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杀人灭口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杀人灭口

 热门推荐:
    所有人都灼灼的望着那陈南奇,一个个呼吸彻底凝固。

    陈南奇也当场懵圈了。

    他哪能想到白夜居然会有这么一手而且还要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这可让他如何回答?

    匀青叶、张神武等人齐齐盯着陈南奇。

    墨紫韵与温啸玄的呼吸也纷纷急促了无数。

    殿堂内外没有一丁点的声音。

    在场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陈南奇的回答。

    但在这时,念天低喝了开来。

    “白夜,你这不过是屈打成招罢了!这算不得数。”

    “屈打成招?”

    白夜淡道:“我可没有伤他分毫,何来屈打成招?他只要说实话,他就会相安无事,念天长老是不是对屈打成招这四个字有什么误解?”

    “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了!实话?恐怕这实话是对你有利的实话吧?”念天冷哼:“陈南奇这孩子不是白痴,也聪慧的很,至于你这什么测心术,也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想,如果待会儿陈南奇没有说这所谓的主使者是我,那你恐怕会直接把他杀了,对吗?”

    “所以说,念天长老还是不信我?”

    白夜暂且撤掉那测心术的法术,淡淡说道。

    “当然不信,什么测心术,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本长老活到今日,还从未见过这等法术!”念天冷冷说道。

    白夜闻声,却是叹了口气:“我说要你们测试一下,你们又不敢,不用你们测试,你们又不信,念天长老,你们可真是难以伺候啊不过没关系,在下还要一招。”

    这话一出,念天及绍飞剑等人呼吸再是一紧。

    只见白夜猛然拔出弃神剑,直接对着自己的胸口一划。

    哧啦!

    一道血迹溅了出来。

    白夜的胸膛竟是被他给生生切了开来。

    皮肉大绽!

    胸口处的内脏、骨头乃至天魂全部清晰可见。

    “啊??”

    现场弟子全部惊呼起来。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白夜。

    “白夜,你这是”墨紫韵急忙唤了一声。

    却见白夜不紧不慢的说道:“念天长老怀疑的地方是我这测心术无用,觉得陈南奇如果回答的答案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就会假装他撒了谎而杀了他,这个考虑也是存在的,不过诸位应该知道,如果我要杀他,必要催动天魂,天魂催不动,如何杀人?而现在,我将我的天魂呈献给诸位看,我待会儿到底有没有催动天魂,诸位也是能够一眼看清的!如果我催动了天魂,而陈南奇死了,那就是我故意谋杀,到时候要杀要剐,白夜我悉听尊便,如果待会儿我没催动天魂,而陈南奇还是死了,这结果就不必我多说了吧?念天长老,这样,你满意了吗?”

    话说到这,白夜扭过头盯着念天道。

    念天脸色铁青。

    他是万没想到白夜居然如此狠辣,直接开膛破肚,裂开胸口裸露出天魂于世人眼前!

    却见白夜再度施展起那测心术,摁在了陈南奇的身上,人平静道:“好了,陈南奇,你可以回到我的问题了,究竟是谁指使你污蔑我的?”

    这一言落入于陈南奇的耳里,亦如死刑宣告,让他惊恐绝望。

    撒谎吧?会被这所谓的测心术杀死。

    说实话吧那也会没命。

    怎么办怎么办?

    陈南奇惊恐至极,整个人疯狂的颤抖。

    “师兄你你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陈南奇颤抖嘶喊。

    “我没有逼你,是你在逼我!”白夜沉声说道:“现在,我只要你说出实情还我清白就可以了!快说吧,十息的时限,你已经没时间了!”

    “我我”

    陈南奇疯狂的颤抖,人张着嘴,已是有些语无伦次了。

    “你还要三息!”

    这时,白夜凝声沉道。

    现场鸦雀无声。

    陈南奇瞳孔紧缩。

    “两息。”白夜再度低语。

    陈南奇已是吓得不知所措,大脑轰鸣一片。

    “一息了!”

    白夜闭起了双眼,冰冷的念出了这两个字。

    而这两个字,也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的心理防线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

    终于,陈南奇像是做下了什么决定,人一咬牙,直接喊道:“我我说!是是念”

    嗖!

    一道罡风在这一刻瞬间袭卷过来。

    白夜瞳孔一缩,猛然回首。

    却见那边的念天不知何时已是冲杀过来,一掌凶狠的拍在了陈南奇的头颅上。

    咵嚓!

    陈南奇脆弱的身躯瞬间在念天可怖的掌力下化为了血雾,当场惨死。

    “哇!”

    牧龙殿内外瞬间哗然一片!

    一众长老也是震惊连天。

    “什么?”

    “念天长老,你”

    “你做什么?”

    “这”

    人们张大了嘴,皆错愕无比。

    而白夜则是凝了凝眼,暗暗冷道:“念天长老,何故杀人灭口?”

    “此子已经疯了!”念天面无表情的说道。

    “疯了?疯了就要杀人吗?”白夜抬起手来朝胸口一抹,修复那儿的伤势,面无表情的问道。

    念天不语。

    倒是温啸玄勃然大怒,径直上前,冲着念天喊道:“念天长老,为何要杀我弟子!南奇做错了什么?你你为何要杀他?”

    “我说过了,他疯了!为了避免他胡言乱语,胡乱说话,不得已而为之!”

    念天冷冷说道。

    这个理由无比的牵强。

    压根没人会信。

    疯了?

    陈南奇哪里疯了?他顶多是被吓到了!

    而在那么关键的时候,念天居然出手杀人!

    毫无疑问,这根本就是在杀人灭口!

    这一刻,整个殿堂内外的人都知道陈南奇根本就是念天长老故意找来栽赃嫁祸于白夜的!

    虽然陈南奇没有将念天二字全部说出,但念天的这一招,已经等同于不打自招了!

    “念天长老,现在陈南奇已死,人证不在,你还觉得这件事情是我所为吗?”白夜走上前去,淡淡说道。

    “兴许是与你无关!这件事情,本长老会好好调查的。”念天闭起双眼,深吸了口气淡淡说道。

    “是吗?那你无故屠杀宗门弟子之事,你打算如何向宗门交代啊?”白夜微微抬头,再度说道。

    这话一落,人们心惊肉跳。

    白夜这是在向念天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