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304章 凶宅(4)

第304章 凶宅(4)

 热门推荐:
    方晓恬尖锐的叫声变成了哭泣。

    王嘉双手上还沾着血,动作有些笨拙地抱住了方晓恬的肩膀。

    李昂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手一抖,差点儿将手机给摔了。

    陆雨已经彻底呆滞,只会眼睁睁看着茶几上的尸体。

    五人中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谢轩荣这个有经验的玩家。

    他急忙走到了玄关,摸到了墙壁上的电灯开关。

    所有的灯都被打开。

    客厅重新亮起来,阳台也亮起来。

    阳台上并无悬挂着的人影。

    谢轩荣顾不上去查看阳台。他忍着恶心,小心翼翼地靠近茶几。

    茶几上的尸体并非那个管家。管家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具尸体太过逼真了,鲜血都像是真实的血液。尸体胸腹部的伤口极其狰狞。露出来的内脏器官被鲜血淹没。

    谢轩荣看了一会儿,逐渐看出了蹊跷。

    “是假人。应该是假人。”谢轩荣大大舒了口气,用沾着血的手碰触了一下尸体的面部。

    他手上的血迹抹在了尸体的脸上。

    “是假的。”谢轩荣肯定地说道。

    这尸体很逼真,可摸到皮肤,就能感觉到不同于人类肌肤的触感。

    谢轩荣这么说,另外四人也逐渐冷静下来。

    “太恶心了!这太吓人了吧!啊,我的鞋子!”方晓恬叫道。

    王嘉忙举起手,怕自己手上的鲜血滴到方晓恬身上。

    方晓恬起身,躲开了茶几和茶几上的尸体。她走了两步,血脚印就留在了木地板上。

    陆雨和李昂跟着起身。

    两人低头就看到自己的衣服上也溅到了一些血迹。

    “洗手间在哪儿?还有刚才那个人呢?”王嘉问道。

    “有这种布置,不应该给我们先穿一件雨衣吗?”李昂也抱怨起来。他冷静了不少,却是不敢多看茶几上上的尸体。

    谢轩荣直接打开了旁边的带玻璃窗花的木门。

    “洗手间在这里。”

    王嘉紧随其后,也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很干净。

    哗啦啦的水声传出来。

    陆雨看了几眼那具尸体,移开目光,也到洗手间门口排起了队。

    她和方晓恬手上没有沾上鲜血。两人都想要清理一下衣服。

    方晓恬抓着陆雨的手就抱怨起来,她很快将矛头转移到了谢轩荣身上。

    “你在哪儿找的这家店啊?这个太过分了,要差评啊。要是洗不掉,我还得找他们赔钱啊。”方晓恬说道。

    谢轩荣已经洗了手,让开位置。

    王嘉示意方晓恬先清理,自己举着沾血的双手,站到了一旁。

    “就是网上搜到的。能找到的几家我都玩过了,都没更新内容。这家是新的。”谢轩荣也有些懊恼,继而又兴奋起来,“你们不觉得很帅吗?交代背景和最后关灯、出现尸体,很厉害啊。就是忘了给我们一次性雨衣。到时候跟他们说说吧。”

    陆雨不得不承认,谢轩荣说得很有道理。

    刚才的气氛绝佳,最后魔术般的表演也非常精彩。

    虽然受了惊吓,可陆雨并不生气。

    方晓恬是最生气的那一个,也只是气道具鲜血弄脏了自己的衣服。

    “喂,你们弄好了没?那个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阳台上也没人。”李昂在外面叫道。

    谢轩荣走了出去。

    剩下三个人迅速做了清理。

    方晓恬松了口气。那些血液不知道是什么道具,清洗起来倒是容易。

    也可能是店家早就做了准备。放在洗手台上、撕了标签的洗手液,正好就能洗掉这些血迹。在洗手台边上,还有电吹风。

    两个女生都弄干净了,这才离开洗手间。

    “李昂,你不洗洗?你衣服上沾到了。”方晓恬说道。

    李昂摇摇头,随手擦了擦自己的牛仔裤,“没什么。”

    他和谢轩荣正在观察阳台。

    窗帘拉开后,阳台就彻底露了出来。

    阳台的窗户被木板封闭。木板看起来还是实木的,很厚实、坚固。

    阳台上方有晾衣杆,地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没有投影仪……刚才那个效果是怎么弄出来的?”谢轩荣很是惊奇。

    王嘉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我们这就开始游戏了?是不是要调查这个啊?”他指了指茶几上的尸体。

    “衣服口袋里可能有东西。”谢轩荣回过头来说道。

    方晓恬拉着陆雨退开,“我可不要碰那个。我刚洗干净。”

    陆雨也不想碰那血淋淋的尸体。

    她和方晓恬围着一旁的柜子察看。

    柜子旁边的小桌上有热水壶。柜子中摆放了杯碟、茶叶、点心。

    刚才,那个管家就是从这里取出东西。那些放在茶几上的茶点现在已经不知所踪。

    柜子旁的墙壁上就挂着宣传海报。

    陆雨盯着海报看了一会儿,正想要伸手,就听到了李昂的声音。

    “有钥匙。”李昂从那尸体的口袋里找到了一串钥匙。

    钥匙上没有挂钥匙链,一共三把钥匙,一把黄铜色,另外两把中,一把是普通的银色钥匙,另一把则是防盗门的钥匙。

    “这个看起来像是门锁的钥匙。”谢轩荣接过了钥匙,朝房间里唯一一道全是木头的房门走去。

    “那这个房间是什么?厨房吗?”王嘉打开了另一扇镶嵌着玻璃窗花的木门。

    两人同时开了门。

    王嘉打开的是厨房,谢轩荣打开的是卧室门。

    “居然有厨房。”李昂对厨房更感兴趣。

    王嘉随手开了厨房里的冰箱门,“有饮料,还有吃的。”

    “这都有?这个游戏时长是多久的啊?”方晓恬走去了厨房。

    “是不是他们工作人员吃的东西?”陆雨也被吸引了过去。

    “有可能。”王嘉说道。

    李昂在厨房里翻箱倒柜起来。

    “你别乱翻了吧。”方晓恬说道。

    “这都没有指示牌。他们搞那么大,就是说所有房间都可以探索吧?”李昂说道。

    陆雨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去,就见谢轩荣还站在卧室门口,一动不动。

    “阿荣,你干吗呢?”陆雨问道,“房间里有什么?”

    谢轩荣转过身来。

    陆雨看到他一脸惨白,神情非常难看。

    “怎、怎么了啊?”陆雨不安地问道。

    其他人也都看向了谢轩荣。

    哐当一声巨响。

    像是锅子之类的东西落在了地上。

    陆雨一惊。

    她下意识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李昂打开了上方柜子的柜门,落在地上的锅子应该就是那里面掉出来的。

    “吓死我了。”方晓恬抚着胸口。

    李昂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他捡起了地上的锅子,想要塞回到柜子中,却怎么都塞不进去。

    柜子里面似乎装了太多的东西。所以李昂一开柜门,勉强塞在里面的锅才会掉出来。

    李昂干脆放弃,将锅放在了外面。

    四个人这时候重新想起了谢轩荣。

    四个人一起看向了卧室门。

    本应该站在那里的谢轩荣却不见了踪影。

    “阿荣?”陆雨喊了一声。

    “阿荣进去了?”李昂问道。

    四个人走向了卧室。

    卧室里是空的,不见人影。

    卧室的窗户像是阳台一样,被木板封死。

    “阿荣?”陆雨又喊了一声。这次,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没有人回答。

    “不会吧?”王嘉和李昂两个男人走进了房间。

    方晓恬抱住了陆雨,“谢轩荣,你别吓人了啊!”

    这样说着,方晓恬的眼珠子乱转,想要在这一眼就能看到全貌的房间中找到谢轩荣的踪影。

    电脑桌下没有人;床底下没有人;衣柜中没有人;放满书的书架中不可能藏人。

    这小小的房间里再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啊?”方晓恬都快要哭出来了。

    王嘉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电话分机。

    “忙音。电话是好的。”王嘉有些困惑。

    “搞什么啊?”李昂焦躁地说道,随便扯了几下床单。

    那床单是老式的印花床单。

    陆雨看着那床单、枕头,不禁想起了自己小时候。

    她看向了就在门口的书柜。

    书柜中的书有恐龙百科、名著青少年选读、小学作文选、漫画……这些书新旧参半。那本似乎被翻过多次的小学作文选让陆雨又感到了几分亲切。

    她觉得这密室游戏的道具非常精细,像是制作精良的电影场景。

    再看向整间房,陆雨轻声问道:“这也算是解密的一部分吗?”

    “是不是角色扮演?阿荣是第一个来的,可能被分配了角色。”王嘉忽然说道。

    “对哦。”方晓恬抱着陆雨的手松了几分。

    “那就有意思了。”李昂说道。

    四个人这样说完,又都安静下来。

    “应该查一查电脑吧。”王嘉很快有了主意。

    电脑是台式电脑,而且是过去那种笨拙的台式电脑,显示器并非液晶屏,主机也很笨重,放在电脑桌下部专门的位置。鼠标是有线的鼠标。显示器后头还有两个喇叭。

    王嘉有些不习惯这样的老电脑,认真看了一会儿,才找到主机上的电源按钮。

    电源按钮被按下去后,全无反应。

    “是不是没电?”方晓恬说道。

    王嘉弯下腰,看向电脑桌下面的接线板。

    他干脆爬了进去。

    只听咔哒一声。

    “好了。”王嘉从桌底下钻出来,重新按了主机上的电源开关。

    电脑被打开了。

    主机中发出了风扇转动的声响。

    显示器亮起来,它两边的喇叭中也传出了开机提示音。

    这台旧电脑的开机速度非常快。

    四个人只看到屏幕上dos98的开机动画一闪而过,屏幕就变成了经典的dos系统屏幕。

    蓝天白云青草地……

    还有桌面上“我的电脑”等程序的图标。

    “是不是不太对啊?”陆雨忽然说道。

    “怎么了?”王嘉一边问着,一边点开了“我的电脑”。

    “之前介绍,第一起命案是1991年,那时候电脑是这样的吗?”陆雨问道。

    “不是一共三起命案吗?后面还搬来了一家三口。”

    “但是,那个人说,时间不长……几件事的时间间隔都不长吧?”陆雨迟疑地说道。

    她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管家所讲的那个故事也缺乏精确的细节。

    不过,她听后的印象,便是几起案件接连发生。

    如果是九十年代,家庭电脑用上98系统,那意味着这台电脑代表的时间至少是98年。从1991到1998……

    “这个时间是2000年。”李昂突然开口,还伸手指了指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日期。

    2000年10月日。

    这是电脑所显示的日期。

    “可能那家人找那个凶手复仇用了好几年吧。”方晓恬说道。

    王嘉这时候已经检查过了d盘。

    d盘中只有一个名为“工作”的文件夹,里头是空的。

    王嘉又打开了e盘,看到了名为“新建文件夹1”的文件夹。

    文件夹打开,显示出了数排照片文件。

    照片没有预览,王嘉只能将这些照片打开。

    第一张照片中是两个陌生人,看起来像是一对中年夫妻。

    “这不是第一起命案的那对老夫妻?”

    “年龄不太对吧?”

    “会不会是报仇的那一家?”

    四个人讨论起来。

    王嘉很快点开了第二张照片。

    照片中除了刚才看到的那对夫妻外,还有一对相似年龄的夫妻。

    四人更加迷糊了。

    第三张照片中,人数更多,像是一次团体聚会。

    三张照片的背景非常相似,都是湖边。

    “这个做得也太细致了吧?”方晓恬感叹道,“群演那么多吗?”

    “可能只是买了一些照片。”李昂说道。

    第四张照片被打开,主角还是那对夫妻,背景换了地方。

    “这么多都要一一看?”李昂问道。

    王嘉没回答,只是继续自己的操作。

    陆雨感到了几分不对劲。

    她的视线逐渐从照片上转移,看向了这些照片的名字。

    照片的名字都是数字,长长的数字,好像没有规律,可其中一段数字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是日期。

    这些照片也像是数码照片。

    98的系统、2000年的日期,还有这些数码照片和照片拍摄的日期……

    2017年……

    陆雨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原本由王嘉不断切换的照片也停止了下来。

    陆雨这才发现另外三人都不说话了。

    她看到了三人震惊的神色,慌忙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

    新的一张照片中,除了那对夫妻,还有一个人。

    这是一家三口的合照。

    站在中间,搂着那对夫妻肩膀的人,正是谢轩荣。

    陆雨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这也太……这太……”李昂半天没有找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王嘉又开始切换照片。

    没多久,他们就看到了自己。

    他们看到了自己和谢轩荣的合照。

    照片是以前聚会时候拍的。四个人都对这些照片有印象。

    这台电脑的主人,似乎就是谢轩荣。

    可这怎么可能呢?

    “是阿荣手机里的照片吧?他在我们来之前,拿了剧本,还把手机里的照片移动到电脑上。还在刚才演了一出大变活人。”王嘉说道。

    “这个也太厉害了。”李昂终于找到了一个形容词。

    陆雨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还没有消下去。

    方晓恬皱起眉头,“这不太好吧?我们的照片都放到这里了。”

    “肯定是阿荣放的,不会有的那些照片啦。”李昂说道。

    “这已经算是了吧?他爸妈的照片都放进来了。”方晓恬继续皱眉。

    “等我们通关,就会删掉了吧。”王嘉安抚道。

    方晓恬还想要说什么,最终忍住了。

    “还有没有其他线索?”李昂凑近了电脑屏幕。

    王嘉不再一一打开那些照片。

    他按照名称列表排列文件,滚动鼠标,一目十行地扫视下去。

    “这个!”李昂先一步发现了不同名字的照片。

    他们本以为是一张新的照片,没想到打开来的图片文件是一幅画。

    那幅画像是小孩子的画,很抽象,却让四人立刻联想起了之前听的那段故事背景、看过的阳台剪影。

    阳台的晾衣杆上排着一排尸体。

    这幅画的内容就是这样。

    电脑屏幕忽的一黑。

    漆黑的屏幕上映照出王嘉和李昂的脸,以及站在他们旁边,方晓恬和陆雨的身体。

    “坏掉了?”王嘉的脸上浮现出了惊讶的表情。

    他低头看向了主机。

    主机电源按键上的光已经熄灭。

    不等王嘉他们做什么,卧室里的灯突然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