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梵行 > 第238章 真乞丐

第238章 真乞丐

 热门推荐:
    离蹲在街边,破碗就在地上。

    行人匆匆而过。

    从清晨至黄昏。

    碗里的铜石或者银石愈来愈多,很快盛满了碗。

    然而,离确依旧呆滞,心间没有一丝兴奋。

    白昼那乞丐的话语,久久萦绕在离的耳边,挥之不去。

    ……

    有些打赏给离的人,不乏一些腿脚不便的老爷子或者老婆婆。

    甚至有些孩童路过,也会以怜悯的眼神看着离,然后扔下几颗铁石扬长而去。

    如清晨那位贵妇一样的人,也大有人在。

    他们对离嗤之以鼻,投来鄙夷之色。

    若是昨日的离见到这样眼神,恐怕心中会很不是滋味儿。

    而此时的离,心中却觉得,这种眼神却是应该。

    乞者,本应是社会最底层的一类,只能依靠乞讨来谋生。

    然而,自那位乞丐与离说了那番话后,已经将离的三观颠覆。

    难道这乞丐已经成了一种职业?以博得别人同情心而谋利的一种职业?

    心中的罪恶感油然而生,离就这样蹲在街边。

    许久,许久。

    ……

    夜晚,皓月当空。

    离将破碗留在原地,起身便往黑暗中走去。

    ……

    翌日,白洛城。

    离衣着整洁,进了一家酒楼。

    “掌柜,你这里还缺伙计嘛?”离憨笑着问道。

    “不招不招了。”掌柜连连招手。

    离已经问了四五家店,大多数是一个回复。

    离转身欲走。

    此时一位衣着破烂的老人,牵着一位四五岁的小丫头走进来。

    看他们打扮,也是一副乞丐模样。

    老乞丐手里杵着一根木棍,颤颤巍巍的样子仿佛还拿不动那一只破碗。

    离见之,顿生同情之心。

    刚准备施舍一些,可想起昨天那乞丐说的一番话,离又止住了。

    他想看看,这位掌柜的态度。

    “行行好,三天没吃饭了。”与离昨天一模一样的言辞。

    老乞丐的嘴唇干裂发白,面色蜡黄,骨瘦如柴。

    那小丫头穿着染了黑的红色棉袄,一双小手黑不溜秋。

    小丫头的眼底透露着一丝渴望,乞求的望着掌柜,希望他能施舍一些吃的。

    离见之,不住摇头,心中耻笑道:“这一老一小的演技真不赖。”

    离索性就站在门边,打量着这两位乞丐。

    掌柜的先是看了老乞丐一眼,又说道:“老人家,您等等。”

    老乞丐点点头,脸上欣喜万分。

    “唉,连这掌柜都被骗了。”离笑道。

    掌柜将一位伙计叫来,让他在厨房拿来一篮子馒头,约莫有十数个。

    “来,老人家,这些你们拿着慢慢吃。”掌柜的亲自蹲下,将一个馒头放到那小女孩手上。

    小女孩大喜,拿起就啃。

    老乞丐也是满眼欣然,连声与掌柜的道谢。

    离心中顿生疑惑,看这小姑娘吃馒头的样子,也演得太好了吧?

    甚至还连连称赞。

    老乞丐再次道谢后,拉着小姑娘便出了门,往一处巷子走去。

    离悄然跟上,试图揭穿他们。

    ……

    待得走进巷子。

    老乞丐宠溺地摸了摸小姑娘的头,从竹篮里拿出一个馒头。

    想了想,老乞丐还是将这个馒头掰了一半,将另外一半重新放入篮中。

    离正在暗处打量着他们,而这一幕,陡然使离怔住。

    一时间,心中无限感触。

    忽然!

    老乞丐惊呼一声,忙将几个馒头小心的捧在怀中。

    竹篮子里,放着五颗银石。

    想必是那掌柜安排的。

    老乞丐忙拉着小姑娘往外走。

    离跟着他俩。

    又到了那一间酒楼,说什么也要将银石还给掌柜。

    无论掌柜如何推脱,老乞丐毅然决然的将银石放在柜台上便拉着小姑娘离去。

    老爷子眼中,是坚毅与倔强。

    掌柜无奈,只好收下。

    老爷子才放心的再次离去。

    这一次,离没有跟着他。

    因为离知道,这位老爷子是真的乞丐。

    同时离也对自己先前对老乞丐的恶意揣测深感懊悔。

    这老爷子与昨日碰到的乞丐截然不同。

    一种是迫不得已的生活,一种是将乞丐当做职业的谋财之举。

    两者之间,天差地别。

    见到掌柜这般,离的心中也再次充满了欣慰。

    “掌柜!”离走进酒楼,与掌柜说道。

    掌柜依旧一脸不耐烦,连连摇手:“都说了,我们不招人了。”

    “不是,我是有事相求。”离说道,从腰间摸出十颗赤石放在柜台上。

    “这是什么意思?”掌柜不解地问道。

    “我出钱,您能为刚才那位老爷爷提供一份工作吗?”离顿了顿补充道:“若不是走投无路,他也不会屈服于那一份心中的骄傲。”

    “你出钱?”掌柜将十颗赤石推开,摇摇头说道:“老弟,你可知道,他这样的在这座悬界之中有多少?你能帮得了一个,你能帮得了全部嘛?”

    离听之,恍然大悟。

    “若是能这样帮到他们,这些钱不用你出,我也能尽微薄之力。”

    掌柜叹口气,连连摇头又道:“可是这世间穷苦之人那样多,我们又怎么全部帮得了呢?”

    “那能帮一个是一个吧?”离勉强露出一丝苦笑道:“但行好事,如此便好。”

    “行吧!”掌柜似乎心中也有些触动,便道:“我等会儿便叫我的部下去寻他过来,给他安排一份工作。”

    “谢掌柜!”离拱手道。

    掌柜不好意思摇手道:“略尽绵薄之力而已,唉!”

    “掌柜为何还叹气?”离不解道。

    “如果世间能多一些你这样的人,可能又会是另外一番样子吧。”掌柜望着离,似乎欲言又止,叹口气道:“唉,罢了罢了。”

    “掌柜有何高见?”离好奇问道。

    掌柜见离如此问,犹豫了许久,才说道:“唉!说了也无用,罢了。”

    离也不多问,将十颗赤石留在柜台上,转身便离开。

    掌柜再追出来之时,已经找不到离的踪影。

    掂量着手上的十颗赤石,掌柜望着天空。

    摇摇头,又回了店内。

    离行走在屋檐之上,所过之处,总是会看到形形色色的乞者。

    但是以离的阅历,却远远无法看出真假。

    哪些是为生活所迫的真乞丐,哪些又只是以乞丐为职业,赚得盆满钵满的假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