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246章 找茬儿

第246章 找茬儿

 热门推荐:
    萧言谨是认识吏部侍郎家的这位姑娘的,人长得中上,但是心却比天高。如今看似是替唐娇出头,其实自己心里也有小九九。

    吏部侍郎家的小姐一听萧言谨此言,暗道自己心急失言。见萧言谨一点不给面儿的奚落她,虽然不愤一个庶女敢如此同自己说话,但是她还有自己的算计也就敛目做出一副脸红羞涩状低着头往里头走。她身边的妹妹见状不由不愤地冲萧言谨轻哼一声低低说道“不就是萧家二房的庶女么,拽什么拽?”

    萧言谨瞥了她一眼“谁让你没个好姐妹呢!”

    说罢也不理会这一对姐妹俩,只笑着请后头的人进去。

    一直看热闹的户部尚书唐糊涂之女唐娇不乐意了,对她来说,吏部侍郎家的薛芳就是她的跟班儿,方才出头那也是在给她打头阵的。现在被萧言谨这样驳了脸面那么她的脸又往哪儿搁?更何况说话的这个还是萧府二房一个微不足道的庶女?

    唐娇在唐府那就是千娇万宠长大的,如今太子对她也多有殷勤。她若是忍下来也就不叫唐娇了。故而她也不进去,只是站在门口斜睨着萧言谨撅着微翘的嘴唇冷冷地说道“听萧二姑娘这么一说,看来这位才认下来的、乡间来的萧姑娘这是只认公主不认我们这些人呢。”

    嗬嗬,好大的一顶帽子压下来啊!好怕哦!

    萧言谨学着唐娇的样子也斜睨了她一眼,心道还学我们谣谣看人呢。我们谣谣那样叫做媚眼如丝,你这样就是翻白眼好不好?

    萧谣啥媚眼?谁翻过?

    萧言谨自然是认识唐娇的,不过她二人从未说过话。如今唐娇大喇喇地下萧谣的面子编排起萧谣,萧言谨自然也不会给她面子。

    萧言谨索性装傻充愣起来

    “这位姑娘,您可能弄错了人家进错了门吧?我们家下帖子请的可都是京城中鼎鼎有名的温柔贤淑的贵女,可不是站在人家门口泼妇一般逞口舌的人。”

    不等生气的唐娇反驳又自言自语地说道“也幸好你这是做错了门,若是萧相知道了,或是我们大哥知道了有人编排我们家谣谣,这不管您是谁那都是要找上门去的。谁不知道我们家人都宠着谣谣呢。也难为我们谣谣性子好,如若不然成您这样专门出来闯祸可怎么是好。”

    萧言谨越说越觉得痛快,若不是这门口的人越来越多,自己说多了说狠了影响到萧谣,只怕她还得再说一些。

    唐娇“”

    不等唐娇说话,方才出言不逊的吏部侍郎家的薛芳一脚才抬起预备踏上门槛听她这么一通说,惊得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这人确定没换?怎么跟她从前认识的薛言谨不一样了呢?比从前少了郁郁之色,一脸的神采飞扬是怎么回事儿?不是说她家嫡母犯事儿被抓,那个萧言舒都称病不出了?怎么她倒是越活越滋润了?

    萧言谨见她手托着地要倒下忙过去扶住,嘴上却嘀咕了起来“这些人莫不是乡间来的,怎么这么上不得台面?”

    唐娇“”什么时候这个萧家二房从来见人谄媚的贱-人也如此的伶牙俐齿了。

    薛芳伶牙俐齿!看我往后做了你姐夫的侧妃怎么整治你!

    “言谨,你先进去吧,那里头还得你看着才好呢。”

    就在这时,只听见里头有人喊萧言谨。众人忙看过去,却原来是荣郡王王府的周妍郡主。

    看来这周妍郡主也是过来相帮的。

    里头还有一个平阳公主正跟萧谣说着话,众人在心里开始思量起来这个萧谣看来深不可测啊。

    端看一位郡主一位公主都过来给萧谣帮忙,无论怎么不愤此时也不能在脸上表现出来。再者说,像唐娇那样找茬的人虽然有之,但是多数人都是抱着结交萧相这个掌珠的想法来的。毕竟萧相在朝堂上还是令人不敢小觑的存在。

    众女纷纷同周妍打招呼,有几个挤不上去就跟萧言谨亲亲热热说了起来。

    唐娇还想再说什么,奈何周妍一个冷刀扫过来。她虽骄纵惯了,却不是个傻瓜。如今还是在人家的屋檐下也就不得不低头。再有,她同太子如今虽然有些微妙,但是她从前可是一直想过来萧相府的。

    如此,她也想看看那人是不是在。虽然他已经同周妍定了亲,但是周妍这样被人退亲的,唐娇不信他会看得上。

    虽然做不了什么,但是唐娇还是想看看。故此,唐娇虽然对萧谣看不上也早早就来了萧相府。

    众女见都唐娇默不作声进了去,哪里还有心思多说什么?那些没见过萧谣的人见跋扈如唐娇都铩羽而归,心里对萧谣都多了一分忌惮。有想找茬的更是熄了心思。

    有人更在心里想,那萧谣只怕是个不好惹的。其实有人心里还打过旁的心思。

    譬如萧谣的那位未婚夫婿,据说是京城少有之纨绔,这样的名头会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却也会让许多无知的闺秀生出些不切实际,诸如浪子回头的遐想。

    其实曾有许多闺秀们还觊觎过秦王世子妃的名头,却又对周游纨绔的名头头疼得紧。

    也许有人曾经想过,会否嫁给周游能改了他的性子?毕竟周纨绔从前认识的人不是写上不了台面的丫鬟就是那些女支子们。若是在周世子面前一展大家闺秀的风采,说不得周世子就会折服在她的绣花鞋下。

    无奈,她们想得美,但是还没攀上秦王世子就被个名不见经传的萧谣给捷足先登了。还是梁惠帝亲自赐婚,这可真是让有些人既羡且妒。

    这既羡且妒的人里头就有薛芳,且她还是其中翘楚。

    她方才虽在门口挫败了一回,但还是越挫越勇。

    故而,当萧谣请了几个上座时,薛芳率先发难了。她先是同萧谣寒暄了一二后,就开始给萧谣挖坑。

    “萧姑娘才来京城,若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告诉我,我可以带着您逛一逛。”

    薛芳一脸的热情,看得萧谣直皱眉。

    萧谣不禁抬头看了她一眼,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中规中矩的打扮,略显呆板的衣裙,整个人给人一种老气横秋之感,一双眼睛却过分的灵活,给人一种很有算计的感觉。

    萧谣对她倒是没什么恶感,毕竟是初初相识。听她这么说也就无可不可地点了点头。见萧谣点头,薛芳就一脸笑意地跟上来“萧姑娘,那往后明日我就过来等着你?“

    薛芳看着萧谣那张看看的过分的脸,心里就膈应都说娶妻娶贤,纳妾才纳色。这个萧谣不过是个花瓶罢了。薛芳觉得自己同萧谣有种身份调换的错位。如此一想,心里更是抓耳挠腮的难受。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薛芳觉得要先将这个萧谣打探透彻了才好行事。

    她一旁的庶妹薛波就有些纳罕了,她是知道自家姐姐的心思的。可是如今那周世子同这个萧姑娘都已经定亲了,她家姐姐还能怎么样?

    总不会做个侧室吧?嗯,秦王世子身边好似还可以有侧妃呢?莫不是

    薛波看向薛芳,觉得已经知道了自家姐姐的心思了。

    这一对姐妹俩,因为是同父同母又是一个性子无论是在府中还是在外头都很抱团。因此也跟着附和“是呀,萧姑娘,家姐最是精通这些。哪家的衣裳精致,哪家的点心好吃,哪家酒楼”

    “这个雪什么还是雨的姑娘,那你知道这京城中最还吃的点心铺子是哪里?”

    周妍知道萧谣不想同她们搭理,昨晚又才来了葵水,整个人正恹恹地只想吃点点心喝点热茶。此时正端着萧言谨递过来的叫做奶茶的东西慢慢地饮啜呢。所以就接了薛芳姐妹的话头,问了起来。

    周妍小郡主薛芳薛波两姐妹都认识。对她刺头的名声也很熟稔,同她答话也就收敛了许多。

    “从前是味美斋,现在是珍馐馆。”

    薛芳抢先答道。她知道这周妍同周游有些亲戚关系,若是周游对她刮目相看,那么往后说不得就是助力。

    薛芳说话时还看了眼正拿着点心慢慢吃着的萧谣,心里不由就是一阵嗤笑。也就是这个乡里来的姑娘喜欢吃家里做的这些个点心,现如今京城里头的姑娘,只要是家境好的,谁家不派了丫头早早在珍馐馆门口排个队,弄些点心吃食。

    “哦,珍馐馆是不错。”

    周妍意味深长的点点头,说话间还看了眼薛芳姐妹。只见薛芳摸着腚青色的桌布问道“怎么这桌子上还要铺着布子呢?这蒲县乡间都这样?”

    这个姑娘可不讨人喜欢!

    萧言谨先就皱了眉头。虽然这些是自己布置的,但是这姑娘说话分明就是打了萧谣的脸。

    “你去过蒲县?”

    萧言谨率先发难。

    “谁去过啊!”

    薛波吃吃地笑着,话里话外难不屑。

    “那就莫要废话。”

    这是?

    谁说话这么粗鲁不客气?

    薛波、薛芳姐妹俩惊愕地回头,却见一个身材肥硕相貌清秀的妇人进了来。

    是平阳公主!

    薛波、薛芳忙站了起来,口称平阳公主。

    这里头的毕竟都是没出阁的姑娘家,平阳公主身份又贵重。虽然方才众人在门口都听说平阳公主在,可是怎么也没能料到平阳公主居然也进了来。

    “这是什么人?”

    平阳公主这话是同萧言谨说的。

    萧言谨没想到从来看她不顺眼的平阳公主今日对她竟然如此和蔼。要不怎么说人都有些劣根性呢,乍然见到平阳公主如此和颜悦色,萧言谨心头不觉激动,忙说道“这两位是吏部侍郎家的两位千金。”

    “哦!”

    平阳公主抬着下巴,斜睨了一下后就昂首进了去。

    薛芳薛波两姐妹“”虽然平阳公主是出了名的目下无尘,但是她们好歹也是官宦之女吧。

    “萧言谨,这人是你请的,怎么什么人都请呐!”

    平阳公主轻飘飘一句话,堵得薛家两姐妹上不来下不去的。姐妹俩面面相觑,实在是不知道就萧谣那样的乡间女子还不如她们呢,怎么公主倒是愿意同她往来的。

    萧谣可不懂这对姐妹的纠结,此时正喝着美味的牛乳茶。见平阳来了,想了想后,还是叮嘱萧言谨“公主的茶里头糖减半。”

    萧言谨忙点头,平阳公主却不干了“怎么能少了糖呢?谣谣你不是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喝点糖水就会很舒服么?”

    是呀,吃得都没有的时候,能喝道甜滋滋的糖水心里自然会舒服些。

    萧谣不觉叹息,却还是坚定地说道“公主,一会儿吃好吃的。”

    平阳公主想起一事“一品锅的厨子来做的?”

    萧谣含笑点头,平阳公主立刻不坚持了。忙跟萧谣商量一会儿再添个什么才好。

    萧言谨这才舒了口气,亲自给平阳公主冲泡了一杯牛乳茶。

    这牛乳茶也就姑娘们喜欢,香香甜甜还带着奶香。平阳公主一下子就爱上了。拽着萧谣就问“谣谣,这是你想起来的。说着就是好一通的夸赞,“要不怎么说谣谣你和我最能和到一处呢,看看,你弄出来的东西我都喜欢。”

    萧谣想起平阳公主那几十斤的牛腿肉,决定还是不要太相信的好。她拉过萧言谨,“公主您夸错人了,这东西是我这位堂姐弄出来的。”

    萧言谨一愣,这会儿萧谣不该顺水推舟认下来?反正这牛乳茶,萧谣方才喝了一会儿就品出了这里头的东西更是将步骤一分不差地说了出来,这就足以说明萧谣其实是会的。

    萧谣的确知道牛乳茶,这是从悠游杂俎里头看到的。她还预备着在珍馐馆里头配着点心用。但是头一份做出来的却是萧言谨。她又不是萧言嫣,怎么会什么功劳都冒领?

    要说起来,萧言嫣当年在京城能有才女的名头,萧言谨功不可没。

    “谣谣?”萧言谨冲萧谣眨眨眼睛。示意她可以说是自己做的。萧谣这么好,萧言谨觉得若是再得个京城才女的名头会更好。毕竟,萧言嫣那样不学无术的人都能得了无数的赞誉,更遑论萧谣这么美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