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付出代价(第一更)

第三百三十九章 付出代价(第一更)

 热门推荐:
    天下峰的易主,五方城莫家的覆灭,宗门城的屠杀,这些就像一根根钢针,扎在众人的心间。

    这些事情可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且所有一切都与白夜有关,都是这个可怕的初宗亲手造成。

    若说十二初宗榜,哪个初宗最强,人们肯定犹豫不决,毕竟第一那位如今什么实力,谁也说不准,但若要说哪个初宗影响力最可怖,那必白夜莫属!因为他,初宗榜直接来了一次大换血,因为他,整个群宗域的格局都被迫变化。哪怕是初宗榜第一的那位在这,怕也压不住他,要知道,在魂天道的初宗子榜上,这个人已是第一了!

    黄千丈从未见过白夜,自义子青云公子惨败于白夜之手,双眼被挖后,他便不断派遣宗门高手前去擒拿斩杀此人,然而所派出去的人几乎都是无功而返,甚至大部分人是有去无回,这让他倍感心惊,而随着群宗域各处关于白夜的事情不断传来,他也越发觉得不安,直至天下峰对白夜进行围剿,他便火速派遣跃白方及千丈峰精锐前去支援天下峰,意图将白夜彻底浇灭,以除掉心头大患。

    然而结果是郎天涯身死,天下峰易主,整个局面彻底失控!群宗域格局发生改变!

    得知这一消息,黄千丈沉默了。

    他火速将千丈峰的力量全部整合起来,每日不断修筑护峰大阵,每日发疯似的修炼。

    是的,他已经感受到了威胁,来自白夜的威胁!他现在除了修炼外,便是乞求这尊煞神不要找上门来,希望时间能冲淡一切。

    千丈峰与天下峰相比,不知差了多少,连天下峰都灭不了白夜,他千丈峰能做到?

    天下峰事件过去这么久,白夜一直没有寻来,让黄千丈宽心不少,甚至在想白夜是否已经忘记这档子事,心境放开,加上得遇造化,魂境突破,可开启先祖至宝,一直胆战心惊的黄千丈也有了底气。

    黄千丈深吸了口气,平复心里头的震惊,他虽未见白夜,但对于白夜的描述也听说过些许。

    “原来阁下就是白初宗,早就听闻白初宗乃人中龙凤,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黄千丈沉道。

    “黄千丈,我们之间,早已刀兵相见,何必说这些虚言?当初神女宫一事,青云公子盛气凌人,意杀我示威,结果被我败尽,挖去双眼,你千丈峰不服,四处追杀我,更配合郎天涯在天下峰上对我进行围剿,奈何饶是郎天涯也不能拿我怎样,被我白夜杀出重围,当初围剿追杀之事,我白夜不可能当做没发生!今日我来此处,就是来算一算这件事!黄千丈,你想好了怎么给我交代吗?”白夜淡淡说道。

    黄千丈脸色顿变。

    “你就是白夜?哼,看起来也不怎样嘛!”

    这时,青溪站了出来,扫视了白夜一圈,冷哼道:“别人怕你,我青溪可不怕你!这里有这么多群宗域的前辈在场,你一个人能怎么样?快点向本小姐道歉!否则,我管你是谁,定不饶你!!”

    “难怪我会被你败北,感情你就是白夜!败在擎天初宗的手上,我不冤,只是你杀了我厉家的人,更折辱于我,此事不会就这么算了!”厉战哼道。

    庞贺一言不发,眼神打量着白夜,不知在想什么。

    白夜淡漠的看着这些人,视线直接落在厉战身上,淡问:“你想怎样对我不客气?”

    厉战冷眼而望,并未说话。

    却见白夜突然抬手,朝厉战一抓,一股可怖的魂气瞬间溅出,如绳索般裹住厉战,将他抓了过来。

    四周人色变。

    “厉兄,小心!”

    庞贺发出惊呼。

    但却不及,厉战直接被白夜掐住,制服!

    “白夜!快放开厉战!”

    “放了厉大哥!否则我等必要你好看!!”

    庞贺一众人顿时叫喊开来,所有人紧张无比。

    而黄千丈却不敢有动作,仅是安静的望着。

    白夜岂能不知他的打算,若白夜动了厉战,甚至招惹了庞贺一众,便是连续得罪了十几家大势力,对于千丈峰而言,这是好事。

    白夜仿若没有听到庞贺一众的话,视线淡漠的看着厉战:“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威胁我,你既然威胁我,那就是我的敌人,对待敌人,我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杀!”

    这冷漠的声音仿若是给厉战做下了判决。

    厉战浑身一颤,但很快便冷静下来,人也停止了挣扎,沉道:“白夜,我知道你很厉害,但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身后站着的都是什么人吗?我若出了事情,你不会好过的。”

    “哦?你是什么大人物?”白夜淡问。

    “我是天鸿宗人,宗主亲传弟子!至于我身后这位青溪小姐,是落云阁阁主青阳之女,而庞贺少爷,更是来自于中城,中城是什么地方,白夜你应该清楚吧?”厉战沉声道。

    中城?

    在场的人心脏皆是一跳。

    那可是凌家的地盘!而群宗域公认的最强天才凌战天,就是来自于中城!中城内有不少家族,但皆以凌家为首,像庞贺的家族庞家,就是依附于凌家。

    “白初宗,之前的事情都是误会,还请先放了厉初宗,有什么事情,我们当好好谈谈,莫要让我们大家难做。”庞贺思忖片刻,终于出声。

    白夜淡漠的扫了他一眼:“你们该怎样难做?”

    庞贺脸色微凝。

    却见白夜神情冷起,淡淡的看着厉战:“我倒是很期待,你们会拿我如何!”

    “白夜,你要做什么?”厉战脸色惨白起来。

    但下一秒,他的劲脖突遭一股可怖的压力侵袭,人还未反应过来,劲脖处便被拧断,人瞬间断了气。

    咔嚓。

    厉战脖子一歪,径直死去。

    就这么杀了!

    堂堂初宗榜初宗厉战!就这么被抹除了生命!

    而看白夜,面不改色,仿佛像是捏死了一只蚊子。

    所有人这才惊觉过来!这个人,可是有一个响亮而残酷的外号。

    初宗杀手!!

    白夜随手丢开,厉战的尸体无力的倒在地上。

    人们望着那死去的尸体,久久无人出声...

    就连黄千丈也怔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倒在地上的尸体。

    这个白夜,居然还真敢?

    “我与天鸿宗,本就不对路,你们天鸿宗的七大真人里,有两位真人死在我手中,又怎敢胁迫我?”

    白夜冷哼,视线落到了庞贺及魏常等人身上,淡道:“滚过来。”

    “你...你要做什么?”

    这些人头皮顿麻,浑身狂颤。

    “我白夜不喜欢被人威胁,既然你们说要给我好看,那不如我将事情做绝,至于你们所说的落云阁、中城...我会一家一家的拜访!”白夜缓缓说道。

    这话落下,人们顿时惊愕了。

    白夜打算正面对抗这些势力?

    “白夜...白初宗,请不要冲动,我们之间只是些小误会,说开便是,如若我们之前有什么得罪了你的地方,还请见谅...见谅...”

    庞贺终于醒悟过来,连忙站出来抱拳说道。

    在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阻止白夜,就算黄千丈来了,也无法制服白夜,也就是说,这个人想杀他们便杀,随意而为,而他们却拿这个人半点办法都没有。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算众人手中的能量强于白夜,但就现在而言,他们拿白夜无半点办法。

    “误会?一句误会就能解决吗?刚才你们还说要砍我们手脚!难道现在就得这么算了?”龙月冷哼。

    青溪脸色煞白。

    “先滚过来吧。”

    白夜仿佛没听到庞贺的话,继续说道。

    众人不敢乱动。

    “白夜,你别太嚣张了!你真以为群宗域里就没人能制服的了你吗?”庞贺后头一名公子咬牙道。

    “你是哪的?”白夜抬头而问。

    “蒲城路家!”那公子哼道。

    但下一秒,一道魂气瞬间拍在他身上,哧啦一声,其人四分五裂,鲜血碎肉乱溅。

    周遭的那些公子们脸色发青,小姐们直接高声尖叫起来,恐惧在众人身边蔓延。

    死了!连招呼都不打,说杀就杀!!

    “千丈峰后,白某会亲自去一趟蒲城!你们可以提前通知蒲城路家,我想看看,路家的人有没有能耐制我!”

    白夜散掉手掌处的魂力,继续盯着庞贺,淡道:“还要我重复吗?”

    杀伐果断,说杀便杀!人命在他眼中仿佛不值钱!

    众人皆是一颤,舌头打结,不敢说话。

    庞贺压力极大,他从未面对过这样的事情,身为庞家大少,背靠中城凌家,哪怕是黄千丈这样的强者,也得卖几分面子,但面前这个人,竟完全不将凌家放在眼里...

    “白初宗...此事是我等错了,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等吧!”

    庞贺咬了咬牙,终于低头了。

    庞贺低头,折损的是庞家的尊严,凌家的尊严,他这一低头,回到家族必不好过,但至少也比现在丢了性命要强!

    “你们错没错,与我何干?我要得是道歉吗?”白夜反问。

    “那白初宗想如何?”

    “做错了事,就该付出代价。”

    冷冽的声音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