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246章 妈妈(5)

第246章 妈妈(5)

 热门推荐:
    易心没有关心李菲菲的情况。她只是站在一旁,时不时看向走廊,等着袁昊泽回来。

    李菲菲低下头,也不吭声。她的后背冒出了冷汗。不知为何,眼前这个小个子的女人带给了她莫大的压力。她想到了那个突然出现在教堂的男人。

    李菲菲心中一紧,小心翼翼地抬眼,偷瞄着易心。

    “妈妈……”

    李菲菲又听到了那叫声,吓了一跳。

    易心微微侧头,看向了李菲菲身旁。她眼神漫不经心,只是那样扫了一眼。

    李菲菲的一颗心彻底提了起来。

    这女人也听到了声音。

    那不是她的幻觉。

    李菲菲脑海中闪过了这两个念头。

    她的精神恍惚起来。

    易心什么时候回过头,袁昊泽什么时候已经回来的,李菲菲都没注意到。

    袁昊泽找来的护士搀扶起了李菲菲。李菲菲整个人都靠在护士身上,脚步虚浮地跟着走出了楼梯间。

    “她不要紧吧?要帮忙吗?”袁昊泽问道,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视线移动向了易心。

    易心一脸的担忧,仿佛是没注意到袁昊泽看过来的目光,上前两步,扶住了李菲菲。

    李菲菲身体一僵。

    袁昊泽顺势收回了手。

    要是易心不上前搀扶,他这个有女朋友的大男人的处境实在是尴尬。不扶的话,好像太过粗鲁;扶的话,又怕易心生气。他还没彻底摸清易心的性格,只知道易心温柔又淑女,喜好很文艺,还有些不谙世事的天真,除此之外,易心对恋爱是何种看法,嫉妒心重不重这些,他还一概不知。

    袁昊泽交过不少女友,易心是迄今为止他最满意的一个。他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继续游走在不同的女人之间,可就难以进入感情和人生的下一阶段。要是易心合适的话,他就准备和易心结婚生子了。

    袁昊泽想着这些,看向易心的目光有些打量的意味。

    易心则像是心无旁骛地关心着李菲菲,帮着护士一起将李菲菲扶进了病房。

    袁昊泽的视线她当然有察觉到,正因为如此,她才要好好表现。

    范父、范母从主治医生那儿回来,就见到了这一幕。

    两人都赶紧冲过来,接过了李菲菲。

    易心退后一步,视线扫过这一家三口。她扫视的动作很快,没被任何人发现,但却连李菲菲后脖颈上细密的汗珠都收进了视线中。

    李菲菲的紧张,没有人比易心更清楚了。

    易心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是发现了这个女孩不太对劲,才本能地留意起来。

    这样的事情,她此前就碰到过多次了。有些不会妨碍到她的小东西,她看到了,也视若无睹。就怕遇到的是一些不够聪明的家伙,没事来招惹她,那样反倒是要连累她费点手脚,清除麻烦。

    李菲菲被搀扶着,躺在了床上。

    隔着床板,她又听到了那小小的叫声。背后的床垫下像是有一只小手在那儿摸索,手指划过了她的脊椎。

    李菲菲感到了记忆中的疼痛。

    这具身体从没有受过伤。范晓诗二十年人生中,就没有发生过意外,即使是小时候,也顶多是因为调皮而留个淤青、破个皮,身上都没有留过疤痕。

    李菲菲曾经也是那样的。

    但她死亡之际,身体上已经是伤痕累累。

    沿着脊椎,她的后背上有一条很大的口子。她还记得她从山上摔下来时天旋地转的感觉。那样的剧痛都比不上后来她看到那个男人时的绝望。如果当时就摔死了,或许就没有那么多的事情了。

    李菲菲身上冒出了许多汗珠。她神情痛苦,眼神迷茫,似是回到了那一天。

    “晓诗啊!”范母在旁呼唤着。

    护士连忙跑去叫了医生。

    袁昊泽想要走的,但看李菲菲这情况,一时间他和易心也走不了。

    袁昊泽留意到了床头的病例信息。看到科室名字的时候,他的眼皮跳了跳。

    精神科……

    这可出乎了他的意料,但想一想,又觉得这结果和李菲菲的情况特别吻合。

    袁昊泽瞄了眼易心,拉着她退到了一边。

    范母围着李菲菲,焦急慌张。范父稍微冷静一些,看向了陌生的袁昊泽和易心。

    袁昊泽早预料到了这一出,不紧不慢地解释了事情的经过。他皱着眉头,好似在担心和他没任何关系的李菲菲,那模样就跟普通的热心路人差不多。

    袁昊泽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在演戏。他习惯了这样的做派。不知不觉间,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易心也是一副热心路人模样,但易心很清楚自己是在演戏。她配合着袁昊泽,像是一对有性格相投的情侣,两人还挽着手。易心抓着袁昊泽的手臂,望着李菲菲,那紧张的模样,让范父都打消了疑虑,苦笑着对两人道谢。

    “这没什么。我们只是正好看到了。”袁昊泽客气道。

    易心没回答,视线还盯着李菲菲,但实际上,她看的是病床床底。

    她看到了一团模糊的影子。

    那是未成形的鬼。

    人死后会变成鬼,但不是所有的鬼都跟黎云、李叔一样,一诞生就是完整的鬼魂。

    残缺的灵魂会导致鬼的形态不够完整。

    这样的残缺不是永久性的。

    他们可能变成真正的鬼。

    这其中的发展,就全看天意了,实难预料。

    易心的眉头皱了起来。

    李菲菲的眼神变得愈发空洞。

    赶过来的医生连忙对李菲菲做起了抢救。

    范母大哭出声,被范父用力抱住。

    病房里一时混乱起来。

    袁昊泽连忙带着易心往外走,候在了走廊里。

    “这是什么病啊?唉……我上次看到她,她还挺好的。”袁昊泽叹气道,像是忽然反应过来,对易心解释道,“就是刚才跟你说的,前几天在门诊遇到她,她排队在我后面。那时候看着挺精神的一个小姑娘。”

    易心应了一声,但有些心不在焉。

    袁昊泽仔细看着易心。

    易心仰起脸,和袁昊泽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怎么了?”易心问道。

    袁昊泽摇头,“哦,就是看你好像在想什么。”

    “嗯,我在想她得了什么病。有些可怕。”易心抱住了袁昊泽的腰,将脸贴在了袁昊泽的胸膛上。

    以易心的身高,做出这种动作后,袁昊泽根本没法看到她的表情。

    他揽住了易心的后背,心里还在琢磨易心刚才的反应。

    那是吃醋了吗?还是厌恶?

    易心这两天探望、照顾他,可没有厌烦过。那是恋爱中女人的表现?

    易心要是厌烦照顾病人,将来他老了可怎么办?还有他的父母、易心的父母,将来生病了,谁来照顾?

    他想要的是温柔体贴的完美妻子。

    这种事情当然是可遇不可求的。

    袁昊泽也清楚这一点。

    只是,在考虑着和易心继续交往,并有极大可能会和易心结婚的前提下,袁昊泽想的就多了起来。

    他一时间浮想联翩,视线都失去了焦距。

    “妈妈……”

    袁昊泽回过神,眨了眨眼睛,转着脑袋环视一圈。

    他没看到附近有小孩子。

    那叫声,似乎只是他出现了幻听。

    袁昊泽怔了怔,垂眼就看到易心正望着自己。

    “怎么了?”袁昊泽问道。

    易心摇摇头,露出一个关心的表情,“你累吗?不然,我们先回去吧。”

    “哦。嗯……”袁昊泽犹豫了一下,望了眼病房内。

    病房内突然多了个人。

    那个陌生的女人容颜憔悴,眼神呆滞地望着自己。

    袁昊泽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收紧了手臂。

    易心还抱着他。

    袁昊泽看了眼易心,再看看病房。

    那个女人不是幻觉。她还在。

    袁昊泽感到了一股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