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唐大农枭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轻松获胜

第一百八十四章 轻松获胜

 热门推荐:
    在李世民看来,于秋故意不提醒他捂耳朵,就是在报复自己对他使了联姻计。

    他的看法一点都没有错,胆敢在于秋这里耍手段的人,于秋一定会坑的他下半辈子生活不能自理。

    轻松的装完了一个逼,接下来,就是看突厥人的惨状了,当多股进兵变成了多股骑兵相撞的时候,那画面就有些惨烈了,突厥人平时引为依靠的战马,变成了夺取它们生命的狂暴野兽。

    耳朵被炸懵的突厥士兵根本听不清统领的命令,胡乱向四处奔逃,不过,即便是山谷里目前是这种混乱不堪的局面,于秋也没有下令属下组装防滑板,冲下去收拾残局。

    没有钟表,他只能在心里默数着数字,一轮轰炸导致的混乱,还不足以让突厥人完全失去战斗力,还得再接再力才行。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天火引,诛邪!~”

    “轰隆~!…………”

    于秋的指决掐动,喊声再起,爆炸声也随之而来,耳朵仍旧在发麻状态的李世民根本不知道于秋喊了些什么,他只看到一团团爆裂的火焰在开阔的山谷中绽放开来,然之后,许多突厥战马的身上,就被火星烧着了。

    突厥人在发动攻击之前,先朝谷道上施展了一个火牛阵,却不想,自己会中了于秋的火马阵,而且所用的马,还是他们自己骑乘的战马。

    牲畜都是怕火的,在这轮燃烧弹爆炸之后,谷道上凡是能跑的动的战马,都跑了起来,连被爆炸搞的灰头土脸的执失思力也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战马,将身体靠在一处山坡上,躲避那些惊马的冲撞。

    至始至终,他甚至都没能组织起人手,向唐军所在的那处山包冲击,当然,冲也肯定是冲不上去的,满山锋利的竹刺,光是看上去,就让人头皮发麻。

    看到被战马踩踏的士兵们的哀嚎声越来越少,他知道,自己的几万大军就这么完了,战争从他们进入山谷,到鼎定败局,居然还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

    于秋很庆幸自己因为想要治好疟疾瘟疫,而选择了中级化学技术,要不怎么说好人有好报呢!

    学会了中级化学技术之后,制造一些爆炸物简直就太简单了,因为系统出品的技术,是根据难易程度划分之后比较全面的植入的。

    看着山谷下面人间炼狱一般的场景,所有人看向于秋的背影的时候,都充满了敬畏。

    在后世,人们只相信科学能制造出这样强大的威能。

    在这个时代,人们却只相信神灵能爆发出这样强大的威能。

    很多人想要跪地向于秋参拜,转身后的于秋却是示意大家摘掉了耳罩,朗声朝大家道,“突厥人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现在,握紧你们的骑枪,背上你们的绳索包,开始下山清扫,重伤者,咱们也救不过来,直接就地扎死。

    轻伤或者无伤的,只要能够跪地投降,都用绳索将他们反绑起来,将来拿他们换回咱们被抓的那些边民百姓。

    至于那些逃出了谷去的,不要理会,自然有人会去追。现在听我命令,将马拴好,放下防滑板,五人一组,五组一队,由内向外清朝。”

    几处谷口是于秋的重点布置区域,真正敢从那边逃离出去的,要么是胆子奇大的人,要么是运气好,正好坐骑被惊到了之后,无意识的选择往这边跑,却没有被爆炸激发的碎石砸中的,总体人数应该不是太多,而且分散了,没有什么组织,有苏定方和罗成收拾他们就成了。

    “这就,开始清理战场了?”李世民的耳朵虽然还嗡嗡作响,听不太清楚别人说话,但是看到沿着防滑板冲到山坡下的洺州兵,他大致猜到,这场战争已经要结束了。

    “怎么样,现在有力气随我一起下去捉拿执失思力么?”于秋微笑着朝李世民道。

    执失思力所在的位置,是一个万人大队的中央,不管往哪个方向,他都不会那么快逃出去,而且,有望远镜在,于秋一直都知道他的大概方向,只是期望他不要被惊马给踩死了就好,不然,跟颉利谈判的时候,于秋就少了一个重要筹码。

    无数受伤或者受惊的战马从谷道中冲了出去,山谷内的环境顿时就好了许多。

    四周不时的响起利器穿透的声音,不过,李世民,程咬金,尉迟恭等人,却不大听的清,他们只是看到一个个突厥兵被洺州兵捆绑着,跪成了一排,只要敢移动或者起身的,都会被负责巡视看管他们的洺州兵手起刀落的砍掉人头,无论任何理由。

    零散的抵抗自然是有一些的,不过,失去了战马的突厥人,在持有长兵器的洺州军面前,基本没有任何杀伤力,只需要拿长长的骑枪朝他们捅过去,那些拿着短短的马刀的突厥骑兵,就只有被扎的一身血窟窿的份。

    很快,在高雅贤亲自率领的一队开路士兵的带领下,于秋等人便来到一处山壁旁边,一脸惊魂未定的执失思力,正被十几个亲兵护卫着,想往山包上攀爬逃生。

    “缴械跪地者不杀。”于秋朗声朝这些人喊了一句,顿时又觉得自己的声音太小,这些刚才被炸懵了耳朵的突厥人根本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便朝高雅贤等人道,“大家一起喊。”

    “缴械跪地者不杀。”

    数百人中气十足的一声齐吼,气势顿时就出来了,然之后,这个声音,就变成了五千洺州军一起齐喊的号子,这个号子也让执失思力意识到了,反抗即是死亡。

    “放下武器,他们不会杀我们的。”执失思力用突厥语,朝属下的士兵大喊道,一边喊,他还一边将那些士兵手上的武器抢夺过来,丢在地上。

    于秋并不懂突厥话,但是,从小生活在北方,经常要与突厥人打交道的原主懂一些,听明白了执失思力的话之后,于秋很好奇,朗声向他询问道,“你凭什么觉得我不会杀你?”

    “因为,你是洺州都督于秋,他们是洺州兵。”小手指不断的陶耳朵,想要减轻耳鸣症状的执失思力改用汉话道。

    “看来,你对我们中原内部的形势,也并非一无所知啊!不过,也不可能知道的太多,你这么说,只有一个原因,你留有让我们不敢杀你的后手。”于秋看向执失思力的眼睛道。

    果然,耳鸣症状逐渐减轻的执失思力露出些许笑意道,“交战了好几个回合,你应知道,我属下有八万大军,而我今天带到这里来的,只有五万人。”

    耳鸣症状同样减轻了不少的李世民闻言立即追问道,“另外三万人呢?”

    “驱赶我们在关外抓到的三万余边民,正在往苇泽关集结。不过,收到这里的消息之后,他们应该很快会向这里赶来。”执失思力一点也不遮掩的答道。

    李世民和很多洺州兵都相信了于秋搞的这种天崩地裂的东西是鬼神之力,在北方大漠极端天气下从小长大的他,却并不那么认为,尤其是在第二轮燃烧弹爆炸的时候。

    前几年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到过沙漠上刮起的火焰旋风,好多天都不息灭,那是一种黑色的油泉,因为沙漠里的温度太高,燃烧喷涌出来形成的。

    也有可能是地里面的一种气体,因为沙土裂缝而喷射出来形成的,在这个时代大漠的一些位置,这属于一种非常常见的景象,唐军应该是收集了这些东西,在山谷里提前设了埋伏,才导致了他们的惨败。

    而正是因为对于这些天地的产物抱有敬畏,即便是他需要打击的目标,是在白狼谷这种一眼看上去就是死地的位置,他也选择了做两手准备,三万骑兵,可是眼前这支洺州军的好几倍,他自己虽然被俘了,但是,并不代表他属下的人不能翻盘。

    谁知,听了执失思力这句话之后,于秋不惊反喜,朝他道,“那么正好,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