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般若

第二百一十三章 般若

 热门推荐:
    “这位小友,你叫什么名字?”龙老步伐放缓,开口问道。

    “晚辈白夜。”

    “白夜....你来自何处?”

    “大夏。”

    “大夏吗?”龙老思量了会儿,亦不知在想什么。

    “前辈,有问题吗?”白夜感觉有点不对,他看了眼身旁的小丫头,又瞅了瞅时不时朝这盯上几眼的龙老,总觉得他好像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

    “没什么...”

    龙老摇了摇头。

    众人继续前进。

    “小黑,你有何打算?”白夜询问着身旁黝黑的少年。他不可能带着小黑走,今后的路还要靠他自己。

    宗小黑愣了下:“我也不知道。”

    “小友若不嫌弃,可入我龙渊派。”龙老微微一笑,宗小黑虽然修为不高,身材瘦小,但阅人无数的他岂能发现不到此子天赋之惊人。

    “龙渊派?”小黑摸了摸脑袋,显然是没听过,他看了看白夜,却见白夜点点头:“龙渊派虽未听过,但龙老为人强于桑冬名太多,而且有龙老在,你也无需担心学不到好东西。”

    “既然如此,那我听大哥的。”小黑点头。

    “小友, 你可有兴趣入我龙渊派?”龙老迟疑了下,试探性的询问白夜。

    白夜摇摇头:“抱歉,龙老,我不会在群宗域滞留太久,过段时间,我会返回大夏。”

    “这样啊。”龙老露出失望之色,叹气道:“人各有志,老头子也不强求。”

    几人继续前行,但没走几步,白夜突然停了下来。

    他眉头扭紧,暗暗打量四周。

    “没想到天下峰闻名群宗域,其首席长老竟是如此卑劣小人,当真令人唏嘘。”龙老突然发出感慨。

    白夜闻声,已明白过来。

    却看前头的道路上走来几个身影,为首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桑冬名。

    “龙离,停下吧,随我回天下峰。”桑冬名喊道。

    “桑长老为何拦我?”龙离面色不改道。

    “我且问你,你身旁那少年,是何人?叫何名?”

    “他叫宗小黑,曾是你天下峰人!”

    “曾是?什么叫曾是?他一直都是我天下峰人,我天下峰弟子若要离开宗门,可不是随便一句话就能离开的,他把我天下峰当什么了?”桑冬名哼道:“倒是你,为何他要随你这个龙渊派的长老离去?我天下峰的弟子,为何愿意心甘情愿的跟着你?这里头,难道不显得很奇怪吗?”

    “桑长老此话何意?”龙离皱眉。

    “何意?还在装蒜吗?这个宗小黑,分明就是你们龙渊派派来的奸细!”旁边的华清峰喝道。

    宗小黑一听,脸色煞白无比。

    “我...我什么时候成了龙渊派的奸细了?”他呐呐道。

    “就在刚才。”白夜摇头。

    龙老微微闭着双眼,淡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桑长老,如果我没猜错,你的目的恐怕是我身旁这位身兼四生天魂的小友吧?”

    “若你们要对付我,只需找我即刻,龙老他们与此事无关。”白夜淡道:“龙老,待会儿如果动起手来,你带着她先离开吧,他们应该不会追击你们。”

    “我龙渊派人,岂是贪生怕死之人?更者,桑冬名的目的也不仅仅是你,我之前的行为让他颜面无存,他若不收拾我,心里不快。”龙老淡道。

    白夜一听,熠熠看着龙老,倏然间神情恍惚,脑海里一个个身影快速闪过。

    绝魂宗...谷老?

    “既然如此,那白夜便与前辈并肩而战,杀他个天翻地覆。”白夜深吸了口气,认真道。

    “不,不能久战,该撤还是要撤!”

    龙老低声念道,继而踏步上前:“桑长老,你打算如何?”

    “我说过了,请你们随我回一趟天下峰,针对此事进行调查。”桑冬名淡道。

    “入了天下峰,我等便再无活路,桑长老还是直接点吧。”龙老摇头道。

    “我也认为用请的方式,你们不会乖乖束手,所以,我打算用更直接点的手段。”

    桑冬名说道,朝前踏步,走向这头。

    一股气势升腾。

    龙老也踏步前进。

    但天下峰这边人多势众,华清峰见桑冬名准备动手,摇晃着折扇,面露冷意的朝白夜这头走来。

    “这一次,我必要你死!”华清峰冷冽而思,冲着身旁的天下峰弟子道:“此人交给我,你们去擒住那个叛徒!”

    “是,师兄!”

    说罢,众人冲来。

    大战一触即发。

    白夜冷哼一声,拔出古铜剑,剑锋快速刺入地面晃动,一个小型的寂龙剑阵生成。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华清峰不屑说道,纵步冲来,手中折扇打开,随手一挥,便有狂风荡漾,风如利刃,撕割着这儿的一切。

    白夜迅速舞剑,大阵激活,剑气飞梭而出,撞向狂风,却不能将之阻拦。

    风,无孔不入。

    “大势!”白夜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六重大势奥义祭出,同时头顶绽放四尊天魂,华清峰的风刃瞬间被控制,被大势分解的烟消云散。

    “我说过,你的手段在我面前是雕虫小技,根本不值一提!”华清峰双步一踏,倏然人化重重旋影,围绕着白夜快旋转,同时身躯也绽放出一股极为恐怖的大势,完全抗衡了白夜的六重大势。

    白夜定住心神,盯着快速旋转的华清峰,心头发凝。

    好快的速度,根本捕捉不到他的位置。

    华清峰的天魂好似是以风为属性,速度是他的专长,即便以寂龙剑阵攻杀,也只会被他全部躲掉。

    “结束了!我要用你的头颅,洗刷我的耻辱!”

    华清峰冷冽的声音仿佛在耳畔响起。

    而同一时间,白夜心间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杀机,杀意似乎已经覆盖了他的全身。

    这是?

    白夜低头看去。

    原来在这高速旋动之际,华清峰竟也以风刃为引,划出了个阵。

    但不同于白夜,华清峰的阵,是最为纯粹的杀阵,且杀阵的中心,正是白夜。

    不能破阵,白夜必死无疑!

    事到如今,不能有丝毫的隐藏了。白夜心神一寒,将古铜剑刺入身旁地面,单手扶着死龙剑鞘,单手握着死龙剑柄,头顶天魂元力爆发,在意念的催动下,快速朝死龙剑注去。

    两日的恢复,绝不能让死龙剑恢复太多的能量,此时此刻,唯有以魂祭之,方能令剑重新出鞘。

    准备激活杀阵抹除白夜的华清峰心脏猛然一跳,他盯着那把剑,倏觉浑身冷汗直流。

    怎么回事?明明是这家伙快死了,为何我会有一种极为强烈的危机感?

    华清峰心乱如麻,但此时此刻,容不得他思考。

    “死!”

    华清峰怒吼一声,折扇朝地面狠狠一挥,一股狂风化为龙卷之形,刺入地面。

    呼!!

    冲天旋风升腾而起,以白夜为中心的四周挂起了旋刃风暴,沙石树木全部被撕裂...

    四尊天魂的全部元力如江水一般注入死龙剑内,然而这股对白夜而言的庞大能量,却激不起死龙剑多少威力。

    他竭力驱动臂膀,将剑拔出,剑锋一点点的出鞘。

    太勉强了。

    不过,哪怕死龙剑的百分之一威力,斩杀华清峰,也绝对绰绰有余!

    白夜双瞳寒光四溢,怒吼一声。

    但就在这时,一个娇小的身影突然站在了他面前。

    白夜愣了。

    是那个小女孩。

    她小脸发寒,冰冷的盯着四周的风刃,抬起那纤细的小胳膊,随手一挥。

    哗。

    一阵精妙绝伦的气息从她那精致的五指间溢出,就好像春风一般,抚平了四周所有的暴戾。

    华清峰施展的杀阵立刻被破,四周风刃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

    白夜目光一滞。

    华清峰更是震惊无比。

    “去死!”

    这时,小女孩的嘴里吐出一记清脆却冰凉的声音,两股宛如藤蔓般的魂力从她身后飞窜出去,直接缠向华清峰。

    华清峰急忙躲闪,但这股魂力藤蔓仿佛将他死死锁定,直接勾住他的双脚,继而蔓延,捆住他的身躯。

    “啊!!!”

    华清峰发出凄厉的叫声,藤蔓缠的极紧,仿佛要将他生生勒死。

    好生厉害!

    白夜心惊肉跳。

    这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小女孩,怎会有如此恐怖的气息?她的实力...只怕比龙老只强不弱。

    四周天下峰的弟子全部被震慑。

    “快放了华师兄!”

    荷柳月领着众弟子冲了过来。

    “走开!”

    女孩眸光冰冷,再度抬手。

    呼噜。

    一阵气浪卷开,众弟子好似被一只大手扇走,全部飞了起来,撞在了不远处的岩壁上,荷柳月当场吐了几口鲜血,昏迷不醒。

    这些绝魂境级别的天下峰弟子,在这小女孩面前,竟连一招都走不过...

    “嗯?”

    还在与龙离交手的桑冬名立刻退了回来,盯着那边的小女孩,眉头一皱,沉道:“这位是谁?”

    “老头子来天下峰求取的天云百草,就是为了给这位疗伤。”龙老淡道。

    “龙渊派的般若长老?”桑冬名顿然醒悟。

    长老?

    白夜愕然不已。

    这个看起来连十岁都不到的小女孩,竟是龙渊派的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