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235章 认识的人

第235章 认识的人

 热门推荐:
    黎云和李叔同时认出了这个女孩。他们上次来的时候,就在教堂遇到了她。就连她身边的那个娃娃,都跟上次见到的一模一样。

    女孩似乎没有觉察出教堂的异样。

    她坐在长椅上,双手交叠,望着讲坛的方向。听到动静,她才动作迟缓地转头看过来。见到黎云他们三个,女孩的神情变得恍惚。

    倒是那个娃娃,爬在椅背上,看到人就警惕地直立起身体,仿佛是什么野生小动物,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

    女孩的视线停留在了易心的身上。凝视了易心一会儿,她恍惚的神情消失了。

    她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看向易心的视线收了回去,垂下眼,匆忙站起身。

    那个娃娃骑在椅背上,还警惕地盯着黎云他们。

    黎云以询问的目光看向易心。

    易心没理。黎云能注意到的事情,她这个当事人当然早就发现了。

    她淡定地一个闪身,黎云他们只感到了一阵风刮过,就见易心已经堵到了那个女孩面前。两人有着明显的身高差距。易心的身形实在是难以给人压迫感。

    “我们认识?你是当年教堂里的哪个?”易心问道,口气也不算咄咄逼人。

    女孩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慌乱和难堪来。

    “芙兰应该离开这里了,潘瑶也不在这儿。”易心又说道,“你不知道?”

    女孩退了两步。

    那个娃娃似是反应迟钝,这时候才跳到了女孩身边,抱住了女孩的小腿。

    易心的视线落在了那个娃娃身上,若有所思了片刻,又看看女孩,“你是那对兄妹……”

    黎云和李叔都听愣了。他们看向那个女孩,就见她面色发红,那种羞耻的神情根本掩盖不住。

    黎云恍然大悟,觉得荒谬,又觉得这也算是情理之中。

    “是吧?”易心抬眼看向女孩,脸上是想起什么的那种神情。仔细打量着女孩,她说道:“你是哥哥吧?这是你妹妹,当时死了,芙兰送给她的娃娃应该一起葬下去了,不是这个……”

    娃娃歪着脑袋,望着易心。

    女孩抿着唇,“好久不见了,易……小姐……”

    黎云和李叔这两个不知情的围观群众,都听出了那一声称呼里的复杂情绪。

    易心表情镇定,像是见到了很久未曾联系的人,淡淡应了一声。

    “你这是夺舍了?”易心问这话的时候,语气也很平静,“芙兰做了什么?”

    女孩没回答,又抿着唇,垂下了眼睛。她的两手不禁握成了拳头。

    “你这样,要被黑白无常杀死的。”易心说道,“芙兰也逃不过审判。”

    女孩猛地抬头,“我信了基督教,但主抛弃了我们。黑白无常又有什么资格来审判我们?小妹被鬼杀死的时候,他们在哪里?我死的时候,他们又在哪里?这么多年,我们生活在教堂,受到潘先生和芙兰太太的照顾。能有资格审判我们的,只有他们。”

    她说话条理清晰,语气中压抑着愤怒。

    她看着易心淡漠的神情,在那段话后,忍不住脱口而出:“你都不是人,是妖怪,又是站在什么立场对我们说这种话?你根本不明白……”

    易心没听他说完,就点点头。

    女孩一腔情绪仿佛被泼了冷水,一下子就熄灭了。

    她看着易心和以前有些不同的肤色、妆容,以及那几十年都没改变的神情,好像一下子回到了生前。

    她第一次见到易心的时候,易心就是这样。

    易心当时的男朋友害怕她怕到疯狂,那样歇斯底里、丑态百出地哀求潘瑶出手消灭易心。易心踏入教堂的时候,又是那么的悲伤痛苦。

    她还记得易心站在教堂门口,看着那个男人流泪的模样。

    可不过是转瞬之间,她就擦干了眼泪,和男人分了手,独自离开了。

    她走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表情。

    像是全世界都没有被她放在眼里。

    她的眼睛里没有任何人的倒影。

    “我的确没有立场。只是出于认识的关系,提醒你一句而已。”易心很冷静地说道,又抬手指了指黎云和李叔,“我不喜欢管闲事,但我两个同事比较有正义感。他们大概会找黑白无常举报你。黑白无常管你,也跟你的信仰以及这些年世界的变化没什么关系。他们维持他们的正义,你要有本事,就过你想过的生活。”

    女孩一愣,忽然苦笑起来。

    “我没有杀她,”女孩叹息着说道,“也不是抢了她的身体。她死的时候,我正好就在旁边。教堂很久没有人来了。她来的时候,我们都很意外。她找到这里,给她母亲祈祷——她母亲生病了。”

    医院已经没了办法,绝望的家人只能求助于虚无缥缈的神佛。

    那个女孩拜访了很多寺庙、道观、教堂,每到一处,都虔心祈祷,许下愿望。

    从她的祈祷中,能知道她应该也清楚这样的祈祷没什么作用,只是一种心理安慰。可她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这与其说是为了救母亲,不如说是她自己的救赎之旅。

    她的身体和心理都到了一种极限。那根弦随时有可能崩溃。

    就在杨仓教堂祈祷的时候,女孩猝死了。

    她也不知道女孩到底是死于身体劳累,还是受到了教堂的什么影响。

    她只知道女孩死亡的瞬间,她正好和妹妹藏在椅子下。他们周围还有其他匆忙藏起来的娃娃。等回过神,她的灵魂已经进入了女孩的身体。

    在经历一阵不适后,她就仿佛是借尸还魂,重新活了过来。

    “芙兰去哪儿了?”易心对于这种事情没什么兴趣,转了话题。

    女孩看向易心,无奈回答道:“我不知道。我只是抽空过来……潘先生和芙兰太太……”她欲言又止起来。

    “你的复活给了他们灵感吧。”易心猜测道。

    女孩默然无语。

    黎云的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他们也想用这种办法活过来?这可能吗?不是……意外?”

    “就算是意外,研究一下,找出其中的必要条件,创造出一种可行的方法,也是有可能的。”易心回答道,“那些修炼之人不就是这样创立出那些法术的吗?借尸还魂这种事情,很早就有实例了,可行的方法也有很多。现在只是又多了一个而已。”

    易心说着,看向了那个娃娃。

    娃娃缩了缩头,躲在了女孩身后。

    “我带小妹去过医院的妇产科和儿科。”女孩大大方方地说道,“她一直这样,没有出现什么变化。”

    “哦。”易心不以为然。如她刚才的态度,她对这整件事好像都没有太大的兴趣。

    黎云想起了夺舍了七号身体的一号黎云,还有七号黎云那一套用同名同姓的人的寿命给自己延寿的方法。

    易心说的一点儿都没错,这种事情一直都存在,就跟植物开花结果、动物交配繁衍一样。在被有心人注意到之后,就产生了人能掌控的一套成熟的方法。这或许和耕种、畜牧之类的事情也没多大区别。只是以前活着的时候,黎云不是那个有心人罢了。学校的历史课也不会教这方面的历史发展,不会有专业教人如何施展这些法术,社会上即使有风水、驱魔一类的行业,这些行业也不会像其他行业一样系统化、规模化。

    黎云想问的问题有很多。

    “那个饭店,还有菜市场之前的学校,还有那个活动室……”

    女孩看向黎云,又看看易心,回答道:“十几年前……可能有二十年了……有一对黑白无常来过这里,和潘先生谈过。他们没有谈拢。没多久,学校就搬走了,你说的那三个地方建了起来,围住了教堂。”

    说到此,女孩犹豫了几秒钟。

    “那之后,潘先生和芙兰太太就变得有些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