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68章 藏尸(12)

第68章 藏尸(12)

 热门推荐:
    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有些尴尬,打了招呼之后,就说到了来电的原因,“……他们是报案人,接到了你姐姐打过去的求救电话,也非常关心案情进展,这几天一直有过来问。那位老太太的丈夫,在你姐姐出事前一天还救了她一次,自己不幸身亡了。对了,他和你姐姐正好同名同姓。唉……”

    警察在电话那头叹息一声,很是感慨。

    黎云脑袋里就是嗡的一下,再听不到其他声音了。

    半晌,他才回过神,“同名同姓?”

    他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都不像是自己的嗓音,很是怪异。

    “是啊。”

    警察尾音落下的同时,黎云就追着问道:“就在前一天?”

    “对。”

    “他是怎么死的?”黎云急忙问道。

    “车祸。你姐姐差点儿被车撞到,他冲上去推了一把,自己没能躲开。”警察再次叹息。

    黎云心头一安。

    车祸,那就不是了。

    果然都是巧合吧?

    “……大半夜的那个肇事司机开车看手机,都不看路,还开快车。”警察换了口气,有些打抱不平地继续说道。

    黎云刚放下的心整颗提了起来。

    他想起了姐姐被杀前一天,怪谈异闻发的投稿。

    那是一张照片。

    照片背景是深夜的街道,不见路灯,也没有大晚上都亮着的店铺和店招,人行道都因此陷入一种黑暗中。

    行走在路上的两个行人,前面那个面目被黑暗笼罩,只能看见轮廓,后头的那个,只有脸是亮着的。照亮行人那张脸的是他捧着的手机。行人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专注地低头看屏幕。手机的光让他脸色惨白,透出一种森冷气息。

    那样的画面在黎云脑海中转变成了另一个场景。

    被手机屏幕照亮脸庞的人换成了坐在车内的司机。

    他或许还抬了一下眼,露出诡异的笑容。

    随即,车子就撞上了一个人。

    疾驰而过的车子边,该有个倒地的女人,是他的姐姐。至于刚才被车子撞到的人,则是飞出去老远,重重落在地上,变成一滩鲜血……

    黎云被自己想象吓到了。

    更令他感到恐惧的是脑海中隐隐传来的声音。

    比起那张照片,今天投稿的内容他记得更清晰。

    他感到了一股寒意,从脚底心蹿到了头顶。

    “喂?喂喂?黎先生?黎云?”

    手机中传出的叫唤让黎云打了个寒颤。

    他条件反射般挂掉了电话。

    但警察喊他名字的那个声音定格在了他的脑海中,取代那些博文内容,不停重复着。

    他突然间恨透了这个名字。

    他的手机忽的又开始震动。

    黎云惊恐地看向了手机屏幕,怕看到另一个噩耗。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微信弹窗,节选内容显示是他朋友发来的新消息。

    黎云有些厌烦,但看到朋友后续发来的消息后,犹豫再三,还是解锁了手机。

    朋友发来的新链接又是微博链接,不过不是那个名字不够长或怪谈异闻新发了消息,而是零时新闻刚发布的内容。

    紧跟着是他们的调侃。

    “你今天逃过一劫。”

    “真的又出事了一个啊。”

    黎云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他屏住呼吸,打开链接,看到了完整的新闻内容。

    那张附图上的寻人启事让黎云有种怪异感。

    又一个黎云出事了。

    就这么巧……

    或许不是巧合。

    真的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叫这个名字的都被咒死了。

    黎云的后槽牙磨了磨。

    他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又更加害怕这个“事实”。

    今天逃过了一劫,明天呢?后天呢?

    他的手机屏幕切换,警察又打来了电话。

    黎云想到警察,忽的欣喜,随即想起来,这种事情找警察都没有用。

    发长微博的名字不够长可不叫黎云。她束手无策,只能当个目击者。

    对了!

    名字!

    黎云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迫不及待接通了电话,不等那个警察开口询问,就急切说道:“我要改名!警察同志,我要改名字!求求你!我现在就要办改名,重办身份证!”

    那边一阵沉默,错愕地问道:“什么?”

    “我要改名字!我本来就不叫这个名字!我要把名字改掉!”

    “你……”警察支吾着,像是被黎云吓到。

    “叫这名字的都死了!我要改名字!我一定要改名字!”他现在的态度比三年前更强烈。

    他都没注意到街上路上投来的诧异目光。

    “你要改名字,得到户籍所在地……你都不是我们这里人吧?”警察无奈说道。

    黎云喃喃道:“你说得对,得回去改名字……”

    “刚才说的事情……”

    警察还没说完,黎云就再次挂了电话。

    他要回去改名字。

    得赶紧回去……

    黎云马上定了最近一班动车的车票。完成这一操作,他又开了打车软件,叫了辆车。

    他心跳剧烈,像是在催促他赶紧行动。

    这种紧迫的感觉从打开那条微博链接开始,就没有消失过。

    不多时,黎云看到了停在路边的私家车。

    他呼了口气,就要上车的时候,脚步顿住。

    私家车就像是一个密闭的柜子……

    “是不是你叫车?”司机伸头看过来。

    黎云反应过来。

    今天肯定不是他的死期。已经有一个叫黎云的八岁男孩遇难了,今天的名额就被用掉了。

    他如此坚信着,像是钻进了牛角尖,自己还一无所觉。

    他快速坐进了后车座,深深吐出一口气。

    私家车路上没遇到一个红灯,很快就将黎云送到了火车站。

    拿票、进站、候车……

    黎云听着候车大厅内吵杂的人声,感觉到了几分安心。就连身边那个大胖子挤占了他一部分座位,手臂和他紧贴,他都不觉得嫌弃。

    这么大的空间,这么多人,他总算是安全了吧?

    不对,他今天本来就是安全的。

    问题应该是明天。

    改名字可不好办。

    他到达老家的时候,户籍民警恐怕都下班了。而且改名本来就不容易。

    黎云又焦躁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给自己爸爸打去了电话。

    “阳阳,是不是凶手抓到了?”

    电话一接通,黎云听到了爸爸沙哑的声音。

    黎云心烦意乱,“不是。爸,我上次改名字,你托关系找的那个同学还有联系吗?你赶紧打个电话给人家,我要把名字改回来。”

    “怎么现在要改名字?”他爸爸下意识问了一句,又自顾自叹气,“也是,你奶奶都走了,你姐姐现在出事了……你把名字改回去,她好舒坦一些……”

    黎云就要打断爸爸的啰嗦,余光瞥见了身边的座位。

    他身边的大胖子不知何时不见踪影,换成了一个女人。

    女人举着手,挡着了脸,似是在打电话。

    他听到了自己手机中传出的沙沙杂音。

    杂音忽的消失。

    “喂。”

    黎云两边耳朵都听到了同样的声响。

    一个从身边女人传出来,另一个从手机中传出来。

    那是他姐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