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117章 绝无仅有好妹子

第117章 绝无仅有好妹子

 热门推荐:
    翌日清晨,一夜好眠。

    花儿开、鸟儿叫,松子跳一跳

    萧谣扶着丁婆婆,同她一道看着阿左和平阳公主家的滚滚公公提着一筐子双黄蛋回来。

    “这么说,昨晚来人是平阳公主?”

    丁婆婆面色如常,但是萧谣那是将一颗心时时处处都放在了丁婆婆的身上人,又哪里听不出她声音里的一丝丝紧张?

    萧谣只道丁婆婆是怕见贵人,更怕萧谣年纪小犯错触怒了公主。这也不是不能理解。故而,萧谣忙趴在丁婆婆的耳畔,故作得意地将昨晚捉到一只倭寇的事情,挑挑拣拣,拣些能说的告诉了丁婆婆。

    “我们谣儿真厉害!”

    丁婆婆勉强笑了笑,脸色都有些不好了。

    宋大娘看了眼一脸担忧的萧谣,又看了眼听得心不在焉的丁婆婆,不由叹了口气。待萧谣被萧诏喊去同众人一道商量着要收拾行装将要动身时,宋大娘不由暗松口气。她扶着丁婆婆,同她耳语道“主子,没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没人能认出您的。”

    是呀,一晃过去了十多年,她也老了!面貌同从前也有了不同。更何况她其实跟那个贱-人虽同在一处,却是隔了许多年都不曾见面的。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算了,万般皆是命,我不怕的!”

    像是在安慰宋大娘,也是在安慰自己。丁婆婆拍了拍宋大娘的手,不再言语。二人又躲进了屋子,只等着一水儿上马车。

    萧谣虽觉得昨晚平阳公主弄出那么大的动静,丁婆婆也不曾出来有些奇怪,却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是她们都是小地方出来的,见了贵人难免拘谨。就说那萧安从,那样长袖善舞的一个人不也摄于公主之尊,不敢随意走动?

    “小妹子,你过来!”

    想曹操,曹操就到!

    萧谣一愣,忙寻声看去。

    就见平阳公主正拢着袖笼,沐浴在秋日暖阳之下。

    这么早就起了?

    本来还想趁着平阳公主没起,同滚滚公公告一声罪就走呢!

    “不是说好了要一道走的吗?”

    还是那样的目空一切,还是那样的肉颤身子晃。怎么说出来的话,有股子幽怨的味道?萧谣往边上躲了躲,没有吭声。

    她有些担心后头马车上的丁婆婆。萧谣明知道丁婆婆不喜欢跟权贵一道,却没办法拒绝平阳公主的邀请。

    “生气啦?”

    平阳公主勉强收起后缀“生气就去死”或是“你敢不理我,我会让你身不如死。”这样的常用话。

    毕竟,这话一出,这么好看的妹子还真有可能会死。

    而她还不想萧谣死。

    毕竟,

    好看的妹子常有,

    如此好看的小妹子不常有!

    如此有趣又好看的萧谣,那更是绝无仅有。

    平阳公主说认下萧谣做妹子,绝对不是句空话。她虽是皇家人,但是禀明了皇后,认个民间姑娘那也不是不可以。

    到时就说

    平阳公主推着下颌的软肉,她早就想好了话,且不说萧谣捉到奸细有功,到时她就说萧谣救了她一命。

    可问题是,

    面前的这个小妹子,讨人厌的小丫头,她好似并不怎么领自己的情!这就让平阳公主很暴躁了!

    骂又不能骂,杀又舍不得。平阳公主只好勉强按捺住心头的怒火,抱起牛肉就是猛地一通啃。

    难过的时候,悲伤的时候,萧谣不理她的时候,

    唯有牛肉陪着她

    平阳公主想到此处,不由又恨恨咬了一大口!

    “公主,您就这么爱吃牛腿?”

    萧谣知道,面前的这只硕大的牛腿定不是昨晚的那只。堂堂平阳公主自然是什么都选最好的。

    可就算是新鲜好看味道好,也不能总吃,起早就吃吧!

    平阳有些烦躁地扒拉了下垂在耳侧的步摇,却不料越弄越晃,越晃她就越烦躁!平阳一生气,想着索性将它给薅下来。

    才一伸手,就被挡住。

    下一瞬,却见萧谣伸出一双雪白的素手,四两拨千斤地将步摇扶好,细细规整到了鬓边。然后又飞快地将平阳毛躁的碎发理好。

    平阳公主

    嗬嗬,其实萧谣还是喜欢我的!

    萧谣见平阳木着脸不说话,不由问道“对不住,弄疼你了?”想着平阳公主许是喜欢身边之人动手,忙要起身唤人。

    “不用了,这就很好。”

    平阳公主不焦躁了。也不闹了。她盯着面前的牛腿想了想,终于“噗通”一声扔了牛腿进了盘子。

    “你不喜欢吃牛腿肉?”

    “喜欢!”

    “那怎么不许我吃?”

    “吃多了不好,早上吃不好!”

    “那我不吃了!”

    “也不是不可以吃,要适量!”

    跟在马车旁的江阿丑有些懵,要不要告诉世子,这个平阳公主不安好心那!他江阿丑可是个万花丛中过的人,能有什么他不懂的?

    这女人若是狂起来,真比男人还难搞。

    或许,平阳公主会是世子最强劲的对手?

    江阿丑平白打了个寒颤,决定盯紧平阳公主。

    “为何要适量?吃得少了会瘦的,瘦了就不好看了!”

    萧谣有些一言难尽地看了眼平阳公强壮的身躯,没有说话。

    “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丰腴很好看?”

    好看?

    萧谣老老实实往后躲了躲,眼观鼻鼻观心。

    惹不起,咱躲得起!

    至于昧着良心说话,对不起,请恕咱脸皮子薄!

    平阳公主倒也不用她说话,只自问自答地又说了一句“你得说好看,因为父皇说我这样好看。萧谣你要记住了!”

    萧谣一愣,忙从双臂之间探出了头。

    “萧谣,你得记住了,我这样很好看!”

    平阳公主的脸上难得肃穆又端庄“记住了没!”

    萧谣忙坐直了身子,点头应承。

    平阳公主却不想放过萧谣,只见她侧身扶住萧谣双肩,低低地说道“小妹子,在驿站,在我身边,你可以说真话,到了京城,不要如此真性情!记住了!”

    萧谣一愣,旋即目光澄澈地冲着平阳公主郑重地点头。

    “哈哈,你个傻孩子,这就上当了!”

    平阳公主笑得越来越厉害,渐渐地笑出了泪水

    完了,完了!

    江阿丑在心内一阵阵哀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