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112章 平阳的祥瑞

第112章 平阳的祥瑞

 热门推荐:
    萧谣要作什么?

    萧谣也不知道。

    她不过是耳朵比常人要灵敏些,不过是手比脑子更快些。这一扔完,她也有些懵。

    听见暗处有窸窸窣窣的动静,就反手一根牛骨头丢过去,这在蒲县她家的小院子里是不会让人诟病的,可如今面对的是金枝玉叶的娇蛮公主啊!

    平阳公主这么一问,萧谣才觉得孟浪。

    要怎么说?

    说不定,这草丛中动来动去,藏着的是,松子的亲戚老鼠,亦或是只野猫?

    她要是如实说,那个喜欢生事端的刘郎必定又要火上浇油一番。

    萧谣眼珠子转了转,又觑了眼黑黢黢的黄杨灌木丛。随口就开始胡说八道起来“我见那处似乎有些不妥。”

    萧谣皱了皱眉头,她不喜欢说谎就爱用拳头就是因为一个谎言过后,要用更多谎话来圆。

    所以,萧谣继续编瞎话“公主,那里头会不会有探子,倭寇,或是敌军?”

    什么?

    探子,

    倭寇,

    敌军?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全都看向那丛黄杨灌木。一个个面面相觑,俱都心生疑窦。

    萧谣说的,并非没有可能。

    大梁如今不过是表面太平。其实毗邻的几国都在蠢蠢欲动。

    萧谣前世在德州时,就曾上过城墙给抗倭的德州官兵送过饭。还曾拿了自家的体己,给士兵们添置过入冬的袄子。所以,萧谣后来才没了逃跑的盘缠,才会被那恶妇圈囿在小院子里!

    想起那些往事,萧谣不禁自嘲一笑。当年自己也算是蠢得要命了,分明就是自身难保,还非得逞一时豪气。

    结果呢?虽然不悔帮助了那些抗倭的兵士。可得了那些巾帼不让须眉的名头又有何用?

    还不是让那恶妇更加嫉妒、忌惮,最后害了自己更害了阿左?

    萧谣收起思绪,攥紧了拳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一世,她会护住身边人的!

    “小姑娘,你说里头有人?还是个探子敌军倭寇?”

    牛郎的窄脑袋从人堆钻出来,冲到萧谣跟前,笑得分外的甜腻。

    “嗯,现在许是走了。”

    萧谣答得分外谨慎。她又冲那灌木丛看了一眼。暗道自己真是闲的,没事扔什么骨头!

    “右二,怎么办?看这情形,萧姑娘发现我们了!”

    左一敬佩之余,有些焦虑。

    这一路下来,左一算是打心底里认可了萧谣。虽然萧谣身份卑微,做不成大妇。可有这样的姑娘在世子身侧相伴,想来世子往后的日子定不会再孤单寂寞。

    “能有什么办法?”

    右二说着,狠心抬脚一踢,便将他们一直盯着的那人踢飞了出去。

    那人正想着跑还是逃,就突然遭此一脚,身不由己地捂腚骨碌碌地滚出黄杨灌木丛。

    “你怎么把他踢出去了?不是说好了,要带了人回去给世子定夺?”

    也不知道萧姑奶奶是怎么听出来的!不是正比吃牛腿吗?吃东西的人做什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就不心无旁骛好好吃?

    右二苦笑连连,只希望丞相家的大公子,萧诏能够靠谱一些。莫要放过那个人。

    眼看着那人滚了出去惊动了众人。左一右二趁人不备,忙忙转了地儿,踏叶寻秋上了屋顶。

    右二扒着屋顶瓦心里叫着撞天屈他们的苦,没人懂。世子只许他们在外头跟着萧姑奶奶,(进屋子看到不该看的,眼珠子还要不要!)这驿站树少屋多,唯独一个灌木丛还让萧姑奶奶一根牛骨端了老窝。

    “快把这人给我绑了!”

    那人骨碌碌滚出来时,平阳公主正左手一块大肉、右手一根牛骨,啃得不亦乐乎。不过就这也没影响她的发号施令。

    说完,平阳公主飞快地咽下口中肉。在自己的最爱和家国大义中狠狠挣扎了一息后,这才艰难地放下了手中肉,拉着呆若木鸡的萧谣直直往前。

    “快,一道下去看看。”

    震惊,惊诧,诧异?

    这些已经不足以形容萧谣此时咆哮的内心。

    萧谣不明白,她随口胡编乱造的话,怎么就成了真了呢!

    这万一冤枉了好人,可怎生是好?这位公主可不是通情达理讲道理的人!

    这人也真是,黑灯瞎火的,一个大活人藏在灌木丛中作甚!他想干什么?

    就在萧谣冥思苦想,一会儿该如何给这人脱罪之时,就见平阳公主指着那人的眼睛,笃定地说道

    “他定是个奸细!”

    平阳公主到底是帝女,站得高度总是高于常人。

    “快,脱了他的鞋履看看。”

    萧诏也反应了过来,忙说道。

    说完萧诏便目光复杂地又看了眼萧谣,又从平阳公主的手中拉她过来。

    “你干什么?为何要拉着小妹子?”

    平阳公主不干了!

    “小妹子你跟着我,就不会有魑魅魍魉害到你!”

    萧诏随口就怼她“公主您还是小心自己吧。”

    这话歪打正着,算是瘙到了平阳的痒痒肉上。只见她洋洋得意地双手抱臂,做出一副俾睨天下的姿态,傲然地说道“我是公主,我有真龙护体。”

    嗬嗬,即便您是公主,那也只时龙女!

    萧谣翻了个大白眼,您的真龙老皇帝,如今可是离您有着十万八千里路的距离呢!

    不过,平阳公主这份不知何意的关切,萧谣还得致谢。

    “多谢公主,不过公主您”

    “小心,快站我后头。”

    萧谣的话还不曾说完,人就已经被平阳公主拉倒了身后。

    “谣妹子,跟紧我,这人就是个倭寇!小心他有同党!”

    还真是个倭寇啊!

    萧谣倒吸了口凉气。有些模糊地想起,当年曾听德州守备老汪说过,多年前,有个倭寇曾潜伏于大梁一个驿站多年,窃听军事机密无数。给当时的大梁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天哪!

    萧谣不由伸出自己的手,仔细看了看,还是一如既往的如青葱似葇夷。

    不过,嗬嗬,自己这双手,可真棒!

    觉得萧谣棒的,不只她一人。

    平阳公主虽口中说让萧谣小心,更派了人前去黄杨灌木丛中搜寻。可满眼亮晶晶的星星目,还是暴露了她的好心情!

    哎呀呀,这下子父皇再也不会怪罪她私自出了京城,还下江南了!

    “来,谣妹子,过来让我看看!”

    若非怕吓着小姑娘,平阳真想抱一抱萧谣这个祥瑞。

    是哪,萧谣可不就是她平阳的祥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