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278章 结婚前夕(10)

第278章 结婚前夕(10)

 热门推荐:
    严玉的模样和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在路灯的光照下,她一副流浪汉的样子,眼神却是一片死寂,不见丁点儿生气。

    在此之前,严玉虽然精神不振,却好歹还能看出个人样来。

    袁昊泽之前并未仔细看过严玉的样子,这会儿不禁吓了一跳。

    他后退了一步,脑海中想到李菲菲找上门的那样子,便又后退了一步。

    严玉没有紧跟上前。她和袁昊泽保持了距离,身体一动不动,只有两瓣嘴唇开合碰触,发出了沙哑虚弱的声音。

    “求求你,告诉我我女儿在那儿吧。”

    袁昊泽身上冒出了一片鸡皮疙瘩,“我不知道你女儿在哪里!”

    “你看到了吧?”严玉充耳不闻,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你看到了那个东西吧?那个东西缠着了晓诗……你看到了吧?你告诉我晓诗去哪里了。求求你,告诉我我女儿去哪儿了。”

    袁昊泽蓦地发现,严玉似是疯了。

    他再次想到了李菲菲那神志不清的模样。

    那个女人死了,死前被鬼缠身,神志不清。那么,她死了之后,灵魂又会去纠缠谁呢?

    袁昊泽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转着脑袋,四处寻找。

    他没有找到鬼魂的踪迹。

    “你看到了吧?它是不是盯上我了?它是不是在这里?”严玉轻声问道。

    袁昊泽差点儿跳起来。他身体哆嗦了一下,再次退步。

    “我女儿在哪儿呢?你告诉我我女儿在哪儿吧……求你了……那东西在这里吗?她看到了什么?”严玉慢慢挪动脚步,向袁昊泽靠近。

    “你别过来!”袁昊泽拔高了音量,破了嗓音,整个人如同炸毛的动物,一下子绷紧了身体和神经。

    严玉并没有停下。

    她脚步未停,嘴巴也没停下。

    “求求你……她在哪儿?它在这里吗?”严玉颠来倒去地呢喃着。

    袁昊泽慌得掉头就跑。

    他跑到了路口,警惕地转头看去,就见严玉还在缓慢挪动步伐。

    他似乎是甩掉了严玉,毫无阻碍地一路跑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居民楼。

    在掏钥匙开门的时候,他才想起来,严玉知道他住在哪里。

    袁昊泽转过了头,没有看到严玉。

    可他仿佛预见到了过会儿可能会出现的那个身影。

    她一定会跟来的。

    袁昊泽抱住了脑袋,只觉得呼吸困难。

    “你进去吗?”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袁昊泽一惊。

    他猛地转身,后背撞在了居民楼的防盗铁门上。

    完全陌生的男人眼神平静地打量他,“你进门吗?你是找人的?”

    袁昊泽吸了吸鼻子,摇摇头。

    他将钥匙插入了锁孔,有些手抖地开了门。

    那个男人似乎也住在同一栋楼内,就站在他身后等着他开门。

    袁昊泽示意对方先进去,这才摆脱了那种视线。

    他也进了楼,脚步沉重地上楼。

    在到达他家所在的楼层时,前头的男人停下了脚步,转头看来。

    袁昊泽不明所以,想到了许秀心提到的邻居的事情。

    对方可能又是个听说了他“事迹”的邻居。

    袁昊泽皱起了眉头,只想要尽快回家。

    “先生,你好像遇到了什么了麻烦。”对方突兀地开口,“我是说,有什么脏东西……”

    袁昊泽一个激灵,瞪大眼睛看向那个男人。

    男人淡定地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加个好友,我们可以详细谈。我在这边有临时的工作,租了顶楼的房子。你遇到的问题可能会影响到我这边的状况。你要是不相信或者不愿意的话……最好是这几天就给我一个答复吧。如果你不愿处理,我只能另外找房子了。”

    仿佛是做一件举手之劳的事情,男人随意解释了自己的动机,当着袁昊泽的面开了微信。

    袁昊泽还有些回不过神。

    他瞄见了男人手机界面上显示的一些内容。

    这匆匆一瞥,他只看清楚了几个鬼画符一般的头像。

    男人晃了晃手机,示意袁昊泽加好友。他看了袁昊泽一会儿,似乎觉得袁昊泽不愿配合,就准备收起手机。

    “这样啊……”男人说道。

    “等等!”袁昊泽慌忙叫住了男人,“你……呃……”

    “我是做这行的。”男人笑了笑,“现在很多人都不相信这种事情了。不过,真遇到了,不信也得信了。”

    “我遇到的东西……已经没了啊……”袁昊泽支吾着说道。

    他的确遇到了脏东西。自那之后,就麻烦不断。

    这让他想起了一些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说法。

    “你能改运?帮我转运?”袁昊泽又问道。

    他过去可从来没信过这个。

    他一向觉得这都是女人家喜欢的东西。男人嘛,顶多是研究研究风水。风水一说,他也的确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能和风水联系到一起的,便是运势了。星座、占卜什么的,他就又不信了。可遇到脏东西之后倒霉……他或许真的应该做点什么。这些天以来事情不断,他都没有办法好好思考这不断发生的变故。

    袁昊泽有些后悔,转而又期盼地望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不动声色,“你遇到的东西还在呢。”

    袁昊泽一怔。

    “要驱除那个东西,得花点时间,我也得做些准备。你要有意的话,我们坐下来慢慢谈好了。”男人说道。

    袁昊泽迟疑起来,下意识看了看外头。

    眼前的男人似乎不是什么厉害的高人。那个脏东西可没有盯着他——没有直接盯着他。或许,严玉就是被那东西驱使的。

    男人也转过头,看了眼身边的墙壁,又收回视线,“你不要觉得我危言耸听。那个东西的确还在。”

    “唔,嗯……”袁昊泽含糊地应了一声,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加好友是吧?加了好友再说吧。”

    男人从善如流,和袁昊泽加上微信之后,没有再追着劝说。

    “你想清楚之后,尽快和我联系吧。”男人扔下这句话,就上了楼。

    袁昊泽心中犹豫不决,进了家门,他都没能轻松下来。

    许秀心和袁健翰都在家中。两人的精神也不太好。袁昊泽被盯上,他们偶尔也会在楼下看到严玉的身影,也知道了严玉并没有放弃。

    “那个女人又来了?”袁健翰问道。

    袁昊泽没有回答。

    “还是报警吧。叫警察吧。”许秀心说道。

    “叫什么警察?再叫警察来把我们都抓去问话啊?”袁健翰没好气地说道。

    “让警察找她老公啊!她不是还有老公吗?”

    “她老公能管得住她,会让她这样到处乱跑?”

    “那你说怎么办!”

    “我有什么办法?你儿子惹出来的事情!”

    “他不是你儿子啊?我一个人生出来的啊?”

    “行了!你们别吵了!”袁昊泽大吼了一声。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他的呼吸声。

    “我找易心看看……”袁昊泽声音干涩地说道。

    没等许秀心和袁健翰发问,他就回了自己的卧室。

    他没有马上给易心打电话。

    他着实不想打这个电话。

    袁昊泽心里莫名相信,易心肯定有办法解决严玉的事情。

    只是,那个方法恐怕不是什么正常的办法。

    在毁尸灭迹之后,又来这一出,他和易心就真的捆死在一起,无法分开了。

    他也害怕从易心那儿听到那个肯定的答复。

    袁昊泽发了一会儿呆,回过神后,他看到了自己卧室的窗户。

    窗帘拉了起来。他进来的时候没有开灯,房间里很暗。

    幸好这是他从小就用着的窗帘,不是那么厚实,颜色也偏浅,室外微弱的光线仍旧能透进来。

    袁昊泽看着那微弱的光,感觉到的不是心安。

    他慢慢走近了窗边,伸手将窗帘挑开了一些。

    他小心翼翼朝外张望,没花多少力气,他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这是他最近才熟悉起来的身影。

    袁昊泽立刻松手,让窗帘垂落。

    他难受地喘了几口气,还是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手机界面停留在微信上,刚才加上的那个男人没有发来信息。

    这举动不像是骗子。可这个人突然的出现和有些古怪的话,又让袁昊泽无法完全相信。

    袁昊泽关掉了微信,还是准备联系易心。

    在通讯录里找名字的时候,袁昊泽都觉得有些眼花。

    “易心”两个字在他的视线中放大,变得扭曲而恐怖。

    他又是犹豫了几秒,才拨出了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起来了。

    “喂,昊泽啊。”易心的声音传来,声音轻快又甜蜜,“我今天看了婚纱哦。上次看的那个婚纱不够好看呢。今天看到的那款特别梦幻。我发照片给你看看吧。”

    易心一张口,就是一连串的话。

    袁昊泽听得头昏脑涨。

    “易心。”他喊了一声,打断了易心的叙述。

    “怎么了?”易心疑惑地问道。

    “那个女人又来了……那个女人,她盯着我,每天跟着我……”袁昊泽的声音中透露出了几分委屈和不安,“她一直跟着我。我上下班,我回家,她都跟着我。”

    “谁?”易心仍旧是疑惑地问着。

    “那个女人啊!那个……她妈妈……”袁昊泽艰难地回答。

    “啊——”易心拖长了音,“你报警了吗?”

    “报警有什么用?她就是跟着我……”袁昊泽焦急起来,“而且……而且报警的话,警察不得问我……我……”

    他不想提到“范晓诗”这个名字,也不想提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易心温柔道:“没关系的啊,他们找不到尸体的。没有尸体,就没有命案啊。”

    袁昊泽喉咙发干。

    他想问问易心到底对那尸体做了什么,又问不出口。

    易心能淡定地说“没关系”,袁昊泽却不能真的将整件事当成“没关系”。

    “你帮帮我吧。你有办法的吧?”袁昊泽乞求道,“她盯着我……她要是来婚礼怎么办?我们要结婚的啊!她到婚礼上来怎么办?对不对?她这样跟着我,我们怎么结婚啊?”

    袁昊泽说完,就屏息以待。

    “没关系的。”易心还是这个回答,“她进不来礼堂的。婚宴公司都有人看着的啊。”

    袁昊泽心血上涌,更觉得烦躁了。

    “这总归不吉利吧?这不好啊。最好是现在就解决掉。别让她再跟着我了。”

    易心似是陷入了苦恼,无奈道:“可她只是个普通人啊。她只是跟着你。我能有什么办法啊?”

    袁昊泽有心想要发火,却是突然灵光一闪。

    “她只是个普通人,不会做什么的。你不用那么在意。可能时间长了,她就放弃了吧。”易心无所谓地安慰道。

    袁昊泽却是没听进她后面的话。

    “她是个普通人,她没做什么……所以不行吗?”袁昊泽问道。

    电话那头的易心沉默了片刻。

    “是这样吗?你一定要这样吗?我都答应你结婚了,婚纱照、婚纱、酒店、婚礼……”袁昊泽一样一样地数着,“而且,而且还有之前的事情……之前的事情就在我租的房子里……你还不放心?”

    袁昊泽脱口而出那最后的问题,语气中已经带了一丝怨愤。

    “你在说什么啊,昊泽?”易心笑道,“我很放心啊。你都求婚了,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求婚了,却还没结婚;结婚了,也能离婚。

    袁昊泽想到自己和他父亲不谋而合的打算,就感到了不安。

    以己度人,他推测易心也是一样的想法。

    “不然我们先领证了吧?”袁昊泽改口说道,压住了自己的怒火,“先领证,酒水之后再办。”

    他哄道:“结了婚,我们就是夫妻了。我们夫妻一体……”

    “昊泽,我说了,她就是个普通人啊。”易心无奈地说道。

    袁昊泽咬牙切齿。

    说来说去,易心就是不愿出手。

    她一定有办法的。

    她就是不放心……她逼着自己也要下水,她不放心他独善其身。

    袁昊泽冰冷地说道:“我知道了。我先挂了。”

    他没等易心回答,就挂了电话。

    手机很快响起了提示音。

    袁昊泽收到了易心发来的照片。

    照片中的易心穿着婚纱照,笑容甜蜜又幸福。

    袁昊泽只觉得易心的神情太过刺眼。

    退出这对话,袁昊泽又看到了新加上的那个男人。

    要是那个人说的都是真的,还真的有些本事……

    易心很自信,尸体没了,警察没有办法调查。可如果鬼魂犹在呢?这个世界上可是真的有鬼的。他已经亲眼见过了。如果有人能和鬼魂沟通,能从鬼魂身上看到线索呢?

    袁昊泽心烦意乱起来。

    他重新撩开了窗帘。

    严玉还在楼下,还仰着头,望着他房间的窗户。

    她周围走过的人,都会看她两眼,还会顺着她的视线,抬头看看。

    易心的话在袁昊泽脑海里翻涌个不停。

    他的思路很快被客厅里的争吵声给打断了。

    许秀心和袁健翰又吵了起来。

    这已经是他们数天来不知道第几次的争吵了。

    他们也厌恶严玉这个大麻烦,还厌恶易心这个未来儿媳妇,更是烦透了惹来这一切的袁昊泽。

    他们心目中优秀的儿子忽的就形象崩塌,变成了麻烦精。

    如同大多数争吵中的夫妻,他们推诿着教育儿子的责任,将这些过错都算在了对方的头上,话里话外都是对袁昊泽的嫌弃和指责。

    袁昊泽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管都在一下下迸发,如同要炸裂开来一般,让他感到疼痛的同时,又生出了一种冲动。

    “她是个普通人……她什么都没做……”袁昊泽喃喃自语。

    他想起了范晓诗的那具尸体。

    尸体没了……

    尸体已经没了……

    那么轻轻巧巧的,尸体就没了……

    监控没有拍到什么,警察也没有找到他。

    都这么久了,严玉都找到了他了,警察却在那之后再没有来找过他。

    易心是有办法的。

    她一定有办法。

    袁昊泽咬紧了牙关,身体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他想要做点什么,但又手足无措。

    他还在犹豫。

    他的身体先一步承受不住。

    他扶着床,坐了下来。

    他没有马上行动。

    第二天,袁昊泽又在小区里见到了那个男人。

    男人并不多言,只是看到他的时候,点头致意。

    男人还看到了跟着他的严玉。

    袁昊泽紧张得心脏都快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

    男人的视线在严玉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神色不变。

    第三天、第四天……严玉依然跟着袁昊泽,那个男人没有搬走,却也没有再联系袁昊泽。

    袁昊泽只觉得那个男人可能发现了什么。

    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他确定他之前看出来的鬼不会影响到他了。

    那个鬼是冲着他袁昊泽来的!

    所以严玉跟着他……严玉不会停止的……

    袁昊泽的脑内浑浑噩噩,诸多想法充斥其中。

    “……小袁啊,这个事情影响太恶劣了啊。”袁昊泽的上司语重心长地说道,“你的私生活,不能影响到工作啊。”

    袁昊泽没回答,只是握紧了拳头。

    这几天在大脑中盘旋的各种想法好像一下子消失了。

    “不管起因是什么,责任在谁那里,这个事情总不能一直拖着,一直僵着。你和人家好好谈谈啊。”上司继续说道,口吻还算温和,并没有多指责袁昊泽。

    相较而言,公司内的风言风语则甚嚣尘上。

    袁昊泽过往留给人的印象,他突如其来的婚讯,还有严玉偶尔被人听到的话,都让他成了周围人目光的焦点。那样的目光当然不是善意的,甚至说不上是同情。

    袁昊泽从上司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周围偷偷摸摸射来的视线。

    他的心情越发糟糕起来。

    这种心情绝不是担忧和恐惧。

    他又想到易心在那通电话里说的话。

    袁昊泽无视了周围的视线,按部就班地工作、下班。

    本来和他一起下班,会同行一段路的同事找了借口,先一步离开。

    袁昊泽没有说什么。

    他出了写字楼,果不其然,看到了严玉。

    他继续行走,内心确信严玉就跟在他身后。

    半道上,他改了回家的路线,没有回父母家,而是去了他租的房子。

    路上,他多次回头观察,确认严玉还跟着自己。

    袁昊泽掏出手机,给易心打去了电话。

    电话一如既往很快就被接通了。

    袁昊泽平静地提出了约会,让易心晚上到租屋来,易心一口答应。

    他进了自己租的房子,走去阳台,低头一看,就见到了守在楼下的严玉。

    他的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是他父母打来的电话。

    “……你干什么呢?”许秀心一张口就是质问的口气。

    袁昊泽皱起眉头,不耐烦道:“没干什么。我今天不回来了。”

    “他别又在外面惹事情了!”

    袁昊泽听到了父亲高声的斥责。

    许秀心也说道:“你别惹事情啊!”

    “行了。我心里有数。”袁昊泽心情恶劣,立马挂了电话。

    他没开灯,也没准备吃晚饭。

    他一直等着。

    渐渐天黑,室外都变得安静起来。

    他小心翼翼地隔着阳台,观察隔壁。隔壁亮着灯,但没有声音传来。他干脆开了门出去,凑到了隔壁邻居门外听了一阵。隔壁很安静,主人可能正在卧室里休息。

    袁昊泽下了楼,一路都轻手轻脚的。

    他找到了守在楼下的严玉,心跳顿时变得剧烈。

    他冲着严玉招了招手。

    严玉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这才一步步走来。

    “我女儿在哪儿?你告诉我我女儿在哪儿吧。”严玉说道。

    袁昊泽身体有些僵硬,勉强道:“你别说话。你小声点。我带你上去。你女儿在上面。”

    严玉死寂的眼神顿时有了光亮。

    “你别说话!小声点!”袁昊泽压低了声音,警告道,“不然我不告诉你你女儿在哪儿了!”

    严玉轻轻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地上了楼。

    袁昊泽时不时回头看一眼,确认严玉乖乖跟着自己。

    他回到了租的房子,开门之后,让严玉先进门。

    他在后头进去,手按着门锁,按着曾经沾染过鲜血的地方,将门关上。

    咔哒一声轻响。

    正四处寻找女儿踪迹的严玉并没有回头,也没有注意到袁昊泽贴近了自己身后。

    袁昊泽紧张不已,大脑中一片空白。

    他伸出双手,握住了严玉毫无防备的脖子。

    手接触到皮肤的一瞬,袁昊泽就用上了全身的力气。

    严玉虚弱的身体没有做出太多的反抗。

    袁昊泽很轻松地将严玉按在了地上,手指都掐进了严玉的脖颈中。

    他的指尖感受到了脉搏的跳动。

    他的眼睛只能看到严玉的后脑勺。

    他的心跳和呼吸都变得混乱,不知何时,它们都好似停止了。

    袁昊泽突然大喘了一口气,仿佛是溺水的人忽然浮上了水面。

    他的手指有些痉挛,艰难地一根根松开。

    严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昏暗的环境中,袁昊泽只能看到黑色的人影。

    “哈……哈……”袁昊泽喘着气,瘫坐在地。

    空白一片的大脑重新运作起来。

    他哆嗦着,找到了自己的手机,给易心打去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