常有人过来祭拜。

    萧谣对着菩萨拜了拜,诚心诚意说了句“叨扰”后就将几个蒲团拼凑起来,又将萧傻傻侧放在蒲团之上。

    萧傻傻吸着气,笑着问她“阿谣,从前你不是不信菩萨么?”

    死过一回的人,又怎会对鬼神无动于衷?

    萧谣白了萧傻傻一眼,总不能同他说,“你面前这位好看的姑娘,其实就是个死了又活过来的饿死鬼吧!”

    她不怕他害怕,却觉得膈应。

    谁没事就揭开结痂的疤掀开来,让人看里头的血肉模糊?

    二人你来我往的说着废话,却不知都疏忽了细节萧傻傻是从何而知萧谣从前不信佛的

    “嗯哼—”

    低低的隐忍声将萧谣从对雪花酥的思念中拉了出来,她忙敛神问道

    “怎么了?我手重了?疼不疼?”

    萧傻傻的目光在山洞里那盏晃动的烛台映衬下显得有些飘忽。可面上的笑容却是明晃晃的楚楚动人着“不疼!谣谣,我很高兴!”

    怕不是个傻子吧!都被人打杀得跑到菩萨窝里躲着了,居然还高兴得起来?

    萧谣摸了摸萧傻傻的额头,眉头微皱,也不烧啊!

    “谣谣,七岁时的事情你还记得不?”

    萧傻傻的唇色有些发白,只他隐在暗处,到底看不真切。

    联想起萧傻傻对她的格外的照顾,一道道点心学做给她吃的情形,萧谣不由大胆揣测“莫不是我七岁时见过你?”

    “阿谣,你记起来了?”

    萧傻傻一个激动,猛然坐起却正好牵扯到后背,疼得他倒吸口气,可心中的喜悦已将疼痛淹没。

    他一双杏眸圆睁,看人时目光专注,让人觉得赤诚又可爱。

    萧谣小心求证道

    “大约我那时救过你?所以你过来报恩了?”

    萧谣斜睨着萧傻傻,迟疑着。

    若果真如此,自己倒是有了个免费的点心师傅,美中不足就是这位身份高贵了些,使唤起来有些力不从心。

    “谣谣,”

    这么多天的等待终于没有白费!

    萧傻傻热泪盈眶

    等了这么久,盼了这么久,哈哈,得来全不费功夫!

    不,

    其实费了好多功夫!

    萧傻傻觉得后背的血流得更快活了!却也比不上他心里快活!

    他一声喟叹、两汉热泪,直道“真好!”

    萧谣如今嗅觉灵敏,又怎么闻不到萧傻傻身上的血腥味。

    她忙伸手要去摸,萧傻傻却一把躲了过去。

    只是一个劲儿地追问“你都记起来了?”

    记起什么来?

    萧谣好笑地将揣测和求证(胡编和乱造)进行到底“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回在路上遇到个可怜的、受伤的、被人抛弃的小猫

    咳咳小男孩,那个男孩奄奄一息,眼看就要不行了!善良好看的我就将自自己仅有的吃食全都给了他,还给了银子?男孩长大了,能报恩了”

    萧谣笑着往下编说,毕竟话本子里都是这么写的。戏文里也多的是以身相许的桥段,她不过是为了缓解萧傻傻的疼痛才故意这么说的。

    可是说着说着,她就说不下去了。

    萧二傻子那满脸欣慰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还有那眼神,

    分明就是

    萧谣又看一遍没错,她确认过眼神,萧傻傻分明一副“你梭滴对”的样子!

    天!

    这中间是不是隔着磁山远的误会?

    萧谣遥想当年,回忆过去,七岁的她干什么来着?

    吃,

    除了吃,

    还是吃!

    她不相信自己舍得将吃食都给萧傻傻,还留银子给他?

    不可能!

    怎么会!

    “不是银子,是银锁!”

    萧傻傻用尽全力想去扯脖颈上的链子,可是他后背实在是太疼,方才在屋里又被房梁砸了一下子,

    萧傻傻摸着有些发硬的链子,恍惚中仿佛看到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小姑娘,对着浑身是伤的他小声地说道“喂,你怎么了?被伸手啊,好好给你吃,给你吃!”

    想起从前的那个小姑娘,萧傻傻不由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