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84章 随意看....

第84章 随意看....

 热门推荐:
    世子为何一定要萧谣扬名京城?

    恐怕萧谣若是知晓实情也会费解。

    江阿丑不由叹息,世子之爱护萧姑奶奶当真是为其计长远。但愿萧姑奶奶往后能体会他的良苦用心!

    可惜世子不让多言,他也不能多嘴!

    “死鬼!不说就算!”

    赛凤凰斜睨了眼江阿丑

    的翘臀,有些手痒。

    手痒可是大事儿,在江阿丑的哀嚎声中,赛凤凰悻悻收回手,还没怎样呢,这就鬼哭狼嚎了?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在搞事儿!我把丑话摆前头,不管你家狐狸世子怎么想怎么算计,就算是金子白玉堆成堆,我也不能让谣妹子做侧室!”

    江阿丑!

    有天理没天理,这才亲近多久,他连个新郎官的“新”字还没沾上,这就成了老夫老妻的死鬼了,还时不时要被恶婆娘羞辱一番?

    “啪嗒,”赛凤凰说完后便随手在江阿丑肩上来了一下子。一对上江阿丑呆滞的眼神,不由挑着眼角凤眸笑得风情惑人“阿丑哥,你可要帮帮我们谣妹妹!”

    江阿丑觉得很奇怪,不都说女人之间除却母女,大多看不顺眼么?

    不是互掐,多半就是虚与委蛇么?

    尤其是漂亮好看的姑娘之间,那就更加花样繁多了。譬如,你挖个小坑让她跳一跳,改明儿她再言语上酸你几句那都是轻的。

    江阿丑偷偷看了眼赛凤凰。只见他家菊花虽眼角眯得多了一条纹,却无损她的美貌。更平添了几分风情。

    江阿丑不由摸了摸左脸颊略小些的茶叶沫子,慢慢地将它们推开,心里暗忖

    他家菊花最是好强。从前要是他多看一眼邻家的俏妹子,那绝对得好几日不理睬他,那又为何独独对萧姑奶奶如此之好?

    不寻常啊不寻常!

    江阿丑的茶叶沫子被他推到腮边时,终于灵光一闪,想到答案。

    嗬嗬,多半还是因为他的缘故吧!所谓爱屋及乌不过如此么!

    想到此处,江阿丑不免贴心又窝心。忙喜滋滋地拿胳膊肘抵了抵赛凤凰,劝她“你不用操心,所有的事宜我们世子早就布置好了!”

    赛凤凰叹息地看了眼前头正说得眉飞色舞,间或接过阿右递来的点心尝一尝的萧谣。静默了片刻,半晌后也不抬头只耷拉着眼皮,自言自语地呓语般说道

    “阿丑哥你不懂,每回看到阿谣,就仿佛看到了从前的我,”

    说完后,赛凤凰终于抬起了头,却没看江阿丑。只是对着萧谣那艳若桃李的面庞后使劲儿看了几眼仿佛在汲取勇气一般。

    看了又看,赛凤凰这才转头又道“虽我不如阿谣生得好,也没她力气大,更没有她这么勇敢和无所畏惧,”

    江阿丑渐渐收了窃喜的心,脸色也肃穆起来。与此同时,看向赛凤凰的目光中不由自主就添了些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怜惜和爱意。

    “阿丑哥,你不用同情我!”

    赛凤凰伸手盖住江阿丑的眼睛,不看那里头盛满的同情之色,苦笑着“不用怜惜我。就这么同我怼下去,我才能自在。”

    说着,她又看了看萧谣。却见少女明妍的脸庞因为萧诏不知说了什么,正露出甜美的笑。

    赛凤凰深吸口气,才说道

    “阿丑哥,谢谢你不嫌弃我!”

    “菊花,我从来不曾嫌弃你”

    “你先别说,先听我说完!”

    赛凤凰又伸出另一只手捂住江阿丑的嘴巴,飞快地说道“今日过后,我怕往后再也说不出来。”

    赛凤凰咬牙继续又说道“阿丑哥,谢谢你对我不离不弃!不过,既然你选择了同我走下去,那么往后,你-就—不—能—后—悔!”

    赛凤凰掷地有声的话让江阿丑愣了愣。他才想说话,却在看清赛凤凰看向他的目光下移时噤声,更顺势夹双腿

    半晌,

    二人寂静无声

    “那两位怎么回事?”

    谈完的萧诏终于有了心思管闲事。

    “有道是论人是非者,必是非人,献媚为小人,淡然真君子,萧公子以为如何?”

    萧谣斜睨了眼萧诏,对这位不走寻常路的丞相公子,萧谣有种莫名的亲近。

    因着这种莫名的亲近,萧谣对他就少了许多的恭敬。更多了些玩笑戏谑。

    萧诏何其聪明,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便听出了端倪。

    他秀气的脸上笑意尽涌“哦,那请阿谣说说吧!”

    萧谣眼睛一斜,手一指“我说,既然已经说人是非了,那就莫要枉担名头,那就去看看吧!”

    这丫头!

    萧诏摇着扇子跟在了摇头晃脑的萧谣后头,二人恰好听到江阿丑被赛凤凰一番话感动之下(威逼利诱)点头应允。

    萧诏是个过来人,眼看这二人你侬我侬之际,定要发生些什么,忙转身拉萧谣要走,却还是有些迟了。

    只听那女土匪铿锵有力地声音震耳“你既然应下,那往后我可是随意看”

    萧谣眉头一挑,嘿嘿,这来得早可是不如来得巧,这会儿他们这是正说到点子上呢。

    萧谣竖起耳朵,就听赛凤凰似捏着嗓子般的娇滴滴道“那,那人家可要随意看你的俏臀呢”

    哎呀呀,哎呀呀!

    真是没耳听啊!

    萧谣耳朵抖了抖,就听那江阿丑扭扭捏捏着恶心地应了声是。

    萧诏拉着正听得津津有味的萧谣就走。

    待走到山坡前,二人对着夕阳默默看了许久之后,萧诏这才游戏挠头又有些心疼地教训萧谣让她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想起萧谣自幼跟着个上了年岁的婆婆过活,横亘于心的话,萧诏也能说出口了。

    “萧谣,你可知道初春时,族里有个族妹去了我们家?”

    萧谣正琢磨回去后怎么给丁婆婆调理身子,乍然听见萧诏这话不由愣了一愣。

    莫非这位萧公子对自己这么好,其实是有原因的?这是见到自己更好,生出了给自家妹子找一个更好伴读之心?

    萧谣可是才从圆脸姑娘口中得知京城的萧言嫣是如何嫌弃族里那个姑娘的!

    果然这丞相府一家子就没一个好人!

    一时间,新仇旧恨交叠!更有不知名的人于暗中算计他们一品锅的人还没着落,萧谣心里烦恼更甚。

    她蓦地起身,断然拒绝,“不知道!”

    然后,

    拂袖而去

    徒留下个莫名其妙的萧诏,有些惆怅地立在秋风里被风裹挟的黄叶拍打着脸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