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189章 仙木与西琳

第189章 仙木与西琳

 热门推荐:
    久别重逢的一对璧人,抱头痛哭、互诉衷肠的戏码,果然只能是在戏本中才能有。

    萧谣瞪大了双眸,一双水润葡萄目璀璨夺目。

    她盯着那二人,吃着栗子糕。

    不过西琳和仙木接下来的举动让她有点失望:

    仙木和西琳这两人,自打一见面西琳就想逃。被仙木拉住后,西琳不言不语,西木也就这么看着。这两个人居然就只这么大眼瞪着小眼地你看看我,我瞅瞅你的..

    萧谣手里的栗子糕都吃完了一碟,又开始吃起了周游的水晶饼,等的不耐烦了,这两个人还在对视也不嫌眼酸。

    萧谣此时看得有点懵,她问周游:“这两人闹哪儿样呢?”

    周游摊手,他可不管这些人。一个萧谣他还忙不过来呢!

    “来,谣谣,啊,在吃一个”

    周游不让萧谣沾手,执意要自己喂。

    萧谣吃了一会儿,摆手对那两个就要看成一对泥塑的人说道:“有事说事,别傻站傻看着了。”

    仙木西丁到底是个男人,他勉强收住激荡的心,一把握住了西琳的手:“妹妹,总算找到你了。”

    说完后,抱住了西琳就开始嚎啕大哭。

    西琳身子一僵,神情复杂。

    “妹妹啊,你是不知道啊!”

    仙木西丁哭得是梨花带雨,顷刻间就将衣襟湿了大半。

    萧谣冲着周游小声说道:“这仙木也是拼了。”说完又看了眼仙木的傻样,咯咯地笑了起来。

    周游被萧谣笑容晃花了眼,答非所问地说道:“咱俩见面时,若也如此多好?”

    唉,想起初见时被萧谣一脚踢飞的情形,周世子就开始惆怅。

    也怪他想岔了,还百般的试探。后头萧谣有了戒心,自然是什么不肯同他说。

    “咱就别裹乱了。”

    萧谣装傻充愣地塞了个水晶饼就堵住了周游的嘴,又冲不吭声的西琳道:“西琳,仙木是你哥哥?”

    因为是萧谣问话,西琳勉强笑着点头。

    “那你怎么不哭呢?”

    阿左尽说大实话。

    西琳冲着阿左苦笑一声,没有接话。阿左也不以为忤地继续看下去,看得津津有味。

    这一对主仆!

    跟在后头过来的宋大娘看见后不禁摇头失笑,由着她们胡闹自己去找丁婆婆了。

    萧谣拍拍手上的碎屑,装作没看见地躲开了周游递过来的帕子,走近那对才相认的兄妹。

    “谣谣,”

    西琳挣脱了仙木西丁的拉扯,要去扯萧谣的手臂,更是恳求道:“我不想见到他,能不能让他离我远点。”

    萧谣点头应下。既然西琳不想认亲那便不认。看这情形,仙木和西琳自然是认识不假,不过西琳不想认,那必定是有苦衷;西琳她不想说,自然也有她的用意。

    西琳要走,仙木自然挽留,也开始苦苦哀求。

    “西琳,妹妹!你可不能走啊,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吃了多少的苦?”

    仙木想起给土匪头子赛凤凰当夫人的那些日子,不禁泪水涟涟,哭声戚戚。

    西琳却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真是个没用的!”

    周游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更嫌弃地说道:“把自己的妹子丢了,吃苦不应当?”

    周世子说的有理,我竟无法反驳!萧谣看了眼周游,居然觉得若是周游必定会是个很有担当的哥哥。

    一时间,萧谣不禁想起了周游在蒲县装了几个月萧傻傻跟在她后头的事来。想起蒲县开铺子的顺溜,想起周游日日在厨房里头忙碌地学着揉面作点心给她吃...

    萧谣叹了口气,她又不是个铁石心肠,又怎么会不感动?

    可是感动不足以让她放下心防,放弃往后的逍遥自在好日子啊!

    萧谣收起思绪,又看向仙木和西琳。

    比起周游,仙木还真是不够看的。

    萧谣不禁也开始拆台:“仙木你哪里吃苦了?分明过得很舒适嘛。”

    仙木忙冲着萧谣作揖行礼求放过,前头在磁山做夫人的事情,可不能说出来。

    萧谣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日光照耀下唇红齿白的仙木,目光深邃神情幽远,倒是没有再说。

    “谣谣你也知道?从前你们认识?”

    西琳最信服萧谣,忙看向萧谣。

    仙木也走近了萧谣,在背着西琳的地方,冲着萧谣做了个手势。萧谣摇头,富贵不能淫,仙木莫想收买她。

    仙木急了,忙扯下随身带着的一块玉佩晃动一下后又伸了两只手。

    好吧,朋友的忙还是要帮的。

    萧谣点头,替仙木打个圆场,

    “西琳,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何恩怨,只要没有血海深仇,还是坐下来好好说吧。”

    萧谣拉着西琳的手,一出马就搞定。

    仙木西丁感激地冲萧谣拱手,更是在萧谣领着他们去往花厅的时候,低声地求萧谣替他美言几句。

    萧谣点头,顺手就拽走了仙木西丁手里的玉佩。

    仙木:....就这么刻不容缓吗?

    周游:什么臭男人的东西都往我谣谣跟前送?

    周游拉起萧谣的手试图劝她:“谣谣,咱还是莫要这腌臜物件了,你若喜欢玉佩,我那儿有好多呢。”

    萧谣只觉又好气有好笑,一转头看见周游面色严肃,一张俊脸皱巴巴地苦着,不由又开始心软:“好了,别闹。”

    她小声地说道:“这块玉佩有点眼熟,一会儿再同你说。”

    周游面色稍缓,又试探地问:“要不,我帮你收着?”

    周世子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忐忑,根本就不见平日里的半点玩世不恭样儿。

    “给你”

    萧谣看着那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才想调侃一二,抬头却撞进来了周游一双深沉若海的眸子里,也不知道为何,萧谣的心立刻抖了抖,到嘴的话就变成了:“好,那你给我好好收着。”

    此话一说完,萧谣不禁懊恼不已。

    “谣谣,我给你收好了!”

    听见周游兴奋地声音,周游浮躁的心立刻就被抚平。心头一阵阵的异样让萧谣有点不解。她皱了皱眉头,决定再见到赛凤凰时同她好好说道说道,毕竟她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不是?

    收起心里的那点子不同寻常,萧谣看着屋内的两人。这二人已经从垂首而立静默不语变成了相对而坐静默无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