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91章 蛇(2)

第91章 蛇(2)

 热门推荐:
    回过神的金立文还能感受到自己胸腔内剧烈跳动的心脏。

    他的心情还紧张着,只是大脑已经冷静下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要跑。

    那个两次突然出现的人是有些诡异,但也没有到吓人的程度吧。

    总不能是他见鬼了……

    世界上哪里来的鬼啊?

    金立文这样想了半天,心跳还是没能平缓下来。

    他松开了按着门板的手,转身想要上个厕所。

    上个厕所大概就好了。

    或者干脆洗把脸。

    金立文这样想着,一转身,看到了镜子和洗手台。那旁边是一排厕所隔间。这医院厕所还挺干净的。洗手台边上和隔间中都有挂药袋的钩子。洗手台上还有洗手液。再往旁边,就是两个自动售货机,一个卖小包纸巾,另一个卖卫生巾。整间厕所,唯独少了小便池。

    金立文这样扫视一圈,才意识到自己进错了厕所。

    这分明是一间女厕。

    他有些尴尬,庆幸厕所内没人,急忙就要离开这里。可他握住了门把手后,又迟疑起来。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一条门缝,就听到了从外头传进来的声音。

    “……森蚺的猎物中还包括了鳄鱼……”

    金立文嘭的一下就将门给关了。

    他后背冒出冷汗来。

    那个人……就在门口……

    他跟着自己……

    这念头在金立文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死死按住了门板,怕对方进来。

    可他忽然就生出了另一个念头。脖子僵硬地扭动,他转过头,看向了身后的镜子。

    镜子里倒映着金立文苍白的脸。

    在他身边,还有一个陌生的人影。

    那人背对着镜子,背影和金立文先前所见有七八分相似。

    金立文忘记了呼吸,恐惧地移动眼珠,想要确认自己身边是不是真有那么个人。

    他听到了水声。

    伴随着虫鸣鸟叫,还有轻轻的音乐,那水声出现又消失,解说不紧不慢地介绍着:“……捕猎时,它们的身体……”

    金立文已经听不进去了,他看到身边那个身影似是要转过头来。

    他们就要面对面了。

    对方要看过来了!

    金立文的一颗心就此提到了嗓子眼。

    咔咔!

    金立文握着的门把手上传来力道。

    他眨了一下眼睛,只是一眨眼,那个人就消失不见。

    门把手还在被转动。

    金立文更加用力地按住了门板。

    那动静停止。

    下一秒,金立文听到了外头的说话声。

    “护士,这边厕所的门怎么打不开……”

    金立文愣住了。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金立文听着外头的对话,犹豫再三,还是鼓足勇气拉开了一条门缝。

    “咦,开了……里面有人——啊。”那个女声戛然而止。

    外头的女人惊讶地看着金立文,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金立文瞄了一眼,认出了这女人身上穿的衣服。这就是之前坐在他斜对面的女人。

    他再一看,就看到了走过来的小护士。这小护士是先前帮他扎针的那一位。

    两个女人看着金立文的眼神都不算友善。

    任谁发现有个男人躲在女厕,还不开门,总要心生怀疑。

    金立文没有在意这些。

    他将门彻底拉开,走到了黑暗的走廊上,往输液厅望了一眼。

    旁白解说的声音、那个不明身份的男人都消失不见了。

    “你在里面做什么呢?”护士问道。

    “没,走错了……”金立文摇摇头,呼了口气。

    那个要上厕所的女人改变了主意,掉头就走,走了两步还不忘回头看看金立文。

    金立文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在护士的皱眉注视中,走回到了输液厅。

    他跟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便频频回头。

    不多时,护士也回来了。

    输液厅内似乎就剩下了他们三人。

    女人坐下后,刻意避开了视线,身体还紧绷着。

    金立文东张西望,半晌,和那个女人搭讪起来。

    “小姐,你之前,你旁边有没有坐过人啊?”金立文不好意思地问道。

    那女人斜了金立文一眼,“之前那个位子有一个。他拔针之前,我来的。”

    女人指的是金立文打瞌睡前看到过的人。

    “那个座位没人?”金立文颤抖着,指了一下女人另一侧的座位。

    女人摇头。

    “我去厕所的时候,你没看到?”金立文又问。

    女人还是摇头。

    金立文又开始冒冷汗了。

    女人也不自在起来,“你怎么了啊?你……”她还想要说什么,但抿了抿嘴唇,没再说话。

    金立文坐立难安,更是不敢打瞌睡了。

    他在群中问了问其他同事的情况。没想到他们大多是配了药吃,没有吊水。唯一一个和金立文一样需要吊水的,也在半个小时前吊完,现在都已经到家了。

    金立文看了眼自己药管中缓慢滴答的透明药液,将速度调快了一些。

    他做完这些,就听到了动静。

    那个女人拿着药水往外走,却不像是要去厕所。

    “哎,你去哪儿?”金立文连忙叫住了对方。

    女人不自然地回答了一句“没什么”。

    这哪像是没什么啊。

    金立文立马也站了起来,想要追上那个女人。

    “你干什么呢?”护士伸长了脖子张望,警惕地盯着金立文。

    “她要跑。”金立文像个小学生,指了那个女人。

    “我爱坐哪儿坐哪儿,你管得着吗?”女人不客气地说道。

    “这不是每人规定好座位的吗?都有号码呢。”金立文想要抓住那个女人。

    “我要换个座位!”女人果断道。

    “妹子、妹子,你别跑……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啊?你认识……那个人?”金立文换了口气,哀求道。他又看看那个站起身的小护士,问道:“护士啊,这地方……你们医院,是不是有什么……”

    他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两个女人都变了脸色。

    “你这人搞封建迷信啊?我们医院没有那种东西。我不是第一天值夜班了,还从没遇到过那种事情。我同事也都没碰到过。你是不是故意吓人啊?”小护士中气很足,说着说着,看金立文的眼神就不对了。

    本是害怕的那个女病人也改变了态度。

    两人都将金立文现在没头没脑的提问和他之前藏女厕所的事情结合起来了。

    金立文很冤枉,可他怎么解释,两个女人都不太相信。

    小护士走来看了看金立文吊的药水,“你这药也没那种副作用啊。你是不是熬夜了,犯瞌睡了?”

    金立文抓着脑袋,一时间也不敢确定起来。

    他的记忆好像都变得模糊了,就像是梦醒之后,就记不清梦境中发生的事情了。他现在就记不清那个人到底是男是女、什么发型、什么颜色的衣服……

    “你赶紧坐好吧。你这挺快就完了。现在这速度,你难受不?”小护士将金立文按回到了座位。

    “调快点吧,赶紧吊完。”金立文无奈说道。

    小护士帮金立文调节了一下,还给那个坚持要换座位的女人也安排了一下,才回到了护士台。

    金立文的位置一眼就能看到小护士在护士台中玩手机,他不安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