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129章 恶作剧(1)

第129章 恶作剧(1)

 热门推荐:
    黎云跑得两条腿都快断了,可他一个孩子,怎么可能追上极速行驶的汽车呢?

    看着车辆远去,黎云没有露出绝望的表情。他只是焦急地又追了一会儿,直至到了十字路口,左右看看,都不见那辆车的踪影,他才有些不知所措地停下脚步。

    双脚像是灌了铅,再也无法抬起。小腿的肌肉还在轻轻抽搐着,表达抗议。

    黎云的额头上流下了汗水。

    他在十字路口转了一个圈,看到了距离自己五百米远的女孩。

    女孩躲在了行道树后头,只露出了一张小脸。她见黎云看过来,讪讪一笑,走到了马路上。

    “我要去找我姑姑。我不认识路……”黎云哀求道,“小姐姐,你知不知道、那个……”他想了想,回忆起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是怎么说的,“三院在哪里?他说我是被送去三院,姑姑他们也是去三院。”

    女孩摇头,“我刚到这城市……”

    她话没说完,黎云掉头就跑。

    黎云仍然不知道三院在哪里,但既然眼前的小姐姐对此一无所知,他就得抓紧找别人去问。

    黎云也不是随便选个方向就跑。

    这就是他家附近。他们一大家子刚才可不是随便散步,而是一起在外头饭店吃了饭,正准备回家。

    黎云爸妈和外公外婆还在家里照顾他的小弟弟。

    黎云直接冲回了家,被居民楼的防盗门给拦住。

    他拼命按着自己家的门铃。

    很快,对讲机被接起,黎云听到了外婆的声音。

    “哎,是什么东西忘带了?”外婆的声音里带着担忧。

    黎云没有注意到,自顾自大喊:“外婆!外婆,三院在哪里?姑姑她有危险!”

    “喂?有人吗?”

    “外婆!”黎云的喊声停止了。

    “有人吗?”

    咔嚓。

    对讲机被挂断了。

    黎云呆呆看着对讲机。

    “她听不到你的声音。你现在灵魂离体……”女孩的声音在黎云身后响起来。

    黎云转身从她身边跑过,见到小区长椅上坐着的一对老夫妻,立刻眼睛一亮。他冲上前,伸手想要抓住那个老头,“张爷爷!你听到我说话吗?张爷爷,我要去三院!”

    老头像是有所察觉,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黎云看到他的手穿过了自己的手掌。

    做完这个动作,张爷爷又和自己的老伴说起话来。

    黎云松开手,退了一步。

    他想起自己死亡时的经历了。

    谁都看不到他,谁都听不到他的声音。

    那时候……那时候只有那个白色的大哥哥……

    黎云茫然地看着周围,想要找到那样一个微微发光的身影。

    “我帮你去问吧。”

    黎云的视线顿住,看着女孩。

    “我帮你去问,但你得好好想想,那个白色的大哥哥到底是谁。要是他出现了,你得求他帮我个忙。”女孩和黎云谈起了条件。

    黎云想都不想就答应下来。

    女孩没有多说什么,满意地点点头,身影在原地消失。

    黎云连忙跑到了女孩原来站的地方。

    他很快就又看到了女孩。

    女孩飘在半空,跟着一个路人。

    那路人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解锁屏幕后,露出了一丝疑惑。但他还是按住了屏幕上的按键,对着话筒说道:“三院在宛南路。你要去三院做什么?”

    语音消息发出,路人再一看屏幕,又说道:“地铁七号线能到吧。你到底要去医院干嘛?你不舒服吗?你家附近就有三甲医院吧?”

    女孩冲着黎云比了个拇指,也不再绕着那个青年飞。

    “七号线……地铁站在……在那里……”黎云想了想,连忙往小区外冲。

    黎云从没有自己单独一人乘坐过地铁。

    他现在一点儿都顾不上害怕,直接在人群中穿梭。检票入口都被他穿了过去。

    他在站台内,研究了一会儿换乘线路,默默背下,就挤进了地铁车厢。

    一仰头,黎云看到那个女孩吊在扶手上。她的体型让她刚好能卡在扶手和车顶的间隔中。她还将一只脚穿进吊环,悠闲地一晃晃。

    这个和周围吊环摆动轨迹不同的另类很快被人注意到。

    有个姑娘盯着那吊环看了很久,都没有伸手去抓。她艰难地拉着位置有些远的一根扶手柱子,视线却停留在那个吊环上。

    “你被人发现了!”黎云急忙喊道。

    女孩垂眼一看,忽的露出了一个坏笑,那只脚更加用力,直接勾起了吊环,将吊环的螺丝硬生生掰断,让它绕着栏杆转了一整圈。

    姑娘长大了嘴巴,在短暂的呆愣之后,一个激灵,往车门口挤过去。她几乎是落荒而逃,车门一开,就冲了出去,没回头地跨上了出站的台阶,都没有看一眼旁边空无一人的扶梯。

    女孩哈哈大笑,笑得花枝乱颤,连带着那个套在她脚上的吊环也跟着不正常地抖动。

    黎云生气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女孩止住了笑,继续晃荡着那只脚,“不为什么。我就是闲得无聊。”她翻了个身,低头看着黎云,“你说你死过一次,又活了。你死的时候做了什么?”

    黎云摇头,“我什么都没做。”

    一开始是以为碰到了人贩子,一个劲地跑,后来就被白色的大哥哥带着去和家人告别。

    “你死了多久?”女孩又问。

    黎云想了想,“姑姑他们说我失踪了好几个小时,从中午到晚上十点、十一点多……”

    “哦。”女孩淡淡说道,“我死了有七十一年了。”

    黎云睁大眼睛,震惊地望着女孩。

    “七十一年呐……不找点事情做,我就会和其他鬼一样,变成疯子了。”女孩的语气并不显惆怅。

    这话没说完,她就垂下手,撩拨了一下底下一个男人的头发。她嘿嘿一笑,一甩头,将自己的长发覆盖在了对方的头发上。

    那个中年人并未察觉,还直视着面前的车窗玻璃。

    黎云在底下张了张嘴,想要阻止,可想到女孩刚才的话,他又有些说不出口。

    车子到达了下一站,有乘客进出,中年人却没有动。

    车子重新启动,中年人的身体因为惯性轻轻晃了晃。

    他还看着对面的车窗。

    没了明亮的站台和明亮的广告牌,车窗就成了一面黯淡的镜子。

    中年人在那上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突然绷紧了脸,快速抬手,有些着急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他做这动作的时候,很是娴熟,看那手势,像是要调整一下发型。

    只是,他做到一半,就顿住了。

    他的手放下,放到了眼前,手中抓着自己每天都会保养的假发。

    周围的乘客都错愕地看着这一幕,不由自主瞄了瞄中年人头上那稀疏的几根毛。

    中年人自己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头顶。

    他摸到了顺滑的秀发。

    他抬起眼,看看车顶,再看那面窗户,又转头看看周围的乘客,慢慢的,他发出了一声大叫,拼命冲到了车门,怒拍车门,“下车!快让我下车!有鬼!有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