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198章 他怎么知道

第198章 他怎么知道

 热门推荐:
    那走远的两人头抵着头,肩挨着肩,一副亲密无间的模样。邹氏还时不时就爱怜地摸一摸萧言嫣的头,偶尔低头侧颜时,脸上全都是怜惜和心疼。

    这两个人好的,就好像是嫡亲的母女一般。

    萧诏眉头渐渐拧起从前还不曾觉得,如今就觉得很奇怪。

    邹氏只是二房的叔母,身边嫡女庶女都有。而且邹氏从来都不是个和蔼的性子,这从萧言舒畏畏缩缩的样子就可窥一斑。可就是这样一个刻薄的人,居然对隔房的侄女萧言嫣百般疼宠千般爱,甚至比亲生闺女萧言舒还要好些。

    这是不是有些奇怪?

    萧诏慢慢地坐下来,一下一下地敲着桌子,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捋了捋后,就觉得这其中或许有他不知道的缘由。

    邹氏对萧言嫣好的也太过了!

    萧言嫣怎么就不能像萧谣那样的坚强、聪慧惹人喜欢?

    萧诏一边想着一边慢慢地走着。他没有骑马,也没坐马车,只慢慢地踱着步子,细细地想着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就这么走啊走的,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萧谣和丁婆婆的那处宅院。

    他轻叩门环,立刻就有人冲他笑着道了一声“原来是萧公子。”

    萧诏松了口气,萧谣原本并没有责怪他。也就是这时,萧诏才发觉,他其实很怕萧谣不理他。萧诏觉得他对萧谣有着难以割舍的不舍。

    “公子,公子还有这个。”

    清秀小厮跟在萧诏后头举着一个袋子,跑得气喘吁吁。

    “你怎么又来了?”

    一脸灰坐到萧诏身边,随手拿起一个柑橘,一边剥皮一边挑着眉调侃道。

    萧诏指着一脸灰手里的柑橘,说道“给谣谣送这个。”他见一脸灰顷刻间就吃了一个后,又拿了一个在手剥了起来,不禁有些急了。

    萧诏顿了顿,还是说道“一共不过二十几个,给谣谣多留点儿。”

    因为是冬季,南诏进贡的柑橘不多。这其中更是一多半给了太后,又在后宫分了些。余下的,梁惠宗只赏给了萧相和唐尚二人。

    萧府也不过得了浅浅一筐子,萧安然看到时,第一个就想到了萧谣。

    毕竟萧谣会吃、能吃的美名早就已经冲出蒲县走向了京城,早已经深入人心、人人皆知。

    “咳咳。”

    见一脸灰吃完一个又拿一个,萧诏重重地又咳一声,还不停地盯着一脸灰看。

    一脸灰原本是捉弄他,哪里知道这柑橘甘甜可口,不知不觉她就吃了好几个。

    如今见萧诏盯着她看,不免讪讪地放下手里的柑橘。她又觉得有些丢面子,不禁嘟囔“不过就是柑橘罢了,值当你这么小气呢,我们谣谣说不定还不喜欢吃呢?”

    真是小气,白长这么秀气了!

    一脸灰撅着嘴,不想理睬萧公子了。

    “不喜欢什么?”

    一个淡淡的声影自后头传来,萧诏忙转头看去。

    就见阳光薄雾下,萧谣俏丽的脸有些朦胧看不清楚。但是,光晕里的少女被映衬得愈发身姿秀丽,早晨的阳光挣扎着照到她的脸上,更将少女脸上那些绒绒的绒毛,照耀得脸上柔柔发光。

    “这要是我的亲妹子多好?”

    萧诏看得出神,不禁喟叹。

    再回过神时,又开始苦笑。

    萧谣怎么会是他的妹子?萧谣做不出萧言嫣那样的事情来。

    不过,

    “萧谣,你要是我的亲妹子就好了。”

    萧公子一个恍惚之下,就说了真话。

    “啊?”

    萧谣一愣,旋即停下走到萧诏跟前,看着他认真地说道“萧言嫣是萧言嫣,你是你。”

    见萧诏还是满脸的阴郁,一脸的沮丧,萧谣心一软,就又说道“哪筐没有一两个烂桃子呢。”

    “就是,就是。”

    一脸灰手上全是柑橘的芳香甜蜜味儿,她拍着手,附和着萧谣,还喜滋滋地递给萧谣一个柑橘,讨好地说道“谣谣,才剥了皮,你吃。”

    萧谣随手塞了一瓣给周妍,又将剩下的还给了周妍。还拿了湿帕子替她细细擦了手掌上的粘腻果汁。

    一脸灰乐了,鼓着腮帮子仰着头,由着萧谣擦拭。

    她就说么,谣谣对她最好了。

    见到萧谣那张如花的笑颜,萧诏暂且忘了心里的那些疑窦那些窘迫。他随手拿起一个给萧谣“谣谣,你也吃啊!”

    又瞪了眼吃塞了一嘴的一脸灰,催着萧谣“很甜,你尝尝。”

    萧谣却只是将柑橘接过,调皮地在空中一抛,让它划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后,笑着说道“这个我不能吃的。”

    萧诏犹在心疼萧谣跟着丁婆婆一直在蒲县,这样稀有少见之物,萧谣定是没吃过。

    现在听见萧谣这样说,不仅愣怔了片刻。

    “你从前吃过?”

    萧诏疑惑着。

    柑橘虽算不上十分名贵,但在蒲县也是很少见的。

    “嗯。”

    萧谣左右抛过来扔过去,把玩着黄澄澄的柑橘,很随意地点了点头。

    她自然是吃过的。

    不仅是难寻的柑橘,就连少有人吃过的荔枝,萧谣前世也吃过。

    现在想起来,她初去德州的那半年,是短暂一生中最闲适的一段时光了。

    每日一觉睡到自然醒,睁眼就有好吃的

    萧谣眼睛微眯,回忆起了从前。

    “谣谣,这是萧相让萧公子带过来的。”

    一脸灰吃人嘴短,还是斟酌着替萧诏说了一句好话。

    她还道萧谣这是替周游打抱不平,不想同萧府的人有纠葛,故意不吃萧诏的东西。就拽着她的衣袖,委婉地又说一句“萧诏可比萧言嫣强多了。”

    萧谣颔首,那是自然。

    她看向一脸灰,遗憾地说道“我不能吃柑橘,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吃了身上就会起红疹,有时还会流眼泪。“

    当年她兴冲冲地拿了柑橘同阿右一人一个,阿右直说好甜好吃。而她则是躺了整整一个月。后来,汪府就再没见过柑橘。

    “哦?还有这样的呀。”

    一脸灰不由替萧谣遗憾这么好吃的柑橘萧谣却不能吃。

    萧谣笑着将柑橘抛了又抛,停下拿在手里看了看,才想放下,却觉手中一轻,待发觉,手中柑橘已经被人拿下。

    萧谣以为是萧诏,不禁笑着转头,哪知下一瞬就撞进了周游忧郁的眼中

    “你”

    萧谣喃喃念了一句,终究再没有说话。

    周游却是三两下就放下了柑橘,急切地说道“谣谣你不能吃这个。”

    萧谣一愣他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