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115章 无名尸体(6)

第115章 无名尸体(6)

 热门推荐:
    李叔比黎云更加茫然,“什么声音?”

    黎云也说不清楚,“挺奇怪的声音……像是……鸟叫?”他说出猜测的同时,自己心里就把这猜测推翻了,还摇了摇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易心和薛小莲的警告,黎云变得特别敏感。

    他本来就很敏感,这几天突然死了、变成鬼,还加入了这间公司,整天被刺激性的气味包围,吃过敏药跟磕糖似的,生活可以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已经很久没有过去那种敏感的五感了。

    现在,他好像恢复了几分生前的模样,对任何微小的异常动静都特别敏感,不经意间就能捕捉到。

    黎云想到此,看了看还闭目躺着的薛小莲。

    “薛姐,你有听到声音吗?”

    薛小莲“嗯?”了一声,睁开眼,“门口没动静。”

    黎云觉得薛小莲这种回答方式有点儿奇怪。薛小莲并不是说“没听到”,而是说“门口没动静”……

    他正这么想着,就又听到了一些声音。

    这次是脚步声,很清晰。

    黎云脑袋转动,看向了新安装好的玻璃大门。

    玻璃门微微反光,但不会阻碍视线。

    门外什么都没有,只是那部电梯上方的液晶屏数字停留在“4”上。

    黎云立刻沉下脸,心情紧张。

    来的第一天,薛小莲她们就给黎云和李叔介绍过,这部看起来正常的电梯不能到达办公室和宿舍。办公室和宿舍的空间都是老板用法术弄出来的。

    这样的话,原本属于这栋写字楼的四层和十四层是什么模样的?

    重叠的平行空间吗?

    黎云想到此,似乎听到了几声叫喊。

    叫喊声从更远的地方传来,吵吵嚷嚷,让人听不清在讲什么。

    黎云情不自禁站起身,看向薛小莲,“薛姐……”

    薛小莲已经将眼睛又闭上了,听到黎云喊,才再次睁眼。

    “是其他楼发生了什么吧。你要去看热闹?”

    薛小莲的语气太自然了,并不指责黎云的行为,也不关心,只是随口一问。

    她还补充了一句,“普通人现在应该看不见你。”

    这像是在提醒黎云,他现在这状态想去看热闹,会十分方便。

    黎云迟疑着,习惯性地看看李叔。

    这是两人在相遇后养成的相同的小习惯。

    不管是跟着黑白无常,还是加入这间公司,他们身边只有彼此算是“自己人”,两人之间是天然的伙伴关系。到目前为止,这关系还算融洽。

    李叔自然不支持黎云去看热闹。

    之前跟着易心下楼,是为了必要时阻止她杀人。她杀了人,还要他们打扫卫生呢。

    现在是别人碰到事情,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这都不一定是杀人这种关乎做人原则的大事,可能就是一些争吵。

    李叔是那种看到别人有困难会去帮一把的人,主动去管别人的闲事就不是他的作风了。

    见李叔面露为难,黎云也放弃了,重新坐了下来。

    他还是有些在意外头发生的事情,坐了一会儿,才平复心情,将注意力放在了电脑屏幕上。

    像是为了转移注意力,黎云说道:“李叔,过个几天,你可以写这个故事的后续,像这个账号说的,有冤魂索命。还有那个分尸案件,也能有个后续……”

    黎云知道,这种收网友投稿的微博时常会有个“后续”,满足一下读者的好奇心。

    黎云说了两句,不禁看向李叔,“你以前听的那个故事,后来那个人怎么样了?”

    李叔略显怅然地说道:“他也差不多。搬到亲戚那儿没多久就死了。不过,不是这种死法……”

    李叔顿了顿,“他被人闯进家里面,给砍死了。他那个亲戚打通宵麻将,才逃过一劫,当天晚上报了警,被警察带走之后,就没回来,直接跑了,不敢待在家里了。我们那儿的邻居都说是那个杀人的凶手知道他捡了尸体,报了警,才找上他,把他砍死了。还有他那房子,也是臭味消不掉。他们家里人都怕被那个歹徒找上,不敢管。邻居也没什么办法,能搬的都搬了,不能的,就忍着。过了十几年吧,那地方拆迁,他的哪个亲戚跑了手续,拿了拆迁费,都没和那些老邻居打招呼,没在人前露面过。”

    故事似乎就此结束了。

    李叔补充道:“这些都是老邻居在说。人是有这么个人,案子也有这么个案子,但里面很多事情,大概都是添油加醋编出来的吧。说闹鬼的也有,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换做李叔生前,肯定不会说“不知道真假”。他现在知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鬼了,自然会想一想自己老早以前听的那些故事到底有几分真。

    “这也就是以前人迷信。你放在现在,就没人传这种话了。人都不相信这种事情了。”李叔感慨道,“听说了,也不信,就跟这些人一样。”

    他指了指微博上的评论。

    这应该是个好事。

    只是作为一个新诞生不久的鬼,李叔有些触动。

    黎云点点头,看看评论,又和李叔讨论了几句,就继续回到自己的“岗位”,消毒那些料理器去了。

    ※※※※※

    萧帅站在拥挤的办公室内,面前是金荣大厦的物业经理和萧帅就职的小公司的老板。

    三个人的面色都不好看。物业经理和萧帅的老板盘问了萧帅半天,萧帅的回答总是模棱两可。

    “……我真不知道她们会这样。我带她们到了这里,她们不信这里没有那家公司,到处找。我已经准备要回去了,听到她们两个发生了争执,其中一个要走,另一个就追过来。追过来的就是那个戴钻石的。她们后来就跑去楼梯间了,我还在等电梯呢。”

    萧帅说着刚编出来的谎话,视线在周围逡巡。

    灰烬和焦黑的痕迹都消失了。如同金荣大厦的其他楼层,这里有不少墙壁分割出的一间间狭小的办公室。简易的办公桌椅随处可见,被塑料膜包裹着,还没拆封使用,塑料膜上覆盖了一层灰尘——仅仅是灰尘,而不是大火后残留的灰烬。

    萧帅能看到锃亮的电梯门。电梯门关着,液晶屏显示电梯就停在这一层。

    这和他之前几次来四楼时见到的场景一模一样。之前几次,不管他是坐电梯,还是走楼梯,到了四层后,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办公室。

    就从那个女人撞开他,跑进楼梯间,到另一个被烧成炭的尸体突兀地消失,这眨眼的功夫,办公室也完成了变化,由火灾后的现场变成了这种重新装修后的办公室。

    随后,物业就来了。

    萧帅一见到物业保安,就说那两个女人往楼梯间跑了。这不算扯谎。

    可追到楼梯间的保安推开门看到血迹,也看到了下面转角处的黑炭后,萧帅就不得不编出一些细节,将自己摘出去。

    他将徐萌萌对他的说辞也和盘托出。

    这就对应上了保安在楼下大堂听到的那些话。

    “……我看人长得好,穿得好,才想要搭讪。没想到会碰到这种事情。”萧帅摆出一张无辜脸。

    一周多前才将萧帅招进公司的老板很是不满地皱着眉头。

    金荣大厦的物业经理说道:“我们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看警察怎么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