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唐大农枭 > 第一百三十章 传说到长安

第一百三十章 传说到长安

 热门推荐:
    四面城墙下的篝火烧的刘黑闼很心慌,篝火下散步的于秋和李世民却显得很悠闲。

    难得于秋脾气好,没有各种呛李世民,其实这是大仇得报之后,原主偏激的思想对于秋的影响变小了导致的。

    李世民终于是要如愿以偿的得到河北了,虽然他对于秋吞掉了范阳卢氏所有的财富这一点,他心里还有点小疙瘩,但仔细想想,也无可厚非,那本就是人家卢家的财富。

    对于于秋将罗士信任命为鬼面骑士的主将这一点,李世民是非常满意的,而且,对于突厥的看法,他也与于秋是一致的,挑拨突利对抗颉利,让他们无瑕南顾,是目前减轻大唐压力的最佳策略。

    毕竟,即便是剿灭了刘黑闼,大唐也还有很多战争和不稳定因素,历史上的这一年,李唐可有大小数十战之多,每一战赢的都不怎么轻松。

    最后,问题不可不免的谈到了未来北方的权力分配上来,除了自己洺州都督的位置,于秋还希望留任罗士信做慎州都督,将鬼面骑士团留在北方草原,眼馋鬼面骑士团装备和那些好马的李世民本来想将他们带回关中,却不得不向于秋低头。

    因为于秋说了,没有鬼面骑士在慎州震着,零散的河北百姓,将会成为外族人马蹄下的羔羊,而且,想要将马政做好,就必须要在草原上,如今李唐内部大多数疆域都已经稳定下来,真正能让这个国家有亡国自危的,是外患。

    谈论到这里,于秋计划之内的事情基本就已经说完了,对于谁最终会做河北道的总管,谁会做幽州都督镇范阳,于秋都不在意。

    只是,李世民并没有就此结束谈话的意思。

    “我想知道,你要凭什么手段,养活北地的百万百姓?”李世民忧虑的看向范阳城周边荒芜的田地道。

    洺州那边聚集的近四十万百姓且不说,光是在眼前的范阳城里面,就还有十几万没有饭吃的百姓,其它各州,亦有几千到数万不等,而各州的耕种情况,又都与范阳附近差不多,即便是秋收以后得到一些粮食,也不足以帮他们越过寒冬,更加别说支撑到明年春耕,甚至明年秋收。

    于秋瞄了一眼李世民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去我的庄园看看么?等你在范阳这边的事情结束以后,我允许你过去看一看。

    此外,有几点我要跟你声明,我们是平等合作互利的关系,你帮我争取到的权力越大,我能带给河北百姓的就越多,能抗住世家反扑,甚至成功摧毁门阀制度的成功率也就越高,对于你们李唐的长治久安起到的作用也越大。

    我的族人够多,可以不要什么食邑田地,但是私人领地的事情,你必须要给我落实,这是我成功的基础。

    如果你能给我争取到一个完全自主的洺州,三年之内,我会还你一个大治的河北,反正我的成功,也是你的成功,你的成功,也会变成我的成功。”

    “我只需要给你争取到一个完全自主的洺州,三年之内,你就能还我一个完全自主的河北?洺州只是河北的一小块,你只管洺州的话,如何能够做到让整个河北大治?”李世民有些好奇的道。

    “我极北天山灵鹫宫的学问,不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猜度到的,你只需要看结果就行,就像现在的结果,就是我在几个月前就告诉你的。”于秋还是那么呛人的道。

    “那么,你不介意朝廷派人盯着你的一举一动吧!对了,三姐呢?她不是跟着你到范阳来了么?”说到这茬,李世民突然想到了自己在鬼面骑士团的队伍中,并没有看到李秀宁,开口问道。

    “自从我们在去往慎州的路上碰到了一个叫柴绍的人之后,她就情绪不高,在慎州待了两三天,就回娘子关去了。”于秋答道。

    “柴绍来过?”李世民有些意外的道。

    “是的,而且,还碰到我与李三娘起争执的时候,误以为我俩那什么……”说到这个,于秋一脸郁闷的道。

    “这样的话,你的麻烦恐怕不小。”李世民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看向于秋道。

    “不过是个驸马而已,他就是在长安蹦上天跳下地,又能耐我何?”于秋不以为意的道。

    “柴绍可不是个驸马那么简单,他是一路跟随我父皇平定天下的功臣,常伴在我父皇左右,十分受信重。

    我听说你于氏的酒楼和糖水店还有洺州各个作坊制造出来的东西,都会陆续在长安洛阳开铺面售卖,如果得罪了他,只怕是很难顺利的经营下去的。

    要不这样,你将这些生意的一些份子给我,我来帮你摆平他,或者一些其它的麻烦。”李世民故作正色的道。

    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于秋门清,和各个世家大族比起来,柴绍算哪根葱?于秋是虱子多了不愁痒,债太多了不愁还,笑着道,“此事就不劳你费心了,区区一个柴绍,还不能拿我怎么样,相信现阶段,你也不想为了一点利益,和所有世家为敌。”

    “你这话什么意思?”李世民不解道。

    “自己猜去,天亮之后,我就返回洺州了,罗成我会留在这里,防止刘黑闼狗急跳墙逃到突厥去,范阳以东的各州,现在基本处于无人管制的状态,你最好派些强兵猛将驻守,否则,高句丽人,契丹人或溪人,恐怕又不会安生了。”

    于秋说完,就开始往鬼面骑士团的宿营地走,而在次日才得知于秋居然做出了杀兄弑父这样惊天动地的事情的李世民才回过味来。

    他已然已经成为了世家公敌,而且还做了杀兄弑父这样天怒人怨的事情,现阶段,任何与他显得亲密的人,都可能会受到世家系官员的攻击,而李渊主持的朝堂上,有八成以上的官员都是出身世家系,自己如果与他显得亲密,很有可能失去一大半朝臣的支持,这是对自己是非常不利的。

    为了此事,李世民专门和房玄龄,杜如晦等人商量了一个上午,才想到办法把于秋和自己的关系撇清。

    在他们上书给朝廷报功的奏折中,于秋只有架空高雅贤,率领洺州军民投降李唐的功劳,连罗士信带人去草原上抢劫突厥人的牛羊赈济百姓的事情,也变成了李世民的安排,对于他出谋划策一步步将刘黑闼推到深渊,最终不费一兵一卒将他困在范阳城里束手就擒的事情,李世民只字未提,反正,有他捐赠的价值两三百万贯的货物赈济百姓的功劳,就足以让他封个国公的爵位了。

    于秋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回到了洺州,也正是在他到达洺州的时候,范阳城的城门,被城内饥饿的百姓推开了,率领五万大军攻入城门的李世民生擒了两天都没有正儿八经吃过饭的刘黑闼,河北的战事就此宣告结束。

    李世民还要在范阳以及范阳周边地区进行一些民生政治的安排,没有十天半个月是难以搞定的,但是报功的奏章却用六百里加急传回了长安,在七月中旬,于秋吃着自己炒制出来的毛豆,看着山岭上那些花瓣已经掉完,开始长小果子的果树的时候,长安的朝堂上,为了他的封赏之事,已经吵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献犁耙车的功劳确实很大,献制盐之法的功劳也很大,带领洺州数十万军民投降李唐朝廷的功劳更大,至于捐赠价值两三百万的粮食赈济北方百姓的功劳,那就大的没边的,以这样的功劳,正常情况下,封一个食邑千户的国公,那是铁板钉丁的事情,毕竟,李渊朝,那是一个国公多如狗的时代。

    然而,李渊在朝廷上还没把于秋的国公番号想好,就乌泱泱的有一大片朝臣,一面倒的开始骂于秋,然之后,有关于秋的一些传说,就开始在长安传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