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妻辣爱 > 第三百零三章 孙夫人走了

第三百零三章 孙夫人走了

 热门推荐:
    孙志远离开后的第二天,孙家传来了一个惊天噩耗,孙夫人走了。

    孙先生听到消息的时候,正在新欢那里享乐,他闻言一惊,顿时从新欢的身上爬了下来,急匆匆的跑到了孙夫人的家里,彼时的孙夫人已经被她的亲人接回了家。

    “你居然还有脸来!”孙夫人的娘家人见到孙先生好像看到了仇人一样,“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妹妹!”

    “不不不,这跟我没有关系,不是我害死她的。”

    孙夫人的大哥狠狠的拽着孙先生的衣服,恶狠狠的说,“不是你,还有谁?你们孙家的人都不是好东西,要是知道你们是这种狼心狗肺的玩意,当初,我说什么也不会让妹妹嫁到你们家的!现在,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

    孙先生有些狼狈的踉跄了几步,他歇斯底里的说,“不是我害死她的,当初离婚也不是我提的,我不离,她非要离,现在你们把责任全部推到了我的身上,这样公平么?”

    “就算不是你直接害死的,也和你有间接的关系。要不是你整天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的,我妹妹会整天心情不好么?”

    孙先生的嘴皮子动了动,没有说话。

    “还有,回去告诉孙志远,从今天起,我们刘家和他断绝关系,从此以后,两家老死不相往来!”

    “孙志远可是你的亲外甥,你这么对他,是不是太过分了。”

    “呵,亲外甥?我没有这种要自己母亲死的亲外甥!”

    孙先生大惊,“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懒得和你们说。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逞的。”

    刘家的人对孙先生恶意满满,孙先生问了半天,没有人愿意为他解答疑问。受了半天的白眼之后,骄傲如孙先生也受不了了,他愤恨的问,“你们能不能不要说话说一半,这样有意思么?我告诉你啊,没有证据的话说八道,那就是诽谤!”

    “呵,你们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心里清楚,要是这件事情你真的没有掺和的话,就回家问问你的好儿子吧。并且转告他,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最后,孙先生带着满心的疑问走了,刘家的人在他刚走出大门的时候,就无情的将大门关上了。那嘭的一声,好像一颗惊雷在他的心海上掀起了惊涛骇浪。

    孙志远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为什么刘家的人一口咬定是他们父子害死了他妹妹呢。

    不行,他一定要问清楚。刘家和孙家一直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那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他绝对不能让那个混账东西做出什么不可挽救的事情出来。

    等真的到了无可挽救的时候,孙家就真的毁了,这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事情。

    孙先生气急败坏的跑回了公司,彼时的孙志远正在开会,公司里的高管还安慰着他们年轻的总裁节哀顺变。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忽然踹开,接着,他们就愕然的看见前总裁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前总裁给赶出了会议室。

    “你没看见我正在开会么?”孙志远冷着脸问。

    孙先生正在气头上,对他的冷脸直接无视了,他十分火大的问,“我问你,你妈妈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

    孙先生明显的不信,孙家和刘家利益捆绑的十分的牢固,既然刘家现在已经放话说要和孙家结束合作关系,那么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让他们十分不能接受的事情。

    本来一切都还好好的,只有在他前妻死了之后,刘家才爆发的。

    他虽然现在年龄有些大了,但是脑子还没有废,这其中定然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孙志远,你舅舅让我转告你,从今天起,刘家和你断绝一切的关系,而且,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孙先生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面无表情的孙志远,“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妈妈的死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

    “我刚才已经说了,没有。”

    “如果和你真的没有关系,那为什么他口口声声的说,是你害死你妈妈的。”

    孙志远把头偏向一边,冷漠的回,“他怎么认为是他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

    “如果真的和你没关系,那我现在就把他们告上法庭,人命关天,他们这是恶意的诽谤,我绝对不能让他们如此的败坏孙氏的名声。”

    对于任何做生意的人来说,企业的名声可是大于一切的。

    “这件事情不需要你操心,现在我是公司的董事长,你已经退休了。”

    孙先生目眦尽裂的看着孙志远,恨不能打烂他的脸。只是,在这场无声的较量之中,他最终还是败下阵来,只能气冲冲的走了。

    该死的混账小子,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不服管教了,真把自己当成无所不能的人了么?

    呸,在那些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之中,他的道行还浅的很呐。

    孙先生前脚刚走,孙志远后脚就叫来了他的私人秘书,“你去给我查一查,刘家最近接触了什么人?”

    他做的很保密,就算是去见孙夫人这件事情,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现在突然走漏了风声,他现在也是疑问重重。

    私人秘书走了之后,孙志远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去刘家一趟。

    有些事情逃避是没有用的,只有迎难而上,说不定才能得到正确的答案。

    而且,他从来都不是容易退缩的人。

    虽然孙志远已经预计到了他去刘家的路不会太顺遂,可也没想到会这么的不顺利。先是去的路上遇到了车祸,硬生生的被堵了两个多小时,好不容易通车了,又被一个又一个的安慰电话扰的烦不胜烦。

    安慰的话一个说的比一个好听,只是,这其中几分真情几分假意,只是当事人才知道。

    好不容易到了刘家,毫无意外的吃了一个闭门羹,别说他舅舅了,就连刘家的佣人他都没有见到一个。他在刘家的大门口徘徊了近一个小时,可是刘家的人就是不开口。

    他忍无可忍的给他舅舅打了一个电话,提出要将孙夫人接回家的要求。可是对方径直的拒绝了他无理的要求。

    “那是我妈,理应跟我回孙家。”

    “她不会跟一个害死她的罪魁祸首回去的,而且,她和你爸已经离婚了,她现在已经不是你们孙家的人了,回到刘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就算她已经不是孙夫人了,她还是我的妈妈,这一点毋庸置疑。”

    对方的回应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孙志远双拳紧握,他愤怒的看着刘家紧紧关闭的大门,眼神阴鹜极了。

    听到孙夫人不幸去世的消息,本来很多和孙氏有生意上来往的合作伙伴纷纷到孙家准备吊唁孙夫人,可是到了孙家之后才发现,孙夫人并不在这里。

    与此同时,刘氏贴出讣告,像所有的合作伙伴告知了刘家大小姐不幸离世的消息,一时之间,刘家是门庭若市,车水马龙。

    本来很多客户与孙刘两家都有生意上的来往,他们见孙夫人的遗体摆在了刘家而非孙家还有一点点的疑惑,但见主家并没有为他们答疑解惑的意图,也就不想着惹人嫌了。

    孙志远恨的是咬牙切齿,他没有想到刘家的人竟然会那么快得到消息,到底是谁通知他们的。

    “该死的!”孙志远一圈砸在了办公桌上,这样一来,所有的好事都便宜了刘氏!

    孙先生不只一次去刘家闹,刘先生一把抓着孙先生的领子,恨声说,“我告诉你,要不是我妹妹再三让我保证,不让我动你,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么?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你被把我逼急了。”

    “现在到底是谁逼谁?虽然我们已经离婚了,但是我有权知道真相!你口口声声说是志远害死了他母亲,我已经去问过了,这是根本就没有的事情。再说了,志远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害死他的母亲呢?”

    刘先生冷笑,“你见过哪个人做了坏事之后会主动承认自己做坏事的?是你越老越单纯了,还是脑子不好使了。”

    “你别总是这么阴阳怪气的,口说无凭,你既然说是志远害死他母亲的,就拿出证据来,要是拿不出证据出来,我就告你们诽谤!”

    “告啊,你去告啊,”刘夫人说,“只要你敢去告,我们就会让你们孙氏身败名裂。你以为我们会怕了你不成!”

    孙先生气的不行,可是刘家的人就是不吐口,一直不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这段事情,他的心情真的是糟糕透了,看见什么都觉得不顺眼,原来一直热衷的床笫之事也提不上劲儿。

    “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离婚的之后,我去看过她几次,那个时候的她看起来明明很不错,甚至还和我一起泡茶聊天!”

    孙先生痛苦的抱着头,他现在基本上每天都会梦见孙夫人,梦见的大多都是他们年轻时候的事情,甜蜜多于痛苦。

    “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谁装不知道谁特么的就是个孙子!”孙先生火大的说,“我现在都快疯了!”

    刘先生看了他半天,最后才对刘夫人点了点头。

    这些日子,孙先生天天往刘家跑,讲真的,他们都有点烦了。

    刘夫人拿来一封信,她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孙先生,冷冰冰的说,“这是妹妹死的那一天,我们收到的信,你自己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