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225章 假人(12)

第225章 假人(12)

 热门推荐:
    范晓诗的三个室友很义气,也可能是因为住在同寝室,范晓诗的麻烦也多少影响到了她们。她们答应陪着范晓诗一起去找那座教堂。

    四个人虽然都没说,可她们心里都对这次能不能找到那座教堂充满怀疑。

    她们按图索骥,寻找杨仓路。

    到了附近,四个女生就发现地图指出的路线进了死胡同。她们找周围店家打听,进了公园,又向公园内的大爷大妈打听,才稍微弄懂了路线。

    但在岔路口的时候,四个人就分开了。

    范晓诗也没留意事情具体是怎么发生的。她们好像就是被绕圈散步的大爷大妈给冲散了。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最后踏上那条林荫石子路的只有范晓诗一个人。

    范晓诗当时也没想起来,等推开公园的小门出来,她还在确定路线呢,就看到了一老一少两个路人。

    她问了路,话说出口后,就有种恍惚感。

    有关杨仓教堂的事情从脑海中掠过。

    她没有关注那两个路人的回答,先回过头,看向那条散布着斑斑点点阳光的石子路。

    她莫名感到了几分寒意。

    她的室友一直没有在那条路上出现。她不知道出问题的是她,还是她的室友。她期望不是自己……这么想有些自私,可她太害怕了。身上冒出的冷汗浸湿了衣服,让她冷得直哆嗦。

    “你没事吧?”

    范晓诗差点儿吓得跳起来。她的反应吓到了面前的一老一少。

    黎云没想到这姑娘反应那么大。他打量范晓诗的面容,确认她只是很憔悴,并非那种奇怪的东西后,才稍稍放心。

    “你没事吧?”黎云又问了一遍。

    范晓诗惊慌地摇头。

    “你要是不舒服,还是早点回家吧。要不要我们送你到外面马路,帮你叫辆车?”黎云好心地说道。

    这姑娘是来找教堂的。

    那个教堂里的老者没有对黎云和李叔做什么,但黎云他们也不清楚他的底细。老者没有对黎云和李叔出手,可能仅仅是因为看出他们有靠山的缘故,投鼠忌器,而非什么好心。

    黎云的提醒,没得到范晓诗的理解。

    “我没事。我没事……”范晓诗急忙回答,低下头,赶紧往旁边走去。

    她跑的方向是小区,而不是活动室。

    黎云见状,稍微松了口气。

    不是去教堂就好。

    他还有些踟蹰,站在原地看着,就见范晓诗跑了几步后,回头望过来,和他的视线一对上,又惊吓地掉头就跑。

    “我很吓人吗?她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黎云纳闷地问李叔。

    李叔摇头,“我看这姑娘是遇到什么事情了。那个教堂很有名吗?”

    黎云想想自己在网上搜到的情况,不确定起来。

    搜索网站上能找到的都是公开的内容。要是某些灵异爱好者有自己的小论坛、小圈子,外界要搜索到某些信息就很困难了。

    或许那个杨仓教堂在这种小圈子里就很有名。

    “我看她还会找过去。”李叔说道,“这种没有办法。”

    你能阻止一个人自杀,但你不能阻止一个人作死。作死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在作死。

    黎云跑到杨仓教堂来之前,也不知道这地方这么诡异。他们两个可能是运气好,才只是虚惊一场。下次再来,就未必有这种运气了。

    “这里的人都好好的,应该没什么吧。”李叔又说道。

    他指的是周边小区、菜市场和公园里的人。

    黎云下意识转头看了眼活动室。

    他没觉得这边的人都好好的。

    可话说回来,他看到的那么多的鬼,真的都是这附近的死者吗?

    李叔背着手,往公园小门走去。

    黎云跟了上去。再踏上公园的那条石子路,他就没感到异常了。

    阳光只是被树荫遮挡,石子路上光斑点点,仿若深夜星空的倒影。

    走了一阵后,他们就都听见了公园里的喧闹声。

    好似从深山老林回到了热闹人间。

    黎云和李叔都感到身上一阵轻松。

    与他们相比,跑了一路的范晓诗就很紧张了。

    她拐到了小区的居民楼之间,回头看了好几眼,见那两个人没有追上来,才喘了口气。

    她一回头,就看到了一楼窗户中的一张脸,再次吓了一跳。

    那个中年大妈奇怪地看看她,就收回视线,低头做着什么事情。

    范晓诗咽了口唾沫,往前走了几步后,慢慢放缓了脚步。

    她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

    照理说,她该回去找她室友的。可要回去,就有可能碰到那两个陌生人。

    她也应该去找教堂。之前问路的时候,有个老爷子说,出了公园小门就左转……她没走错,但眼前只有居民楼,不见任何像是教堂的建筑。

    范晓诗停下脚步。

    她想起自己还有手机,赶紧掏出手机,想要联系室友。

    哐——

    范晓诗手一抖,捏住了掌心中的手机,警惕地回头看去。

    之前见到的大妈拎着一袋子垃圾出来,拎袋子的手和身上的围裙都是湿漉漉的。

    大妈将垃圾扔进了楼对面的垃圾桶,一转头,就看到了范晓诗。

    “小姑娘,你找几号楼啊?”大妈嚷嚷着,问了一句。

    范晓诗小声回答:“我找这里的教堂,杨仓教堂。”

    大妈看了看她,“哦。今天来找那个教堂的人真多……”

    范晓诗怔愣了片刻。

    “你走错了。你这边过去,看到公园的围墙,沿着那个走,往老年活动室后头走,一直走,看到铁门,出去就是了。”大妈挥挥手,给范晓诗指了路。

    范晓诗道了谢,但没有马上就走。

    她还想着那两个陌生人。

    她这时候才想起来,那两人似乎就是从一条狭窄的缝隙中走出来的。那都不是路,只是公园前的一栋建筑物和公园围墙构成的缝隙……

    之前指路的老爷子说的左转就是那里吗?

    这样说来,那两个人也是去教堂的?

    不对,他们是从教堂回来的。

    范晓诗理清了思路。虽然不知道这样做有何意义,但她下意识就想清楚了这些。

    再抬眼,范晓诗发现那个大妈已经进了楼道。

    她似乎是太入神了,连楼道门哐哐的开关声响都没注意到。她扫了一眼,就见大妈已经回到了室内,又出现在了那个窗口,低头在做什么事情。

    范晓诗的心情已经平静了许多。

    她按照大妈说的,走了回头路。

    从那扇窗户边走过的时候,她的余光仿佛看到了什么。

    范晓诗回了一下头,见大妈正透过窗户注视着她。

    她局促地冲大妈点了点头,就要离开。

    那一瞬,她仿佛看到大妈皱起眉头,脸上浮现出了费解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