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110章 初生牛犊,不怕豪彘

第110章 初生牛犊,不怕豪彘

 热门推荐:
    平原公主拿手指着萧谣,笑得腮边的肥肉都颤巍巍地跟着抖了几抖。她那牛郎合了扇子就过来给她打下手,冲萧谣吼“好好听着,我们公主有话要同你说。”

    平原公主则是斗志昂扬、挥斥方遒着“六条牛腿,我和你各吃三个。记住了,谁不吃完就罚谁,”

    “就罚”

    平原公主皱了皱眉,一时没想起来。对于这些费脑子的事情,她向来不甚在意。

    “就罚这个小姑娘,”

    一旁的牛郎急娘子之所急。他先看了眼萧谣那张虽青涩却已露出倾城之姿的面容。又瞥了眼平原公主红润润、肥嘟嘟的脸庞,不禁叹了口气。

    刘驸马善解人意地拍着扇子给公主出谋划策

    “公主您瞧,这位姑娘生得倒也看得过去。倘若输了,咱就罚她炮烙。”

    萧诏心下一沉,脸色发冷,目光凌厉地看向那个窄额白脸的牛郎。

    刘驸马躲避着萧诏,继续发挥“公主您看,就炮烙一个在脸颊的左侧如何?”

    说着又自言自语“也好让她记着,往后可不许仗着有些姿色就出门胡作非为。”

    “你这个恶毒的”

    “萧大哥!”

    萧谣摇着萧诏的袖子阻止他说出余下的话。

    对付这样谈笑之间就想定人生死的小人,同他打嘴仗并没有什么用。

    萧谣似乎像是不知道那牛郎说的是她一般,只笑眯眯地盯着平原公主那山一般的身子上下看了一眼后。

    尔后,萧谣郑重地点头“比吧。”

    平原公主还从未见过如此干脆的姑娘。一时间对萧谣倒是添了些许的激赏。

    “你不怕?”

    她难得开口管人心情,说出来时还有些不习惯。

    “怕!”

    萧谣点头。

    平原公主颔首。她就说么,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怎会不怕。

    嗯,看在她如此实诚的份儿上,平原公主决定一会儿用根七分热的木炭条子略烫一下就好。

    毕竟这小姑娘看着有些顺眼。

    萧谣怕是平原公主这么多年来唯一看顺眼的人了。

    尤其是相貌,

    平原公主在心里默默比较了一下,这姑娘的相貌同她不分伯仲。

    “就怕不好吃呐!”

    就在平原公主预备法外施恩,小惩薄戒时,就听见萧谣石破天惊地说出了这么一句惊天之语来。

    这小姑娘是想死吧!

    居然敢怀疑滚滚做的牛腿子不好吃?

    平原公主瞬间就燃起了心头怒火。她怒目而视瞪向萧谣,露出身居高位之人特有的、俯瞰一切的孤傲来。不比了,现在她就要收拾了这个贱丫头。至于萧丞相,她一时半会顾不上!

    一旁的刘郎眼见平原公主又露出了高高在上的贵公主姿态,不由厌恶地皱了皱眉头,再抬头时,却是一脸的诚服和心折。

    “多日不见,长公主愈发风姿出众了!”

    就在平原即将发难之时,躲在暗处的一脸灰突然出来。说话间冲着平原公恭敬地行了一礼。

    “这不是周妍吗,你怎么在这儿呢?”

    平阳公主有些意外,却并没生出他乡遇故知的喜悦,只淡然地同一脸灰挥了挥手。

    一脸灰头皮发麻地忍耐着。她不敢抬头看那头公主。

    一脸灰方才躲着不出来就是怕平原公主瞎说八道。可是如今萧谣有难,她若还是躲着不出来,还是人么!又怎么能但得起好姐妹这个名头?

    “那什么,嘿嘿”

    一脸灰虽然在江湖也行走了一段时日。到底对这个在宫里头横行的公主忌惮得很。她又救人心切,又没想好应对,不由就卡在那儿支支吾吾起来。

    “郡主一片孝心让人动容。她不辞辛劳去往江南寻找美味的菌子献给郡王的举动,实乃吾辈学习的典范。”

    萧谣接了一脸灰的话,顺口就顺了下来。

    “菌子?”

    平原公主有些好奇“什么菌子?”

    眼看平原公主被这两个丫头瞎话扯得就要忘了方才的赌约。好心的牛郎忙提醒她“公主,赌约。”

    平原公主不禁瞪了他一眼,“要你说,我会记不住?那个谁,开始赌吧。”

    她倒也公道“若你同我一样能吃下三条牛腿,我就我就认下你这个妹妹!”这回不用牛郎提醒,平原公主就想好了奖赏。

    妹妹?

    嗬嗬!萧谣自动忽略这声妹妹。

    豪彘的妹妹,请恕她不敢当。

    “谣谣。”

    眼看那牛腿就要搬过来。一脸灰攥着萧谣的手臂,一脸的哀愁“怎么办啊!”萧谣笑答“无事。我乃初生牛犊,不怕豪彘!”

    唉,愁死个人了!

    一脸灰揉着脸替萧谣发愁这个平原公主的过去,那真是罄竹难书。她做的那些个事,真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做不成的。

    “没事!”

    萧谣笑握住一脸灰的手。

    一脸灰也不敢多说,好在萧谣食量大,三只牛腿什么的,也许,或者

    肯定不在话下。

    想象终归是美好。纵然如一脸灰这般了解平原公主独特大食量的,也被面前这个抵得半头牛的牛腿惊呆了!

    天哪!

    豪彘下凡了啦?

    江阿丑等人也被惊动得从屋内出了来。

    至于丁婆婆,萧诏已经吩咐了不让打扰她。

    “小妹子?”

    平阳公主洋洋得意地指着面前堪比洗澡桶的大盆,笑得一脸的和蔼。

    “怕不怕?”

    呵呵,丑八怪!我们姑娘说怕,难道你就不为难她了?

    阿左按着手里的短刀,只等有人过来动萧谣,她就一刀捅死那人。姑娘那么好的一张脸,那是上天的恩赐,谁也不能在上头乱涂乱画。

    至此,从前连只鸡都不敢杀的阿左,第一次露出了杀机。她虽手抖得不像话,却目光坚定,站得笔直。

    赛凤凰也摸了摸手里的药粉,必要的时候,她这一包就能搞定一大片。

    大不了,他们再回磁山再重来过!

    被众人牵挂的萧谣却只是云淡风轻地摸了摸被躺在油水中的牛腿,看向平原公主。淡淡地说道“若是我吃下这些,还请公主去西院住下。”

    东边西边的其实无所谓。

    都是刘郎说什么东边为上,东边院子好。

    平原大手一挥“行!”

    萧谣得了她的话后便在萧诏等人担忧的神色中,伸出手作请道“请,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