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窈窕 > 第254章 母女二人行

第254章 母女二人行

 热门推荐:
    话说秦王妃和周琳在宫门外踟蹰了许久,却还是没敢进去。虽然不是冲着平阳公主去的,但是毕竟是将人家给打了若是面对梁惠帝怎么也会心虚不是?再者说,皇后娘娘如今不在宫里也就没人能帮她们说上两句好话。秦王妃想了又想决定回去。

    只是才想回去时,却发现自家马车不知道何时已经走了。她们方才只顾着生气也没有深究现在才察觉出不对来,自己不过是一晃身就来了皇宫其实她们压根就没想去皇宫。还有那个赶车的车夫,细细一想那人分明就不是秦王府的人。

    这是有人要害她们!

    秦王妃虽愤怒不已,只是眼前还有事情要她们烦。当务之急,还得先回王府。

    没了马车,母女二人只好先走着回去。

    “母妃,会不会是萧谣那个贝戋人让人做的?”

    出了事情,周琳第一个想到萧谣。

    “不会,”亲王妃摇了摇头“她还没那个能耐。”

    不怪秦王妃看不起萧谣,实在是小小一村姑还入不了她的眼。

    “那怎么啊!是哪个混蛋泼我一身水!呸呸!”

    周琳气得简直要杀人,她们才转了个弯拐入一个巷子就被人被泼了一桶臭泔水!真是倒霉透顶!

    秦王妃也气得直哆嗦,母女二人骂了几遍,对面的房子里头始终没有响动。这定是泼完水就跑了。

    墙头上两人对视一笑,其中一人更是拿出了一张纸条默念起来“扔在荒郊野外,小巷子泼脏水这些帐咱们慢慢算。”

    秦王妃和周琳骂了两句便偃旗息鼓了。她们二人现在浑身恶臭不说,最要紧的是这样若是就这么湿衣服贴着身子走被然看到可就糟糕了。没奈何,秦王妃跟周琳只好骂骂咧咧地蹲在墙根处缩着,母女二人预备焐干了衣裳再回去。

    “母妃,咱们还是找辆马车吧?”周琳后悔了,后悔自己冲动。若是带着仆婢多好?若是带着仆婢就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收拾萧谣那个贝戋人,即便打了平阳公主也脱身,而且这会儿能让人去雇辆马车了

    “再等等吧。”秦王妃阴沉着脸,缩着身子捂着鼻子。她心情糟糕透了,这一天简直就是如坠深渊,噩梦一般。秦王妃觉得自己从来都是众人瞩目人见人羡,怎么也没料到还有如今这样落魄的时候。

    “可是,我有些受不住了母妃。”周琳嘟着嘴-巴,颇有些不满地看着秦王妃。母妃怎么也不想办法?她们二人在此也不是个事儿啊,这会儿没了仆婢秦王妃不得亲自出马找找人寻辆车?

    “受不住也得受。”秦王妃被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弄得头晕目眩,此时心里头全是火。周琳还在她耳边叨叨,她自然对周琳也就没了耐性没有好话。

    “母妃—”周琳目含委屈地唤了一声后就鼓着脸不再说话,只是眼中神情却越发阴鸷起来。若说方才只是略有些恨萧谣,那么现在周琳同萧谣可说是势不两立。

    “别喊了,再等等。”秦王妃总算是耐着性子安慰了暴躁的周琳一句“要找车也要等会儿,再说这里哪能有?”

    此时,也只有寄望家里人来找她们了。

    “母妃,您当初将周游扔在荒郊野外,您说他是怎么回来的?”

    既然秦王妃惹到她,她就扎扎秦王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周琳悠悠地开口,面上神情模辩。说道周游时,脸上有着明明灭灭的怀念和一闪即逝的疯狂。许是周琳的声音太过阴郁,直听得秦王妃身上的鸡皮疙瘩顿起。

    秦王妃环抱双臂顿喝道“你胡说些什么?”

    终究是心虚害怕,说完她又四处环顾,见先前还有一两个人从巷子口经过且离得很远除此而外再无一人看向这边,这才慢慢放下心来压低声音怒斥“你这孩子尽胡说,什么郊外什么扔下?是那周游心野自己离家罢了。”

    虽然嘴上如此说,秦王妃心里却对当年的事情后悔不已。当年自己还是心软了,怎么就不弄颗丸药让那小崽子同他短命的母妃一样驾鹤归西?

    其实,待后来见到周游躺在秦王府门口时她就已经后悔了。可是悔之晚矣,机会稍纵即逝再下手就难了。老王妃倒是轻拿轻放地呵斥了几句,但是王爷却从此就对她生了戒心,后头周麒同周游感情深厚越发让她掣肘起来。

    秦王妃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心里的惊骇还不忘吩咐周琳“往后莫要胡言乱语,怎么还不如萧谣那个从蒲县小地方来的村姑?”

    “谁不如那个萧谣了?”周琳气得都忘了一身酸臭的泔水味跺着脚咒骂“萧谣,萧谣,怎么哪里都有她,她算什么东西。”

    真是恨死萧谣了。可是这个让她讨厌的人居然还要嫁给周游那个死纨绔的妻子!唉,自己若是早知道这些,必要先去蒲县将这个萧谣绑来京城做了自家的婢女,岂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周琳想起自己院中那些身上没好肉一件她就抖的婢女们,心里升腾起一丝丝畅快,但是很快就被一股带着腥臭味给吓得叫了起来。

    “啊!呸呸呸,哪个兔崽子给我出来!”

    秦王妃早在周琳叫的时候就往边上跑,却还是被浇了个透心凉。

    母女二人也不敢在待着了,忙忙出了巷子就往外头走。

    “真是便宜这两个人了。”阿右皱着眉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拽着墙头草,一脸的不高兴。

    “没事,萧姑娘说的没错,她们欠世子的我们要让她们慢慢还。”

    右二想起他见到周游的第一面,那时候的周游浑身恶臭跟在一群乞丐后面虽然狼狈不堪,但是那双晶亮的眸子让他一下就觉得这是个不同凡响的人。所以他就跟在了周游的身后,无论周游怎么撵他就是不走。这一跟就是十几年,也许就是一辈子。

    起初也许只是觉得跟在周游后头有肉吃,后来他开始真心佩服起了这个心性贱忍的少年来。

    “看什么看,走远了都。”阿右拍了下右二自墙上跳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若有所思地看着墙角的一朵紫色的小花,想起了当年桃花树下的那个出尘少年。

    一晃,两年过去。她对那个俊逸的少年早就没了执念,却多了敬佩。而她的身侧也有了个全心全意,眼里心里都是她的右二。

    如今,

    惟愿如玉少年能同自家姑娘相守一世,幸福一生。

    “喜欢?”

    右二见阿右一瞬不瞬地盯着那花儿忙小心翼翼地将墙角的花用手刨土挖了出来。想了想又拿了拍子裹住泥土乐颠儿地奔到阿右跟前,灿烂地冲阿右笑将手里的花也往阿右怀里义赛“给!”

    “真是个傻子。”阿右嫌弃地拍打着身上的土,总算知道为何自家姑娘总是喜欢叫周世子萧傻傻了。好像这样叫的时候,心里格外的甜。

    虽然被阿右嫌弃,但是眼见她宝贝地捧在手里,右二还是咧着一口大白牙笑得闪瞎人眼。

    阿右和右二这两个泼水的人正乐哈哈地说着话,那边被泼水的母女险些磨破了脚后跟。她二人走到半路好不容易才遇到了秦王府过来寻人的家丁上了马车回了王府。

    谁成想这才到了王府门口就遇到了过来宣旨的武公公。

    原本预备悄默声偷偷进门的,却不成想武公公眼尖看到了她们。

    “那不是秦王妃么?”

    武公公似是没看到秦王妃额上乱七八糟的鬓发还有蜷曲在额角的头发,客气地喊道。武公公觉得好笑,这欺负人就走的母女俩怎么变成了如今的模样?显然也没落着什么好啊,希望一会儿听他宣旨不会晕倒。

    “母妃,是不是过来问罪的?”

    周琳有些心虚地攥紧了秦王妃的衣袖。

    这就是个色厉内荏窝里横的!秦王妃苦笑一声“怎么会?”虽然这么说,到底心里打鼓人发慌。

    “母妃,要不要下去?”

    要不要下去,今日这脸都要丢尽了。

    秦王妃哼哼唧唧地隔着车帘“还望武公公恕罪,这会儿琳儿身子抱恙不能见风,待我将她安置好再同您说话。”

    武公公善解人意地开口“王妃您忙。”

    说着又嘀咕“不过是郡主的事情,没什么要紧的。”

    郡主?

    莫非梁惠帝慧眼如炬,知道给秦王府选了个夜叉赐婚这才给琳儿郡主封号?

    秦王妃心里有些狐疑,周琳却欢呼着跳下了马车,完全忘了自己身上有多狼狈、

    “快,圣旨呢,快宣旨吧。”

    武公公扎着手,给周姑娘的就是一句话。

    周琳一愣“什么话?”

    武公公嘿嘿一笑“关于秦王妃嫡女郡主封号一事,不许再提。”

    周琳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鼻息间全是恶臭,耳边是秦王妃不可置信的呼喊声“怎么会,这圣旨是不是传错了。圣上怎么会让麒儿去北地?”

    武公公被这对母女熏得连连往后退去,他拿袖子捂着鼻子,嫌恶地往后又退几步“秦王妃胆敢质疑圣人。”

    “内子今日染了风寒,人也糊涂了。还请武公公见谅。”得了信的秦王握着武公公的手,将手心里的荷包送给了武公公。

    “既然染了风寒就不要出门了。”武公公面色稍霁,但还是生硬地说道“看在王爷的面儿上,老奴什么都没听见。但是王爷还是让秦王妃注意些,若是有病就治病,不过没事还是莫要出门了。”

    秦王爷忙感激地说道“谨遵圣命,往后我会让王妃在府内好生休养,无事不得出府的。”

    武公公“”他好似没有说过这话啊!

    不过,眼见秦王不动声色又塞了个荷包给他,武公公觉得自己的耳朵有些不大好,什么都没有听见。

    寒暄过后,武公公就告辞了。他边走边嘀咕,这秦王也不是个糊涂的啊,先前的那位王妃不怎么出门所以性情如何不得而知。但是秦王后来怎么就娶了眼前这位了呢?

    秦王爷也是没想到,不过半日功夫自家的两个嫡子都要去往边疆,只不过周游早早就去了南疆而周麒要去的是北地。且还是从士兵做起。

    “王爷,王爷您想想法子吧。”

    秦王妃浑浑噩噩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见秦王看都不看她一眼就大步走了,这才如梦初醒地跟在后头追着喊“”

    秦王皱了皱眉头,索性转过头看秦王妃,只见眼前有一泼妇歪了鬓发糊了妆容一身恶臭冲他走来。

    秦王下意识往后退了退,在秦王妃将要走近他时往后躲了躲,又制止“不要往前再走,有什么事情你就站在那儿说吧。”

    秦王妃只好委委屈屈哭得梨花带雨哀求“王爷,救救我们的麒儿吧,他还小怎么能去北地那样的蛮夷之地。”

    秦王眉头微蹙“周游都去了南疆,周麒怎么就去不得了?”

    秦王妃急了忙上前拉扯秦王,奈何秦王躲得快,她只好捏着衣角擦了擦泪哀哀说道“麒儿怎么能跟那纨周游比,周游自幼就喜欢四处游荡,我们麒儿多乖多听话。”

    秦王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秦王妃“不要再说了,这是圣上的旨意。”

    “王爷,周游去了南疆,若是麒儿再去了北地,您可只有两个儿子啊。”

    秦王轻轻一笑“我的儿子可不止这两个。”

    秦王妃眼皮子一跳,以为秦王知道了什么,忙忙抬头看去,却见秦王脸上淡淡,并不见半点愤怒,这才松了口气,赔笑道“王爷即便是再生也不是嫡子啊。”

    秦王哼哼“王妃换了嫡子就来了。”

    秦王妃

    如此,她哪里还敢再多说,只能呆愣愣地看着秦王远去,耳边全是周琳的哭声。

    直到李嬷嬷关切的声音传来,秦王妃这才懵懵懂懂地站起来狠狠地甩了李嬷嬷一个耳光,跌跌撞撞地去找周麒去了

    秦王哼哼“王妃换了嫡子就来了。”

    秦王妃

    如此,她哪里还敢再多说,只能呆愣愣地看着秦王远去,耳边全是周琳的哭声。

    直到李嬷嬷关切的声音传来,秦王妃这才懵懵懂懂地站起来狠狠地甩了李嬷嬷一个耳光,跌跌撞撞地去找周麒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