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183章 前尘往事

第183章 前尘往事

 热门推荐:
    为了拐带一个媳妇儿,周世子上下求索,不惜自贬,也是蛮拼的。只是萧谣却不领他的情。

    萧谣也不说话,听他说完就只是吃吃地笑。

    能不乐么,除却周游萧谣还不曾见过一人如此说。哪有休夫的,说得真是儿戏。

    可是,为何心底有些意动?

    萧谣暗叹纨绔手段不俗,但是他所说的契书,也不过是女人失败后的退路罢了。

    “谣谣,”

    周游深吸口气,一脸无奈地看向萧谣。

    萧谣挑了挑眉,等他说下去。反正她是不会应,想说他便说呗。

    “怎么不说了?”左一听得正起劲儿,里头却戛然而止了。

    就在这时,迎面一物砸向了左一。左一伸手去挡,却不知是个茶盏,被他一击正好杯碎茶漏,溅了他一头一脸。

    “哎呦!”

    左一低呼一声,看着自家身上的茶水叹气。

    “世子这是怎么了?莫非萧姑奶奶不理他生气了?”

    左一还要贫下去,却是被阿左扯着耳朵拽走了。

    阿左边扯边说“你家主子这是不想让你听见呢,是不是傻啊?”

    傻夫夫左一想起主子说的打是疼来,觉得心里美滋滋。

    右二努了努嘴巴,决定不再看左一的蠢样儿,他同身边的松子大眼小眼互瞪了一回后,便灰溜溜地跟在松子后头往树上窜去。毕竟妖女不好惹!

    “那个,傻傻你能不说这些了么?”

    萧谣有些尴尬地往窗前探去,一伸手先将半开的窗棂推向两边,只任凭夜风吹动她的发丝。周游走过来时正好被萧谣馨香的发丝拂过,立时,身上不由自主地开始酥酥麻麻起来。

    他顿了顿,还是伸手接住了。

    周游深深地吸了口气,此时他鼻息中全都是萧谣身上那种似兰非兰,似荷非荷的香味儿。见萧谣不理会也不应允,他虽觉得挫败,目光却仍旧不停歇地追随着萧谣灿若星辰的眼眸,萧谣殷红俏皮的嘴巴,萧谣窈窕的身姿

    情不知何时而起,却早已一往情深。

    “下回,咱不说这些了好不?”

    萧谣絮絮叨叨说完,就要将此事撩开手。一回头,恰对上周游深情的眼眸。

    萧谣不由一愣,旋即心头莫名觉得有些暗喜。

    不过,她立时就将这种喜悦给压了下去。

    萧谣知道,种种心绪也不过是她那虚无缥缈的虚荣心作祟罢了。面对一个用英俊都不能足以形容其好看的秦王世子,她一个寻常人,一个普通的民女,自然会有些飘飘然。

    但她不能将因为这些错觉再给周游错觉,这样对周游不公平。

    萧谣虽不曾见也知道周游自幼受尽了磨难。这样的周游,当要有个贤淑的女子替他打理后院,替他生儿育女,让他后半生过得舒泰

    她这样性子野的人,自然是不适合。

    还有,

    她和周游门不当户不对的,单凭一时的好感并不足以支撑往后的天长地久。日子一久,感情消磨殆尽,就会成了怨偶。

    今世的萧谣可不是为了磨砺自己而生,她要怎么恣意怎么来。

    “谣谣,我就只认准了你。”

    周游觉得再不说些什么,这丫头怕是要关窗户撵人。

    “这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一时喜欢。”

    像是看透了萧谣的心思,周游将萧谣心里话尽数说了出来后又开始下猛药“谣谣,两世的追随,还不能足以说明我的真诚?”

    “胡说什么?你这纨绔。”

    萧谣只道周游将平日里的胡话,信手拈来拿糊弄她。

    “谣谣,之前都怪我考虑不周才害得你饿成那般模样。”

    “不是送来了合欢饼了?”

    萧谣随口答了一句后不觉心下就是一个“咯噔”天,萧傻傻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饿之于她,真的是太敏感。

    她瞪向周游,尽量让自己冷静“明日你再做些吧,不过晚上就不要过来了。”

    她不想听周游下头的话,也下意识地开始躲避。

    “谣谣,那个毒妇,我已经惩治了。你想不想知道她的下场?”

    周游小心翼翼地讲述着、引诱着尽己所能,使出浑身解数,想让萧谣就范。

    他要早早将萧谣定下来,不想再出任何的差错。

    “秦王妃?你对她出手了?”

    萧谣开始装傻充愣。

    “谣谣,我说的不是她。”

    周游想了想,换了一下措辞“前些日子我做了个梦,梦见你在嫁给我的路上被人伏击,我让左一右二护着你逃跑暂且将你安置在金美楼。哪知道有人作祟害得你想逃走,因为我当是遇到了些事情,只好让德州守备将你带了回去。等我去德州找你时”

    虽是前尘往事,却是二人心头一碰就痛的伤疤。那里其实从未结痂,只不过他们都选择视而不见。

    起先,萧谣只是拼命地用吃来排解羁留的恐慌,而周游则是选择呆在她身边陪伴她。

    原来周游同她有一样的遭遇!原来前世自己遇到的贵人其实都是周游的手笔。

    萧谣失神地看着天边的明月,那月光朦胧而美丽让人觉得神秘莫测,也遥不可及。

    萧谣心里有点空,有点不知所措。却独独没有喜悦

    周游这一番话,让萧谣措手不及。她很想知道后来之事,却又不想问他,也不想承认。

    萧谣知道,周游其实早就看了出来。

    “跟个孩子似的做梦吓着就来找我了?”

    萧谣辫子一甩,正好打到周游的脸上。

    周游也不逼迫,只是继续说道“汪家悍妇饿了三月有余死了。每七日一口饭,一点水。”

    周游说完便不再这上头纠缠,只用那双杏眸盯着萧谣,既深情又缠绵

    “谣谣,无论是真的也好,做梦也罢,反正我就只认你。”

    萧谣吖吖,这心居然“咚咚”开始打鼓。

    好女怕男缠,这话不是没道理啊!

    萧谣的心下动容,被一双含情脉脉的杏眸看着也有些心乱。

    等等,她不能因小失大!

    不行,她且得捋一捋。

    萧谣挺直了腰板,竭力不让自知被“美-色”所惑,决定义正言辞地拒绝,只话到嘴边就变成“代嫁之人找谁不行,为何非要找我?”

    咳咳,

    这叫什么话?怎么听怎么好像在娇嗔,还有商量?

    萧谣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

    诶,怪只怪月色太美,纨绔太狡猾。

    这样一个月下美人,水汪汪大眼睛盯着你,哪个能受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