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一往无前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一往无前

 热门推荐:
    林少东被苗一芳及白夜引走后,铁拳重新独对般若,压力倍增,般若娇小的身子爆发出的威力实在太恐怖了,每一拳都能震裂大地,每一掌都能劈开大海,铁拳真名铁岳松,铁拳为其外号,他以一双媲美金刚的拳头著名,故号称铁拳,他的拳头能够打碎一切,可对上般若,却是节节败退 ,没有半点优势。

    “可恶,林少东那个废物还没有解决完?明明只是几个小辈,却要耽误这么久的功夫。”

    铁拳胸口又吃了一掌,人飞出去,拼尽吃奶的力气稳住身子,胸口一片火辣,皮肉都被打翻出来,他恶狠狠的朝林少东那边望去,然而,让人震惊的一幕映入了他的眼里。

    那位鼎鼎有名的林长老,竟被那个青年如丢死狗一般随时摔在了地上...

    林少东,死了?

    “这怎么可能?”铁拳双目瞪得像铜铃一样。

    白夜怎么可能杀的死林少东?

    绝魂境二阶,杀死武魂境级别的强者?这种事情说出去谁会信?

    但很快,他明白了!

    他神魂狂颤,视线完全被白夜头顶那四尊被血火所包裹的天魂所充斥,难以置信。

    一连献祭四尊天魂!这是自取灭亡啊!

    “你有此等天赋,就这样浪费?浪费啊!!”铁拳声嘶力竭的吼着。

    天才极度惜命,更珍惜自己的天赋,这样绝世天赋,多少惊才绝艳之辈羡慕嫉妒,但今日,白夜将之付之一炬!

    白夜双眼冰寒,杀意迸发,携带如山的元力朝铁拳涌去。

    铁拳衣袍狂抖,身躯不断后退,光是这股气势,他就已经承受不住。

    “你要林少东杀我,现在他已经死了,那么你呢?”

    白夜恢宏之声荡开,如同血色战神,一拳打来。

    “白夜!!!你...别狂妄!你杀我徒儿,践踏我龙渊新派,今日我必要用你的血洗刷我的耻辱!!”

    铁拳见退无可退,咬紧牙关,一拳轰去。

    吼!

    拳锋冲出一只深黄色的雄狮之影,拳威化为狮威,狠狠撞了过去。

    但这拳头刚刚触碰白夜之势,立刻四分五裂,骨头破碎,其臂膀直接粉碎。

    “啊!!!!”

    铁拳发出凄惨的叫声。

    “给我死!!”

    白夜震怒,霸道袭来,一掌按住铁拳的头颅,硬生生的捏碎。

    噗!

    铁拳头颅宛若西瓜,直接死去。

    又一名武魂境人惨死于白夜之手!

    慕岩与桑冬名惊骇无比。

    四周人齐齐后退,不敢靠近这煞神半步!

    “同时燃烧四尊天魂,这是绝无仅有的,一尊天魂的燃祭就让龙离拥有抗衡慕岩与桑冬名的手段,而四尊,实力增幅极为恐怖,白夜当前的手段,至少媲美武魂境九阶强者!”

    远处的郎天涯声音凝沉道。

    白夜瞳孔血红,凌空而跃,手朝苍穹抓去,一把足足有数丈长的光剑在他手掌中生成。

    “死!”

    他怒声低吼,光剑斩落。

    下方弟子躲闪不及,尽数被光剑吞没,大地颤起,地动山摇,地面被撕出一条长长的深渊,剑意在天地间激荡。

    这一斩下去,天下峰与龙渊新派几乎要全灭,弟子们幸存的所剩无几,而剩下的也彻底丧失了斗志,人们面色苍白的看着白夜,全部被旧派人的这股疯劲儿所吓住。

    旧派的人彻底疯了,白夜如此神武,将他们的斗志与热血彻底点燃,人们发疯的厮杀,无论战的过还是战不过,皆拼死冲袭。

    一时间,人们竟忘记的逃跑。

    反倒是天下峰与新派之人,且战且退,竟不敢再追击,反而开始逃跑!

    追击者与 被追者之间,竟在白夜手中调转了位置!

    他 已经主导了这场厮杀!

    “先退!”

    桑冬名冲着慕岩喝了一声。

    二人立刻后撤。

    其余弟子们见状,也纷纷折返。

    “峰主!”

    桑冬名抱拳,他浑身是伤,狼狈不堪,疯狂的龙离加上天魂献祭,饶是他们二人也不是对手。

    “先撤!他们献祭了天魂,乃死路一条,等他们的天魂燃烧殆尽,我们再杀个回马枪。”郎天涯淡道。

    无论是龙离还是白夜,都是以天魂为代价才有如此神力,而这只是短暂的,时间一过,他们 将任人鱼肉!

    “好!”

    众人点头,便要撤离。

    可就在这时,众人周身的魂压骤然增强,一股煞气扑来。

    慕岩脸色大变,却见一个血红色的身影朝这边疯冲。

    是白夜!

    “你这蝼蚁!还敢杀到这来??”慕岩惊吼。

    “今日你们谁都别走!”

    白夜狰狞而道,光剑再起,再斩!

    轰隆!

    璀璨的剑身仿佛分割了天与地,其剑威势竟不比死龙剑差多少。

    慕岩与桑冬名脸色大变,天下峰的精锐弟子们更是瑟瑟发抖,完全不敢抵抗。

    “你们这群废物,竟被此人吓到,他不过是个即将死去的蝼蚁罢了。”

    郎天涯哼了一声,突然翻出一件魂器,朝空一丢。

    咣当!

    一面铜镜出现在众人头顶,铜镜不断旋转,镜面闪烁蓝光。

    光剑斩下,铜镜立刻移来挡住,白夜的身躯瞬间被弹飞,狠狠的摔在地上,身上出现一道深深的剑痕,鲜血不断往外溢。

    “这是?”

    众人露出惊讶色。

    “双菱镜?”慕岩惊呼。

    “对!这就是能够反弹一切手段的至宝,双菱镜,有此镜在,莫说他献祭四尊天魂,就算他献祭四十尊,那也无济于事,只会自取灭亡!”郎天涯淡道。

    “峰主英明!”慕岩等人大喜。

    “真的英明吗?”

    白夜站起身来,目光冰冷的看着这些人。

    他没有再发动攻势,只是冷冷的盯着这些人,如果说眼神能杀死人,那这些人早已被他锐利的眼给刺穿。

    “怎么?白夜,你还想瞪死我们吗?”

    一名天下峰弟子哈哈笑道,有峰主在,他们的恐惧早已消失。

    “有种你便来杀爷爷啊!”

    “废物!待会儿看你是怎么死的!”

    众人嚣叫。

    “走!”

    龙离开始喘起气来,冲着白夜喊道。

    他的天魂已经快要燃尽了。

    但,白夜一动不动,突然,他眼神迸出一道精光,随后一股气势从身躯内爆发出来。

    轰咚!

    四周大地瞬间崩裂,化为齑粉,那边站着的天下峰及新派之人全部肉身爆炸死去,一朵朵血花在郎天涯、慕岩及桑冬名的身后绽放!

    势!

    郎天涯脸色剧变。

    桑冬名与慕岩纷纷跪了下来,他们只觉肩膀上仿佛有无数座大山压着,根本直不起腰!!

    而白夜头顶的那尊镇天龙魂,正以自身为代价释放出生命中最后的光彩。

    “不!!!”

    慕岩嘶吼着,皮肤开裂。

    恐怖的镇压之力疯狂摧残着他们的肉身。

    新派精锐与天下峰精锐全部死去,追击旧派的人,只剩下郎天涯、慕岩及桑冬名!

    “今日我要你们为龙渊派死去的人陪葬!”

    白夜声如洪钟,嘶嚣四方!

    “白夜!!”

    郎天涯咆哮一声,不再做任何保留,将自身最后一分力量爆出。

    一朵  七彩之莲从郎天涯的眉心飞出,不断旋转着朝白夜飞去,莲花所过之处,生出一股玄妙无穷的元力,不断搅动大势。

    但白夜的大势太强了,这已经不只为六重大势,更兼备镇天龙魂的终极力量,连郎天涯的手段都被镇压,莲花卡在中途,再也前进不得。

    白夜 抬起脚,朝前走了一步。

    咚!

    仅一步,郎天涯的身躯猛然朝下头陷去数寸,而慕岩与桑冬名直接趴在地上,身躯难动半分。

    白夜的皮肤也裂开,四尊天魂献祭的力量让他的身躯也无比躁动,但他没有停下,身上的血火愈发浓烈,人再踏了一步...

    咚!

    天崩地裂!

    这一回,郎天涯也站不住了,他腰板一弯,双腿开始颤抖。

    压力...太强大了。

    若是巅峰时期,郎天涯决然不惧,但现在的他,连吃两剑死龙,已是强弩之末,再抗这疯狂的白夜,极为吃力。

    白夜的七孔开始流血,四周的天魂继续疯狂涌入他的体内,可他的身躯也已经到了极限,快要支撑不住。

    不过,他没有停下。

    不杀了郎天涯,龙渊旧派必无路可走!既然已经将事做绝了,必须斩草除根?

    “白夜,你一旦这么做,那你不仅损失四尊天魂,失掉你卓绝的天赋!还会丢掉你的性命!那样值得吗?”郎天涯抬起头,声音发沉道。

    这位群宗域的霸主,今日竟被一名不过二十余岁的青年逼到了此等田地!

    “那又如何?”白夜毫不犹豫,踏出了第三步。

    大势再度增强。

    乾坤仿佛被倒转!

    咚!

    郎天涯双膝直接跪了下来!

    这位群宗域的霸主,竟向这名青年跪下了!!!

    那些存活下来的旧派弟子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一个个忘记了恐惧,忘记了杀戮,忘记了悲伤与痛苦。

    这让他们永生难忘的一幕!!

    “苗师姐,你还好吗?”

    白夜扭过头,冲着身后低喝。

    他七孔流血,浑身衣服竟是裂痕,尤为狰狞。

    可是,他好像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

    “我...我还行...”苗一芳艰难的站起身来,面色苍白如纸,双眸却炽热如火,熠熠的望着 那青年。

    “你带着般若跟其他人...走,我跟龙老断后。”

    白夜沙哑道。

    “白夜...”苗一芳哭道。

    “我与龙老皆已献祭了天魂,天魂一旦燃尽,便不会再有活路,所以,你们走吧!莫要望了初心!!”

    白夜扭过头,眼神 依旧坚毅。

    “白夜!!”

    众弟子齐齐跪了下来,泣不成声。

    白夜盯着郎天涯,双眼最后一道精光迸出,突然嘴里喷出一口鲜血,紧接着,颤颤巍巍艰难无比的抬起了脚。

    第四步??

    郎天涯的眼眶终于完全睁开了,瞳孔深处,惊骇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