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唐大农枭 > 第一百二十章 行军途中

第一百二十章 行军途中

 热门推荐:
    于秋让李世民不舒服,完全是因为李世民先让于秋不舒服了。

    派个已婚妇人在自己身边做跟屁虫算怎么回事?

    最关键的是,这个跟屁虫还总爱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他却不知道,李秀宁之所以这么盯着他,是因为她觉得,于秋自从出了洺州城开始,所有下达的军令,都是带兵的学问。

    首先就是计算粮食军饷配给,以及马力和选择行军路线这个方面。

    夏日天气热,上午于秋只让大队在天蒙蒙亮到太阳完全升起的这一个半时辰里赶路,由于全军配备的都是耐力极强的突厥马,连续奔跑一个半时辰,不管是驮人的良种战马,还是驮粮食补给的普通战马,基本都能承受的起。

    以这些马大约三十公里的时速,一个半时辰就能直接在地势平坦的河北官道上跑出去一百八十里左右。

    然之后就是扎营休息,埋锅造饭了。

    鬼面骑士是不可以喝生水,吃任何军粮以外的食物的,人畜都是如此,营帐也不是像传统的军营那般,需要砍伐木头,慢慢搭建。

    直接驱马入树林,用九千匹马的蹄子将杂草踩两遍,驱走了蚊虫野兽之后,每人选两棵相近的树,把马拴在树上里料,点一圈由艾草活泥巴晒制而成的蚊香,系一张羊毛结成的大网子,就能躺在网子上开始睡觉。

    这样选择在白天的树荫下睡觉,被蚊虫叮咬的情况会少很多,此外,所有人都穿着清凉透气的丝织内衣睡觉,睡眠质量通常也会很好。

    等到了将近黄昏时分,大家再度起床煮饭,吃用过后便收拾好东西,再度起行,同样是一个半时辰的快速奔行,直到天完全黑下来,才停止行军。

    然之后,就是连夜收集草料,烹制马粮了。

    没错,即便是马,于秋也不允许它们肆意的吃荒野上的草料,和人戴着的纱布口罩一样,马嘴上也有一个罩子,防止他们随意进食,或者是吸入病菌受到感染。

    而且,所有军士们收割上来的草料,都须得用开水烫过,切碎了之后,搅拌在磨碎的豆酱豆渣里发酵一夜,再喂给马吃。

    于秋专门分配了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来给大家来做这些事情,基本每个人都能轻松的完成烹制马料的工作。

    而在夜里入睡前最后一件事情,便是整理内务了,所有的人都必须用烧开了的水洗澡,并且将分别挂在三个马脖子上的六个水囊灌好凉开水。

    反正白天他们都睡足了四个时辰,夜里基本没有瞌睡,除了放哨的人员,大队人马在后半夜天气最凉快的时候,才会钻进可以防蚊虫叮咬的睡袋休息一个多时辰,天麻亮的时候再度起身上路便可。

    这样每天早晚用三个时辰快速赶路,用四个时辰吃饭烹制马料和整理内务,五个时辰睡觉的赶路模式,不仅能让大军感觉很轻松,还达到了一日行军三百六十里左右的效果,在李秀宁这个惯于带兵作战的女将经历过一天这样的赶路模式之后,顿时便知道了它的厉害之处,同时更感觉到了于秋的可怕。

    因为他会针对大军的所需,提前准备好所有的物资器具,烧饭煮水的锅多大合适,水囊装多少水,能够供人马一天饮用,食物材料如何配给,能保证人和马的体力补充,甚至一块驱蚊的蚊香能燃烧多长时间,都在他的精准计算之内,跟着他,不管是人是马,几乎不受什么累,就跑到了三百多里之外。

    要知道,保持士兵精气神不亏,是能很大程度放大他们的战力的,这些鬼面骑士团的骑士原本只是普通的马贼,充其量只是骑术稍微比别人优胜一些,但一直保持在精神状态良好的情况下于敌军接战,他们也能爆发出精锐骑兵的战斗力。

    苏定方是个十分有领悟力的将才,他从不觉得,士兵靠强悍的体力,就能在战场上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一个正常人,你就算比别人强些,也不可能有多么巨大的差距,但是,一群令行禁止的人组成军队,却能将这支军队的战斗力提升到一个比同人数军纪不明的军队强很多的层次。

    所以,他吸收了于秋训练那些饥民时的一些方法,培养这些人的服从性,从草原上就开始在练,一路往洺州赶的时候也在练,现在,有了五天系统的驻地训练之后,他们的服从性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至少在作息上他们听招呼,懂得了军中配备的各种器具的使用方法。

    “难怪苏定方能带着两百多人,就在草原上抢回那么多的牛羊马匹。”感受到了于秋对自己的反感之后,将视线移开的李秀宁开口道。

    “靠正确的管理方式,精准的计算,只能让他带领的军队少出现意外,爆发出更强的战斗力,却并不能完成超出他们最大能力的目标。他之所以能带回这么多的牛羊和人手,主要还是因为他这个人的思想品德好。一个致力为民的人,必定会得到人民的拥护。”于秋抬头看着远方的星空,用拽拽的语气道。

    后半夜轮到于秋守夜,早早的他就让苏定方和罗成睡下了,他选择放哨的地方在树林不远处的一个高坡上,倒是适合观星看月亮。

    “‘一个致力为民的人,必定会得到人民的拥护’。你这句话说的好,苏定方去草原上抢劫突厥人,是想养活洺州的汉民,得到大家的拥护不奇怪。

    可是,你现在是要带着他们去杀你自己的族人,我想请问一下,他们凭什么拥护你?”李三娘复述了于秋的一句话后,用质问的语气向他道。

    “因为,我的那些所谓的族人,就是让北地的百姓没有粮食可以吃的人,难道你不觉得,让刘黑闼这样的造反派,跟那些让北方百姓变的凄惨无比的人拼命,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吗?”于秋继续抬头看天道。

    闻言,李秀宁沉默了,于秋说的很有理,但是,她不相信于秋是一个那么高尚的人,如果像于秋这样的人在北方作乱,那么他的威力,将会是刘黑闼的十倍百倍,她甚至都不觉得,领兵五万的李世民能够战胜现在的于秋,更何况一个有可能吃下刘黑闼残部或者范阳卢氏的于秋。

    所以,这次是她主动要求跟着于秋的,在她身边的青鸾和白凤都带着信鸽,如果发现于秋有自立的心思,她会第一时间传信给李世民,让他早做准备。

    “你能不能看着我,老老实实的告诉我,灭了卢氏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半响之后,李秀宁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她知道,自己即便是问了,也可能得到于秋的一个谎言,但如果把他的谎言往相反的方向想,或许自己就能得到一个正确的答案呢!

    “你真的要我看着你说话?”于秋似乎很不情愿的样子道。

    李秀宁认真的答道,“是的。”

    “那么,有没有人告诉你,这种士兵穿着睡觉的衣衫,胸口是开了衩的?”于秋皱着眉头道。

    闻言,李秀宁慌张的低下头,果然看到了一幕些让她羞愧难当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