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234章 潘瑶(6)

第234章 潘瑶(6)

 热门推荐: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黎云本来就对那个账号有些疑心,换了电脑之后,才放松下来。现在又碰到这样的事情,他难免再次怀疑起那个账号。

    黎云看向易心,就见易心走上前,仰着头,仔细打量被钉在墙上的尸体。

    黎云顺着易心的视线望过去,这时候才注意到,墙上那个人其实不算尸体。

    那只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偶,做工精致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但不是真的就不是真的。

    尤其是那被拉扯的脖子,靠近了就会发现,脖子能扭曲成这样完全是因为这身体的皮肤是某种塑料制成的。身体内似乎也没有骨头作为支撑,整具身体应该如雕塑一样是实心的。皮肤的纹理,皮肤下的血管筋脉,以及凸显出来的骨头,都只是做出来的造型。

    黎云怔了怔,问道:“他……魂飞魄散了吗?”

    作为人的潘瑶早就死了,但这具人造躯体内应该有他的灵魂存在。现在,躯体变成这样,灵魂要么离开了,要么,就是彻底消散了吧。对于鬼来说,这是真正的死亡。

    易心伸手摆弄了一会儿那颗头。

    被捧起来的脑袋对着黎云,黎云正好能看到那双足以以假乱真的玻璃眼珠。

    眼珠内倒映着人,但人影很小,并不是就在近前的易心和黎云。

    黎云下意识凑了过去,想要看清楚那双眼睛中的倒影,就生出了一种被注视的诡异感觉。

    仿佛是玻璃眼珠中的那两个人影正在注视他。那两个人影像是活的一般。

    这种感觉转瞬即逝。

    黎云还是察觉到了这微妙的变化。再看那双眼睛,只能确定那其中的人影应该是一男一女。女人的打扮比较显眼。黎云一下子就将那个女人的轮廓和他前次在幻觉中看到潘瑶太太比对了起来。他看不到这人影的五官,但从打扮来看,应该是同一人。站在潘瑶太太身边的那个人个子很高,一头卷发,穿的大概是西装,身姿笔挺。除此之外,黎云就看不出其他东西了。

    易心已经松了手。

    那颗头晃了晃,贴在了身体胸口处。

    “他是割腕死的。”易心忽然说道,“死在外面墓园,尸体葬了下去。”

    这是易心之前回忆从前的时候没有提过的事情。

    易心又看了看那个假人,“这样子,倒是和他变成鬼之后的样子差不多。他对外一直扮演着活人,面容自然变化。这假人我是第一次看到。原本他不用这些……”

    易心又摸了摸那个假人的身体,“这做工和芙兰的手艺不太一样。”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拉开了潘瑶身上的衣服。

    长袍被她掀起来,裤子也被她毫不客气地扒下来。

    黎云吓了一跳,还没看到什么十八禁的东西,就见易心手一划,那假人的皮肤就像被切开的豆腐一样,露出了柔软的内里。

    黎云能确定这假人的材质应该是塑料,至少外观看起来是塑料。这种材料还有着奇妙的韧性和柔软度。

    易心将手插入其中,摸索了一会儿,一个用力,从里面拔出了一个圆球。

    “这是什么?”李叔疑惑地问道。

    “人偶的球形关节?”黎云马上说道。

    “嗯。”易心观察了一会儿,就扔掉了那颗圆球。

    她将假人扔在原地,离开这间卧室,进了隔壁房间。

    易心推开门的时候,瞄了眼门板正中的位置。

    那里原本应该刻了什么东西,现在被划得面目全非。

    进门之后,就看到了有些简陋的工作室。

    工作室里的东西很古旧,那些半木头、半金属的工具,一看就不像是现代手工艺工作室的东西。堆放在架子上的娃娃零部件也很有年代感。

    相对而言比较新的,反倒是这房间的墙面和地板。墙面贴了墙纸,已经有些发霉。地板不是木地板,也不是大理石的地面,而是如墙壁一样,贴了纸。塑料纸有着微妙的木地板花纹,但扫一眼就知道,这肯定不是木地板。

    塑料纸还翘边了。

    易心用脚蹭开那一块,就见露出的地板是一块焦黑的木头。

    这和易心的记忆对照了起来。

    在她不再拜访教堂后,潘瑶将这里简单布置了一番,又让芙兰呆在这里制作娃娃。只不过这一次,芙兰制作的娃娃不再是送给孩子的玩具,也不是特别定制的纪念品。

    “他们离开了。”易心抬头看向了工作室的窗户。

    窗外是明媚的阳光。

    黎云之前就有了这样的猜测,听易心这样说,就更肯定了。

    “是我们打草惊蛇了?”李叔担忧地问道。

    易心摇头。

    “我之前……来教堂之前,我在微博上发的故事,是我编的一个假人的故事。商店里的塑料模特闹鬼,脑袋会转动。”黎云心情沉重地说道。

    易心转身看向黎云,“之前说柚子叶洗澡,你洗了没?”

    黎云呆了呆。

    “是因为那个微博吗?”李叔忧心忡忡。

    这说来是他们的本职工作。老板肯收留他们,不管是不是大发善心,表面上都是雇佣他们管理那个微博账号,顺带做做杂活。要是那账号有问题,他们接下来要处理的问题就是他们的大麻烦,而不是见义勇为了。

    黎云和李叔都只是担忧,并没有多少负罪感。

    他们见过的教堂里的娃娃本来就不是活人。他们虽然也是鬼,但死了都不到半年,那种“我是鬼”的概念还没深入骨髓。杀人会让他们有强烈的心理障碍,但死的是鬼,他们的情绪就没有那么强烈了。

    易心翻了个白眼。

    她还没回答,黎云就垂下了眼,表情也变得晦暗起来。

    黎云有些心慌。

    他死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心慌。

    之前遇到彭思晴,又是一次生死一线,他同样没有这样惊慌。

    那两次死亡的时候,他的想法都挺明确的,就是疑惑和求生。

    现在,他却是有些不知所措。

    这种不知所措还不是“该不该管闲事”的纠结犹豫,而是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就如同学生时期考试的时候,面对不会做的选择题和主观题时,那种截然不同的心情,但又比那种心情要增强几百倍。

    “是因为我的关系吗?”黎云抬眼看向易心。

    易心诧异地看看黎云,突然欲言又止。

    李叔在惊讶过后,也反应了过来,和易心一样,像是有话到了嘴边,又被理智拉了回去。

    “这不好说。我不会算命。你这诡异……这么巧……也够倒霉了。”易心沉吟着,“但现在地府都没了,生死簿那种东西应该也没了……”

    所谓的命运应该不再是早就被书写在纸上的东西。可鬼依然存在,酆都也存在。或许,命运只是不再被神记录下来,而是存在于冥冥之中。

    “要查查看吗?”易心问道,“找算命先生不太靠谱。你都死了。我没听说谁能算死人的命的。但这个事情,可以查查看。潘瑶大概是魂飞魄散了。芙兰她只是带着那些娃娃离开了吧。”

    “能找到?”黎云精神一振。

    “找找看好了。”易心没有给一个肯定的答复。

    原本的未知中出现了一个前进的方向,这对黎云来说,已经是多了一丝希望。

    易心愿意帮忙,则有些出乎黎云的意料。

    他没看到易心的视线扫过了工作室房间的墙壁。

    墙纸上只有一些污迹、霉斑,看不出原本装修痕迹。

    不过,易心还记得这间房原本的模样。她甚至记得她和芙兰拍的那张合照。

    易心的脸上没有浮现任何情绪。

    她很快收回了目光。

    黎云还想说在教堂里找找线索,就听到了楼下传来的脚步声。

    脚步声带着回音,但不算响亮。走路的人有两个,一个步伐虚浮,走得也不快,另一个是急促的小跑声,像是孩子的脚步。

    黎云看向了楼梯。

    “难道回来了?”李叔惊讶地问道。

    易心已经摇头,“不是芙兰。”

    黎云和李叔不知道她是怎么确定的,但既然她这么说,那就肯定不是潘瑶的太太回来了。

    三个人怀着好奇,下了楼。

    他们在楼下看到了一个女孩和她身边的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