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81章 别别扭扭萧公子

第81章 别别扭扭萧公子

 热门推荐:
    “给你!”

    萧谣将萧诏的水囊递还给他,见他正笑呵呵看她,不知为何倒有点儿恼意上头,不由没好气地嗔怪

    “看什么看,还不快喝!”

    说着啪嗒一声将水囊扔了过去,再不管别别扭扭的萧大公子。

    萧谣对萧诏其实还是很几分困惑不解的。

    毕竟前世虽不曾见过这位萧大公子,可他的美名还是总有耳闻。

    总听那些丫鬟们说萧大少爷怎么怎么好。譬如什么玉树临风,什么才华横溢

    总之是什么词儿好说什么。

    这如今亲见,怎么觉得都是些言过其实的溢美之词?

    这厮怎么看怎么拧巴,还有些不讨喜呢!

    这丫头,居然就这么给他扔地上了?

    萧诏捡起水囊,又递给萧谣“是让你喝点儿!”

    没长心的小丫头片子,自己说得嘴都快要秃噜皮了,她就是不听话。

    摘果子这事儿,哪里需要她亲自动手?

    居然还在大太阳底下晒着,不知道会晒黑

    萧诏看了眼萧谣那张吹弹可破的脸,咽了余下的话。

    好吧,就算是底子好,可也架不住这样晒啊!

    他这样不常去后宅的人,也知道萧言嫣和那些堂姐妹们可是经常磨了珍珠粉敷面的!

    不听话的丫头!

    女人的皮囊很重要,甭管你是千金小姐还是乡野村姑,若是貌若天仙,便是养在深山也总有人采撷;

    可若是长成个无盐女,那么即便腹有诗书气自华,看看有没有人宠、有人爱!

    他是个男人,自然知道男人的劣根性!

    萧诏下意识忘掉家里的那个情痴。

    如今两个癞皮狗跟着她,还不是因为她长得好?

    虽然,

    萧诏觉得自己更看重萧谣心善性能吃力气大,可那些肤浅的外人哪有他的深度?

    他们从来就是这么肤浅!

    不然,萧谣现在若是成了个丑八怪,看他们还理不理会!

    不对啊,

    萧诏又皱着眉头犯拧萧谣这么好的妹子,即便是变得不好看,他们那也不能甩开手!

    愁死个人了,这丫头!

    一时间,萧诏公子将一双好看的、葡萄似的黑白分明大眼睛于眼眶里滴溜溜地转来转去,忙得那是一个不亦乐乎。

    “你没事吧?”

    萧谣还是问了一句。

    也不能对他过分冷淡,毕竟好赖话萧谣还是能听出来!

    这个萧诏虽然总是说些奇奇怪怪的话,管得也忒宽了些,可他眼中的关切那是骗不了人的!

    “没事!”

    萧诏讪讪地转过头去,又催促着萧谣,“还不快点喝?”

    又怕这丫头好洁不用别人的东西,又道“水囊是新的!”

    “你在这儿做甚?”

    林雅庭迈着小短腿,总会慢几步。

    不过也正好他抓了萧诏个现行“我说,你可不能要哄人。我们师妹可不是京城里的那些蠢女人,更不像你家那些只知道涂脂抹粉的姐妹们。”

    萧谣挑眉,林雅庭好像特别不喜欢萧丞相府里的那些小姐们。

    “好了,去给谣谣摘果子吧。”

    萧诏出人意料的好说话,倒让林雅庭越发警惕起来。

    这家伙虽比那纨绔要斯文不少,可鬼心眼子却是忒多!

    唉,他为何这般命苦。眼下这情形,分明是走了豺狼又来虎豹!

    就不能消停一会儿?

    牛柑果摘得很快,这么些人都看到了,萧谣索性也就不再瞒着。

    虽不能独占,但她打定主意凭着拳头说话。

    嗯,她要多拿多占!

    牛柑果她是打算摘给丁婆婆用的,这果子很对丁婆婆的病症。

    丁婆婆前世去得早,萧谣嘴上虽不曾说,但自重生以来,却一直夙夜忧叹,很为丁婆婆担忧。

    前世都说丁婆婆病重不治,却不曾说出什么病!

    叹只叹,当年萧谣被人如金丝鸟雀般圈囿在小小庭院,又哪能去探、去查?

    对于前世丁婆婆的早逝,萧谣如今并不会傻乎乎的认为真的是病逝!

    萧谣曾多次寻人给丁婆婆看过。几乎都诊断说丁婆婆身上就是些累年旧疾。

    对,用这牛柑果泡酒很对症。

    按下心里的焦虑,萧谣只专心致志摘果子。

    “谣谣”

    “师妹!”

    不多时,却见方才还针锋相对的林大人和萧公子,人手一个大袋子装得满满当当地归来。

    萧谣大为欢喜,索性就将牛肝菌也指给他们看。

    林大人和萧公子乐颠颠跨着篮子,二人一下从朝廷命官变成了两位个采牛肝菌的小郎君。

    若赛凤凰在此,萧谣定要同她说一说这牛柑山名儿的来处,实在是这里有许多旁处难以寻觅的牛柑和牛肝菌。

    “你们居然采完我的果子,又采我的牛肝菌!”

    就在几人欢畅之时,却听一人自前方大喝出声。

    萧谣等人不由抬头看过去,只见一个拧着剑眉还缈了一目的人正慢腾腾地由前头走来。

    “不会是那个行商的人吧?”

    萧谣心里泛起嘀咕,先冲着来人点了点头,手却在背在身后做着手势让那两个采蘑菇的小郎君们快些。

    “不能摘!”

    “老窝!”

    有人同时出声,喊得却不尽相同。

    这样就削弱了来人的气势。

    剑眉老人也觉察了,冲着同他一道开口的人就是一记白眼,

    自然,

    他也只有一记白眼。

    被人瞪了一眼的背锅老头却很高兴,一把上前抓住剑眉老人的手,狠命握住又使劲拍了拍,口中更是一叠声地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

    “这是—

    对暗号?”

    林雅庭和萧诏扛着袋子过了来,萧谣忙看向猪脯。

    林雅庭会意,踢了一脚失魂落魄的猪脯“还不快些收起来,趁着那两老头打起来,你扛着马上走。”

    猪脯虽一路被冷落,也一直很难过。

    但是大人一句寻常话,让他心思立马就活络。

    大人能想到他猪脯,那就说明还不曾厌弃他!

    只要不厌弃就好。

    这样他也能多攒银子买珍珠粉了!

    “萧姑娘,那珍珠粉当真有用?”

    还是萧谣靠谱,那些花娘们都是见钱眼开,见钱下菜碟的主儿。

    “有用!”

    萧谣言简意赅着点头应是,转头瞥见那袋子菌菇和果子,便又添一句“我家里有,赶明儿让珍珠去取!”

    猪脯果然很高兴,却又踟蹰着同萧谣商量“能不能我去拿?”

    妹子去了萧谣处,还要对人她行礼两三次,猪脯有点舍不得。

    萧诏好笑地看这二人你来我往,倒都忘了前头那两个怪老头,不由摇头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