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314章 找上门

第314章 找上门

 热门推荐:
    黎清辉这几个月瘦了不少,脑袋上头发掉了一圈,也白了一圈。

    他老婆、儿女看着心疼,却是没什么办法。他们这些日子也不好过。

    对任何一个家庭来说,亲人逝去,都是一道坎。之后,会变成一道疤。

    黎清辉已经人到中年,儿女都成婚了,第三代也快有了,照理说,应该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他父母一直身体康健,只有过小毛小病,从没住过院。人,却是一下子就去了。

    刚买了智能机,刚说要做八十大寿呢,怎么就去了呢?

    黎清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这样想。一想到此,就一夜难眠。

    这种丧父之痛,随着时间流逝,没有减弱,反倒是越发严重起来。

    和他朝夕相处的妻子最清楚这一点,却是没有办法帮他排解。

    “你啊……”苗英看着丈夫憔悴的模样,只能叹气。

    “我没事。”黎清辉苦笑,“过一阵就好了。”

    两夫妻坐在餐桌边,食不知味,也相对无言。

    等吃完饭、洗了碗,各自洗漱过后,两夫妻都上了床,才又有了谈话的机会。

    正对着床的电视机播放着电视剧,里头的人,砰砰砰、乓乓乓的,打得激烈,他们却都无心去看。

    这次,苗英没有保持沉默。

    她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已经够久的了。再这样下去,黎清辉的状况只会越来越不好。

    她之前也没想到,公公的去世会给丈夫那么大的打击。

    大多数人都要经历这一关,都会度过这一关。生老病死,以及经历最亲近之人的生老病死,都是人生常态。

    “爸那样,其实也挺好。妈那天不就说了?救人死的……那是好事。我知道你难过,但爸妈肯定不希望你这样。我们儿子闺女也担心着。”苗英说着老生常谈的话。

    她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更做不到舌绽莲花,几句话就能让黎清辉想通。

    思来想去,脑袋里冒出来的还是只有婆婆那天说过的话。

    一个八十老头,救了个三十五的青年,那算是有意义的事情吧。

    总好过虚弱痛苦地死在病榻上……

    除此之外,苗英也想不出其他安慰人的说辞了。

    黎清辉叹了口气,有些别扭地抱住了自己的妻子。

    两人老夫老妻,却都不习惯这样的动作。

    慢慢的,苗英才放松身体,靠在了黎清辉的肩头。

    “我之前,之前也没多大感觉……”黎清辉轻声说道。

    “嗯。”苗英连忙做了回应。

    她不善言辞,但可以当一个好的倾听者。

    “爸去得……太突然了……我都没想过……人就这么没了……”黎清辉眼睛有些泛红。

    苗英也变得伤感起来。

    “后头的事情,你也知道。那天守灵,妈他们听到电话……”黎清辉的身体微微发冷,抱着苗英的手用了些力。

    苗英也觉得心里发寒,手都哆嗦了一下。

    “妈说的对,那就是爸……爸打来了电话。肯定的。”黎清辉略有些凌乱地说道。

    他这个年纪的人,自然不可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顶多说是没有宗教信仰,但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总是扎根在他们的脑海中,受到一点刺激,就会破土而出。

    黎清辉觉得,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有地府,有阴间,也有鬼。只是,鬼不是年轻人所看的恐怖片中的那种形象。鬼,更像是城市里偶然才会见到的野猪。城市里自然不该有野猪,但谁知道呢……可能就有野味店里的食材跑了出来,可能就有人不养狗、不养猫,养了一头猪,还偏巧跑了出来。

    如此一想,就合情合理了。

    那通电话也合情合理。

    他爸救了那个同名同姓的女人两次,只是第二次失败了。

    自那以后,就再无音讯。

    这也好解释。

    用黎清辉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理论来说,这就是缘。他爸和那个女人同名同姓,很巧合地遇上了,很巧合地有了救命之恩,因为这点缘分,就有了第二次的援手。那个女人死后,这缘分也就断了。

    事情到此为止的话,这就是一个都市怪谈,一个流传于他们家的故事。多年以后,可能会流传得更广,也可能会随着他们这一代人的离世,直接消失。他的孙子、孙子的孙子、孙子的孙子的孙子……可能都不会听过这个故事,甚至可能都不会知道他们老祖宗的名字。

    故事就那样结束了。

    可悲伤不会。

    “……那时候,什么都来不及想。好多事情要忙。丧事要忙,还担心妈那边的状况。她现在一个人了。大妹、小妹要接她去住,她不肯。让她搬来跟我们一起,她也不肯……”黎清辉继续说道,语气中是浓浓的担忧。

    他自己尚未走出悲痛,就要牵挂老母亲的状况。

    “也就是最近,最近啊,感觉闲下来了……我去看妈,家里面……家里面少了个人啊……少了个人……”黎清辉哽咽起来,“原来一进门,就能看到爸。有时候妈不知道跑哪儿打牌、聊天去了,就爸在家里……他总在家里面……”

    一把年纪的人,忽然痛哭起来。

    苗英也落了泪,抱住了丈夫的身体。

    “说好了,都说好了明年办大寿的。他还写了名单。写了他那么多老兄弟的名字。他还学起了手机。他以前都不乐意的。想都没想过。怎么人好好的,突然就没了……就那么没了……他什么话都没留下啊……”黎清辉哭诉着,委屈得像个小孩子,“我刚带他买了书。妈说那本书,他还没看完呢……他手机都还没玩利索呢……他就发了那一条消息……那一通电话……”

    一通和他们家无关的,只是为了救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

    黎清辉自己说不出清楚,他心里那复杂的情感。那种悲伤中,有多少埋怨。

    “妈还想着他呢。还老想着他会再打电话来。想得都魔怔了。”黎清辉擦了擦脸,“他一个八十岁的人了,跑去救人家……他能打电话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我们?他救人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我们?他还没看到曾孙呢……文文他们也还没结婚呢,还没大学毕业呢……他八十大寿都还没办……”

    苗英无话可说。

    话说得再漂亮,都不过是在人死后的自我安慰。如果能选择,他们当然会选择让自己的亲人活下去。哪怕他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哪怕他不救人,也可能活不了多久了。那都是他们的至亲。能多活一天,多陪伴他们一天,都是好的。

    “他就没想过妈,没想过我们这些老老小小的吗?”黎清辉问道。

    他也不是真的要苗英给一个回答。

    “爸就是那样的人啊。”苗英只能这样感叹。

    黎清辉无法反驳。

    他心里也清楚,再来一次,他爸还是会去救人的。那一瞬间,他是不会考虑到自己救人的后果的。

    黎清辉哭着,又笑了起来。

    “那都好说……他能给我托个梦,给我妈托个梦也行……妈那样子,我看着就心疼。”黎清辉又道,已经平复了情绪。

    苗英在昏暗的室内,艰难地想要看清他的脸色。

    她顺着他的话题道:“妈就跟你一样,一时间想不开。你是难过,是那什么……自闭。”苗英想到了这两年流行起来的词。“妈是另一种。她那样……”

    苗英也不知道那算好还是不好。

    自欺欺人和自闭,都不是好事。只是被迫二选其一的话,苗英觉得……她觉得还是都不要为好。

    “还是多陪陪她。她要能搬来就最好了。我们最近多去看看。”苗英说道。

    “我知道。我还跟他们居委会的小陈说过了。有什么事情,让她马上给我打电话。”

    “不然,我们搬过去一阵?”苗英想到了一个主意。

    黎清辉想了想,这也着实是个办法。

    只是……

    “妈不一定答应呢。她可能嫌弃我们麻烦。”黎清辉为难道。

    他妈妈要强了一辈子,在外面风风火火的,在家里更是一把抓。虽然年纪大了,可她一点儿都不服老,也没有改变性格。

    这在过去,是件好事。

    放到现在,那就是一件麻烦了。

    他们这些子女可没办法左右老太太的想法,更不可能说服老太太改变主意。

    至少,软磨硬泡那种办法不行,强硬的手段更不行。

    得等老太太自己哪天突然改主意了,才有可能。

    “那只好跑得勤一点。妈肯定心疼我们,到时候说不定就松口了。”苗英又想到一个办法。

    “也是。”黎清辉点点头。

    做父母的,只要不是人渣,那就不可能真正拗过儿女。

    夫妻两个这样哭过、谈过,心情都好了很多。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之前,黎清辉的心情都挺好的。

    他并没有彻底将这事情放下。

    虽然有些羞于启齿,但他的确对自己刚过世的父亲有些不满,那种耿耿于怀,像是小时候看着父亲将家里不多的糖送给亲戚家小孩。他现在自然不会计较那一点糖,却没有办法不计较父亲的“遗言”和他们这一大家子没半分干系。

    这点微妙的心情在中午接到电话的时候,就没了。

    打来电话的人是陈珺英。

    陈珺英看到黎云这个陌生人将李阿姨接走,立刻就给黎清辉打了电话。

    黎清辉心中咯噔一下。

    “……你别急啊,小黎。那小伙子看着还挺和气的,应该不是那种人。我就是怕你妈妈被骗钱。她银行卡在你那儿不?你最好先给她停了。”陈珺英劝道。

    她不是为了安抚黎清辉就随口胡诌,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李阿姨受丧夫之痛影响,可能就搞起了封建迷信活动,被人骗钱。她大包小包带出去的东西,不像是财物,更像是衣物一类的东西。或许那个陌生的年轻人就是忽悠了李阿姨,让她误会了什么……

    陈珺英想不出其中细节。他们居委会领到的防诈骗宣传里,可没有这一类型的。

    陈珺英不担心那个人谋财害命,只怕李阿姨出门的时候,不仅带了那些杂物,还带上了银行卡。钱要是被骗了,一转账,那就难追回来了。

    除了钱,李阿姨一个老太太,也没什么好让人骗的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了。”黎清辉努力冷静下来,“你知道他把我妈带去哪儿了吗?”

    “我找派出所查了,盯着呢。两个人坐地铁,没坐远……”陈珺英很细心,将这些事情先给调查好了。

    李阿姨一个刚丧夫的独居老太太,她这身份,加上陈珺英居委会工作人员的身份,找他们这边的派出所查一查,倒不困难。

    警察盯电信诈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这种事情尤为上心。

    只是,再多的事情,他们就不方便做了。总要李阿姨的子女出面,才能程序合法地让警方正式介入进来。

    黎清辉听了,赶紧答应,挂了电话,先给李阿姨打去了电话。

    他心里面还是有些怀疑的。

    李阿姨聪明能干了一辈子,这印象刻在了黎清辉的一生中,从没改变过。

    他虽然担心,却也不是马上就信了陈珺英的猜测。

    电话很快就打通了。

    黎清辉松了口气。

    这其中果然有些误会。

    “你怎么有空打电话来?”李阿姨的声音响起。

    “妈,你在哪儿呢?”黎清辉开门见山地问道。

    “在外面呢。你们今天别过来了。”李阿姨只当儿子又要来看望她。

    “你在哪儿呢?在外面做什么呢?”黎清辉又问道。

    “哎呀,你个当儿子的管起当妈的事情了?你管好你自己儿子、女儿就行了。”李阿姨不客气地说道。

    语气还是老样子,那种不讲理的理直气壮,以前总让黎清辉无可奈何。

    “妈,你到底在哪儿呢?你去哪儿跟我们说一声啊。我来接你。”黎清辉紧张地追问道。

    “我有手有脚,说什么啊?好了好了,吃过晚饭我就回去了。我跟我老姐妹聚会呢。没什么事。挂了啊。”李阿姨一溜的话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黎清辉一颗心都提起来了。

    他急忙又拨了过去,这次,电话直接被李阿姨给挂断了,接都没接。

    黎清辉这下是彻底担心了。

    李阿姨这态度,不同寻常。

    李阿姨并不是擅长撒谎的人,她也不喜欢撒谎。她要做什么,都是坦荡荡的,从不认为需要骗人。

    黎清辉按照陈珺英之前的安排,打电话报了警,接着就开车往陈珺英报的地址去。

    他还给自己儿子、女儿打了电话,给自己两个妹妹也打去电话,将一大家子都通知了一遍。

    到了李阿姨地铁出站的地方,黎清辉又是一顿好找。

    无头苍蝇一样乱跑了一阵,他总算是接到了派出所民警的电话。

    他们也排查完了周围的监控录像,确认李阿姨下车后的路线,只是,这附近的监控并不能做到无死角的覆盖,他们只能确定李阿姨是往百悦商城附近去了,但似乎没有进入百悦商城。

    黎清辉一阵苦恼,忽的想起来,他在刚才电话中听到的音乐声。

    “在放歌。我妈那儿有人放歌,还特别响。”黎清辉说道。

    “放歌?百悦商城里面应该没人放歌。今天也没有人搞活动。”警察一边查着资料,一边回答黎清辉,“哦,那附近倒是有个ktv……”

    说到这,警察的语气变得怪异。

    一个老太太,被人带去离家最近的一家ktv……

    这事情怎么想,怎么诡异。

    这是什么新的电信诈骗招数吗?

    现在的诈骗犯,不骗人网上转账、不骗人银行转账、也不骗人去宾馆隔离,反倒将人骗去ktv了?

    这要被骗的是个年轻还好说。讲不定,那ktv里面有什么违法交易。

    但一个老太太……

    黎清辉脑子里就没有想那么多了。

    警察让他多等一会儿,他们的民警马上要到现场了,到时候带他在现场摸排,他也没听。

    他想都没想,直奔那ktv而去,到了地方,又有些发蒙。

    黎清辉不是没来过ktv,但肯定来的不多,来的时候,也没有自己开过包间。他跟着家里小孩或公司同事后头去ktv,都不看他们怎么开房间、点歌的,进了包厢,被轮到话筒,就随便唱。

    不过,他此行也不是为了唱歌来的。

    他看到了ktv的服务员,一把就抓住了人家。

    李阿姨这个稀客,很容易让人印象深刻。

    服务员早就怀疑黎云在做不光彩的事情,现在,老太太儿子找上门,他就没拦着。

    黎清辉跟在服务员后头,一颗心怦怦直跳。

    他还没见到李阿姨,没有彻底放心,但人找着了,总归是一个好消息。

    这时候,黎清辉也有功夫仔细想想整件事,以及他应该怎样应对李阿姨和那个骗子了。

    服务员偷偷瞅着黎清辉,“我说啊,先生,我多嘴一句啊。您跟老太太好好说说。老太太可能就是一个人,寂寞了。老人家也讲究焕发第二春的嘛。只要对方人好,其他的,也别那么介意了。”

    黎清辉听到此,脑袋里嗡嗡的。

    他脸皮抽了抽,面色忽的涨红。

    “你说什么呢!”黎清辉低声喝道。

    “就是……哎,就那回事嘛。”服务员斜斜眼,“我看他们挺有夫妻相的。跟你也有几分像呢。”

    黎清辉差点儿晕过去。

    和着不是他快八十的老母亲被人骗钱,是给骗色了?

    他爸这还没过周年呢,他妈就找了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找了个跟她孙子、外孙差不了几岁的小年轻?

    黎清辉也是被气糊涂了,这会儿脑子里忽的就冒出了他侄女曦曦开玩笑说的一个词——小鲜肉。

    他妈找了个小鲜肉……

    黎清辉大喘气,扶住了墙。

    服务员见势不好,急忙闭嘴。

    他也不是没想过,自己脑补方向错了。可黎云、李叔、李阿姨三人诡异的行为,实在不像是一家人。黎云这个接头人的身份太明显了。黎清辉也明说了,他就是老太太的儿子。

    这么一想,服务员还是坚持了自己的脑补。

    黎清辉好半天才缓过了这口气。

    “那个……”服务员很尴尬,“这真没什么的。老人家年纪大了,找个伴,跟小年轻不一样,就是找个人说说话。我看那个老爷子也不是什么坏人,挺朴实的,还挺和蔼的……”

    服务员也是特意进包厢去打探过。

    两个高龄老人在他们这儿唱歌,他们也怕人唱嗨了,一个高音,直接脑溢血。

    无论是李叔,还是李阿姨,都给服务员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只有黎云这个“皮条客”,服务员很是看不上。

    黎清辉脑袋里又是一阵嗡嗡。

    “‘老爷子’?”黎清辉重复了一遍。

    “是啊。”服务员下意识回答,疑惑地看看黎清辉那又开始色彩斑斓的脸色。

    黎清辉这次没有受到太大的打击。

    他已经受到了够重的打击了,这会儿抵抗力提升不少。

    “他们在哪个包厢?”黎清辉问道。

    服务员忙带路,指了包厢给他看。

    黎清辉也没敲门,冷着一张脸,就推门而入。

    ktv的包厢黑乎乎的,灯光有限。房间里在播放老歌,但没人唱。

    房间里坐着的两个人听到动静,同时抬头。

    如那服务员所说,这两人很有夫妻相。

    黎清辉之前嗡嗡的大脑,此刻一片空白。

    他和那个老爷子对上了视线,两张有几分相似的面孔上,是同样的震惊。

    “阿辉……”

    那熟悉的称呼,让黎清辉瞬间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