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物归原主

第二百四十一章 物归原主

 热门推荐:
    白夜将拳头放下,一股酣畅淋漓的感觉充斥于浑身上下。

    痛快!太痛快了!虽然魂力半点没催,可这种力量塞满了每一个毛孔里的感觉,实在太让人迷醉了。

    白夜感觉自己这肉身似乎超越了绝魂境六阶之人,虽不知能媲美多少阶的存在,但至少不会比面前这位秦长老差。

    只是对于力道的精准控制,还稍微有些欠缺,看样子 一味的枯坐顿悟也无济于事,肉身还是重在锻炼。

    白夜心思着,将拳头收了回来,说道:“你可以走了。”

    “你...”秦新红小脸一阵红一阵白。败给一个没有魂力的人?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但事已至此,她也不会说什么,毕竟她是秦新红,而不是桑冬名之辈。

    “你叫什么名字?”秦新红深吸了口气,开口问道。

    “怎么?你要报仇吗?”白夜淡问。

    “算是,也算不是。”秦新红摇摇头:“新红虽然实力不济,但好歹也是天下峰的长老,这点肚量还是有的,不过我败给你到底还是不甘心,以后我还要挑战你!”

    白夜一听,点点头:“我会接受你的挑战,你可以叫我白叶?”

    “白夜?”秦新红心脏猛跳:是那个屠遍了初宗榜的那个白夜吗?那个杀的桑长老修为倒退的那个白夜吗?

    不可能,据说那个天纵之才已经被峰主抹除,峰主何等实力?即便是初宗第一站在峰主面前,怕也不能轻易离去。

    此人似乎也很年轻,若是有天魂,倒的确有可能是那个白夜,但他身无半点魂力,能有现在这份手段,已是难得,日后怕难有长进了。

    秦新红微微一叹,眼眸里闪过一丝惋惜。

    她正了正色,说道:“白叶,以后交手,希望你能用尽全力!”

    “怎么?你觉得我刚才没有尽力一战?”

    “当然。”秦新红指了指白夜腰间挂着的两把剑:“你应该是位剑修,可你却与我拼拳头,这能叫尽力吗?”

    白夜一愣,低头看了眼死龙剑与青剑,摇了摇头苦笑连连。

    他转过身,继续盘坐在瀑布前,不再与秦新红多谈。

    秦新红冲着白夜作了一礼,翻身上马离去。

    那些天下峰的弟子们眼中傲慢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向白夜的目光只剩下钦佩与尊敬。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强者永远受人拥护,虽然秦新红在天下峰长老里是实力最差的一个,但她毕竟是长老!而这个年轻人,居然不用魂力,败了秦新红...

    这人何等强大?

    “这个人...好年轻!估摸着也就二十五岁不到,却有如此实力,长老,为何不将他招入我天下峰?”一名弟子好不容易将视线从白夜身上挪回,开口说道。

    “现在不是时候,刚刚得罪了别人,岂能开这种口?”秦新红摇摇头,继而目光一厉,落在了林、言这对男女身上。

    “言燕!林翰!你们给我过来!”秦新红肃喝道。

    二人脸色一变,言燕忙陪着笑脸,道:“长老,有...有什么事吗?”

    “你们二人肆意滋事,违反门规,更欺瞒长老,一错再错,之前我对你们百般容忍,但这一次,我不能再纵容你们了!这次返回宗门后,你们便去枯日峰修行吧。”

    枯日峰?

    众弟子 心头一寒,那可是坐死峰啊,宗门内那些犯了大错的弟子们才会被惩入枯日峰,峰上瘴气弥漫,嗅到瘴气的人会痛苦不已,且峰石奇特,白天灼烧难忍,晚上冰寒刺骨,在上头一日便痛不欲生,简直不是人能待的地方。

    林、言二人闻声,吓得魂不附体,急忙跪在地上,哭喊道:“长老开恩啊!长老开恩啊!!!我们知道错了!”

    “若你们知错,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蹈覆辙了!我天下峰就是因为有太多像你们这样的人,才会被外人误解!这一次我绝不姑息!”

    秦新红冷哼道,冲着身旁的弟子喝到:“刘涛,你马上押他们回宗门!送入枯日峰,若我返回宗门后发现他们二人不在峰内,你则替罚!”

    那弟子一听,脸色剧变,急忙抱拳:“是,长老!”

    .......

    .......

    与秦新红一战,白夜感觉自己的肉身完全被激活了,之前死气沉沉,而现在朝气蓬勃。

    他盘坐于大石上,面向瀑布,催起金刚不灭。

    《金刚不灭》是白夜开启天魂之前就一直在修炼的法诀,这门法诀的宗旨是对肉身炼至于不死不灭的境界,但金刚不灭仅仅是基础篇对魂力没要求,而后面的力魂篇、气魂篇、绝魂篇皆有相对应的魂境要求,然而白夜惊讶的发现,当前他运作的金刚不灭强度,居然达到了武魂境才能习得的‘天地大势’之境界,这股天地大势并非白夜的大势奥义,而是一种借助于天地之间的势来增幅肉身强度的神奇法门。

    天地大势是源源不断的,而肉身的强度也能一直保持,极为神奇。

    “对了,秦新红也说过,我是剑修,现在失了魂力,仅靠一身蛮力,还能施展出剑技吗?”

    白夜站起身,拔出腰间的青剑,心头默默催起九魂剑诀。

    但结果令人失望,九魂剑诀的法门念了一通,体内没有任何反应。

    毕竟是以魂力位基础的法门。

    白夜尝试着再催一念剑法,也行不通。

    辅心咒、寂龙剑阵、反转两仪阵皆不可用。

    当前白夜掌握的剑术只有两种。

    重剑诀及闪剑诀。

    他盯着面前宛如白龙般的瀑布,深吸了口气,臂膀一震,青光在手中溅出,如月牙一般,朝瀑布斩去。

    呼!

    力撼虚空,破空而去。

    哗啦。

    那条长长的白龙瀑布,竟被生生劈成两半,青光间激荡的力量蛮横的将其隔开,霸道无匹。

    “重剑以力为基础,发挥出来的威力竟不比以魂气作基础差!虽然以力为修终非正途,但力量给予的威力,也是决不能小视的。”

    白夜纵身一跃,蹦至十几米的高空上,力量 全部发动,提着青剑,狠狠地朝下方斩去。

    嗡嗡...

    青剑坠落,力量惊人,剑身竟因为与空气的剧烈摩擦而荡起了火焰。

    咚!

    这一剑,斩于山涧山壁破碎,大地狂颤。

    .......

    .......

    宗名决选的日子终于到来。

    汇聚于天华城内的群英们早 就急不可耐,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在各方宗门代表及万象门人面前好好表现表现了。

    大赛的场地位于天华城的正中央,今日,繁华的天华城已是万人空巷,所有人全部聚集在赛场周围,翘首踮脚而望。

    天华城的各大家族、周遭赫赫有名的宗门,皆派上了代表。

    岳轻舞低着脑袋,叹气连连的坐在岳家席位前,对于比赛,她没有半点期待感,因为无论输赢,她都是最大的输家。

    “轻舞,听说你近日对平公子的态度很是不好,有这回事吗?”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威严的看着岳轻舞,声音发沉道。

    “爹?”岳轻舞愣了下:“您怎么来了?”

    “今日之事,关系到我岳家能否翻身,我岂能不来?”中年男子岳阳豪冷哼一声:“倒是你,年龄也不小了,还不懂事吗?平公子年少有为,乃天纵之才,这一次他定能在宗铭决选上夺得初宗候补之位,为我岳家赢得荣耀!而你...怎的总是对他避而不见?躲躲闪闪?”

    岳阳豪几乎是质问了,他的意思岳轻舞岂能不知?而岳阳豪的身后,跟随着的正是平一刀及岳老三,平一刀那张胡渣稀松的脸露出笑来,走上前对岳轻舞抱拳:“岳小姐,一刀不知哪里做错了,为何小姐对一刀这般讨厌?若一刀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指出,一刀必会竭力改正。”

    “平公子多虑了,轻舞并未嫌弃您,只是这几日轻舞身体欠恙,不能相陪,仅此而已。”岳轻舞淡淡道。

    “你看看你,你还是这个样子,你是要气死爹吗?”岳阳豪愈发生气了:“我都听说过了,前几日前去 万元镇 请得平公子,你甚至还招了一个没有魂力的废物进驻我岳家,还好你三叔把那人轰走了,若是此事传出去,我岳家的脸岂不被你丢尽?轻舞,你真是越来越任性了!”

    “爹...你怎么能这么说?”岳轻舞委屈极了。

    “我不能再继续放任你不管了,这次宗铭决选 结束,我会给你安排一位好人家的!”岳阳豪很是深意的看了眼平一刀,直让他惊喜不已。

    虽然平一刀非大家族人,但他名气尚在,乃天之骄子,若能引他入赘岳家,定能缓住岳家当前摇摇欲坠的局势。

    而以平一刀的实力,夺取一个初宗候补的名额,把握还是蛮大的。

    岳阳豪这一次是把全部赌注全部押在平一刀的身上了。

    “平公子,你要好好表现呐,我跟大哥可都看好你哦!”岳老三拍了拍平一刀的肩膀道。

    “哈哈哈哈,放心放心,岳老爷,岳三爷!看我怎么拿下这 初宗候补的名额!”平一刀豪爽道。

    “请问,岳家岳轻舞小姐可在?”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飘了过来。

    岳家人纷纷朝声音的源头看去,顿时个个一震,岳阳豪眉目微紧。

    来的人,身着万象弟子服,竟是万象门人。

    情绪低落面色发白的岳轻舞听到声音,急忙抬头,当即一喜,连忙朝那弟子跑去。

    “巧凤姐姐!”岳轻舞欢喜不已道。

    “轻舞妹妹,好久不见了,你近来可好?”女子微微一笑。

    “托姐姐的福,还可以。”岳轻舞强颜欢笑。

    “若有什么难处,一定要跟姐姐说哦。”巧凤自是看出岳轻舞的不对,但碍于岳家人都在,也不便多问,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根挂坠,递了过去:“喏,你拿着。”

    岳轻舞一望,那挂坠正是当初她塞给白夜的那根挂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