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82章 报案人(2)

第82章 报案人(2)

 热门推荐:
    李叔对于自己的死记忆犹新。那件事发生了还不到一周呢。

    他记得自己死前看到的恐怖现象,那些人被手机灯光照得惨白的脸,现在想想都很瘆人。还有那唯一的一张满是血的脸,以及片刻后,相同的脸上,干干净净,却难以掩饰的惊讶和恐惧。

    李叔并非有意救人。他完全是在逃命的途中,撞上了那个姑娘。

    死亡之后,他好半晌才回过神。这其中耽搁的时间,比黎云要多。所以,黎云的鬼魂是出现在自己还没凉透的尸体边,并因此吓得周平昏厥过去;而李叔的鬼魂则是出现在医院停尸间,也就是他被救护车拉到医院之后,鬼魂才从自己尸体中脱离。

    他一睁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子孙痛哭流涕的景象。他也看到了自己的老伴李阿姨,甚至看到了跟着来的小陈。

    大晚上的,他们后来都走了,只留了人守夜。

    他“救”了的姑娘也在。

    他们都看不到他,他倒是听到了他们的议论,知道所有人都当他是见义勇为才牺牲了。

    这其中的误会没有办法解释。

    他看着那个失魂落魄的姑娘,心情复杂。

    他什么都做不了。

    至少那时候是什么都做不了。

    他只当是自己撞邪了,因此死了,阴差阳错救了个人,不知道是好是坏。

    他想着是不是能联系老龙,就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那部手机,可怎么都用不了。

    他那时候心里乱得很,又无处可去。这一点倒是和黎云一样。

    转折就发生在天亮之后。

    “……我和我老伴他们一块儿听到了那姑娘的名字。她也叫黎云。我以为我是替死……以前就听人说过,同名同姓的人,有可能替死。鬼差勾错了魂,将人给搞错了。也有人是故意做些法,让鬼差弄错人……老龙那时候可能就是提醒我这个。”李叔回忆道。

    他话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赧然看向黑白无常。

    白无常的脸上没有表情,黑无常的脸上也没有。

    黑无常摆摆手,“勾魂的差事原来也不归我管。我算刑警,不是民警。干的活都是这种。”他指了指满地的血肉。

    李叔心情很微妙。

    “现在还有人勾魂吗?”黎云问道。

    他死了之后可没有人来勾魂。

    “没有。”黑无常懒洋洋地说道,“黄泉泛滥的时候,死了好些,后来人手一直没有补齐。而且现在也用不着勾魂了。阎王和判官都没了。”他抬起手,手臂微微张开,用一种唱歌的语调说道:“你们自由了。”

    黎云一怔。

    他领会了黑无常的意思。

    没有传说中的天庭、地府,没有了阎王、判官,那么自然的,生死簿也没了。既定的命运,也就跟着一起没了。一个人何时生、何时死,生于何处、又是怎样的死法,都没了定数。

    这大概是好事。

    李叔叹息一声。

    “我那时候可没这么想。我的想法……也不是那么清楚。我的家人将我的身体送去了火葬场,那个姑娘也一起跟着过去了。我以为尸体火化之后,我就没了,谁知道我还在。我跟着他们回家,又以为要等落葬,或者是等头七、七七之后,我才会没……那个姑娘要回家的时候,我觉得待在家里难受,就……跟着去了……”

    李叔说到此,神情恍惚。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就记得我那念头冒出来,想离开家里,不想看到自己的遗照、牌位和骨灰盒,还有点儿好奇吧……我的手机换到了那姑娘的包里面,我就跟着她走了。”

    李叔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这种事情的。

    黎云想想自己这两天局促的经历,有些敬佩地看着李叔。

    “鬼就是这样了。你们想要做,便能做。”黑无常不以为然,“幸好你是跟着她走了,不然留在家里,面对那种情况……”他比了比脑袋,又指了指地上的血肉,“说不好就跟这家伙一样,疯疯癫癫,将自己家里人都给弄死了。”

    李叔苦笑着,没有反驳。

    他那会儿的确是心情糟糕。

    任谁看着家人悲痛,直面自己的死亡,都会难过。

    但他不觉得自己会动手害死自己的至亲。

    他没说出口的是,他那时候其实对那个同名同姓的姑娘是有怨怼的。他满心以为自己是替死了,冤枉得很。他还没活够呢,八十大寿都没做,当然不愿意死。

    不过,不等他的那些怨气冲毁他的理智,动手杀了那个姑娘,他就感觉到不对了。

    “……她家里冷得很,冻得人发抖。她一点儿都没感觉到。她从包里拿出我那部手机的时候,也不害怕。她家里那么冷,和我没关系。我都觉得冷……冷得我一下子清醒了。我怎么喊她,想要拉她走,都不行。她听不到我,我也碰不到她。她……她打开电脑,那个机器,应该是打印机吧,这么小一个。”李叔比划了一下,“我怕得要死,想自己逃,都动不了。她一点儿都不知道……等她看清楚打印出来的那张纸,最后一行,是她的字迹,写了她今天就要死,她才怕了。那张纸渗出血,流得到处都是。”

    黎云听得汗毛都竖了起来。

    李叔接着说道:“她要逃的时候,我那部手机响起来。我那老兄弟添加了我的微信。后来还有一个来电,号码是不认识的,一串零,不知道是哪儿打来的。”

    黑无常插嘴道:“那就是酆都打出来的号码。”

    黎云有些发愣。

    李叔点头道:“我死之前,给我老兄弟烧了个手机。我还把我的手机号码烧了过去。”

    黎云扭头看李叔,满脸写着“这样也行?”一行大字。

    “不过从酆都联系阳间,信号会很不好。”黑无常介绍道,“一般就是托梦了。打电话的比较少。都信号不好,联系不便。只有几个特殊的时间点,比如每年清明、三元,信号会好一些。要亲自到阳间,只能等中元节。阳间往酆都联系,也是一样。”

    李叔一听到这,就踟蹰起来,“不是随便联系的吗?”

    “当然不是。要能随便联系,你那个老兄弟为什么不直接联系你,给你明确的示警?”黑无常反问,话锋一转,“不过么,要是厉害一些,再会些术法,隔着阴阳,也能畅通无阻地联系。你和你那兄弟显然不符合条件。”

    李叔顿时黯然起来。

    黑无常的解释和他的猜想都能对上。只可惜信号不好,他和老龙没能联系上,把事情讲清楚。

    黎云发现了一个疑点,问道:“那位老先生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报案人,不是李叔救了的那个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