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158章 吊死(2)

第158章 吊死(2)

 热门推荐:
    【太爷、太奶他们虽然觉得大伯公带着胎记,还发生过那种事情,不太吉利,但肯定是心疼自己孩子的。知道人是这样不明不白死了,不是出意外死的,他们就有些受不了,要讨个说法。

    村里报了官,但那时候没什么刑侦手段,也就是到处找村民问,看谁能有点发现。结果当然是什么都没有。

    家里面想要把大伯公安葬了。那个风水师傅就说不能随便葬,大伯公已经进过原来那地主家的祖坟了,现在迁坟,就得放一块儿。大意是这样。我们家肯定不同意。为了这件事吧,吵了很久。新地主愿意给钱,村里面的人就帮着劝,还有些不认识的泼皮,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会来我家捣乱。好像是就因为这个吧,我爷爷的爷爷,当时还建在的,走路上被那些泼皮撞了一下,摔断了腿,没多久就去世了。

    我太爷、太奶他们没有办法了。他们收了新地主给的钱,把大伯公尸体给了他们,带着我爷爷、姑奶奶就从村子里面搬走了。

    他们一直觉得,大伯公肯定是被那个新地主找人弄死的。就是怀疑大伯公是原来地主家什么人的投胎,要修新房子,得做法事之类,就要将大伯公给送过去,和原来地主一家葬在一块儿。

    爷爷和姑奶奶他们从搬走之后,再没回过那个村子。但他们也没有搬太远。钱不多,走不了太远。所以他们后来也听说过,翻修后的宅子闹鬼了,又要做法事,又要重修之类。这样折腾了好些次,就不在原来的宅子上建新房了,改到农田上,新建房子。有几家村里人的农田就被收了回去。爷爷他们说,大伯公的事情肯定是村里人告诉新地主的。不然一个外来的人,怎么会直接找上大伯公一个小孩?那个风水先生要真有本事,为什么后来还会闹鬼?村里那么多年,也就大伯公走失的那事情,比较灵异,其他时候都太太平平的。可能就是大伯公被杀了,还被塞在别人家的祖坟里面,才不能安息。

    我爷爷和姑奶奶也说,老了之后,他们想过将他们那个大哥找回来。以前是环境不好,封建迷信,也没钱。后来可以想办法了,但村子早就没了,城市扩建,把那地方合并了。农田、老宅、新宅,还有坟地,都没了。没有办法找回来了。

    我觉得,大伯公可能真的是原来地主家的人,投胎转世了,重新开始了。就跟爷爷说的那样,原来地主家还住在老宅子里面,但他们不闹事,一直太太平平的。因为大伯公的死,才让事情有了变化。他们都不是那种很凶的鬼,如果好好处理,大概就没有大伯公的悲剧,也没后来的事情了。】

    ————

    吾日三省吾饭:【我家里老人也是将胎记看做是上辈子留下的痕迹。家里老人也迷信,不过没发生悲剧,就是挂在嘴上,说那个亲戚以前打仗死的。他是胸口有个纹身,像是枪伤。】

    广场上的张先生:【p主最后的结论应该是对的。大伯公是地主家的转世投胎。地主家都吊死,有人没转世,有人转世,说明他们自杀的时候,心情是不一样的,但都比较平稳。那位风水师要是有真本事的人,做法事超度,应该就能送走原来的地主一家。可惜他用了一个偏激的方式。】

    ——seven_gd:【这种江湖骗子肯定要撺掇人用偏激的方式啊。这就是洗脑方法。越是激进,越容易让人相信。嘛,前提是故事是真的,不是小编编出来的。】

    云撸猫日常:【大伯公好可怜。】

    ※※※※※

    他叫黎云,是个普通的高中生。

    最近,他有些慌。

    在热搜上短暂停留一阵的“黎云事件”就是罪魁祸首。

    他关注了那个叫怪谈异闻的微博,看到前几天它断更的时候,还觉得松口气呢,没想到这账号突然又开始更新了。

    不过,他的这种惊慌和轻松都不严重,就像是观看一部恐怖片,紧张刺激,让人肾上腺素分泌,有小小的爽快感。

    有时候,他会想想自己碰到了这种事情该怎么办,但他也就是想想,和想想自己万一在转角撞到个漂亮妹纸该怎么办一样,是大脑无意识的行为。

    想过之后,就抛到脑后。偶尔又会想起来,接着再放一边。

    “走了啊。”同学招呼了一声,一巴掌拍过来。

    黎云应了一声,背上了书包,但没收起手机,将怪谈异闻新发的故事看完之后,才关了屏幕。

    “晚上吃什么?”同学问道。

    黎云随口说了个小饭店的名字。

    他们两个报了个补习班,周一、周二晚上上课,便两人一起在外头吃了晚饭,直接去上课地点报道。

    十月末,天黑的时间已经提前。

    原本回家的时候天空微亮,气温也凉爽舒适,现在可就只能顶着夜色回去了。

    黎云和同学边走边聊游戏,时不时还会激动地比划一下。他们没有刻意压制音量,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让他们不需要特别安静地交谈。

    走到十字路口,两人等起了红绿灯。

    黎云还转头看着同学,听他说着一个大招秒掉三人的光辉经历,就感觉到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黎云随意地瞥了一眼,见马路对面也是好几个等红绿灯的行人。

    人群中,一个女人很显眼。

    她像是彩色画面中唯一的黑白人物,又像是反过来,是黑白录像中唯一的色彩,散发着刺目的光,带来一种压抑感。

    黎云怔了怔,盯着女人看了一会儿,眼前一辆公交驶过,阻挡了他的视线。

    “看什么呢?”同学用胳膊肘顶了顶黎云,“有美女?”

    公交车开走,黎云重新看到了街对面,但已经找不到那个女人了。

    “没什么。”黎云没放在心上,对同学吐槽道,“你讲了半天,是秒了三个菜鸟啊。”

    “里面有一个肯定不是。”

    他们又聊了起来,等到绿灯,和其他行人一起过了马路。

    两人住在相邻的小区。

    到了小区门口,两人才意犹未尽地分开。

    黎云进小区之后,又生出了那种怪异感。

    他转头看看,见到了准备散场的广场舞大妈。大妈们穿得花花绿绿,但扫一眼就知道,她们中没有混着年轻的女人。

    黎云皱着眉,疑惑地继续往前走。

    走过两栋居民楼,拐个弯,就到了他家所在的那栋楼。

    拉开沉重的防盗门后,黎云没有特地关门。一般等他上了一层楼梯,那门就自动关上了。这个时间,正好和声控灯关闭的时间相当,声控灯会因此闪烁一下,重新亮起。

    这次,黎云上了一层半后,楼里都黑了,才听到了关门声。

    黎云下意识扭头看向楼下。

    灯重新亮起的瞬间,黎云仿佛是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黎云心中一惊,但一眨眼,就发现楼下什么都没有。

    他心惊胆颤地抓着扶手,往下探头。

    楼下的确没人。

    黎云呼了口气。

    声控灯又熄灭了。

    他忙跺跺脚,让灯又亮起来。

    灯一亮,他提心吊胆地看了眼楼下。

    什么都没有。

    黎云彻底放心下来,拾级而上。

    哒、哒、哒……

    黎云没有听出来,自己的脚步声是一种微妙的二重奏。

    他迅速上楼,掏钥匙开门。

    他的父母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转头看了一眼,招呼了一声。

    黎云回了一句,反手关门。

    门外,彭思晴的身影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