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152章 烧纸钱(1)【感谢风@传人对青叶的打赏】

第152章 烧纸钱(1)【感谢风@传人对青叶的打赏】

 热门推荐:
    黎云洗漱完下楼,就见他的三位同事正在吃外卖。薛小莲还叫了他的那一份。李叔打了招呼后,就招手让他快来吃饭。

    三个人好像都忘了昨天发生过什么,好似他们昨天晚上就非常有同事爱地吃了一顿普通的烤鸡夜宵。

    黎云觉得自己在这四人中,就是最大惊小怪的那个,心里有小小的羞愧。

    他连忙坐下,给三人道了歉。

    薛小莲微笑着说不用。易心毫无反应,继续吃饭。李叔也就是拍拍他的肩膀。

    他们这小公司,不用考勤,也没有业绩一说,迟到早退,上班摸鱼,都无所谓。黎云睡了一个上午,在两位半的前辈——李叔顶多靠年龄算半个——眼中,那就是小事。李叔现在也淡定了,对于工作没有那么高的热情。

    薛小莲边吃饭,边对黎云说道:“吃了饭你和我去找一下这里物业。”

    黎云的筷子顿住,惊讶道:“我们真的要搬去四楼?”

    这个四楼,是金荣大厦真正的四楼。

    昨天薛小莲是当着众人的面这样说的,可黎云和李叔都以为她也就随便找个借口,帮黎云脱身。

    李叔这会儿也放下了筷子。

    只有易心仍旧在吃饭。

    “总要做做样子。之后还可能要被查税。唔,要是在税务局里那里挂了名,就很麻烦了。”薛小莲解释道,“换公司还得老板去跑手续。”

    她说的麻烦就是他们这独特的小公司换壳的麻烦。

    “还有搬家,选新的办公室,重设法术……”薛小莲又补充了一些麻烦的地方。

    简而言之,就是他们临时演戏,度过这次麻烦,比换个地方从头再来要容易。

    “你们不会那种、那种障眼法吗?”李叔问道。

    薛小莲和易心都是摇头。

    妖怪中大概是术业有专攻。老板会很多法术的样子,但薛小莲和易心就一窍不通了。这可能是由他们的原形决定的,也可能是实力……

    黎云想象了起来。

    “最近装装样子,搬到四楼,上一段时间的班。之后再看吧。”薛小莲说道。

    黎云他们当然不会反对。

    吃了饭,收拾了东西,黎云就陪着薛小莲下了楼。

    他们从特殊通道离开金荣大厦,绕到了正门。

    到时候演戏上班,可能也就他们两个来干。易心最近醉心于和人邂逅,刚才吃了饭,就马上跑出去了。李叔则年纪太大,有些不太合适。

    黎云感到了几分不自在,路上还问薛小莲,这样走,别人能不能看到他。

    “你走我旁边,别人当然能看到你。别离太远了。”薛小莲回答,“进了楼,就没事了。”

    黎云点点头。

    这证实了黎云之前的猜测:老板在金荣大厦不止布置了两层空间和一条通道,还对整栋大楼都施了法。

    薛小莲走在前面,和保安打了个招呼,说明了来意。

    她提到“新生传媒”的时候没有压低声音,周围进出的上班族都能听见。

    保安吃了一惊,但还算镇定。可能是昨天物业经理就对他们说过了。

    那些上班族就不那么冷静了。一个个都偷瞄着薛小莲和黎云。

    薛小莲的外形就很扎眼,进来的时候,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现在更是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了。

    黎云还听到了有人惊呼、抽气和摔倒的声音。

    摔倒的动静实在是太大,让黎云不禁转头看去。

    他看过去后,就愣住了。

    跌成一团的三个人正是他昨天见过的三位。他对他们都有印象,正是这三人讲故事的讲故事、抬杠的抬杠、提议的提议,结果一群人跑去了四楼,又被吓得逃走。

    黎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只是很意外又遇到了他们。

    他的视线微微移动,落在了三人摔在地上的购物袋上。

    那三人慌里慌张,抄起购物袋抱在怀里,飞快地跑了。

    可黎云还是看到了。

    购物袋里,装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那塑料袋质地不怎么样,能轻易透过一层塑料看到里面的东西。

    “怎么了?”薛小莲转头问黎云,对之前发生的小插曲和身边那些围观党都没放在心上。

    “呃……我看到那几人……他们拎着纸钱……”黎云神色怪异,有些迟钝地回答。

    薛小莲扫了一眼三人消失的走道拐角,“哦”了一声,“搞迷信活动啊。也没什么。”

    黎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保安挂了电话,对两人道:“你们这边进去,左拐,物业办公室在右手边。我们经理已经在办公室了。”

    薛小莲冲他笑笑,谢过之后,就走进了另一边的走廊。

    ※※※※※

    王新用力抱着怀中的购物袋,将里面的塑料袋和锡箔纸都压出了声响。

    他身边的冯东华和葛晓军也好不到哪儿去,脸色发白,眼袋发青,一副快猝死的模样,眼睛里都是血丝不说,那眼珠子还不断颤动着,好似在经历极大的精神压力。

    和他们同行的几个职员都下意识避开了他们,远远打量他们,猜测这三个人是不是发了什么病。

    “我们还是……还是去庙里面吧?”冯东华小声说道,手臂收紧,也是压住了自己抱着的那个购物袋。

    “早上不是就去过了吗?你难道要去武当山,还是嵩山少林寺啊?”葛晓军反问,又抢先说道,“我请不出那么长的假啊!要这样,还不如直接辞职,换个地方找新工作呢。”

    他这么说很现实,但也的确有道理。

    冯东华心中焦急,却没有办法反驳。

    “那不然,换一天?”葛晓军自己提议。

    王新摇头反对,“他们要搬进来了。你现在不烧,等他们搬进来烧啊?还是你们要等下班……”

    三个人一起打了个寒颤。

    “没事的。就是烧纸。很快的。烧完就好了。我们昨天……嗯……她不是说不杀人吗?”

    “对对,她也没杀我们,没杀那个保安。”

    “我看……我看啊,那个公司,和这次的事情关系不大,和这次的鬼关系不大。我们就是抓紧时间,趁着白天那儿没人。嗯……”

    三个人脑袋凑一块儿,含含糊糊地讨论着,旁人离得远,也听不清他们说什么。

    电梯来了之后,他们马上就钻了进去,按了三楼的楼层键。

    三楼一到,他们又是在其他人奇怪的注视下,匆匆跑出去。

    三个人都没有进办公室,而是直奔楼梯间。

    在三楼到四楼的楼梯拐角,他们放慢了脚步。

    “赶紧的吧。”王新催了催站住不动的两人,但他自己也没动。

    还是冯东华先动作起来,将自己抱着的塑料袋拆开,把那些纸钱都倒了出来,又从购物袋里摸出了粉笔,在地上认认真真画圈。

    “两位小姐,我们无仇无怨啊,也没见过面,我们就是听说了你们的事情。我们要当时听到你们呼救,肯定会来救你们的。现在只能表表心意。你们早日投胎,在地府吃好用好。”冯东华一边画圈,一边振振有词。

    王新和葛晓军也附和着,掏出打火机,将那些纸钱点燃。

    他们赶时间,就直接将一堆纸钱一块儿烧了,还不断用事先准备好的塑料棍子撩拨着火星,让它们烧得更快。

    不一会儿,这堆纸钱就全成了灰烬。

    三个人又郑重磕了头,抱着另外两袋纸钱上了四楼。

    三人都没发现,在他们离开之后,地上的灰烬无风自动,飘扬起一些碎片,又重归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