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80章 伏诛(2)

第80章 伏诛(2)

 热门推荐:
    黎云忍不住呆愣,听到了身边李叔发出的抽气声。

    这样的场景犹如在看电影,但这肯定不是电影中的画面,而是真实发生在眼前的场景。

    黎云就是见到黑白无常,亲身飞越城市,都没现在震惊。

    之前的经历可以说是从未经历过的死后体验,现在则是恐怖了。

    他自己的死亡方式就与众不同,可他死得太快,还未感觉到痛苦,没有多少恐惧,就已经成了鬼魂。

    现在,他看着那个奇怪的人身上露出来的白骨,还看到他衣衫不整的打扮,以及那凌乱的衣服下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心里就发毛,忍不住想要退缩。

    啪嗒一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从他衣服中掉落出来。

    黎云脑海中想象出了皮肉掉落的场景。

    “嗬……嗬……”

    这怪人发出痛苦的喘息声,身体踉跄着往前行走。

    靠近了,黎云闻到了他身上腐烂的臭味。这就是刚才刺激到他的味道。

    他现在不打喷嚏了,只是忍不住微微张开双唇,呆愣地看着那个怪人。

    他对上了对方的视线,顿时如遭雷击,头皮发麻。

    他紧握着李叔的手,李叔也死死抓着他。两人的身体都在轻微颤抖,也不知道是谁先哆嗦起来的。

    对方已经越来越靠近,他身上的腐烂痕迹也变得清晰。

    黑无常发出一声轻笑,“你好,黎云先生。”

    黎云一惊,恐惧被这惊讶取代。

    李叔也跟着停止了颤抖。

    两人不约而同,猜想这是不是另一个受害者。

    如果是这样,他们该生出同病相怜的情绪来,而不是恐惧。

    “你们,是,谁?”那个怪人艰难地问道,“救我……救我……”

    他呻吟着,眼中的狠戾疯狂变成了乞求。

    黎云想想自己的死法,感觉心里好受了很多,对这怪人也同情起来。

    “我是兴趣使然的黑无常。”黑无常自我介绍。

    黎云的同情情绪被黑无常这话给打断。

    那个怪人抬起来的手也僵在了半空,像是在思考黑无常这话的意思。

    黑无常双臂环胸,嘴角噙着笑容。

    这偌大的办公场地陷入了一种安静。

    黑无常立刻瞥了眼白无常,恼怒的情绪也传递了过去。

    白无常板着脸,不带感情地说道:“我是正义伙伴的白无常。”

    李叔一脸茫然。

    黎云也是茫然,茫然中还带了点一言难尽的复杂情绪。

    黑无常笑容的弧度恢复正常。

    “嗬……嗬……”怪人又发出了喘息声,声音比刚才更加粗重,“你们,在,耍我?”

    他盯着黑白无常的眼睛里透出了凶狠的光。

    “不是自己的身体,用起来不舒服吧?”黑无常语带笑意,“你以为夺了别人的身体,就能活了?你夺的还是个修炼之人的身体。他以邪术夺人性命,续命数百年,你以为自己吞了他的魂,就能使用他的肉身、他的身份,还有他的邪术,长长久久地活下去了?”

    黎云和李叔都听得一头雾水,眼睛紧盯着黑无常的背影。

    “嗬!吼!”那怪人像是被刺激到了,挥拳就打了过来。

    他的五根手指,只有三根还挂着点烂肉,另外两根手指和手掌都已经露出了白骨。

    那无力的拳头没有伸到黑无常面前,就被白无常抬手拦住。

    白无常那一身散发着朦胧光晕的长袍变成了坚硬的盾牌,带着一股劲风,将怪人推倒在地。

    黎云看到了怪人身体中迸射出来血珠。他烂得不成样的身体被这样一撞击,不断流出鲜血来。

    “你还想要在这里找到解决办法?”黑无常俯视着那个怪人,缓缓抬手。

    他身上浮现出了一圈圈黑色的锁链,散发着金属光泽和森森寒气。锁链如活物,不仅盘旋缠绕在黑无常身上,还顺着他的手,游动向那怪人,绑缚住了他的身体。

    那怪人挣扎着,不甘地嘶吼。

    他有太多的不甘心了。

    他才占有了这身体,才刚刚复活不过一天。他还没打听清楚这只有一名老板、两名员工的公司到底有什么宝贝,他才装模作样,学着那“黎云”完成今天的投稿工作,他的身体就变得不对了!

    从五脏六腑中传出来的疼痛差点儿让他满地打滚。

    他以为这具身体有什么毛病,还害怕这身体是什么癌症晚期。他匆忙请假去了医院,做了初步检查,得知一切正常。

    他还没出医院呢,就在按揉疼痛的胸腔时,摸到了一手湿润的水渍。他跑到厕所,掀开衣服一看,就见自己的胸口皮肤溃烂,浓水流出来,还带着血丝。他跌跌撞撞冲出厕所,拉着路过的护士就叫救命。可被送去急症室后,他看着医生们的反应、听着他们的诊断,他渐渐琢磨过来。

    这肯定不是疾病。

    他心中惊怒交加,还带着深深的恐惧,直接逃出医院,打车回了家。

    他在“黎云”的家中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翻出来的一些黄表纸、朱砂和佛珠,都不知道是作何用的。他努力回想对方的记忆,只看到了一点零星的法术介绍,别说他不知道该如何施法,就是知道了,他找到的那些法术也不是治病救人用的。

    他走投无路,只能回到了这里。

    那时候,他那两个不着调的同事已经不见踪影。

    他生怕被对方看出端倪,没有联系她们,直接在办公室里翻找起来。

    他想尽办法,都没能打开老板办公室的门。除了那间办公室,这里的陈设一目了然,没有任何一件东西看起来是能救命的。

    他想起了怪谈异闻的账号,打开账号,却只看到一堆有的没的的信息。

    他当然看到了那个失踪小孩的寻人启事。

    “你们救了他……你们救了他……”怪人用嘶哑的声音,含混不清地念叨着。

    肯定是这样了!

    他们自称黑白无常,找到了他,还对他的身份一清二楚。肯定是他们救了那个叫黎云的孩子。就因为这样,他这具身体才出了状况!

    他仇恨地盯着黑无常,“凭……什么……我也是,我也被他杀了……”

    他被杀死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来救他?!

    黑无常眼神漠然,“你没听到我刚才的自我介绍吗?我只是个兴趣使然的黑无常。志愿者,懂吗?”

    黎云惊愕地看向黑无常的背影。

    “我们现在人手有限呐。何况,你被害之后,也没报案啊。你杀了你的亲人泄愤,再来找这人报仇。”黑无常的声音凉凉的,嘴角仍旧挂着笑,“复仇的事情我们不管,不过你害了无辜人的性命,所以,现在,你该伏诛了。”

    缠绕在怪人身上的锁链骤然收紧。

    黑无常抬抬手,锁链飞起来,就见一个残缺不全的人影被抽出,飞到了半空。

    绷紧的锁链发出了摩擦,一阵轻响。

    那怪人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已经被锁链绞了个粉碎,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