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164章 忌惮

第164章 忌惮

 热门推荐:
    众目睽睽之下,悠悠然晕倒,姿态有点好看呢!

    萧谣捏着下颌,赞叹。

    邹氏却是第一回顾不上心疼萧言嫣,而是冲着薄暮辰光中的来人,张口结舌地喊了声“太太子殿下。”

    虽有些紧张有点没准备,但是人已自有主张地走到了太子跟前。她挺直了背,想要行一次最周正的礼。

    邹氏才要行礼就被太子止住。不仅如此,太子周彻更是温声柔气地冲她说了一句“夫人无须多礼。”

    太子居然唤她一声夫人!是不是说,好事可期了?

    邹氏最烦的就是人家唤她邹太太。但是所有的人都邹太太、邹太太的叫,她也没办法。还不是都怪她家的萧二老爷萧安然没有官身?

    谁能料到,堂堂太子周彻居然唤她夫人?

    一时间,邹氏忘却了冰冷地上躺着的萧言嫣,心里暖如二月天。

    真是没白下那么多功夫,更没看错人呐。

    邹氏不由感慨万分,越发觉得自己看得长远,为萧言嫣下的这步棋很对。

    从宫中偶遇起,邹氏为了萧言嫣和太子能说上几句话,就操碎了心神。

    至于萧言嫣订下的秦王世子,

    哼,

    一个纨绔岂能同太子比肩?

    邹氏甚至还狠狠瞪了眼周游。越发觉得他碍眼。

    是呀,比起太子,这个周游简直就是地上的一滩泥,扶不上墙,更上不得台面。

    “太太。”

    周嬷嬷低低唤了一声邹氏,心里越发焦急。太太怎么只顾着发呆、傻笑、瞪人?没见着大小姐这都晕在地上了,太太怎么也不说过来瞧瞧?

    萧言嫣是周嬷嬷一手带大的,周嬷嬷换了几个男人,却没有一个有种,给她个一儿半女的。所以,对于萧言嫣,周嬷嬷是拿了自家孩子的心看待的。

    “哦,哎呀,我的言我们言嫣啊!”

    邹氏这才醒过神来。她歉意地冲太子笑了笑,再一转身,便泪如雨下。

    然后开始拍大腿,

    唱大戏

    萧谣默默地看着,心里却在思量,其实无论是多么富贵的妇人,撒泼打滚的样子都是差不多的。要硬说有何不同,也不过就是衣裳华贵些,金钗多挂些,还有就是声音婉转些。

    此情此景,倒是让萧谣又想起了在蒲县开铺子的美好时光。

    萧谣看得津津有味,

    邹氏也哭得极有水准。

    她也有自己的思量,想这会儿有了太子这座大靠山。她若再不趁机整治下萧谣那个贱人,往后还有何颜面管理这萧府上下?

    “我家嫣儿好心,却没有好报”

    如此连篇累牍地夸赞萧言嫣,含沙射影地说着萧谣听得萧谣有些烦。

    萧谣揉了揉耳朵,觉得邹氏学艺不精,想着要不要推荐下蒲县那个在珍馐馆哭嚎的花船娘子给她。

    “噗哈哈!”

    一脸灰却是一个没忍住,率先笑出了声来。

    “哈哈哈!”

    平阳公主方才如愿以偿听到了萧谣叫她姐姐。心里正美滋滋,邹氏的话让她有些烦躁。听见一脸灰笑如银铃,便也干干脆脆地跟着笑了起来。

    毕竟,

    笑比哭顺耳多了。

    周游扇子一拍,怎么也不能少了他呀。

    只是周纨绔却是边笑边小心地偷窥着萧谣的一举一动。

    见萧谣嘴角上翘,笑意盈盈地看着哈哈大笑的众人。周公子不免得意,愈发笑得忘形起来。

    “哦呵呵,咯咯,嗤嗤,嘎嘎,哈哈”

    这一笑,

    由浅入深,由小及大,由低到高,

    这一笑,

    惊天地泣鬼神,还笑出了精气神

    众人先还自己乐着。几息过后,全都瞠目结舌地听周游一人独笑笑惊全场。

    萧谣也含笑看着纨绔世子笑得花枝乱颤。看着,着了一身黄衫的他笑得犹如摇摆在春风里的迎春花儿。

    太子最为惊奇,指着周游就问“游弟,你笑什么?”

    周游笑得正酣,没留神太子有此一问,不免停得艰难“哈哈,我我也”

    “嗯,”

    太子好脾气地等着周游的下文。

    躺在地上的萧言嫣险要咬碎一口银牙。这个该死的周游,真是跟她犯克。

    又不禁埋怨起邹氏和周嬷嬷,这二人竟然只顾着看热闹都不知道将她扶起来。

    萧言嫣等了等,

    耳边都是周游的笑声。

    又等了等,

    总算是听见太子开口问了。

    还是彻哥哥心疼自己。无论从前还是现在,太子周彻对萧言嫣都是极其不错的。

    周游并不知道自己继被邹氏嫌弃后,又被萧大小姐给埋怨上了。

    此时他又笑了几声才勉强止住。周公子茫然地看向太子“我,我也不知道。”

    邹氏闻言不由勃然大怒。一个亲王世子居然敢对太子如此无礼。

    还不知道!这话说的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邹氏心里想了,嘴上也就如此说出来了。

    毕竟,这是在萧丞相府,她要招呼周全不是。

    毕竟,她是长辈,说一个不知礼的晚辈也没什么不是。

    萧言嫣眼睫动了动,手也抖了抖。

    奈何周嬷嬷一介奴婢乍见贵人,正手脚都不知如何自处,不懂何处安放拘束得不行,也就忘了她的心尖尖儿大小姐。

    萧言嫣不禁暗叹了口气。周嬷嬷手抖得她都感觉到了,太子尊贵,周嬷嬷怕也是应当的。

    但是她却不知,她萧言嫣的太子哥哥那是个自小就宽厚仁慈,亲和又有礼的人。

    可不像那个周游,

    萧言嫣想到周游方才灿若朝阳的笑容,不由发了个呆。又忙警告自己,不能三心二意,不能看重皮囊。

    再者说,她的太子哥哥乃是真龙护体,小小秦王世子焉能与之相提并论?

    许是感觉到了萧言嫣的崇拜,太子周彻的面庞越发柔和,说话也越发温文尔雅“游弟又调皮了。”

    周游却不接他的台阶下,而是委屈地说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是见着公主笑了,我就笑了。”

    太子也不介意周游的无礼,却是冲了平阳公主款步走去。

    他仿佛才看到平阳公主似的,眼中闪着惊喜。不及说话,便要行礼,口中更说道“长姐在此,皇弟都未曾见过,实在是弟弟的不是。”

    一个太子居然将身段摆的如此之低,这让萧谣不由咂舌。

    她早在太子行礼时就躲了过去。听见太子如此说话,更是往后闪去。

    可是有人却不让她躲。太子周彻同平阳寒暄了几句后,就目光灼灼地盯着萧谣问道“这位就是招安了磁山、牛柑山两座山头大当家的萧姑娘吧。”

    不及萧谣答话,太子赞叹着行礼“姑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在下佩服。”

    萧谣一愣,旋即慢腾腾开始作手忙脚乱状躲开,更在心底对他生出了深深的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