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剑主 > 第三百七十二章 胁迫

第三百七十二章 胁迫

 热门推荐:
    落欣的嚷嚷声让白夜颇感意外。

    “酒?酒香?”这时,怀中的龙月似乎嗅到了什么,一跃而起,朝不远处的酒馆跑去。

    “月儿...”白夜喊了一声,翻身下马,正要去追,却见一只温润的柔荑的小手猛然抓住手腕,拽着他朝旁边人群钻去,伴随而来的是落欣的一声急呼。

    “有侍卫来了,快跟我来!”

    白夜着目而望,却见一队甲士朝这边跑来,显然王都大门处的动静已经传开了。

    “去盯着龙月。”白夜冲着涧月低喝。

    涧月柳眉微皱,微有不愿,但思量片刻,还是应下,对身旁的陈天鹰道:“虽然以白初宗的实力在大夏不会有什么事情,但还是要小心些,我去看着那女孩,你跟着白初宗,有什么事情,以门令联系。”

    “好,涧长老,你自己小心。”陈天鹰点头道。

    白夜能得两名擎天长老的守护,毫无疑问,万象门对他是极为重视的,若是其他擎天初宗放出命令,擎天长老根本不会去理会,但白夜不同,五生天魂,斗战奥义、大势奥义,再兼天魂变异与天魂融合。这种天赋,可以说是史无前例,其实白夜不知道,万象门在考虑是否再派出一名擎天长老守护他。

    陈天鹰隐没于一旁,暗中跟随着白夜。

    而落欣浑然不知,拽着白夜窜入一条小巷子里。

    白夜思索片刻,决定好好盘问落欣,问清楚来龙去脉,便也没有反抗。

    小巷内,落欣一手按住白夜,一边将小脑袋探出墙外,窥视外头的甲士,待甲士们齐步跑开后,她才轻轻松了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落家本是王都四大家族之一,声势滔天,落不换更是惊艳天才,名震王都,然而在王都决选之上,落不换陨落,落家连损英才栋梁,实力大幅度削弱,与后崛起的音家、卢家相比,相差太多,已江河日下,无法再参与王都的势力争霸,尚且求存都是个问题。

    落欣本是倾城三绝之一,虽然天赋不高,但也不差,加上绝美的容貌,同样名满王都,但在曾经的王都剧变之后,她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也极少活跃于王都的活动中。

    虽说藏龙院在白夜之后成为王都第一势力,可落欣并未选择拜入其中,原因无他,她恨那个男人,恨那个让自己的哥哥陨落的人。

    虽说天才角逐,必有人淘汰,但她认为若没有那个人,落不换就算成不了王都第一,至少能够让自己的家族发扬光大。

    只是恨归恨,她不恨那些无辜的人,自从家族没落之后,她性情大变,对于那些遭受蒙冤与不平等对待的人,心里头多了几分怜悯,故而在某些时候,她愿意朝那些人伸出援手。

    王宫发布了针对藏龙院的命令后,她每日都会见到被‘缴了械’的藏龙院人,偶尔她会相救一两个,不至于让这些人被甲士扒光,甚至殴打,前段时间,她亲眼见到一名反抗王朝部队的藏龙院弟子在大街上被活活打死,这件事情,也使得藏龙院闭院锁门。

    现在王都的风声,已经变得很诡异了。

    “他们走了。”

    落欣呼了口气,扭过脖子一双明眸瞪着白夜:“你这个人,难道没收到王都的消息吗?现在陛下正在针对藏龙院,藏龙院的弟子都不得返回王都,你快快离开王都,莫要去藏龙院了,否则藏龙院遭逢大难,你也逃不掉的。”

    “陛下要针对藏龙院?”白夜眯了眯眼,问:“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

    “前两个月,宰相丞相被查出结党营私,意图谋反,被下了大牢,如今生死不明,陛下大怒,认命邓炔芝为新任宰相,邓炔芝针对此事进行调查,将朝中一批人给打入了大牢,还向陛下禀告,说意图谋反的人里头有几人是藏龙院人,但因为拿不出证据,陛下也不敢直接派人去藏龙院,故而下了几道命令,封锁藏龙院。”

    “这个邓炔芝...是什么人?”白夜问道。

    “不清楚,不过应该是陛下的心腹。”

    “那可知藏龙院沉红的下落?她是否安好?”白夜又问。

    虽说沉翔与沉红师姐关系并不算好,但他们到底是父女,沉红师姐外表刚强,实际内心柔弱,白夜可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沉翔被关入大牢后,沉红想要为父伸冤,面见圣上,但陛下不肯见她,她便在宫门前跪地求情,然而这一跪便是十天十夜,陛下依旧不肯相见,沉红心力交瘁,倒地昏迷,如今应该在沉府养病。”

    听到这,白夜眼里闪过一丝杀芒。

    落欣眨了眨秋眸,看着白夜:“你问这么多也无济于事,我劝你最好离开,王都的形势很复杂,尤其是藏龙院,你身为藏龙院人,是这些甲士们抓捕的第一对象,现在陛下还没有证据证明藏龙院参与谋反,一旦证实了这事,藏龙院必遭血洗!”

    以那老皇帝的脾性,这种事情的确有可能。

    白夜暗暗思绪。

    “落小姐?”

    就在这时,一声低喝响起。

    落欣娇躯一颤,侧眸望去,却见几名穿着华丽的男女站在巷口,意外的看着落欣。

    为首一名拿着折扇身着牙白衣袍的公子首当其冲扫见了旁边的白夜,那意外的神情立刻变成冷笑。

    “藏龙院人?落小姐,这是怎么回事?这个藏龙院的家伙怎么身上还佩戴了两把剑?不是说藏龙院人进入王都一律不许佩戴刀剑兵器的吗?落小姐...能否为我们解释一下?”

    “这个...”落欣小脸微白。

    “现在藏龙院门口也有王朝军队把守,任何一位从里头走出的藏龙院人都得交出手中兵器,此人却佩戴了兵武,必然是悄悄混入王都的!说不准是哪来的奸细!各位,拿下此人,还有落欣,恐怕也参与了此事,不能放过!”

    那公子哥摇着折扇笑道。

    “董少柏!你这分明是含血喷人!”落欣怒道。

    “含血喷人?那这个你该如何解释?落欣小姐,现在可是人赃并获,你如何辩驳?”旁边一尖嘴猴腮的男子嘻嘻笑道。

    “我...我怎么可能参与谋反?”落欣吓得连退两步。

    这些男女们纷纷围了过来。

    “哼,还倾城三绝?我看也不过如此。”一女子扫视着落欣那张俏脸,冷笑一声,眼里却满是酸楚与嫉妒。

    “落欣,你勾结藏龙院,意图谋反,祸害陛下,罪无可赦,今日我等人赃并获,你赖不掉了!”又一人叫道。

    “含血喷人,颠倒黑白!”落欣又惊又气,但这些人赖在她头上,就算她巧舌如簧,那也无济于事。

    “阿明,你怎的说话的?这件事情,兴许与落欣小姐无关也说不准呢。”

    就在落欣已经绝望之时,董少柏倏又开腔。

    几人玩味的笑着。

    董少柏眼珠子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冲着落欣压低嗓音道:“落欣小姐,少柏对您仰慕已久,对您的品德、性格也一直都很了解,少柏相信,您定然与此事无关,少柏也愿意为落小姐您作证,您与此人根本就不认识,只要您点头,少柏现在就带您离开,至于此人...少柏也可不予追究。”

    说着说着,董少柏朝落欣伸出手来。

    落欣闻声,恍然大悟。

    原来董少柏这群人不竭余力的诬陷自己,就是图这个。

    落欣并不是不知董少柏对自己有意,但董少柏此人,骄奢淫.逸,品性极恶,她岂能中意?但董家虽比不上音家与卢家,可压一压如今虎落平阳的落家,却是易如反掌,落欣平日里没落下什么把柄,在这天子脚下,董少柏也不敢乱来,可如今被他揪住了把柄,要想脱身,可就难了。

    落欣银牙紧咬,一双水灵灵的秋眸恶狠狠的瞪着董少柏,嘴里挤出两个字来。

    “卑鄙!”

    “看样子落小姐是不同意了。”

    董少柏冷笑一声:“既然如此,那休怪少柏无情了,为了王都的安宁,少柏只有得罪了!你们几个,去通知戚大人,其他人看着这二人。”

    “是。”

    这些男女们笑呼着。

    “等等!”这时,落欣又是急呼一声。

    “怎么?”准备离去的几人笑嘻嘻的停下来。

    落欣脸色一变,咬了咬牙,低声道:“这事...能不能再商量商量...”

    “没得商量...落小姐,你我的时间,可都是很宝贵的。”董少柏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眼里渗出一股贪欲之光。

    落欣沉默了。

    她很想救这个人,一旦这人被董少柏带到了戚大人那,那此人多半是要没了,可若要救此人,就得委身于董少柏...值得吗?

    这只是个素不相识的人而已。

    落欣很痛苦,眼眸里溢出泪来。

    董少柏几人一脸的戏谑,似乎对于落欣这幅表情极为享受。

    “我随你们去那个什么戚大人那吧。”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

    .

    (初五了,过年越来越没感觉了...同意的举手)