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54章 怪谈异闻(4)

第54章 怪谈异闻(4)

 热门推荐:
    小商场内自然没有品牌店,都是些私营小店。商场内走道狭窄,小店还会侵占一部分公共走道,展览自己的商品。

    逛街的人还算多,有中老年人,也有年轻人。人多是聚集在食品区,在一家家快餐店门口流连忘返。

    黎云闻着食物的香气,怀着饥肠辘辘的糟糕感觉,找到了商场的公共厕所。

    厕所并不干净,看起来经常有人打扫,但打扫得非常潦草。地面、墙壁、洗手池、便池内都有一些清洗不掉的陈年污垢,让人看着反胃。

    黎云的饥饿感一下子没了。

    他扫了眼厕所内部,没见着人,看到了最里面的收纳间。他从中拿出了黄色警示牌,放在了厕所门口。警示牌上写的是“地面湿滑”,但这不妨碍路人理解其中含义。

    黎云将厕所的门关上,上了锁,转头看向了洗手台。

    这简陋的厕所内连镜子都没有。

    那只小鬼估计会为此烦恼。

    毕竟是个没本事的小鬼,能玩出的手段也就是恐怖片中的常见套路。

    黎云心中讽刺地想着,对着发灰、发黄的墙面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他不疾不徐地转身,和那只一直跟着自己的小鬼对上了视线。

    这次视线相交后,他没有马上转移开,而是直直看向了那个小鬼的眼睛。

    满脸怨恨的小鬼在这种对视中,逐渐琢磨出了味来,怨恨变成了惊讶。

    “跟了我一路,辛苦了。”黎云嘴角含笑,客气地说道。

    话音落,他伸手捏了个法诀,一指头戳在了那小鬼的额头上。

    “啊啊啊啊啊——”小鬼发出了惨叫,声音本是属于正常人的叫喊,却转瞬变成了野兽的嘶嚎,下一秒,他的叫声又成了怪物的喊声,带着一种巨大的回音,在厕所内到处冲撞。

    喀嚓。

    黎云听到了瓷砖碎裂的声响,微微皱眉。

    他本以为自己一指头戳过去,这小鬼就该烟消云散了,结果竟然坚持了这么久?

    黎云心中一凛,发狠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冲着小鬼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的手指上隐隐散发出了金光。

    血液覆盖在小鬼的脸上,融入小鬼黑灰色的皮肤中,居然让它的脸多了一抹血色。

    黎云更觉得不对。

    他默念法咒,另一只手也掐了法诀,冲着小鬼的额头按了下去。两手合并,手指上的金光如同一团小太阳般耀眼,照亮了小鬼的脸庞。

    它的吼声越来越小,变成了一种粗重的喘息。

    黎云惊怒交加,心中隐隐升起了一股恐惧。

    他急忙要收手,却被小鬼扣住了手腕。

    “嗬嗬……嗬……呵呵呵呵……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小鬼口吐人言,声音和先前却是不同。

    它每说一个字,声线就改变一次,最后变得和黎云的声线一模一样。

    黎云心中惊骇,已经生出了最糟糕的猜想。

    他肯定是着了什么高人的道了!

    他的生命的确够长久,见识也够多,可资质却是不好,所学的法术都是坑蒙拐骗来的,一身本事全是野路子。他很清楚自己的弱势,他在这方面肯定是比不上一些有师门传承的人。即使在这个年代,所谓的师门传承都走了样,某些他年轻时见过的厉害人物甚至连个供香火的后人都找不到,可就是那些磕磕绊绊流传下来的一些小东西,都比他掌握的邪门歪道的法术要来得强大。

    若非如此,他又何必费尽心思找着他现在的这位老板呢?不就是想找一个靠山,也想弄到些厉害的宝贝吗。

    黎云已经萌生了退意,还有了断尾求生的决心。

    他再次咬破舌尖,就要用心头血来击退眼前的小鬼,忽的就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寒意是从他心底冒出来的。

    他感受到了胸口传来的一丝轻微的震动。

    黎云稳定了心绪,心口血喷出,手指如蝴蝶翻飞,换了一个法诀。他大喝一声,身上的阳气好像都随着那口气倾泻而出。

    面前的小鬼再次惨叫,身影化作黑烟,倏地消失不见。

    黎云喘着气,单膝跪地,面色惨白,身体轻颤。他的唇上还沾着一滴鲜血。

    黎云抬手抹掉了那点鲜血,将嘴唇给抹得殷红。他的脸色也由白转青,衬着那抹红色,看起来像是不怎么自然的死人妆。

    黎云没看到自己的脸色。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缓慢又强烈,一下、一下,敲击着灵魂。他的手按在了胸口上,感知着心脏的跳动,也摸到了自己胸口的硬物。

    他怔了怔,伸手进入外套中,从外套内侧的口袋里摸出了一部手机。

    是他的手机。

    他记得自己之前用完手机,就塞进了裤兜。

    黎云摸了摸裤子口袋,发现那里已经空了。

    他的心跳缓缓加快,连带着身体内的血管跟着剧烈跳动。

    他按下了手机的电源键,看到了亮起的待机屏幕。

    他没解锁。

    像是在害怕手机内的东西,他盯着待机屏幕看了好一会儿。

    嘭嘭!

    厕所的门被敲响了。

    黎云心头一跳,攥紧了手机。

    “喂,谁在里面啊?怎么锁门了啊?”外头有个女人在喊,声音很大。

    黎云呼了口气,从地上摇摇晃晃站起来。

    他走到了门口,扭动门把手。

    门应声而开。

    “你在干什么呢?啊?你在里面干嘛呢?”门口的中年女人穿着印有商场名字的制服,很不客气地质问黎云。

    “上厕所。”黎云不耐烦地回答了一句。

    “上厕所你关什么大门啊?还竖个牌子。你让开。你在里面干什么了?”女人并不相信,拎着那个地面湿滑的牌子,推开黎云往里走。她气势汹汹进了厕所,察看了里面的隔间。

    黎云现在有种失血过多的眩晕感。他没理那个女人喋喋不休的话,扶着门框就往外走。

    他的手中还攥着手机。

    想起这一茬,他低头看了过去。

    手机已经解锁打开,微博的图标上有着一个鲜红的新消息提示。

    黎云又紧张起来,匆忙想要关闭手机。

    “喂,你先别走!”

    他被人扯了一下手臂,手指擦过了屏幕,打开了微博。

    黎云一转头,就看到了那个中年女人。

    “你别跑啊。你在厕所里到底干嘛了?不会是藏了毒品吧?”中年女人依照自己看过的电影电视情节,做出了推理。她狐疑地上下打量黎云,视线在他难看的脸色上停顿了好一会儿。

    周围的路人都看了过来,年轻人瞄一眼就走了,那些和中年女人差不多年纪的人,却是驻足围观。

    黎云没心思理睬那个中年女人。

    他瞪着眼睛,看着被打开的微博。

    微博界面停在个人中心上。

    那上面显示的账户昵称是怪谈异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