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103章 当年那些事……

第103章 当年那些事……

 热门推荐:
    那简直就是一场混战,萧安从同赛红霞打得正酣又进来一个邹氏。邹氏打了萧安从才发身边晃荡着大-胸-脯的赛红霞也不是个好东西。

    然后就是你挠我、我抓她、她掐你的三人混战!

    再然后,不知为何变成了萧安从和赛红霞二人围殴邹氏。

    可怜的邹氏被打得那叫一个惨,是牙也掉了,头也薅了,人也懵了。

    萧安从也捂着紧要处没落好。

    只有赛红霞,大获全胜。

    萧谣不禁感慨“这萧安从最近运道可不怎么好!”

    过来蹭吃的江阿丑将嘴一撇,碰到萧姑奶奶您能好得了么?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

    就在萧谣她们权当笑谈之时,萧安从居然敲敲打打声势浩大地要纳二房。纳的还是那个同他酣战的赛红霞。

    当萧谣一边夹了筷子牛肝菌炒肉给丁婆婆一边笑着将此奇闻说出来时,却被丁婆婆一个嗔怪弄得讪讪而笑。

    “你这孩子,就说让你莫要跟那些人走得太近。看看,如今什么话都说出来了,还有没有点儿姑娘家的贞静娴雅?”

    萧谣先眯着眼睛先吃了块鸡汤里煨着的牛肝菌。然后才笑嘻嘻地说道“婆婆从前不还是让我食不言寝不语么?如今呢?”

    丁婆婆不由敲了敲萧谣的额头笑“你这丫头,说你一句,你就有一百句等着我。”

    心里却在叹,她可不敢说让这孩子“食不言”了。春日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食量惊人,若是由着她闷不吭声地吃,还不定怎样!

    “婆婆,”

    萧谣心满意足用完了饭,在丁婆婆的嗔怪中漫不经心似地说了句“婆婆,若我们一道去了京城,无碍吧!”

    孩子大了!有些事即便不告诉她,她其实也看出些不对劲了!丁婆婆听了就是一阵叹息。她看了眼宋大娘。宋大娘忙拉着懵懂的阿左退下。

    萧谣知道丁婆婆这是预备要将自己的秘密告诉她了。

    眼看丁婆婆一脸的乌云。萧谣眼珠子一转,兴奋地抱着茶盏,又将一盘子桂花糕往自己跟前挪了挪。还抢了松子才磕好的一把松子,惹得松子咕咕直叫。

    看得丁婆婆不禁松开了眉头,只觉好笑。

    这孩子当是要听书呢!

    不过,就这么一挪一笑之间,丁婆婆才起的哀伤顿时减了许多。

    想起那些年的糟心事,那么多的牵绊。丁婆婆觉得往事回忆起来,好像没什么高兴的事儿。也就是同萧谣在一处的这十几年,她才觉得舒心些。

    这样一想,丁婆婆不禁又恍惚起来。

    说,

    还是不说?

    她怕将那些说出来,会打破眼下的安宁。虽明知是短暂的安稳,却也足够丁婆婆留恋。

    “婆婆,您快说啊。平日里听书,最不喜欢那些人说一句留十句的让人猜。真真是急死个人了。”

    萧谣转着灵动的双眸,那样子真是要多惹人爱就多惹人爱!

    这孩子还真当是她说书呢!

    丁婆婆笑嗔了她一句,也渐渐收了伤感,慢慢开了头。

    “有个大户人家的家主有一妻一妾。”

    丁婆婆慢慢地吐出一句“那家主偏爱妾室。”

    “那岂不是宠妾灭妻么?不是个好人!”

    萧谣嘟囔了一句,又拿一双晶亮亮的眼睛看向丁婆婆。

    对着这样一双澄澈的双眸,丁婆婆竟然觉得这丫头瞎说八道的有理。可一想到那人的身份,丁婆婆不禁又黯然。

    “你还小,不知道什么叫做身不由己!”

    丁婆婆叹息一声,牵扯起美目旁的几道皱纹。看得萧谣直想拿手去抚平。

    “婆婆,我不小了,能分忧了!”

    萧谣挨蹭着丁婆婆,将一双葡萄目瞪得水灵灵。

    “嗯,我们阿谣不小了。”

    当年她也是这个年岁见到的那人。她那时候稚嫩青涩,他那会儿却是英明神武得让人见之却步。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沉熟稳重的他偏偏就看中了她。然后没费多少事儿,她就伴与他的身侧,红袖添香,花前月下说不尽的缱绻道不尽的温柔……

    以至于她忘了家里人的嘱托,忘了不可全托一片心。

    是的,她傻乎乎的信赖他、相信他,却不知他身边红颜很多,妻妾成群。

    然后,她同其中一人一同有孕,一道产子。

    “那您的孩子呢?”

    萧谣攥紧了茶盏,咬着下唇,听得揪心。

    “孩子于鬼月生下,妨克父母,生来就被送走。而我”

    丁婆婆冷然的脸在看到萧谣嘴角的桂花渣时软了下来,她为萧谣轻轻擦拭着嘴角,淡淡地说道“我也被打入我也被关了起来。”

    想起那些幽暗的时光,想起那被圈囿的十几年。丁婆婆的手有些冷,动作也有些迟缓。

    萧谣忙握住丁婆婆的手,不敢再问。

    讲到这里,事情已经明了。丁婆婆是大户人家的妾室,因为生的孩子时辰不好就被家主厌弃。

    不过,那孩子呢?

    萧谣不敢问,想必也不会有多好。

    “我也是最近几年才想起往事,从前总是懵懵懂懂,有些头脑不清。”

    丁婆婆唏嘘地叹息,还不如让她忘了那些过往。毕竟,那一件件、一桩桩,哪一个想起来都让人奔溃。

    萧谣说出心中的疑惑“婆婆那您是怎么见到我的?是我被族里人收养后又被您收留?还是”

    “你是”

    真是不忍心说出实情啊!

    丁婆婆拍了拍萧谣的手,心里隐隐发疼。

    那么玉雪可爱的孩子,她捧在手心疼的孩子当年就那么静静躺在乱坟岗吮着手指,不哭不闹的!

    丁婆婆叹息了一声,将萧谣揽着怀中“我们谣谣可不是个苦命人,从前的都过去了!”

    萧谣早就知道自己身世坎坷,却不料尽是如此的不堪。是什么原因让父母将襁褓中的自己就这么丢弃了?

    纠结了片刻,萧谣也就丢开了手。那些不相干的人和事,不值得自己伤脑筋!

    比起自己的身世,萧谣倒是有些担心丁婆婆“那为何有人要追杀您?”

    莫不是那家大妇发现了婆婆?

    可是分明丁婆婆如今已对她再无分毫威胁了?

    不过,想起那位秦王交代萧安从要好生善待丁婆婆的话,萧谣觉得自己真相了!

    萧谣妙目圆睁

    莫非,

    哎呀!

    莫不是,丁婆婆和秦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