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异闻 > 第322章 阴魂不散(7)

第322章 阴魂不散(7)

 热门推荐:
    黎云找了个湖边的空桌,从背着的双肩包里拿出水瓶给李叔。

    他们不像周围的游人大包小包的,准备了好些吃食饮料,特地来这市中心的公园搞野餐。黎云会带上水,也只是考虑到有李叔这个老人,才习惯使然。他们四个其实都不用吃喝,口腹之欲也不强。李叔接过水,也就是意思意思喝一点。

    工作日,加上已经入冬,这处市中心的开放式公园内人不多。尽管如此,一抬头,还是能看到一些游人的身影。

    旁边的湖是人工湖,如大多数公园那样,湖里面养了许多锦鲤。

    黎云看过介绍,知道这公园有年头了。原本只是小小一个,顶多是社区公园的规模,但随着城市发展,政策规划,这里成了钢筋水泥包围中的一片绿色孤岛。当地政府还在这里挖了湖,这点睛之笔让公园的景色更好了。

    放眼望去,那一条条小孩手臂长的彩色锦鲤仿若晚霞在湖中的倒影,湖中心则碧光粼粼,更远一圈是翠绿色的树荫,在冬季都保持常青。而在树荫之后,钢铁巨人一般的摩天楼耸立着,金属和玻璃的光泽,加上现代感十足的外形轮廓,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好像另一个世界。

    这里也没有车辆的喧嚣。因为今天游人少,只有细碎的人声,这不让人讨厌,反倒是有一种安宁感。

    让黎云来评价的话,这处市中心的公园、人工绿岛,的确算是一个不错的旅游景点。

    最重要的是,这里不收门票,全免费,还没有游览时限,晚上的特色路灯也算是景点的一部分。相对于很多景点,这优势太明显了。

    黎云想着这些的时候,发现薛小莲和易心表情各异。

    薛小莲看起来很喜欢这里,眉眼舒展,呼吸平稳悠长。阳光洒在她身上,让她整个人像是在发光。她身上散发出的花香也和平时有所不同。那花香更淡了,却又更明显了。

    黎云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变化的缘故,还是他吃过了过敏药的缘故,他现在都想要深深吸气,享受这种花香。

    但他没有这个悠闲。

    易心没有欣赏美景。她侧着头,望着湖边,眼睛闪闪发亮,和沐浴阳光的薛小莲一样,却又有不同。阳光像是被她的身体吸收了,只有她的眼睛,自内而外地发光。

    那种见猎心喜的表情,让黎云心中的不安扩大了。

    他急忙顺着易心的视线望过去,就见湖边有几个男人。一共五个人,看起来,年纪从二十到四十不等,穿着休闲服,背着包,打扮不像是学生,也不像是上班族。黎云观察了两眼,就有了推测。这群人应该是组团踢球的。他们带着的背包都是运动包,其中一人背包拉链没有合拢,让黎云看到了一双球鞋,另一人的背包则有个弧形凸起,一看就知道里面塞了一颗球。

    黎云看看他们,再看看易心,就见易心已经双手按在桌上,准备起身了。

    “易姐。”黎云连忙叫了一声,心头紧张。

    易心瞥了眼黎云。

    “我们之后去哪儿?这附近有个什么科技馆吧?”黎云随便找了个话题。

    他也是失算了。

    在选择目的地的时候,黎云都有意识地避开那些人多的景点了。选择公园这样的地方,就是怕碰到单身男性。之前一路,他都没见到落单的男性。会在这时候来这公园的,大多都是拖家带口的人,情侣都没有多少,老年人和小孩居多。

    黎云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他一边转移易心的注意力,一边瞄着那几个男人。

    因为角度的关系,他也没看到那些人的左手无名指。

    奔四的那两个可能结婚了,剩下三个年轻一些的……

    黎云正在盘算,却听易心哼了一声。

    她斜睨着黎云,好像已经明白黎云的目的了。她也不管黎云的想法,没看李叔担忧的眼神,径直就往那些人走去。

    薛小莲似笑非笑地看着紧张的黎云。

    “你拦不了的。拦得住一次,也拦不住下一次。”薛小莲说道。

    黎云眉头紧锁,“她这样……”

    黎云没有将话说完,看看薛小莲,起身跟上了易心。

    易心若是只想要恋爱,那倒好说。黎云也不是反对人类与妖怪的恋爱。那些经典爱情电影中,还有不少人鬼恋题材呢。人类和妖怪,至少双方都是活的吧。可易心的恋爱,总是抱着一种悲观的态度。她选择的对象,目前看来也都人品不怎样,最终结果,都是成了易心的收藏品。

    黎云不想看到易心陷入这种恋爱的恶性循环,也不想看到本来平平淡淡生活的人,就这样一步步走向死亡。

    就算是感情上的渣男,也没道理要人性命。可在易心的恋爱中,因为她妖怪的身份,恋爱都变成了性命攸关的事情。这实在是让黎云担忧。

    黎云跟上了易心,被易心狠狠瞪了一眼。

    那五个男人没有发现这两人。他们聚在湖边,正在喂湖里的锦鲤。

    肥硕的锦鲤为了争食,身体扭动,尾巴乱拍,一时间,水花四溅,还有哗哗哗的激烈声响。

    有带着孩子的游客,这时候也来到了湖边,看他们喂鱼。

    靠近了,黎云也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穿着米色外套、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一边喂鱼,一边给他的同伴介绍锦鲤这种生物。他似乎是这方面的爱好者,对锦鲤的各种颜色、花纹都聊熟于心。他同伴也时不时提出些问题。

    黎云没有拉住易心,就见易心凑了过去,大眼睛眨啊眨的,很是自然地插了句话。

    “……那这些锦鲤都是人工繁育的?它们自己不繁殖吗?”

    五个人男人齐齐看向易心。

    易心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蹲下身,好奇地望着湖边的锦鲤。

    “公园会做清理。一般公园里面都会清理,鱼卵会被清理掉。不然,锦鲤一次几十万的产卵量,那气味可受不了,太多了也不好。公园里也不适合小鱼生活。”男人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易心摆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她朝着湖水里的锦鲤伸出手。

    那些鱼可能太傻了,被易心触碰都没有反应。她要是愿意,随随便便就能抓两条上来。

    黎云跟在易心身后,小心翼翼地打量那五个男人的神情。

    他还扫了眼五个人的左手,三个人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戒指。两个未婚的,一个是二十多岁模样的年轻人,另一个看起来有三十多了。介绍锦鲤的那一位是已婚人士。他也就是看看易心,并没有什么异样。其他四人,已婚的、未婚的,好像都没有对易心一见钟情。

    黎云稍感放心。

    易心也就是随便戳了戳鱼头。

    旁边的小孩看见了,也要伸手摸一摸那些鱼,被他们家长给拉住了。

    也有心大的,仗着自己的力气,将小孩抱起来,凑近了湖边。

    那小孩用胖胖的手指碰了碰鱼,咯咯咯直笑。戳了一次不够,又挥舞着小手去抓,惊得那些鱼四散逃开,也有傻不愣登留在附近的,继续抢食。小孩就也不放弃,再次挥手抓去。

    这一次,小孩的手戳进了鱼嘴里,手指一勾,真抓住了一条鱼。

    旁边围观的人都笑着惊叹起来。

    那几个男人也都看向了小孩。

    大家的注意力都到了小孩的身上。小孩全无感觉,只是想要抓住那条鱼。

    他的家长想要帮忙,抱着小孩的手就抬了抬。

    到底是孩子,力气不够。这公园养了好些年的锦鲤也是被喂养得肥肥壮壮。那条鱼一扑腾,就钻进了水中。

    这一力道,让小孩的身体晃了晃。

    他家长也是始料未及,身体前倾,脚往前一跨。

    湖边没有围栏,只是在土地上铺了砖,有些砖头缝里,还有野草顽强生长。湖边的水深很有限,顶多是浸湿鞋子,都能看到水底。再往前走一些,也不过是到小腿肚的深度。

    只是,这些都是对于成年人来说的。

    那家长脚一滑,手中的孩子就倒栽葱,脑袋撞在了湖中聚集的鱼群身上。

    顿时,一片大乱。

    混乱中,家长扑进了水中,小孩也彻底落水。

    “啊!”

    “快救人!”

    “快拉上来!”

    周围人立刻急了。

    那小孩的家长也是脑袋一蒙,自己爬起来,但没想到去捞孩子。

    黎云看着这一系列的过程,心惊肉跳。他就是想要救人,位置也稍微远了些。那附近的成年人都已经将手伸进了湖水中。

    鱼群在水中乱窜,红的、白的、黄的花纹像是翻滚的颜料。

    那么大个孩子,却像是被这颜料给吞没了。

    他的家长终于是反应了过来,直接推开水中的鱼群,着急地大叫,在水里捞着人。

    黎云感到易心站起身,走回到了自己身边。

    他看向易心,却见易心眉头紧锁,像是遇到了麻烦事。

    他紧张了起来,欠身靠近易心,压低声音问道:“怎么了?”

    “水里面,有东西。”易心瞟了眼黎云,又看向了那些鱼。

    黎云心头一震,马上冲向了小孩落水的地方。

    他才跑了两步,就被易心一手抓住了衣服。

    噗通、噗通。

    接连两声入水声。

    就见刚才那几个男人中,有两人扔掉东西,脱了外套,直接跃入水中。

    稍微思考一下就该明白,湖边这么多人捞,却是一时半会儿都没有将比鱼都大的小孩捞上来,那小孩多半是在鱼群裹挟中,到了湖更深的地方。

    那两人跳入湖中,扎进水里,也是冲着更深的地方寻找。

    黎云看向拉住自己的易心。

    薛小莲和李叔这时候也聚了过来。

    “没用了。”易心淡淡道。

    她话音落下,却见湖水中浮出了一颗脑袋。

    下水救人的两个男人托着那小孩,往岸边游来。

    小孩脸色很难看,一点儿呼吸都没有。

    他们那一行人中,又有人越众而出,对着小孩做起了急救,手法极其专业。

    不一会儿,小孩吐出了水,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易心没有被打脸的难堪。她淡定地看着那边喜极而泣的家长和同样欣喜的人群。

    薛小莲只是扫了一眼,就说道:“走吧。”

    她对于这些事不感兴趣,只是享受阳光、美景的兴致被打扰,也预料到之后肯定会有更多的人过来,这公园会变得无比嘈杂,才想要离开。

    黎云和李叔都没动。

    两人都看到了。

    已经平静的湖水中,锦鲤在游动,时不时靠近水面,鳞片在阳光中闪耀。

    那些光芒中,有个小孩的身影。

    小孩像是鱼,在水中游动。

    但实际上,他不是在游,他只是被那些鱼推着,随波漂流。

    那小孩,就是刚才落水的孩子。

    被家长抱在怀中的小孩睁开眼,不哭不闹,黑幽幽的眼睛看着周围。

    他视线扫过了黎云他们这四人,顿了顿,就又收回了。

    他看看抱着自己的人,忽然嚎啕大哭。

    这反应,和大多数小孩差不多。

    “他……”黎云正想要说什么,却见湖水中那小孩的灵魂像是融入了水中,直接不见了。

    “去酆都了吧。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易心随口道,“留下来的,留下来还能思考、还有行动力的,那是少数。仅仅是留下来的那些……嗯,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就是‘阴魂不散’,只是惹人讨厌的苍蝇。”

    害不了人性命,顶多是吓唬吓唬看到他们的人而已。

    相较而言,那些能行动的鬼,才是真正可怕的东西。

    黎云下意识走了两步,想要靠近那个孩子,却又被易心抓住了。

    黎云转头,却看易心望向了另一个方向。

    黎云顺势望去。

    李叔也看了过去,脱口而出:“黑白无常!”

    他们看到了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只是,那两个并非他们见过的黑白无常。

    这两个黑白无常,一个全身涂白颜料,另一个……是黑人。

    黎云愣住了。

    那两个黑白无常看看他们,微微点头,像是打了招呼。随后,他们就走向了那个小孩。

    小孩一开始没发现他们,等他们到了近前,他一看到两人就惊恐地挣扎起来。

    那些普通人可见不到黑白无常,他们只看到小孩发疯般的举动。

    黑白无常一人一边,抓住了小孩的胳膊。

    也不见他们使力,只是抬抬手,那鸠占鹊巢的灵魂就被他们拉了出来。

    黎云他们也没想到,那占了小孩身体的灵魂也是个孩子。

    小孩的身体立刻失去了生机。他家长和周围的人都愣住了。

    哭声、议论声等等声音吵成一团。

    这些都影响不到黑白无常的动作。

    他们身上浮现出锁链,锁链如蛇,从他们身上爬到了那小鬼身上,将小鬼彻底包裹起来。黑白无常就托着这蚕茧一样的锁链球,稍等片刻。锁链蠕动两下,彻底散开,一落地,没发出声音,就消失了。那小鬼自然也不见了。

    两人完成工作,就走向了黎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